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青阳道长
2021-03-12 18:21:5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急急抬手压住蒲公明肩头道:“蒲前辈使不得,你若现身出去,纵然把他们杀了,只不过出一口胸中恶气而已,对于事情真相,只怕更难查出,倒不如和他们来个声色不动,张网以待,到时候一网打尽,岂不永无后患。”
  蒲公明只觉包尚英那只手,压在肩头上,力重如山,休想动得分毫,不由暗中惊服不已,再加包尚英说得有理,只好打消此念,轻叹一声道:“若就这样的放过他们,老夫实在心不甘,气难平!”
  西门玉霜一笑道:“这不容易得很,就让包大哥下去教训教训他们,还不是一样。”
  包尚英皱了一皱眉头道:“玉霜,这样一来,不就打草惊蛇了吗?”
  “没关系,他们不认识你,决不会想得那么远,即使将来知道你是谁,除了他们自己心里有鬼,提心吊胆之外,又能把你怎样?”
  “玉霜,你要支使人时,总有理由。”
  “你如果担心斗不过那个叫江一帆的,就由我去吧!”
  “你在激我?”
  “随你怎么说。”
  “也好,我就出去会会他们。”
  包尚英说完话,立即起身向断崖下掠去。
  蒲公明望了西门玉霜一眼道:“那个叫江一帆的,号称武当三秀之一,身手不比等闲,万一包少侠吃了他的亏……”
  西门玉霜笑道:“他若打不过江一帆,吃点苦头也算不了什么,你老就别操心了吧!”
  说话间,包尚英已轻飘飘的落在断崖之下,可能包尚英不愿过早惊动对方,落地之后,并未再施展轻功,只是一步一步,无声无息的向对方走去。
  他现在是一身文士装束,举步慢行,很像一位游山玩水的雅人墨客,一摇一摆,不失悠闲潇洒气概。
  他很快便已在对方三人面前出现。
  果然,对方三人竟真的把包尚英看成是一个游山玩水的人。

×      ×      ×

  不过,因包尚英这一现身,对方三人的谈话,却不得不暂时中止。
  包尚英趋前几步,拱手一揖道:“请问三位……”
  谁知他只说了四个字,便脸色一变,竟然扭头便走,三人中秦寿是先前到过护国寺的,而且身上衣服未换,一见包尚英举动可疑,自然最为敏感,心想很可能是护国寺的事,传出了风声,因之,他必须查问清楚,不能让包尚英轻易脱身,秦寿心念及此,晃身之间,已挡住了包尚英的去路,嘿嘿笑了几声道:“这位老弟,不是有话要问吗?为什么不问了?”
  包尚英故意惊慌失措的道:“你们让我走吧,我……没什么话要问你们。”
  秦寿冷笑道:“真人面前,莫说假话,你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我这身衣服,才吓得改变子主意?”
  包尚英连忙摇手道:“不,你这身衣服很平常,我不知道你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秦寿厉声道:“小子,你装得很像那么回事,告诉我,你家住哪里,姓什么?叫什么?快快从实招来,如有一字虚假,莫怪老子要下你的命!”
  听秦寿的语气,似是无心要包尚英的命,只是想问出姓名地址,威胁他不说出来便可,岂知一旁的江一帆却大声喝道:“秦兄还和他说什么废话,为防万一,还不立刻下手,永绝后患!”
  包尚英先听了秦寿的话,觉得其人似乎并非穷凶极恶之徒,但此刻再听江一帆的几句话,却不由得暗暗叹道:“好一个武当弟子,竟是这般心黑手辣,今天倒非给他点苦头吃吃不可。”
  心念转动之间。
  人却回头就跑,一面大叫道:“不好,有人要杀我啦!快救命啊!”
  秦寿井未出手,只是站在那里,江一帆冷笑一声。身形疾射而起,直向包尚英扑去。
  看看已临近包尚英身后,他吐气开声,一掌劈向包尚英后背。
  这一掌如被劈中,包尚英势必立葬掌下,说巧也真巧,几乎就在江一帆出掌的同时,包尚英正好脚下一滑,身子朝前一倒一冲,巧妙的避开了对方一掌。
  江一帆看出包尚英是被脚下一颗石子滑倒,心里还暗笑了一声道:“算你小子在我这第一掌下命不该绝,等我这第二掌出手,你就别想有命了!”
  他言出必践,如影随形,接着又劈出第二掌。
  这一掌,两人之间距离更近,已是挥手可及,应该是万无一失之理。
  偏偏这时包尚英脚下又碰上一粒石子,身子也在这危机击之一发之际冲了出去。
  不消说,江一帆的第二掌又落了空。
  须知包尚英这种闪开身后敌袭的身法,本身照样也冒着极大的危险,若非轻功和武功已臻上乘,一般武林人物是不敢轻易一试的。
  江一帆到这时才愣了一愣,接着嘿嘿一笑道:“朋友,原来你是在装蒜,在下倒是看走眼了。”
  笑声中身形暴起,一式“飞渡关山”,掠过包尚英头顶,回身挡住去路,包尚英此刻已无法再装作,身形一挺,驻立如山,双眉一耸道:“朋友,你看出了在下,又当如何?”
  江一帆冷笑道:“你能连躲在下二掌,想必不是等闲之辈,在下决定领教一二!”
  包尚英不动声色:“你们想倚多为胜?”
  江一帆又嘿嘿笑了起来:“就凭阁下用得着我们三人一齐出手吗?快亮出兵刃接招!”
  说着,翻腕拔出腰间长剑,先挽了个剑花,剑花一敛,神态电为之一凝,横剑蓄势以待。
  包尚英双手一探腰际,如意金轮应手而出,微微一笑道:“朋友请!”
  江一帆喝声“看剑!”长剑一掠,直刺而到,剑风带起一阵轻啸之声,来势果然威力惊人,包尚英一见对方来剑之势,便知此人并非浪得虚名,武功造诣确有过人处,他挥出左手如意金轮轻轻一扫,身子随即飘出五尺开外,江一帆大喝一声,剑随身转,揉身而上,刹那间手中长剑绽起七朵剑花,分取包尚英七处大穴。
  包尚英冷笑一声,喝道:“七星在位,原来阁下是武当弟子!”
  双轮一分,但见一片银芒,与对方的剑花交织成一片,两人一交上手,就是三十几招。
  江一帆因讨不到便宜,不由得心急起来,晴处忖道:“这小子手使一对金轮如此了得,何以江湖上没听人说起过?我今天若制服不了他。以后可就有得麻烦了1”
  当下,剑势一变,一反刚才强攻猛打之势,竟然用上了状似游斗的缓攻。
  这种打法,看似既不刚猛,又不惊人。
  但后续威力,却大得惊人。
  这正是武当剑法中的最高境界。
  包尚英不由心头睹凛,别看对方来势缓慢,但却无懈可击,尤其不能随便封架。
  于是,他也放缓下攻势,暗运真气,目注来剑,以静应变。
  两人都是由快而慢,稍沾即退。
  双方又交手了二、三十招。
  江一帆尽出武当绝学,依然占不到便宜。
  江一帆开始有些沉不住气,越打越是心急。
  突见他大喝一声,剑势再由慢转快,剑花朵朵,有如狂风骤雨般,向包尚英全身罩去。
  这一来,竟真把包尚英逼得连连后退。
  江一帆乘胜追击,似乎存心要把包尚英伤于剑下,剑招越发施展得有如风驰电掣。
  包尚英冷笑了一声。
  运足真力,反臂振腕,如意金轮突然划起一道一道的弧形,而且弧形越来越大,很快把对方的剑招压了下去。
  接着,双腕伸缩间,连抢三招,反而逼得江一帆不住倒退。
  江一帆一向性情高傲,目中无人,一退之后,立刻紧咬牙关,再度奋力强攻,似乎用上了不顾死活的打法。
  包尚英一见对方连人带剑飞撞过来,势道劲急,疾如闪电,随即也施出一招绝学,左手金轮似实还虚,轻轻向来剑剑尖点去,俟轮剑相接瞬间,一收一吸,接着身形微转,便有一道奇强的劲力由左轮发出。
  江一帆立即被撞得马步不稳,一个收势不住,身子向前直冲了出去,包尚英滑步旋身,趁势身子一侧,待对方剑势从肩头擦身而过,右手金轮猝然发出,口中大喝一声“放手!”
  话未说完,那右手金轮,一闪而至,正砸在剑身之侧,江一帆只觉一股奇强无比的劲道,横撞而至,震得他五指一麻,虎口迸裂,手中长剑脱腕飞出。
  包尚英并未再下杀手,面色一肃道:“朋友,在下看你出身武当正大门派,应该不是为非作恶之徒,师门教诲不易,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话,收起如意金轮,随即转身扬长而去。
  岂知江一帆败得并不甘心,更被包尚英几句话说得恼羞成怒,竟大喝一声道:“二位,大家,一起上1”
  他喝声出口,身后却寂然无声。
  回头一望,才知丐帮的苟不理和秦寿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心气一馁,一个人自然也就不敢再追,原来丐帮二人,虽未见过包尚英,却已闻包尚英之名,当包尚英使出如意金轮时,他们便已知是什么人了,当下就是提心吊胆,不知如何是好,尤其他们背叛丐帮帮主,是件亏心昧已之事,最怕外人发现他们,因之,在趁江一帆落败时,便双双偷偷溜走,包尚英故意多走了一段路,再折回蒲公明和西门玉霜隐身的那处岩顶上,谁知两人也已失去所在。
  包尚英不便久候,正待转身回城之际。
  忽闻身后响起一阵衣袂飘风之声,他立即提聚真气,暗中戒备,一面转身向后望去。
  只见一名白发苍苍,身着灰色道袍,肩上斜背长剑,胸飘银发的道长,面含微笑,正站在两丈开外。
  包尚英见那道长神和蔼安详,不由得也向对方点头一笑,那道长淡淡一笑道:“贫道青阳,出身武当,敢问少侠尊姓大名?”
  包尚英因刚才战败武当俗家弟子江一帆,此刻又来了另一位武当阳字辈道长。很自然的便联想到这位青阳道长很可能是来者不善。
  于是,他微微一笑,抱拳一礼道:“原来是武当前辈,在下包尚英,失敬失敬!”
  青阳也淡淡一笑道:“不敢,不敢,包少侠折身而回,可是来找丐帮掌门人蒲帮主吗?”
  包尚英没想到对方会有此一问,“哦”了声道:“莫非道长见过他们?”
  青阳颔首道:“他们先回去了,贫道有意与少侠—谈,不知少侠可愿赐教?’包尚英因见青阳道长此时此地现身,心中正有不少事情想知道,对方有此提议,正中下怀,当下点点头道:“道长有何见教?在下洗耳恭听!”
  青阳忽然走到悬崖边缘,俯视着包尚英与江一帆相斗之处,长长叹了一口气,久久未曾回过头来。
  包尚英不知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又不便询问,只有耐心的站在原地。

×      ×      ×

  蓦地。
  青阳转过身来,凝目注视了包尚英半晌,才出声问道:“少侠方才击破江一帆的那一招,可是叫做‘斜晖夕照’吗?”
  包尚英万想不到对方竟能一口道破自己的家传绝技,怔了一怔道:“不错,雕虫小技,算不了什么,不知道长何以认得此招名称?”
  青阳不觉双目绽现神光,神情也变得大为激动道:“请问包少侠,令尊的名讳可叫包玉川?”
  包尚英摇头道:“道长只怕记错了,家父的名讳是上寓下春。”
  青阳微觉失望的轻哦了一声,沉思了半响,接着又问道:“那么令堂可是姓林?”
  “家母正是姓林。”
  青阳双目中又现出强烈神采,急急问道:“少侠可曾听说过令堂是何方人氏?”
  这一问,还真把包尚英问住了,他只听说过自己一家原来并非无名岛上的人,是从中原移往无名岛的,至于原籍何处,却从未听父母谈起过,至于母亲的原籍,更是压根儿不知道,他连忙摇头道:“在下不清楚。”
  青阳脸上的神色,随着包尚英的答话而变化不定,刚才泛起的兴奋之情,又渐渐黯淡下去,许久才又问道:“少侠可曾听说过令堂家中有什么兄弟姐妹?”
  他问话出口之后,目光中似乎充满了期待与渴望之色。
  包尚英在对方连番问话之下,察言观色,巳看出这位武当前辈是一片诚心善意,不觉暗忖道:“莫非他与我家有什么渊源?”
  此念一生,他倒是真心真意的用心回想起来,忽然,他真的想起来了,忙道:“在下好像听家母讲过,她老人家有两位兄长。”
  青阳迫不及待的再问:“少侠可知道令堂那二位兄长叫什么名字?”
  “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道长一连问了这些话,似乎对在下的家世十分关心,究竟是何用意,是否可以见告?”
  青阳道长叹一口气道:“实不相瞒,贫道俗家也是姓林,家中有一小妹,适开封包家,妹夫包玉川文武兼修,家传‘如意金轮’尤有独到之处,因他平日极少在江湖走动,是以江湖上知之者甚少……”
  包尚英禁不住问道:“后来呢?”
  青阳继续道:“大约在三十年前,他们夫妇忽然举家出走,以后便再也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因见少侠所用的是如意金轮,招数与敝妹夫路数甚近,而且少侠也姓包,所以贫道才动了亲情之念。”
  包尚英听青阳说出这段话,虽然父亲的名字不叫包玉川,其他各节,和自己所知道的的确非常相近,他不由犹豫起来,如果青阳道长的话完全真实,那么,对方就很可能是他的亲舅舅了,但在找不到确实佐证之下,他又不便贸然相认。
  忽然,他心头一动,暗道:“有了,如果这道长真是我娘舅,他该知道父亲所用如意金轮上面的四个字,我且问问他再说。”
  想到这里,望着青阳施了一礼道:“道长想必见过我父亲所用的如意金轮吧?”
  青阳点点头道,“当然见过。”
  “不知我父亲那如意金轮上,是否镌有文字?”
  “有。”
  “是几个什么字?”
  青阳想了想道:“如果贫道记忆不差,两个金轮上,该是—个刻有‘日升’二字,一个刻有‘月恒’二字。”
  此刻,包尚英已再也不容怀疑和犹豫,一时之间,大为激动,情不自禁倒身拜了下去道:“原来是舅父到了,请受甥男一拜1”
  在这刹那,青阳不但也全身激动,而且老泪纵横,急急扶起包尚英,唏嘘不已的道:“果然是贤甥,这真是作梦也想不到!”
  于是,两人便席地而坐,青阳迫不及待的问起包尚英家中之事,包尚英一一据实回答。
  青阳得知包尚英父母健在,合家平安,自然也大感快慰。
  甥舅两人谈了甚久,青阳才长长吁一口气道:“孩子,贫道已是出家人了,以后你还是称呼贫道道长或老前辈的好。”
  包尚英知道出家人自有出家人的戒律,轻叹一声,勉强的点了点头,青阳站起身来道:“蒲帮上只怕要等得不耐烦了,你现在就回去吧!”
  包尚英舍不得与舅父刚见面就要分手,忙道:“道长要不要也进城和蒲帮主见见面?”
  “贫道另有要事,暂时不能和他见面了。”
  “此番一别,晚辈不知何时何地才能再见到你老人家?’“你放心,到时候贫道自会想办法去找你。””
  青阳说罢,微微一拂袖,人已飘然而起,向崖壁之下落去。
  只见他道袍飘飘,顷刻之间,便已人影不见。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五回 武当秘学
上一篇:
第十三回 相见实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