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三山令牌
2021-03-13 23:55:3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随着袁四海翻山越岭,走了两个多时辰,在万山丛中到了一座茅屋之前。
  星光隐约中,只见屋檐之下,挂了不少兽皮干肉,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一处猎户人家,两人在门外停下脚步,只见暗影中尽矢也似的射出两条黑影,向他们疾扑而来。
  那两条黑影发动之前,不声不响,显得没有半点君子风度,直到临近时,才“汪、汪、汪”的连叫三声,原来两条猎犬,包尚英为了自卫,又不能使两条猎犬受到伤害,只好双手同出,屈指分弹,不但制住了扑向他的那只猎犬,同时也制住了扑向袁四海的那一只,只听暗影中有人发出一声冷笑道:“朋友,你们是何方神圣?报出字号来1”
  袁四海叫道:“瞎了你的狗眼,难道连老夫都看不出来吗?”
  “啊!原来是你这大头鬼!”
  首先现身而出的,是一个干瘪瘦小的小老头子,接着从另外不同方面,各走出两名二十左右的少年人。
  那干瘪瘦小的老人呵呵一笑道:“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居家纳福的老大爷吹到我这贱地来。’袁四海一笑道:“小狗子,你也闲了几十年了,现在,有得活儿给你干了。”
  接着,手指包尚英道:“先见过包少侠1”
  干瘪瘦小老人脸上掠过一抹惊讶之色,神情一肃,双手抱拳道:“小老儿张三阳,见过包少侠!’包尚英连忙抱拳回礼道,“不敢当,境辈见过张前辈!”
  袁四海一旁介绍道:“这位张老头是大先生当年座下的鬼使神差,包少侠的事,吩咐他就是。”
  包尚英取出“三山令”,扬手让张三阳看清楚后道:“请张前辈听令!”
  张三阳一见三山令,立刻躬身道:“属下张三阳在!”
  包尚英收回三山令,换上一副笑容道:“晚辈如有不恭之处,还请张前辈原谅!”
  张三阳闪身让过包尚英一礼道:“包少侠身负‘三山令’,有如大先生亲临,张三阳听命调遣?请包少侠不要多礼。”
  包尚英恭恭敬敬的道:“公私有别,你我今后相处之日甚长,有劳之处尤多,张前辈这一客气,晚辈以后有什么事情,反面不便相托了。”
  袁四海也道:“包少侠说得是,小狗子不要过于拘泥。”
  张三阳敬的是“三山令”,经袁四海这样一说,头一点笑道:“那么小老儿有僭了。”
  接着问道:“大头,你可有大先生的消息?”
  袁四海道:‘有,大先生另有手谕示下,凡我中州道上,以后无论公谊私交,都应以包少侠之命是听,如有阳奉阴违之处,大先生将亲自严惩不贷,并要你转知全体同道遵照奉行,’张三阳应了一声“是”,袁四海接着向包尚荚一拱手道:“老夫任务至此为止,不奉陪了,改日另请少侠赏光莅临寒舍,畅饮欢叙,’说罢,转身疾驰而去,张三阳随即请包尚英进入室内,展开一番密议,当包肖英告辞出来,神情间充满了信心,经过一夜奔波,包尚英回到了洛阳,他刚进入室内不久,便听外面传来蒲公明的声音道:“包少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可知道又出了麻烦?”
  包尚英吃了一惊,问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边说边走出房外,蒲公明正站在天井里。
  “蒲首辈,到底出了什么事?”
  “是老偷儿昨晚出了事。”
  “他出了事?”
  蒲公明慢条斯理的道:“现在虽然没出事,但事情马上就要出了。”
  包尚英稍稍松了一口气道:“这话怎么讲呢?”
  蒲公明郑重其事的道:“不知是什么人,认出了老偷儿,他落脚在洛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江湖,许多要找他算帐的人,正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包尚英迫不及待的道:“都有哪些人要来找他算帐?”
  蒲公明道:“最先赶到的一批是‘青城七子’,已经从四川赶来,此外,峨眉、华山、四川唐家,也都派了人,兼程赶来,好人难做,看来这次老偷儿要吃不消了。”
  一语未了,袁多才己飘身而到,接口笑道:“他们来就来吧,我老偷儿难道会怕了他们不成。”
  包尚英道:“你老哥几十年来怕过谁来,只是你老哥不是要重新做起吗?这就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了。’袁多才道:“难道要我束手被擒不成?”
  “这当然也不是办法,这件事由小弟来安排好不好?”
  “好,那就看你的吧!你老弟现在‘三山令’在手,既可呼风,又可唤雨,老哥哥当然要仰仗你,对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包尚英笑道:“一切非常顺利,大约明后天就可以见到成效了。”
  两人这几句对话,只听得蒲公明一头雾水,接口问道:“你们讲了些什么?还要瞒着我老化子不成?”
  包尚英道:“这件事情,当然要向你老人家说个明白。”
  于是,便把由诸葛龙处借得“三山令”以及分别和袁四海、张三阳相见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蒲公明望着袁多才笑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想不到,你老偷儿和诸葛大先生竟还是知己之交。”
  袁多才也笑道:“别看你是化子头,认识的人却不见得比我广,’语气一顿,接着问道:“现在我老偷儿正有一件事要问你,看你知不知道?”
  蒲公明见袁多才说话时,显得神秘之中又颇为郑重,忙道:“什么事?”
  袁多才一字一字的道:“有位天南神丐田北斗,你听说过这人没有?”
  蒲公明哈哈大笑道:“你问的真是鸡蛋回到鸡窝里去了,那是我老化子一位师叔,你说我知不知道呢?”
  袁多才冷笑道:“别神气,你知道他多少,他现在在哪里?”
  “他老人家早在二十年前过世了,老偷儿,我看你是没话找话,故作惊人之语吧?”
  袁多才凝着脸色道:“令师叔是怎样死的,你可知道?”
  蒲公明忽然脸色一变道:“你问这些做什么?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来算这笔陈年老帐!”
  原来天甫神丐田北斗之死,在丐帮来说,实是一件令人痛心疾首之事,因为他死得很秘密,所以丐帮中人在他死后也不愿再提起他。

×      ×      ×

  只见袁多才面色庄严凝重的道:“因为有人要来找你老化子算老帐来了!”
  蒲公明看出对方这话不像无中生有,心神一凛道:“你这话?……”
  袁多才语重千斤的道:“天南神丐田北斗目前就在邙山一处秘谷中,你信不信?”
  蒲公明嘴巴一张,刚要笑出声来,袁多才哼了一声道:“你再想想,他是真的死了吗?”
  蒲公明猛然被唤起二十年前的零乱记忆。
  他只记得他这位师叔行为不正,犯了武林大忌,罪该处死,记得那一次还是他随同老帮主在一处深山秘洞内找到他那师叔,老帮主命他守在洞外,只身入洞,和他激战了半天,后来,老帮主出得洞来,身上明显的有好几处伤痕,只说了一句话:“他死了!”
  说完话,便带着他离开了那秘洞,当时,他根本没机会进洞一看究竟,后来,老帮主便将帮主大位传给了他。
  这些年来,他对此事从来不曾起过疑心,如今袁多才忽然提起,等于在他一向平静的心湖中,蓦地投下了一枚炸弹,但他实在不希望这是事实,搭讪着问道:“你看见过他?”
  袁多才颔首道:“如果没看到他,我怎可乱讲话?”
  “他现在什么样子?”
  “虽然已经不是老样子,但我相信决不会看走眼。”
  “原来你只是看到他,并未交谈。”
  “看到他还不够吗?”
  蒲公明沉默了。
  他心里有数,以袁多才的专业眼睛,应该是不会看走眼的。
  袁多才再道:“老化子,你用不着怀疑,这样重大的事,我老偷儿是没有理由骗你的,至于该怎么办,那就看你了。”
  蒲公明长长吁了一口气道:“不管如伺,我老化子还是希望你看走了眼。”
  “令师叔还活着是件好事,你为什么反而不希望他活?”
  “我老化子当然希望他还健在,但敝师叔一向心胸狭窄,专和黑道人物打交道,一旦复出,丐帮就很难有好日子过了。”
  “你是担心被他夺去帮主之位?”
  “岂有此理,我老化子从不恋眷名位,只要他能回头向善,我老化子情愿主动把帮主之位让给他。”
  袁多才点了点头道:“说起我老偷儿发现令师叔,完全是一种巧遇,决不是我神通广大。”
  蒲公明“哦”了声道:“你不妨说说经过。”
  于是,袁多才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原来,袁多才与包尚英在诸葛龙那里分手之后,本想立即回到洛阳,哪知走了一段路后,竟迎面遇见一群行进可疑之人,好在他躲得快,并未被对方发现,他隐藏在路旁一块大石后,当对方行经近处时,他很快就看出这伙人中,为首的一个,不论身形轮廓,似乎都很眼熟,偏偏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是谁,于是,他心中一动,暗暗向那批人跟踪下去,行不多远,赫然发现无影毒神童子基也走上同一路,不久,两路会合,童子基立刻上前向那为首之人见礼,而且执礼甚恭,显见那人非比等闲,最后,他们两路会合的一行人,进入一座秘谷,袁多才也展开分身化影神偷绝技,潜入秘谷,后来,从他们语气言谈之中,仔细观察琢唐了半天,才恍然记起那为首的是什么人,原来他竟是江湖盛传早巳物故的天南神丐田北斗I袁多才有了这一发现,当然不敢惊动他们,先回到洛阳县衙,见蒲知县没有什么异状,便抽空前来向蒲公明说明此事,蒲公明只听得大为紧张的道:“他在里面是什么身分?”
  “他的地位可真不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门主。”
  蒲公明长叹了一声,惶惑不安之色,溢于言表,但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包尚英心头一震道:“可是天狗门的副门主?”
  袁多才道:“十有八、九是天狗门的副门主,因为你老曾在渑池山区接触过他们一位坛主,并且又认为童子基也是天狗门的人。”
  包尚英沉吟了半响,问蒲公明道:“蒲前辈,您这里有多少人手可用?”
  蒲公明苦笑道:“老夫来时,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这样出乎意料之外,只带了六、七个得力弟子前来,同时,在这洛阳境内,敝帮的力量也很单薄,如果老夫现在想调兵遣将,最快也要半个月时间。”
  袁多才摇摇头道:“等你的人手集合完毕后,只怕我们大家全都完了。”
  包尚英语气坚定的道;“没关系,我想天南神丐既然来了,说不定他还会来找蒲前辈,只要蒲前辈应付得当,与他虚与委蛇一阵子,给晚辈一点时间,使我没有后顾之忧,我就可以放手对付他们了。”
  蒲公明“哼”了声道:“但他若大过分了,我老化子想敷衍也只怕敷衍他不来。”
  包尚英道:“他是您的长辈,就是让他一点,也没有人说您不对。”
  蒲公明沉吟不语,包尚英的话,只能点到为止,话锋一转,问袁多才道:“老哥哥,你现在走不走得开?”
  袁多才两眼一翻道:“你不是要我尽量躲避他们吗?”
  “过去对付他们的手段,可是硬碰硬?”
  袁多才被说得老脸一红,笑道:“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啊!”
  接着,又一挺脚道:“从今以后,我也要拾头挺胸,教人认识我袁某人了。”
  “小弟的着眼点,正是如此,所以,我现在想带你去见一个人,只要有他一句话,你以后就可以省掉不少麻烦了。”
  袁多才茫然问道:“是什么人?”
  “莫非你不相信小弟有办法?”
  “你进入中原,根本没多久,我不相信你认识的人会比我多。”
  “小弟认识的人,当然没有你多,但人多不见得有用,有用的只一个就够了。”
  “到底是谁?”
  包尚英笑了一笑,站起身来道:“走吧!见面你就会知道。”
  接着再向蒲公明招呼道:“蒲前辈,晚辈也许暂时不回来了,您别担心。”
  蒲公明想问明原固,还没等开口,包尚英和袁多才早已走得人影不见。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九回 双簧奸计
上一篇:
第十七回 诸葛侠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