第十一回 行侠仗义
2021-03-12 18:19:3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望着对方八人扬扬得意的远去后,一笑而起,自言自语道:“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好来路,用不着得意,待罪羔羊的滋味并不好受,就让你们尝尝吧!”
  其实那条鸡腿,对方的确已动了手脚,包尚英虽然已有发觉,但为了不使对方生疑,还是吃了下去,因为“玉露丹”可以终身解毒,他根本就不在乎,那点毒岂能伤得了他。
  可是却因此触发了包尚英移祸江东的念头,对方既然能对自己暗下毒手,自己再用这种手段对付对方,也就问心无愧了。
  须知“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紫玉佩的风声,显然早已张扬出去,连中州双雄都已插上了手。
  如此一来,包尚英等于推掉了麻烦,否则,将来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有阴魂不散的江湖人物暗中觊觎,对自己岂不形成一种极大的负担,包尚英现在已是酒足饭饱,而且祸去人安乐,当下,就在破庙之内,找了块清净之处,盘膝一坐,运功调息起来。
  一息调罢,疲备尽消。
  于是,他步出破庙,绕道回到袁多才所住的那间茅屋前,进入奇门阵式中,果然将真的紫玉佩找到,然后回到洛阳。

×      ×      ×

  进入丐帮的那处大宅院,并未见西门玉霜,问了问,才知西门玉霜也已外出,尚未回来。
  包尚英并不感到意外,他们原就商议好了各自分头行事,以西门玉霜的机警和武功,料想必不会出什么意外,包尚英先自行用过饭,洗了个澡,泡了杯香茗,享受了个难得清闲的黄昏,初更时分,西门玉霜回来了,她这时又换了一身男装,恢复了和包尚英初次见面的模样,显得既英俊又潇洒,西门玉霜似乎喝了不少酒,双颊一片酡红,显得有些醉意,一见包尚英就兴冲冲的道:“我今天已经见过蒲老夫人了,包哥,你办的事呢?”
  包尚英从怀中取出真紫玉佩,交与西门玉霜道:“东西虽然已追回来,却又来了个十日之约。”
  西门玉霜讶然问道:“什么十日之约?”
  包尚英把这两天的经过情形,详细叙述子一遍。
  西门玉霜见包尚英真的给了袁多才一粒“玉露丹”,笑道:“看来那老偷儿是对上你的眼了。”
  包尚英道:“说起来那老偷儿的为人,还实在不错,我敢保证,你这粒‘玉露丹’用得决不冤枉。”
  西门玉霜秀眉轻颦道:“有一件事,你考虑过没有?”
  这句话问得有点没头没脑,包尚英一时之间,似乎会不过意来,怔了怔道:“什么事?”
  “老偷儿这数十年来,差不多省遍了各大门派,要找他麻烦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逼他洗手收山,对他这副担子,你担得起吗?”
  包尚英笑道:“大丈夫当行则行,岂能畏难怕事?”
  接着又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现在不谈老偷儿了,说说你的事吧!”
  西门玉霜笑盈盈的道:“你先猜猜,我是怎样进入县衙去的?”
  “听你的语气,好像并未利用丐帮的任何现成关系,至于其他的,我对知县衙门的情形一无所知,你还是自己说了吧!”
  西门玉霜显得颇为得意的道:“算你没信口开河,现在我就把知县衙门的情形说出来,你再猜猜。”
  “你请说!”
  “化子伯伯的儿子叫蒲光祖,年纪在三十开外,膝下一儿一女,大约十二、三岁上下,内宅除了老夫人少夫人之外,还有一位干妹妹……”
  “谁的干妹妹?”
  “自然是蒲光祖的干妹妹,他那干妹妹年纪不大,看来和我差不多。”
  “人长得如何?”
  “真是又漂亮又能干,不但掌握了内宅的大小事情,连她那干哥哥县大老爷,也对她礼敬三分。”
  包尚英笑道:“你莫非把脑筋动到他干妹妹身上了?你现在是女扮男装,是位翩翩潇潇的美男子,可要小心啊!否则很可能惹出麻烦来……”
  西门玉霜白了包尚英一眼道:“你别瞎说,我可没找她。”
  包尚英微微一笑道:“那是她找你了?”
  西门玉霜笑而不答,接着道:“我又打听得蒲老夫人最是信佛。佛堂中有一尊白脂松精雕的观音大士像,我的脑筋是动在那尊观音像上。”
  “观音像有什么脑筋好动?”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今天一早,找箅准蒲老夫人要到佛堂诵经的时候,我便故意去偷那佛像,以便让蒲老夫人看见,没想到她那干女儿还真有一手,我固然是存心被捕,她的出手也实在不弱,两三个照面就被她擒住。”
  包尚英笑道:“吃了苫头没有?”
  西门五霜也笑道:“凭我现在这副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儿模样,她们好意思给我苦头吃吗?”
  “体刚才还说没利用蒲老夫人的干女儿,到在不打自招了吧?”
  “找当初确无此意,我的目的是放在老夫人身上,老夫人见我一表人才,不像偷盗之流,自然要起疑心,对我追问不休……”
  “你怎样回答?”
  “我捏造了一个感人的故事,说得老夫人大为感动,不但不罚我,而且还要将那尊观音像送给我?”
  “你编了个什么故事,竟如此动人?”
  “我说家中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母,七八年前,身罹恶疾,群医束手,于是我下定决心,弃儒从医,打十五岁起,就修习医术,走遍天下,访求灵药,因打听得老夫人这尊佛像系千年松精制成,正是对症良药,所以才前来偷盗……”
  “老夫人听后说什么?”
  “老夫人被我的孝心感动,听得直淌眼泪,说我是个孝子,她那干女儿也对找改容相见,于是,我就由阶下之囚,一跃而为座上之宾了。”
  包尚英忍不住笑道:“如果是我,决不会听你的连篇鬼话。”
  西门玉霜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你自然落得说风凉话了。”
  “后呢Y”
  “老夫人见我懂得医道,便也说了她的疾苦,我就趁机露了一手,把老夫人的病医好了一半,老夫人真是高兴不已,非要留下我不可……”
  “留你继续替她治病?”
  “当然,同时她要等她那县太爷儿子公毕之后,正式摆桌酒席宴请我,明天还要我搬过去住呢!”
  “你答应没有?”
  西门玉霜调皮的一笑,摇了摇头。
  有心人不难看得出,她是不愿因而疏远了包尚英。
  包尚英当然心里也有数。
  两人同时转过头去,准都不愿再多说什么。
  谁知就在沉寂不久之后,包尚英蓦地疾射而起,人已冲出屋内,上子屋面,沉声喝道:“什么人?”
  屋面银光一片,杳无人踪。
  包尚英心中一动。
  取出小银片照了一照,不觉哑然一笑,又回到厅内。
  西门玉霜急声问道:“发现什么没有?”
  包尚英低声道:“是老偷儿天魔手袁多才来过。”
  忽听丐帮帮主蒲公明的声音由厅外传了进来道:“两位刚才可是发现了什么?”
  两人立即起身相迎。
  包尚英道,“刚才确实有人来过,但却被他逃脱了。”
  蒲公明哦了声道:“难道周三立他们不在?”
  西门玉霜忙道:“化子伯伯不要怪他,是我不准他派人警戒,免得反而让对方先生戒心。”
  蒲公明点点头道:“你处置得对,贤侄女,这次老夫就劳偏你了,这份人情就由老夫将来再报吧!”
  西门玉霜笑道:“化子伯伯,你若再这样说话,就见外了,不过,你来得正好,侄女正有几句话,要向你奉告。”
  “什么话,你快说!”
  西门玉霜先把进入县衙内宅的经过说了一遍,接着道:“侄女看老夫人那位干女儿为人极是精明能干,就不定她随时都会摸到这里来暗探,所以,我们也该尢有个准备。”
  “你要怎样准备,吩咐周三立就是。”
  “这个侄女知道,不过你老人家以后最好也别到这里来了,若被他们摸到了底,可能就前功尽弃。”
  蒲公明略一沉吟。额首道:“好,我现在就走。”
  他站起身来,却又望着包尚英道:“包少侠,你要小心了,现在有很多人要来找你麻烦,尤其巫山二怪……”
  “巫山二怪要对晚辈怎么样?”
  “他们见人就说那紫玉佩在你手上,而且,听说他们每人被你削去一只耳朵,真有这回事吗?”
  “不错!”
  “那你就更要小心了,巫山二怪一向睚皆必报,何况还是削去他们两只耳朵。”
  包尚英淡然笑道:“老前辈放心,晚辈已经另有安排,不出二天,目标就要转到别人身上了。”
  蒲公明并没再问,拱了拱手,出厅而去。

×      ×      ×

  第二天一早,县衙就有人来。把西门玉霜请了过去,不用问,西门玉霜还是男装。
  她一直被引进后院内宅,老夫人的干女儿首先迎了出来。
  这位姿色过人且又精明能干的姑娘,据说姓白,芳名蔷薇。
  白蔷薇再把西门玉霜请进客厅,侍婢奉香茗,退出之后,客厅里就只剩下白蔷薇和西门玉霜了。
  白蔷薇的娇靥上,本来一直保持着迷人的笑容,这时却忽然笑意一敛,眸子里冷芒闪射,显出了慑人的气焰。
  西门玉霜不禁芳心一震,暗门忖道:“怎么啦?看来情形好像不对。”
  她意念尚未转完,白蔷薇已冷然发了话:“西门公子,请恕小妹唐突,想问你一句话!”
  西门玉霜极力保持着镇定,不动声色道:“白姑娘有话请讲,用不着客气。”
  白蔷薇冷冷的道:“请问公子,你昨天所说的那些话,可是句句皆真?”
  西门玉霜片心又是一震,忖道:“她无端问起这话,必非无因,莫非我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里?……”
  因之,她不敢把话说得太死,微微一笑道:“白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有活就请直说。”
  白蔷微哼了一声道:“请你把头上冠戴取下来,让小妹看看!”
  这一来,西门玉霜虽然机智反应过人,一时之间,也有点不知如何应付。
  好在白蔷薇并没再做进一步的逼迫,事实上,她也没有必要非逼西门玉霜取下冠戴不可,因为,此刻西门玉霜的表情和反应,就已经承认自己经不起考验了。
  白蔷薇得理不让人,板着面孔手指西门玉霜道:“你说,你是不是丐帮帮主请你来的?“事情急转直下,显见白蔷薇已经知道得不少。
  事到如今,西门玉霜如果再一味否认,那反面弄巧成拙了。
  她定下心来。想了一想,点头道:“不错。在下是丐帮的朋友。”
  白蔷薇顿时怒意更炽,恨恨的道:“我扪老夫人,亏你们丐帮何仇何恨,你们丐帮为什幺三番两次前米图谋我们老夫人?今天你若不说个明白,那就莫怪我们者爷禀报知府和抚台人人,对你们丐帮有所不利了。”
  丐帮在江湖上可说是唯一的大帮。帮中弟子肩及天下,为数不下数十万人之多,固然其中有很多不习武的弟子。
  但七折八扣之后,至少有四、五万人,身具武功,各有有专长。
  再若砂巾淘金,也有上千的人,可以跻身一流高手之林。
  这股力量,在江湖卜,任何一个门派,也绝难与之比拟。
  不过,话又抖说回来,丐帮力量虽大,却‘向奉公守法,若与官府相抗,岂不等于公然造反?
  囚之。白蔷薇的这几句话,可说重如山岳,厉害到了极点。
  西门玉霜虽非丐帮弟子,但因上一辈和丐帮渊源甚探,此刻又受丐帮帮主蒲公明重托,她就必须为丐帮的处境着想。
  好在酉门玉霜武功机智,绝非常人可及。并不是白蔷薇三言两语就能把她吓倒,于是,她暗晴冷笑了几声,来个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丐帮与你们老夫人,确有三江四海之恨,不共戴天之仇I”
  白蔷薇喝道:“胡说,我们老夫人一生行善,最是体恤孤老贫穷之人,怎会与你们丐帮结下仇怨?”
  西门玉霜哼了声道:“你知道你们老夫人多少?又知道你们老太爷是做什么的?”
  这一问,还真把白蔷薇问住了,白蔷薇不过是老夫人的义女,对蒲府当年的情形实在所知有限,因之,西门玉霜的这一闷棍,打得她真不知该如何应付。
  西门五霜得理不让人,又冷笑一声道:“你回去问问你们老夫人,她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大虎子的人?”
  就在这时,客厅门外响起脚步声。
  白蔷薇连忙叱道:“外面是什么人?没事不准进来!”
  “小妹,是我。”
  随着话声,只见一个轻袍便服,气度雍容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这人正是洛阳县知县蒲光祖,白蔷薇连忙叫了一声:“老爷”,她虽然和蒲光祖是干兄妹关系,但为了尊重这位身为县令的义兄,凡在外人之前,对蒲光祖总呈以老爷相称,只在私下场合称他大哥。
  蒲光祖含笑摇手道:“小妹,西门公子不是外人,不要太拘泥了。”
  西门玉霜拱手一揖到地道:“小民见过蒲大老爷!”
  蒲光祖亲切的上前拉住西门玉霜道:“西门公子,这里是私室,请不要多礼,昨日家母经公子巧施妙手,已是大见好转,下官感擞不尽。”
  只见白蔷薇拉住蒲公明衣袖道:“大哥,小妹有话对你讲,请到这边来!”
  她直把蒲光祖拉到屋角。才将刚才的经过,低低的对蒲光祖讲了一遍。
  当蒲光祖回过身来,神色显然已有些不对,不过,蒲光祖到底是饱读诗书又已做官的人,镇定工夫非常人可及,重新又向西门玉霜打量了一眼道:“西门公子所说的家母与丐帮有三江四海之恨,不共戴天之仇,此话究竟从何而起?”
  西门玉霜欠身道:“小民并非丐帮弟子,实情如何,不敢断言,至于有无其事,大老爷不妨问一问令堂老夫人。”
  蒲光祖点了点头,不失礼貌的说丁声:“西门公子请坐!”
  说完话,转身走出客厅。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二回 县衙奇事
上一篇:
第十回 巫山二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