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三山令牌
2021-03-13 23:55:3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此刻,诸葛龙已躺在花树后面的房中,袁多才则在床前照料,包尚英进入房中,问道:“老哥哥,大先生怎么样了?”
  袁多才道:“目前只是昏迷不醒,气息还很平和,并无恶化现象。”
  “你看该怎么办?”
  “我老哥哥对防毒和用毒之道,也略知一二,只知他中的不是普通迷魂药物,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包尚英郑重其事的道:“那么小弟就给他服用一粒‘玉露丹’好了。”
  袁多才道:“你有多少‘玉露丹’,动不动就用,这不是慷慨,而是暴殄天物了,西门姑娘不是另外给了你一种解药吗?何不先用那种解药试试看。”
  包尚英道:“小弟当然想到另外那种解药,但诸葛老前辈执掌“三山令”,等于是中州武林的领导中心,他的安危,影响至大,那天狗门主,对他决不会放松一步,我们又不能长年跟着他,为防再蹈覆辙,小弟认为这粒‘玉露丹’必须一用。”
  袁多才道:“你既然这样说,那就用吧,以我和大先生的交情,当然希望他能立刻痊愈。”
  西门玉霜原把十二粒“玉露丹”都给了包尚英,包尚英收下后,自用一粒,再送袁多才一粒,然后又还给西门玉霜六粒,此刻再赠诸葛龙一粒,剩下的便只有三粒了,难怪袁多才要他珍惜,当下,包尚英立即为诸葛龙服下一粒“玉露丹”。
  不过片刻工夫,诸葛龙便已马上醒过来,恢复了原来的神采,他一挺身从床上坐起,向包尚英拱手一笑道:“想必是少侠救了老夫吧?”
  包尚英淡淡笑道:“老前辈,我们可否再继续未完的考验?”
  诸葛龙并未回答,向窗外望了一眼,问道:“他们呢?”
  “都走了。”
  “是否少侠打跑了他们?”
  “晚辈不敢居功,他们必定还有后续的阴谋诡计,老前辈不可大意。”
  诸葛龙点了点头道:“这个不需少侠叮咛,至于对少侠的考验,已经不必了。”
  包尚英“哦”了声道:“为什么不必?”
  “少侠已经完全及格了,少侠刚才能把那批人打走,面自己并未受到半点伤害,这就可以证明一切。”
  袁多才趁机道:“我们来借你的“三山令”,其目的就是要对付他们这些人,你现在没话说了吧?”
  诸葛龙皱起眉头道:“莫非二位已知道他们的身分来历?”
  包尚英抢着道:“他们是‘天狗门’的人。”
  “天狗门?怎么会有这样名字不雅的帮派,莫非少侠已和他们有过接触?”
  “不错,目前桃林山庄贾少庄主的无端失踪以及龙虎堡的紫玉佩被抢,都和天狗门有关。”
  “少侠都见过天狗门的什么人?”
  “在渑池的一处山谷中,有天狗门的一个分坛,坛主是雪山飞猿钟子奇,副坛主断魂掌马明堂,另外有位师爷兼护法,叫黄毛秀才周文彬……”
  诸葛龙两眼不停眨动的道:“原来这些多年不见的武林人物都已参加了天狗门。那么他们的门主又是谁?”
  包尚英摇道:“晚辈不清楚,连刚才来过的童子基,也是第一次看到。”
  诸葛龙沉吟了一会道:“看来一场江湖浩劫,马上就要到了,老夫决定把“三山令”交给你们一用,二位请稍候。”
  他说完话,起身出房而去。
  当他再回来时,手里已拿了一块似铜非铜,似铁非铁,通体漆黑的金属令符,交给包尚英道:“少侠此去,可先到宜阳马场,找一位袁大头,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他去做,决不会误事。”
  接着又道:“过几天,老夫再出山亲自替你跑一趟。”
  包尚英欠身道:“盛情心领,不敢劳动老前辈了,倒是老前辈这里,晚辈有些不放心。”
  “少侠不放心什么?”
  “童子基铩羽面去之后,少不得还会再来,老前辈必须有一万全准备。”
  诸葛龙略一沉吟之后道:“老夫还忘记问少侠,你放走童子基时,与他说过什么?”
  包尚英随即把与童子基的折冲经过,一一告诉了诸葛龙,诸葛龙有些不解的问道:“你和他的十日之约,用意何在呢?”
  包尚英道:“晚辈的目的,是要看一看那天狗门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如果真把解药送来,那人就更加可怕了。”
  诸葛龙颔道叹道:“老夫行道江湖,成名甚早,虚名误我,以致自视甚高,今日如非少侠适逢其会,出手相助,后果真是不堪没想。”
  他沉默了一下,又叹口气道;“为今之计,少侠心中想必已有成竹了?”
  包尚英道:“晚辈倒是想了一个‘目迷五色’的笨办法,不知老前辈以为如何?”
  “少侠请道其详I”
  包尚英把自己的想法叙述了一遍。
  诸葛龙笑道:“好主意,老夫完全同意。”
  袁多才向外望了望道:“老弟,咱们也该告辞了吧!”,包尚英连忙抱拳一礼道:“晚辈不敢再打搅,今后的行动,当请袁兄随时向老前辈禀报。”
  诸葛龙朗爽一笑道;“‘禀报’二字不敢当,少侠有事时,随便找人捎信儿来就是了。”
  于是,诸葛龙亲送二人出洞,途中,诸葛龙轻扯了一下袁多才衣襟,用传音入密内功问道:“老偷儿,据说老夫刚才所中之毒,非天狗门特制解药,无其他药物可解,包少侠是用什么药物替老夫治好的?老夫此刻仍觉口中清香犹存,他所用的药物,只怕非比寻常吧?”
  袁多才也传音回道:“你刚才为什么不问他自己?”
  “老夫若亲自问他,岂不显得太小气了。”
  “那就不要问,放在心里好了,反正是一种珍贵的药物就是了。”
  诸葛龙知道袁多才的脾气,他既然不肯说,再问也是枉然。
  于是一笑道:“老偷儿,你这个朋友,老夫算是白交了,你不说,我总有一天要弄个明白。”
  袁多才笑道:“那你就慢慢等那一天吧!”

×      ×      ×

  诸葛龙送走袁多才和包尚英,回到任屋后面,从鸟笼之中,取出一只铁嘴乌鸦,在它身上放了一道令谕,然后再放它飞去,一般人传递讯息,在飞禽方面多用信鸽,诸葛龙因为信鸽目标太显著,弃而不用,便费尽心机,训练了三只铁嘴乌鸦,以做信使,如此一来,就万无一失了。

×      ×      ×

  包尚英与袁多才很快便出洞来到山谷,包尚英问道:“老哥哥,我们现在就去找西门姑娘吗?”
  袁多才不置可否的道:“你看呢?”
  “我看你也根本不知西门姑娘在哪里,所以才带小弟到这里来借“三山令”。”
  “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天狗门那些人,虽然行事诡秘,想瞒过土生土长的地头蛇,只怕不是一件容易事,说不定他们就利用了不少地头蛇,所以老化子以丐帮之力,也找不到他们,我老哥哥这一着棋,还不算坏吧?”
  “高明极了,小弟十分感谢。”
  “那你现在就到宜阳马场找袁大头吧!”
  包尚英一听袁多才语气,似乎不想和自己同去,忙道:“你呢?”
  袁多才歉然一笑道:“我有我的事。”
  “小弟希望你能同去。”
  “为什么?”
  “那人叫袁大头,正好和你老哥哥是一家人,有你去,办起事来必定方便些。”
  “老弟,姓袁的到处都是,同姓又算什么,要知道你凭藉的是“三山令”,如果投有“三山令”,那人就是姓包,也决不会帮你的忙。”
  “那么,你要做什么呢?”
  “别忘了老哥哥还要照顾蒲知县一家呢1”
  包尚英不能勉强,搭讪着问道:“老哥哥可知道前往宜阳马场的路线?”
  袁多才笑道:“我也算这一带的地头蛇了,当然知道。”
  于是,袁多才把路线详细告诉了包尚英,然后独自转回洛阳。

×      ×      ×

  包尚英照着袁多才的指示,展开脚程,黄昏时分,便赶到了宜阳马场。
  今天正是赶场的日子,这时候,市集虽然散了,有些专门做赶场生意的流动贩卖客,却留了下来,因为他们今晚都住在马场,使得平日冷冷清清的马场,这时还延续着一部分热闹气氛。
  这里离宜阳县城还远,马场附近只有一处小镇,既没有高雅的酒楼饭店,也没有像样的客栈,虽然有两家小客店,也只是睡通铺的大统间,充满了汗气脚臭的怪味,包尚英走进一家小客店,店小二见包尚英穿得整整齐齐,根本不像今天在马场做生意的人,连忙上前问道:“公子可是要住店,如果不嫌小店太脏……”
  包尚英笑笑摇头道:“我只是想打听一个人。”
  “公子要找什么人?只要是小店的老主顾,小的没有不知道的。”
  “我要找一位叫袁大头的,你知不知道?”
  蓦地。
  背后发出一声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这小子是哪里来的?”
  包尚英回头望去。
  只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怒目横眉的汉子,左手还牵着一匹黄膘马,右手横鞭作势,大有立时出手之意,店小二连忙抢步赶到那汉子面前,打躬作揖道,“袁三少爷来得好,这位公子正要求见袁大爷!”
  包尚英立时明白过来,怪不得那汉子发了脾气,实在是自己一时大意,顺着诸葛龙的语气叫出来,竟忘了袁大头在地方上该是位有头有脸的人,看来完全是自己失礼,当下,陪着笑脸,跨步向前,抱拳一礼道;“在下包尚英,有事求见袁大爷,请问你是?……”
  店小二一边抢着道:“这位就是袁三少爷,公子要见的,正是他的老太爷。”
  包尚英又一抱拳道:“失敬!失敬!原来是袁三少爷!”
  袁三少爷年纪在二十六七之间,长得精壮结实,双目之中,光芒炯炯,武功方面,显然有几分火候,只是脾气坏了一点。
  包尚英笑脸相问,他却毫不动容,依然绷着面孔,哼了一声道:“不见,你给我滚出去I”
  说着,身子一转,牵着马便走了开去,包尚英愣了一楞。长长吁了一口气,把心火压下去,远远跟着袁三少爷走去。
  袁三少爷明知包尚英一路跟踪而来,却故作不知,待走到空旷无人之处,忽然猛的回转身来,与包尚英站了个面对面。
  包尚英微微一笑道:“袁兄,这里空旷无人,你可是准备教训教训在下?”
  这句话正说到袁三少爷心坎里,只见他点点头道:“是又怎样?老子就要教训教训你这小子!”
  他话刚说完右手马鞭一抡,便向包尚英当头抽了下来,包尚英淡然一笑,左手轻轻一探,就攫住了抽来的鞭梢,由于他的手势是顺着鞭梢由后向前,根本不必承受鞭梢的压力,袁三少爷顿时大感一愣,他立即奋力夺鞭,但使尽平生之力,竟无法把鞭梢由包尚英手中抽回,包尚英见好就收,松开鞭子,再度一抱拳道:“袁兄,你还是请带路吧!在下如有失礼不恭之处,自当向令尊道歉赔罪。”
  袁三少爷眼看自己不是人家对手,蹬了一眼之后,一语不发,跳上马背,催动座骑,转头就跑。
  包尚英只觉这位袁三少爷,虽然一身霸气,但却不失是条血性汉千,准此以观,也就不难知道袁大头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于是,他施展轻功,一路跟了下去。
  转过一道山脚。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道高墙围绕的庄院,庄院前面有不少人等在那里。
  包尚英放缓脚步,一搭眼就发现人群之中,站着一位头大如斗,红光满面的六旬老者。
  仅凭此人这颗特大号的脑袋,便可判断出他是什么人了,包尚英刚要上前见礼,袁大头已抢前一步抱拳道:“老夫袁四海,有迎包少侠光临。”
  包尚英“哦”了一声道:“原来老爷子已经是知道了?”
  袁四海哈哈笑道:“大先生已有令谕到来,所以老夫才派小儿到小镇上迎接,这小子可能有眼无珠,反而让少侠走路前来……”
  包尚英连忙施了一礼道:“哪里,是在下出言无状,先行得罪了三少爷。”
  袁四海回头一招手道:“你们还不过来见过包少侠1”
  原来庄院外站着的那些人,全是他的手下。
  于是,众人全过来和包尚英见礼,袁四海向后面一望,喝道:“你们三个也全过来见过包少侠!”
  喝声刚毕,迎面便走过来三名年轻大汉,三人中一名正是袁三少爷,另两名比袁三少爷年纪略大,不但体格一样的精壮,连身材面貌也差不多。
  毫无疑问,这三人正是袁四海的三个儿子,袁四海的三名公子名字只差一个字,依序是老大袁大通、老二袁二通、老三袁三通。
  三人一齐向包尚英拱手见礼,唯有三少爷袁三通,虽然见了礼,却显得颇不自然,也没开口说话,包尚英也连忙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在下比三位年纪都轻,应该由在下先向三位问候。”
  袁四海在一旁笑道:“年纪大有什么用,以后还请包少侠多多指教。”
  包尚英望着袁家三弟兄道:“小弟今后有劳三位大哥之处甚多,还望三位大哥鼎力相助。”
  袁四海一把拉起包尚英手臂道:“别和他们孩子们客气了,请I”
  两人手牵手进了庄院。
  别看两人年龄差了一大截,但袁四海却对包尚英亲热得像亲兄弟一般。
  袁家三兄弟默默的跟在后面。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这样敬重一位年轻的客人,心中都有说不出的讶疑,穿过一道回廊,最后进了一座花厅。
  袁四海肃客入座,自己则陪坐一旁道:“大先生已有密令传下,现在就请包少侠见示来意,老夫父子,但凭吩咐。”
  包尚英颇为谨慎的取出“三山令”,当胸一捧,站起身来,高举齐眉道:“请袁前辈见过‘三山令’!”
  袁四海立即率同三子向“三山令”行了参拜之礼,那模样就像臣子见了圣旨一般,由此可见“三山令”的权威,的确不同凡响,包尚英收起“三山令”道:“贤父子请坐!”
  袁四海重新落了座。
  袁家三兄弟则依序站在袁四海身后,包尚英道:“晚辈承蒙大先生赐掌‘三山令’,想请袁前辈鼎力相助,只是这件事进行时候颇有凶险之处,袁前辈不妨三思而后见复。”
  袁四海哈哈大笑道:“老夫自幼便随大先生走南闯北,不但这条命是大先生所赐,就连这个家也是大先生所成,老夫没什么可考虑的,包少侠吩咐就是。”
  包尚英道:“那就请袁前辈对三位公子略作交代,随晚辈一同前往吧!”
  包尚英来来马场之前,原以为袁大头只是单身一人,直到来到之后,才知他有家有业,不但生活过得很正常,而且还是庄主身分,如今拖他卷入这淌混水,说不定就会家破人亡,因之,难免心生不忍之念,只得把原来的腹案做了修正,决定先带他去见一个人再说。
  他话刚说完,袁四海便站起身来道:“遵命!”
  忽见袁大通抱拳一礼道:“包少侠,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等包尚英回答,袁四海便怒声喝道:“闭了你的嘴,这里哪有你们说话的资格。”
  包尚英忙笑着道:“袁前辈,大少爷有话,就让他说吧!”
  袁四海对大先生托付的人,不论是谁,都有着无比的尊敬与盲目的信仰,包尚英这一开口,他只好应了一声“是”。
  袁大通望了父亲一眼,见父亲再无阻止之意,才躬身道:“不知包少侠有何重大事情,在下能否随行效劳?”
  包尚英一片好心,倒惹得袁家兄弟为父亲担心。
  为了消除他们心理上的疑虑,只好实话实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有一批穷凶极恶之徒,前来中州为非作歹,在下与他们势同水火,连大先生也成了他们图谋的目标,因此在下向大先生请得‘三山令’,意欲联络道上朋友,与他们周旋到底,并前来相烦令尊臂助,专负联络之责,不知袁兄对各地情形是否尽皆熟悉?”
  袁大道皱下眉头道:“这个……只怕家父……也帮不了大忙。”
  袁四海叱道:“你知道什么?这并非包少侠有求于我,而是大先生有密令到来……”
  袁大通顿了顿道:“爹,你老人家已经十多年没离开马场一步了,可不能误了包少侠的大事!”
  袁四海笑道:“你少说废话,这是大先生的安排,不管如何,我没有不尽力的道理。”
  接着,转头问道:“包少侠的意思,是要老夫负责结合中州道上的朋友?”
  包尚英点头道:“晚辈正有此意。”
  袁四海道:“这件事简单,老夫立可效命,包少侠请随老夫来!”
  说着,起身向外走去。
  袁大通不便再说什么,只有抱拳向包尚英致意。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九回 双簧奸计
上一篇:
第十七回 诸葛侠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