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双簧奸计
2021-03-13 23:56:2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蔷薇被带走后,田北斗再望向蒲公明道:“老夫已答应他们派人前来一谈,时间就在……”
  他话未说完,却忽然转头向窗外望去。
  这时外面已是天色大亮,如果不是田北斗有意向外张望,在室内灯光照耀之下,蒲公明根本没注意到天已经亮了。
  田北斗又回过头来道:“看时间,他们的代表,也该快到了,老夫把你叫来,也就是希望你能亲自和他们谈谈。”
  就在这时,外面走进一个大汉,恭声道:“外面来了三个人,求见老爷子。”
  田北斗不动声色道:“果然来了,先让他们在外厅稍候。”
  那大汉转身退出,田北斗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先让他们等一等,杀杀他们的气势1”
  田北斗唱作俱佳,若非袁多才已先把发现的秘密告诉过蒲公明,蒲公明可能真要被耍得晕头转向了。
  蒲公明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内心车轮般打着转,只觉包尚英称得上是“高瞻远瞩”,他要自己与田北斗“虚与委蛇”的话大有道理,他原来本准备加以反抗,此刻,已是心地坦然,决定见机行事,田北斗可称沉得住气,故意摆架子,让来人在外面等了将近半个时辰,才重重咳了一声,带着蒲公明和另外两名老者走向前厅。
  另外那两名老者,田北斗始终未替介绍,蒲公明也看不出那两人来路,又不便贸然探询。
  四人来到外厅,只见对方三人是两老一少。
  奇怪的是,那年纪轻的反而居中而坐,似为三人之首。
  这时,对方三人脸上都已明显的摆出不耐烦的神色,嘴角眉峰之间,一片肃杀之气。
  田北斗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只冷冷的道:“有劳久候,实在抱歉。”
  说着,自行走到正中主位坐下,端的目中无人,自高自大已极。
  蒲公明这时被安排坐在田北斗下首第二位,那两位老者退居到第三、四位,双方坐定后。田北斗冷然道:“三位在天狗门是何职称,请一一说来!”
  对方那为首的年轻人剑眉一挑,双目中射出两道棱芒,看来似乎对田北斗的待客无礼,就要发作起来。
  他右旁那名老者忽然轻咳了一声,似在暗中示意,要那年轻人不可任性,然后站起身来,装出一副笑脸,慢吞吞的道:“中间这位是敝门内三堂大红堂堂主柳世俊,左边那位是敝门护法常乃伦,至于老朽姓田名弘,和田前辈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人。”
  田北斗冷哼一声道;“用不着攀亲带故,今天是公事公办拉关系没用,老夫现在问你们,你们能做得了主吗?”
  田弘点头道:“当然能够作主。”
  田北斗抬手指着蒲公明道:“这位就是丐帮蒲帮主!”
  对方三人齐齐望向蒲公明,各自一抱拳道:“久仰!”
  蒲公明只是欠身回礼,并未开口,至于那二位老者,田北斗也没替对方介绍。
  室内静谧了片刻。
  田北斗再开口道:“你们想要回白蔷薇去,可以,但老夫有三个条件,不知你们能不能够答应?”
  田弘问道:“什么条件?清明示!”
  田北斗两眼一瞪道:“你们三人中,到底是以谁为首?
  田弘被问得颜面无光,老脸一红,顿了顿道:“这……自然是……柳堂主……”
  田北斗冷笑道:“既然有带头的就好!”
  目光一转,向柳世俊冷岭的瞥了过去,柳世俊不动声色道:“田护法可以代表本堂主发言!”
  田北斗沉下嗓门道:“贵堂主若是不会说话,那就请贵门门主亲自来吧!”
  他说完话,人已霍然站了起来,看来大有停止谈判之意。
  顿时,空气里充满了火药味,柳世俊气得双眉猛剔,脸色变得白里带青,一按桌面,就要拂袖而起。
  只听另一名护法常乃伦叫道:“柳堂主,还是忍一忍吧。”
  柳世俊咬了咬牙,一掌拍在桌子上,众人以为他是要拂袖而去。
  但他最后却是长长叹了口气,缓缓坐了回去,嘴里喃喃的道:“什么条件,请说吧!”
  看来这位天狗门大红堂的柳堂主,已经在田北斗面前屈服了。
  田北斗微微一笑道:“条件很简单……”
  他故意不说下去,转头望了蒲公明一眼,才再接道:“先说第一条,贵门无端生事,阻挠蒲帮主全家团聚,危害浦府一家安全,贵门应有赎罪的补偿……”
  柳世俊道:“这个可以,在下马上就可以给他们解药,解除蒲府全家病苦,并致送黄金一万两,表示歉意。”
  田北斗笑道:“一万两黄金不算少了,可是蒲知县一介清官,岂肯接受你们那不义之财?”
  柳世俊面现迷惑为难之色道:“你想要敝门怎么办?”
  田北斗道:“你们不是神通广大,可以直达天庭吗?老夫要你们设法请下圣旨,特准蒲帮主全家团聚,不犯律法。”
  柳世俊笑笑道:“第一条在下完全答应了,第二条呢?”
  “第二条,从今以后,贵门对丐帮不得再有任何迫害分化的行为。”
  “这一条,在下也可以完全答应。”
  “至于第三条……”
  田北斗只说出五个字,便用传音入密神功,问蒲公明道:“贤侄,你看这第三条该如何难难他们?”
  田北斗对前面两个条件,都是自作主张,没有征求蒲公明的意见,但那两个条件,也还算高明,蒲公明自然无话可说。
  现在,田北斗回过头来向蒲公明征求第三条意见。
  蒲公明暗暗一笑,忖道:“你们反正在唱双簧,我索性看到底吧!”当下,摇了一摇头道:“师叔想得都很周详,就请师叔做主了吧!”
  蒲公明所以认定田北斗和对方是在唱双簧,除袁多才已告知的那些话外,最主要的,便是对方答应请下圣旨那件事。
  试想,皇帝的圣旨,何等庄严,岂是武林帮派所可以请得下来的?
  就是正大门派的少林和武当,也绝对无法上邀天庭,何况天狗门只是一个江湖新兴的黑道组织。
  当然,如果天狗门在朝廷中和权奸有勾结,那就另当别论了, 只见田北斗点了点头道;“第三条,将来丐帮在武林无论有什么行动,贵门都要无条件的支持!”
  柳世俊双眉一皱道:“如果是这样,敝门岂不成了贵帮的……”
  他话到唇边,没好意思说出口来,照现在的情形看,田北斗简直已吃定了天狗门,只见他立刻板起面孔道:“怎么?柳堂主不愿意吗?”
  柳世俊嘿嘿一笑道:“本堂主就给你一个全脸,也无什么不可。”
  “你全答应了?”
  “全答应了,现在就请你把白蔷薇交出来吧!”
  “且慢!”
  “怎么?田前辈难道还有第四个条件?”
  田北斗冷声道:“三个条件尽够了,老夫希望你再办点手续,否则口说无凭。”
  柳世俊气得两眼火星直冒,极力的忍了忍,恨恨的道:“你要本堂主办什么手续?”
  田北斗大声盼咐道:“取文房四宝过来,请柳堂主把答应的条件写下来!”
  内室一声应诺,立刻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童子,双手捧着笔墨纸砚,在桌上摆好,然后向柳世俊施了一礼道:“柳堂主请!”
  柳世俊一脸无可奈何的神色,走到桌前,提笔把刚才议定的三个条件,逐一写明,然后一声不响回到原来的座位,看他的样子,似乎怒恼已极,那童子笑了一笑,将写好的约定书,双手呈给田北斗,田北斗看得很仔细,边看边点头,然后递给蒲公明道:“柳堂主这笔字写得不错,足证是位文武全才,难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堂主,你看一遍,有意见时,还可以再提出来。”
  蒲公明只是随便看了一眼,便把那约定书放回桌上,并未提出任何意见,田北斗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可以了,请三位带回去,用上印信,再来换人。”
  柳世俊缓缓自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道:“本堂主已把敞门主的印信带来,请田前辈现在就把白蔷薇叫出来。”
  田北斗呵呵笑道:“柳堂主设想得真周到,把白姑娘请出来!”
  白蔷薇显然早已等在里面了,田北斗话声一落,她已在一名大汉陪同之下,走了进来,柳世俊一见白蔷薇就道:“姑娘受惊了I”
  当时的白蔷薇,一下子就变得趾高气扬,转头瞥了田北斗一眼道:“老家伙,今天你是扯足风旗了,姑娘总有一天会教你后悔的!”
  田北斗纵声大笑道:“欢迎I欢迎!欢迎你随时来赐教!’白蔷薇气鼓鼓的一跺莲足,扭头转身就向外面走去,田北斗刚要喝止,只见柳世俊已在文件上盖好印信,也就没再说什么。
  柳世俊与田弘、常乃伦三人,留下文件之后,一言不发,紧随在白蔷薇身后,也快步走出了门,田北斗发出一阵敞声大笑道:“四位好走,恕老夫不送了。”
  他得意的笑了一阵,才转过头来道:“贤侄,敝师叔替你处理的事情如何?是不是比姓包的那小子以及西门女娃儿干脆利落得多?”
  蒲公明点点头道:“师叔大才,他们如何比得,弟子对你老人家是既感激又敬佩,不过……”
  他身为一帮之主,虽是百般将就,但也不能没有自己的看法,否则反而会假得令人生疑了。
  田北斗目光闪了闪,问道:“不过什么?”
  “如果天狗门不履行合约,我们又能把他们如何呢?”
  田北斗笑道:“你放心,老夫早有万全之计,谅他们也不敢。”
  蒲公明只是望了田北斗一眼,没再说什么。
  田北斗再道:“天狗门当然不是一个简单好惹的帮派,他们也不会就此甘心受挫,但老夫棋高一着,我们虽然把白蔷薇还给了他们,但她的生死大权,仍掌握在老夫手中,老夫已对她下了毒,这便是他们不敢不遵约定的主要原因之一。”
  蒲公明道:“弟子实在想不出,那白蔷薇对天狗门为什么这样重要,为了她,天狗门居然无条件的答应三条件。”
  田北斗捋须笑道:“不仅你想不出,就是天狗门中人,能真正知道白蔷薇的,恐怕也少之又少。”
  蒲公明“哦”了声道:“原来她的身分,在天狗门中也十分神秘?”
  田北斗低下声音道:“老夫费尽心机,才查出她的根底……”
  “她的根底是什么?”
  “她就是天狗门主的掌上明珠,天狗门主肯把亲生女儿派出去卧底,这事应该很不简单吧!”
  “她怎会如此轻身出来,做这种冒险的事?”
  “天狗门主又何尝愿意她亲身犯险,但那丫头想做的事,谁也管不了。不过话又说了回来,若不是老夫,谁又能想到她是天狗门主的女儿,而拣到这个便宜!”
  蒲公明吁了一口长气,越座向田北斗一揖到地道:“师叔如此成全弟子,弟子实在感激不尽,请受弟子一礼!”
  田北斗呵呵笑道:“以你我的关系,有什么好谢的,好好坐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仔细研究从长计议呢!”
  蒲公明又再三致谢,才回座坐下。
  田北斗轻咳一声道:“话又说回来,我们虽然有绝对的把握,不怕天狗门不遵约行事,但事怕万一,因此,老夫还是替你做好了必要的准备这样,不论明来暗往,我们都安如泰山了。”
  接着,望了那两位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老者一眼道:“贤师侄,你先见见这二位老前辈!”
  蒲公明也是六十开外的人了,这些年来,都是被别人称呼老前辈,如今却又变成了晚辈,只好站了起来,一抱拳道:“蒲公明见过两位老前辈!”
  那长着一张白里透蓝的青面老人呵呵笑道:“田兄,你这位帮主师侄,倒是个谦恭有礼的人。”
  另外那一个体型粗大的老人,一咧嘴巴,接道:“老夫就看不惯那些一当上了什么掌门人之后,就忘记了自己姓氏的人,令师侄倒是没有一点那些目空一切的恶劣习惯。”
  两人说的话虽然不同,但却全带着一派老气横秋的意味。
  蒲公明暗暗笑道:“现在就让你们得意些时吧!”
  嘴里却是语气恭敬的道:“两位老前辈过奖了!”
  田北斗这才指着白里透蓝的青面老人道:“这位是‘五行尊者’水灵大侠!”
  蒲公明抱拳称了声:“水老前辈!”
  田北斗再指着那体型粗大的老人道:“这位是‘终南神君’弓满大侠!”
  蒲公明又对弓满抱拳道:“弓老前辈!”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十回 灵飞洞天
上一篇:
第十八回 三山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