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
2021-03-14 00:06: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早就猜出袁多才的心意。
  他对大先生上次的出借三山令,对自己仗义相助,一直心存感激,如今大先生有难,自己岂能坐视不管。
  当下,毫不犹豫的道:“既然大先生有难,小弟义不容辞,应该前往相助。”
  袁多才人为兴奋的道:“那太好了,老哥哥此次前来,第一个要找的人正是你。”
  蒲公明咳了一声道:“是否也要我老叫化子前去帮忙?”
  袁多才双手虚空一按道:“你去固然好,但你却不能去。”
  蒲公明道:“我老化子为什么不能去?”
  袁多才道:“你现在是泥菩萨过讧,自身难保,应当是先维护自己要紧,更何况你是丐帮帮主,更不宜公然和天狗门为敌,至于西门小妹……”
  西门玉霜截口道:“老哥哥是希望小妹也去,对吗?”
  袁多才摇头道:“你现在是独乐宫宫主,当然也不宜离开独乐宫,但住在这里的客人,我老偷儿倒希望能再去一、二位。”
  “谁?”
  “譬如黑凤凰姑娘就可以去,另外,若武当的青阳道长肯去,那就更好了。”
  西门玉霜道:“青阳道长此刻不在这里,凤凰姑娘,就由你老哥哥去邀请吧!”
  袁多才带着歉意的神色道:“西门小妹,我老哥哥若带走了包老弟和黑凤凰姑娘,你这里的力量,就大大减少了,这—点真是抱歉得很。”
  西门玉霜淡然一笑道:“老哥哥只管放心,我这里最近两二天内,大概还不至有情况,就是有情况,还有唐仙子前辈和化子伯伯在,相信还处置得了。”
  袁多才陪着笑道:“小妹千万要小心应付,那边的事一完,我们就马上回来。”
  接着转头向包尚英道:“老弟,黑凤凰姑娘那边,就由你去邀请吧!”
  包尚英点头道:“这方面小弟负责。”
  袁多才道:“由你老弟出面,黑凤凰一定会答应。”
  他说到这里,才觉出这话不该当着西门玉霜的面讲。
  西门玉霜何尝不知袁多才在想些什么?
  她坦然一笑道:“小妹马上吩咐厨房替你们准备酒席饯行,但愿你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      ×      ×

  在由独乐宫通往天龙谷的路上,一老两少,各施轻功,健步如飞。
  他们正是袁多才、包尚英和黑凤凰。
  大约走出三、四十里路之后。
  黑风凰放缓脚步道:“袁前辈和三哥何必走得那幺快,这一路山明水秀,风景绝佳,能顺便浏览一下,不是很好吗?”
  袁多才和包尚英只好也放缓脚步。
  袁多才感念黑凤凰仗义相助,顺口道:“姑娘说得是,欣赏欣赏风景,也算是一大乐事。”
  黑凤凰道:“天狗门限大先生三天,只要咱们能在限期前赶到就耽误不了事,何必急赶。”
  其实黑凤凰要求走慢些,不外是走累了。
  因为包尚英和袁多才在轻功方面的造诣,全都是出类拔萃的,至于她,虽然轻功也在水准之上,但比起袁、包二人,总是差了一筹。
  三人慢步走了一会儿。
  刚转过一道山脚,忽见迎面来了三人。
  渐行渐近。
  对方走在前面的那人,忽然脱口叫道:“包少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包尚英这才看清说话的这人,赫然是赤焰掌鲍光超,随在鲍光超身后的两人,不消说是他的弟子方炳和邱煌。
  鲍光超接着再向袁多才一抱拳道:“怎么,袁老哥也来了!”
  说着,回头吩咐两名弟子道:“快快上前见过包少侠与袁大侠!”
  方炳和邱煌虽然年纪都已四十出头,却都恭恭敬敬的上前见礼,尤其对包尚英,更是执礼甚恭。
  包尚英和袁多才也连忙和对方寒喧,并为鲍光超和黑凤凰相互介绍。
  鲍光超颇为关切的问道:“你们三位好像有很重要的事,究竟要到哪里去?”
  包尚英只得把要赶往天龙谷救援大先生诸葛龙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鲍光超忙道:“那太巧了,我们师徒三人也算一份,现在就随各位一同赶往天龙谷吧!”
  包尚英、袁多才、黑凤凰闻言都大为高兴,但却不得不客气一番。
  包尚英道:“这样只怕会误了鲍前辈自己的事吧?”
  鲍光超正色道:“包少侠,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上次老夫答应你听候差遣的事,这笔债至今还没偿还,你可知道老夫为什么带着两个徒儿来到这里?”
  包尚英摇头道:“鲍前辈不说,晚辈哪里会知道?”
  鲍光超道:“那就对你实说了吧,老夫是到洛阳丐帮那处大宅院去找你,据留守的丐帮弟子说,你到什么独乐宫去了,老夫带着两名徒儿由洛阳西来,正是要找你,真是巧得很,半路上便遇到了。”
  “鲍前辈找晚辈做什么?”
  “当然是还债。”
  “晚辈实在没有什么事敢再劳动鲍前辈。”
  “这是什么话,老夫欠债不还,心里会一直不安。”
  “既然如此,那就请鲍前辈随我们一起到天龙谷,帮帮大先生的忙,就等于把晚辈的债偿还了,如何?”
  鲍光超不觉敞声笑道:“老夫正是这个意思,包少侠何必再说一遍。”
  袁多才干咳了两声,问道:“鲍兄和大先生以前是否有过来往?”
  鲍光超尴尬一笑道:“人家大先生是光明磊落的正道中人,岂肯和我鲍光超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来往。但兄弟却很敬佩他的为人,当年也见过几次面,如今他有难,兄弟岂能袖手旁观,更何况这也等于替包少侠还债。”
  正说到这里,忽见又有一人,衣袂飘飘的迎面而来。

×      ×      ×

  众人的视线,一时之间,全都不约而同集中在那人身上。
  来人轻功高得出奇,肩不晃动,腿不屈膝,霎时便来到眼前。
  但见此人身着蓝色长衫,腰悬长剑,丰神俊逸,风度翩翩,端的是一名风流俊俏的人物。
  包尚英一眼就认出这人是武当俗家弟子江一帆。
  他立即横跨一步,拦住对方去路,—面高声道:“尊驾可还认识在下吗?”
  江一帆停下脚步,当看清对方这些人时,不觉睑色大变。
  这些人中,他全认识,更知道个个都不好惹,尤其包尚英,他曾是对方的手下败将,如今狭路相逢,看来必有麻烦。
  其实他若不做亏心事,当然就不会有所畏惧。
  只因他已做了武当的叛徒,和天狗门以及丐帮的苟不理、秦寿等人图谋不轨,他料定这些事至少包尚英有所知悉,此刻十有八九不会放过他,也就难怪他大感恐慌了。
  包尚英上前一步道:“尊驾用不着慌张,在下只想和你讲几句话。”
  江一帆强自镇定道:“包少侠有话请讲!”
  包尚英霎时神色显得异常严肃。
  他说道:“据在下所知,尊驾是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的亲传俗家弟子,不但武学造诣出众,也最受金阳道长宠爱,这事应该不假吧?”
  江一帆低下头,胀红脸,却说不出话。
  包尚英继续道:“尊驾的武功和名声,得来不易,为何却不肯珍惜,不知自爱,竟甘愿投入天狗门,做了武当的叛徒?”
  江一帆顿了顿道:“谁说我投入了天狗门?包少侠说这话有什么证据?”
  包尚英冷笑道:“在下亲眼看到你和丐帮叛徒苟不理、秦寿狼狈为奸。”
  “谁悦丐帮的苟不理和秦寿是丐帮叛徒,我江一帆和他们交个朋友,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尊驾用不着睁眼说瞎话,在下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们是丐帮的叛徒。”
  扛一帆终于有些答不上话。
  他顿了一顿道:“包少侠准备把我江一帆怎样?”
  包尚英冷笑道:“尊驾是武当俗家弟子,在下虽无权处置,但却已奉令师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之命……”
  江一帆直着两眼道:“家师对包少侠说过什么?”
  “他要在下把你拿下,送往武当治罪!”
  “包少侠,你既知道我江一帆是武当俗家弟子,就也该知道我并不受三清约束。”
  只见赤焰掌鲍光超突然两眼圆睁,精芒闪射,大喝道:“好个大胆叛逆,你既承认是武当弟子,就没有不受师门约束的道理,包少侠,快把这小子拿下,你若不肯动手,老夫就要亲自动手了!”
  江一帆早就听说鲍光趟的赤焰掌歹毒无比,更何况对方在场的,全是一流高手,自己连一个包尚英都战不过,又怎敢惹起众怒。
  因之,他只有后退几步。
  抱拳一礼道:“鲍前辈,请你别相信一面之词,江某今天正是要去拜见家师,实在用不着各位再多此一举。”
  包尚英翻腕拔出长剑。
  他上前一步道:“姓江的,你若真是想去拜谒令师金阳道长,应该回头走才对,为什么却来到这里?”
  江一帆越发答不上话。
  包尚英冷然道:“尊驾上次败在在下手下,可能还有些不服吧,现在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说着又回头道:“各位,谁都不准替在下助阵,若在下败了,尽管放他走。”
  接着,右腕一抖。
  朗声道:“江一帆,出剑进招吧!”
  江一帆是不吃眼前亏的人。
  他既知不是人家对手,当然是能躲即躲,摇了摇头道:“既然包少侠和家师以及青阳师叔是忘年之交,彼此该都是自己人了,何必有伤和气。”
  “若谈不可有伤和气,上次早已伤过了。”
  “上次是彼此初见面,江某并不清楚包少侠的身分来历。”
  忽听黑凤凰道:“三哥且慢动手,小妹有几句话问他。”
  江一帆有了缓冲的机会,内心暗喜。
  他含笑问黑凤凰道:“姑娘有话请讲!”
  黑凤凰不动声色道:“你该认识我是谁吧?”
  江一帆道:“鼎鼎大名的黑凤凰姑娘,江某哪有不认识的道理。”
  “你做过一件伤害本姑娘名誉的事,心里应该有数吧?”
  江一帆立即脸色一变,他却放作不解的道:“姑娘指的是哪件事?”
  黑凤凰道:“你找人易容成包少侠和我,而且两人还双宿双飞,这是怎么回事?”
  江一帆呼吸一窒道:“姑娘是听谁说的?”
  黑凤凰冷笑道:“西门玉霜姑娘亲眼看到的,你还想赖?”
  “是西门玉霜亲口告诉姑娘的?”
  “用不着她亲口告诉,为了这件事,连我姑姑都受了牵连,姓江的,你暗恋西门玉霜,那是你的私事,本姑娘无权过问,但你找人易容成我和包少侠,却大大破坏了我的名誉,现在你该向我有个交代,不然,不但包少侠放不过你,本姑娘也放不过你!”
  江一帆脸色胀得有如猪肝,干咳了两声道:“姑娘又怎知西门玉霜亲眼看到了这件事?”
  黑凤凰叱道:“你是不是非逼本姑娘把丁长华抓出来和你对质不可?”
  —听黑凤凰提到丁长华,江一帆也无法保持镇定,脸色连变几变道:“丁长华在哪里?’’黑凤凰道:“丁长华已做了本姑娘的俘虏,你想见他很容易,你现在说一句话,敢不敢随本姑娘去见他?”
  江一帆当然不敢和丁长华对质。
  他和了长华失去联络已久,不能不相信黑凤凰的话是真的,在这种情形厂,只有低下头不再言语。
  黑凤凰转过头道:“三哥,你要把他拿下就请动手吧!”
  包尚英长剑仍然握在手中。
  他不动声色道:“江大侠,请恕在下不客气了!”
  江一帆料定这一战势所难免,纵然败下阵来,也总比束手待缚的好。
  同时,他上次战败,难免有些不服气。
  在武当俗家弟子中,他堪称武功成就最高的一个,上次败在比白己更年轻的包尚英手下,他自认为难免是一时大意所致,既然对方已声明不准他人助阵,自己这次即使仍无法战胜,至少脱身还不成问题。
  想到这里。
  他随即也亮出长剑,抱剑一礼道:“既然包少侠非逼江某出手不可,江某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接招了。”
  两人很快的对搏起来。
  双方一出手便是快攻快递。
  两柄长剑的起落闪动,有如电光石火,令人目不暇接。
  霎时间,两条身形,便全被有如闪电惊鸿般的流芒所掩,根本分不出谁是准谁来。
  江一帆果然不愧是金阳道长调教出来的武当杰出高手,在最初几招内,竟把包尚英逼得连连后退。
  岂知包尚英自习得武当不传绝学“灵飞三式”后,武功较往昔越发精进,只因他以前与人对阵,用的是如意金轮,如今改用长剑,在最初几招内,未免有些生疏,们七、八个回合以后,威力便突然大增。
  等到十招过后,便已操纵战局,反而迫得江一帆险象环生,只剩下招架之力。
  又是七、八招过去。
  只听“当”的一声,江一帆的长剑,已被击得脱手飞出,人也向后连打两个踉跄,险些摔倒。
  包尚英如影随形,跟进几步,剑尖抵住江一帆前胸,淡淡一笑道:“江大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江一帆还算有些骨气。
  他惨然笑道:“江某既然战败了,但凭包少侠处置,不过……”
  “不过什么?”
  “就算江某和丐帮叛徒有来往,就算江某找人易容成你包少侠和黑凤凰,也犯不着以死相谢。”
  包尚英有些犹豫了。
  江一帆说得不错,他虽然犯下了错误,却还罪不至死,再说对方总是金阳道长的俗家弟子,就算要处置他,也该由武当方面出面处置,自己实在不便越俎代庖。
  他回望了一眼道:“各位认为该如何处置他?”
  袁多才和黑凤凰都没开口。
  只有赤焰掌鲍光超沉声高叫道:“这种人宰一个少一个,包少侠还发的什么慈悲,赏他一剑,不就结了。”
  包尚英笑道:“晚辈的意思,最好把他交给武当。”
  鲍光超吼道:“咱们现在去救大先生要紧,时间宝贵,若把他送往武当,岂不耽误了正事,包少侠,你若不忍心下手,就由老夫赏他一掌吧!”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
上一篇:
第二十八回 痛歼魔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