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观光隧道
2021-03-08 15:03:4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天之后,到达长安。
  在长安住了一夜,南行便是终南山了。
  这一带是秦岭山脉,绵亘数千里,东有华山,西有太白山。山路的险峻,不难想见。
  在传说中,有不少神仙,都隐居在终南山,这当然是因为山势太深,绝少人烟,所以人们才有种种的穿凿附会。
  正同为山上绝少人烟,所以他们在长安动身时,特地带了不少干粮,以备路上食用。
  看看天已过午,才不过来到山脚。
  到傍晚时,好不容易发现一处民家。
  四人便在民家借宿一晚。
  次日起行,奇怪的是一路上却遇到不少人物。
  这些人部佩刀带剑,而且步履矫健,一看便知都是些武林同道。
  他们所谈论的,也正是有关鬼门关的事。
  内中难免也有人向丁涛和甘霖打招呼,都称他们为“太白双雄”,袁小鹤和岳小飞这才知道丁涛和甘霖原来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
  看看到了下午,终于到达了鬼门关的入口。
  原来这入口也正是一条谷道的入口,但见谷道两侧,峭壁高插云表,而且笔直如削,几乎是雀鸟难渡。
  但谷底却只有两三丈宽,形成了一幅天然奇观。
  相信任何人见了,也不得不赞叹造物之奇。
  袁小鹤不禁问道:“两位当家的,若不经过这谷口,是否就无法进入鬼门关?”
  丁涛道:“袁少侠应该看得到,这谷壁高有几十丈,不经谷口,有谁能进得去呢?”
  袁小鹤道:“是否还有另外的路?”
  丁涛摇头道;“这些年来,据说有不少人想找另外的路,可惜没有一个能找到。”
  这时他们已渐走近谷口,只见谷壁上忽然出现了“观光隧道”四个大字。
  这四个字是用红漆写的,每字都有磨盘大小,看来十分醒目。
  袁小鹤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叫观光隧道?”
  他当然是问丁涛和甘霖的。
  这两人都是粗人,可能连这四个字都不一定全认识,自然难以解释,问了也是白问。
  就在这时,谷口忽然出现了一名老人和一名少女。
  那老人身穿黑袍,一张像风干橘子皮般的马脸,颔下留着一撮山羊胡子,两眼虽小得像豆,却铄铄发光。
  那少女红衣红裙,脸蛋十分甜美。而且笑面迎人。
  这两人站在一起.照样也构成了一幅颇为醒目的画面,因为这画面看来十分不调和。
  四人正要继续前进,那马脸老人和红衣少女已横身拦住去路。
  丁涛不由沉下声音道:“老头儿,凭什么挡我们的路?”
  黑衣老人呵呵一笑道:“老夫想问问,四位要到哪里去?”
  丁涛道:“当然是要到鬼门关去。”
  黑衣老人又呵呵笑道:“果然是有缘人,不然不会找到这里,鬼门关就在里面,过了鬼门关就是天谷。”
  他说着,随即伸出一只手来。
  丁涛茫然问道:“这算做什么?”
  黑衣老人道;“要进鬼门关,第一站是老夫负责看守的‘观光隧道’,所以必须向各位收钱。”
  丁涛哦了声道:“路是人人可走的,难道你这老家伙还想要买路钱?”
  黑衣老人神秘一笑道:“四位的钱不会白花,‘观光隧道’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谁看了也会大开眼界,所以老夫要的应该是入门票,并非买路钱。”
  丁涛顿了顿道:“要多少?”
  黑衣老人道:“每人五两银子,四位一共二十两。”
  丁涛两眼瞪得像铃铛:“哪有这么贵的,乡下人一个月都不见得能赚五两银子,老头儿,莫非你是吃人的?”
  黑衣老人摸着山羊胡子道:“四位都不可能是乡下人,一分银子一分货,四位看过以后,定会认为一点也不贵。”
  这时那红衣少女也含笑开了口:“我们老掌柜说得对,你们四位爷们看过了一定还想再看!”
  丁涛道:“我要先问问你们,那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黑衣老人道:“再往前走不久,便要穿过一条山洞,那山洞当然就是隧道,至于观光两个字,就请我们丫头讲给你听吧!”
  丁涛立即望向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盈盈一笑道:“观光就是光溜溜的东西。”
  丁涛一皱眉眼头道:“光溜溜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红衣少女媚眼一抛道:“难道女人脱光了衣服你也不想看?”
  这一来立刻引起了丁涛的兴趣。
  甘霖也不例外。
  但岳小飞和袁小鹤却都在一旁胀红了脸。他们真不相信那红衣少女竟连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丁涛噘唇道:“原来观光就是这个,五两银子的确值得。”
  他说着便要探手入怀掏银子。
  岳小飞忙道:“丁人哥,这样的观光,不观也罢!”
  丁涛道:“没什么,公子也跟着开开眼界,今天算我请客。”
  那黑衣老人也在旁笑道:“这位小兄弟,的确是进‘观光隧道’最年轻的一位,不过你们既然要到鬼门关,不可能不经过‘观光隧道’,如果真不想看,不妨闭着眼睛走过去。”
  红衣少女咯咯笑道:“老掌柜的,你怎么这样说话,人家花了钱,当然必须看上一看。”
  这时丁涛已掏出一张银票,交给黑衣老人道:“看一看,这是银票二十两。”
  黑衣老人收了银票,却从怀中摸出四支火熠道:“这是你们四位的。”
  丁涛道:“要这个做什么?”
  黑衣老人道:“隧道里很暗,不用这个,你们还观的什么光。”
  丁涛立即收下,并每人分一支。
  黑衣老人道:“现在四位可以进去了!”
  丁涛道:“不成,我要这位姑娘带路!”
  黑衣老人道:“只要往里走,很快就到,哪用得着带路。”
  丁涛摇头道:“一定要她带路,在下多给银子都可以。”
  不等黑衣老人再说话,红衣少女已脆生生笑道:“这位大哥别凶,带路就带路,现在就跟我走吧!”
  于是四人跟在红衣少女身后开始前进。
  红衣少女柳腰款摆,莲步生姿,几乎每走—步,都撩人遐思。
  她边走边嗲着声音道:“这位大哥,你为什么非要我带路不可?”
  丁涛吃吃的道:“老子的钱不能白花,有你走在前面,看着也舒服些。”
  红衣少女扑哧笑道:“原来你是舍不得二十两银子,我有什么好看的,待会儿看见那些不穿衣服的,那才真正好看呢。”
  丁涛干咳了一声道:“我想看你脱光,你肯不肯?”
  红衣少女笑得几乎弯了腰,道:“今天没轮到我脱,你若下次再来,也许可以看得到。”
  说话间,前面果然已是一处山洞,红衣少女道:“到啦,你们自己进去吧!”
  这时丁涛已顾不得再和红衣少女调笑,拉着甘霖便向里走。
  刚进入隧道,仍能见物,渐渐的越深越暗,到后来已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又前进数丈,丁涛和甘霖才发觉已经不见了岳小飞和袁小鹤。
  不过他们明白,出了隧道以后,一定可以会合。
  丁涛像是自言白语道:“他娘的,莫不成被他们骗了!”
  甘霖道:“你还没燃亮火熠子,怎知道被他们骗了。”
  丁涛连忙亮起火熠。
  只见两旁洞壁上,开凿了不少洞门,不用说,好看的就在洞门里面了。
  两人立即进入一处洞门。
  洞门内是一处石室,两人的眼神,不由齐齐为之一亮。
  果然到了观光所在,一个全裸的妙龄少女,就在靠近石室的后壁站着。
  那女郎笑脸迎人,全身肌肤光洁晶莹,有如粉雕玉凿一般,身材不胖个瘦,尤其双峰高耸,玉腿修长,站在那里,名符其实的可以拿“亭亭乇立”四字形容。
  她一腿在前,一腿在后,那紧要之处,似隐似现,姿态撩人至极。
  在这刹那,丁涛和甘霖,都情不自禁有些呼吸急促,血脉扩张,两眼也都在发直。
  那女郎在丁涛和甘霖进来之后,姿势虽然未动,一对眸子却勾魂摄魄般不停的秋波暗送。
  这在丁涛和甘霖来说,银子果然没有白花,仅仅这一洞,就值回票价。
  丁涛裂嘴笑道;“这妞儿真不赖,老甘,咱们可要仔细瞧瞧!”
  两人本来准备再走到那裸女的身后瞧瞧,却因她后背已靠近洞壁,无法看到她的前面。
  甘霖干咳了声道:“好是好,可惜她不肯开口讲话。”
  丁涛随即问道:“妞儿,你为什么不讲话?”
  那裸女真的不肯开口,却越发望着丁涛和甘霖嵋笑。
  丁涛实在按捺不住,伸手便向那裸女的双乳上摸去。
  那知他的手尚未触及对方肌肤,耳际便响起一个粗壮的声音道:“朋友,只准看,不准摸,你们只是观光,不是摸光!”
  丁涛收回手来,回头望去,却看不见发话的人藏在哪里。
  甘霖追出石室之外,也未发现人影。
  这两人都是久走江湖的,不难想见这石室内必定设有机关。
  丁涛本来还想再看,但甘霖却催促着道:“其他的石室内一定还有,若把火熠点熄了,咱们岂不是反而吃亏。”
  一语提醒丁涛,只好退出这一石室,持着火熠又进入另一石室。
  另一石室果然又是一名裸女。
  这裸女比先前的更美,不过姿势却变了,是坐在地上。
  她一腿搭在另一腿上,刚好把紧要之处掩住。
  丁涛咽下一口唾液道:“妞儿,可不可以把上面那条腿放开?”
  这次那裸女讲话了:“规定就是这样,谁敢不遵。”
  丁涛笑道:“老子是花钱的大爷,你要听老子的规定。”
  那裸女道:“你想看,别外的地方还很多,我这里就是这样!”
  丁涛和甘霖随即又赶到另一石室。
  这时丁涛的火熠已经燃完,举着火熠的是甘霖。
  这一石室的裸女姿势又改变了,竟是侧卧在一块大石板上。
  丁涛和甘霖想看的还是看不到。
  他们两人担心火熠燃完,不敢多耽误,很快的再进入下一间石室。
  当真是一处又胜一处,这间石室内竟是摆了一张床,有两名裸女正紧紧拥抱着叠在床上,很显然的,她们是正在扮演着一对进行那种事情的男女,只是她们仅仅摆了姿势,却并无动作。
  两人两眼发直的看了半晌,丁涛终于忍不住道:“你们两个这算什么,干脆让我们两个也上床,那才够趣!”
  两名裸女还是动也不动。
  就在这紧要关头,偏偏火熠已经熄了。
  丁涛和甘霖真恨不得再回到谷口买几支火熠。
  好在离开石室之后,他们还是忍了。
  继续前进,黑暗中仍能看出两旁洞壁仍有不少洞口,想像中里面的情景一定更为精彩,们火熠已经用完,再精彩也是白搭。
  大约又走出十几丈,才出了隧道,眼前也随之亮了起来。
  山了隧道之后,前面仍是谷道,两旁的岩壁,照样也高可插天。
  很快的,他们就发现岳小飞和袁小鹤在岩壁下休息。
  其实岳小飞和袁小鹤并非休息,而是在等候丁涛和甘霖。
  丁涛和甘霖加快脚步,跟了过去。
  来到跟前,丁涛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两位观过光没有?”
  袁小鹤道:“我们不想看,所以才在这里等你们两位。”
  丁涛猛一跺脚道:“你们也真是,这种机会错过,以后哪里去找,二位的火熠呢?”
  袁小鹤和岳小飞各自把火熠拿了出来。
  丁涛一把抢了过来道:“你们两位请在这里再等一下!”
  接着拉了甘霖一把道:“走,咱们再回去看!”
  甘霖当然是求之不得。
  两人很快便又回到“观光隧道”。
  岂料当燃亮火熠后,两人竟全怔在当场。
  说也奇怪,那洞壁两旁的石室,竟完全不见了,连半点痕迹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起初不死心,迅即且走向洞壁用力摸去。
  但也摸不出有什么异样。
  世上偏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
  他们只好再返回岳小飞和袁小鹤停身之处。
  “二位当家的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袁小鹤也觉得奇怪。
  丁涛愣愣的摇头道:“怪事年年有,往年不及今年多,别提了,走吧!”
  袁小鹤也不便再问。
  四人继续前行。
  大约又走了一里多路,又进入一处隧道。
  这条隧道似乎不长,而且和“观光隧道”大不一样,因为洞顶悬着不少纱灯,里面已不再幽暗。
  刚进入隧道不远,右边洞壁便有一间石室,石室门外站着一名白衣老者。
  这白衣老者和先前谷口那名黑衣老者形像完全不同,慈眉善目,一副和霭可亲模样。
  白衣老者望着四人拱了拱手,招呼着道:“四位请到里面来!”
  丁涛道:“我们正要赶路,老先生为什么又要我们到里面去,
  你不看天都快黑了!”
  白衣老者笑容可掬的道:“诸位在前面过了‘观光隧道’一关,现在这里又是一道关口,不过这一关,就不可能再往里走。”
  丁涛翻着眼珠问道:“这一关要多少钱?”
  白衣老者笑道:“这一关不必花钱。”
  丁涛一愣道:“不要银子还有什么看头!”
  白衣老者,笑得连眼睛都眯上了:“这一关不观光,当然没什么看头。”
  “没看头要我们进去做什么?”
  “当然是要四位过关。”
  “那么这一关是什么关?”
  “文关。”
  这一来丁涛越发愣了:“文关是什么东西?”
  白衣老者道:“不是什么东西,应该是什么意思?”
  丁涛道:“好吧,文关是什么意思?”
  白衣老者道:“文关是讲究文的,就是要考考各位的文才。”
  丁涛张口结舌道:“老先生真会开玩笑,我和这位老甘连书都没念过,哪里来的文才?”
  白衣老者板起面孔道:“若过不了文关,各位就只有回头走了!”
  丁涛的睑发了绿,望着甘霖道:“你看怎么办?”
  甘霖倒是不太在乎:“管他呢,试试看再说。”
  丁涛道:“连书都没念过,还试的什么试,若能试,我早就去考状元了。”
  甘霖道:“没念书也不见得就是没学问,有句话说:‘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咱们两个走的路何止万里,何况咱们也曾和有学问的人在一起过,实在不一定会被他们考倒。”
  丁涛终于被说动了,点点头道:“好吧,就试试看!”
  转头再向白衣老者道:“老先生请别故意为难,待会儿出题千万要出简单些!”
  白衣老者道:“你放心,待会儿我会交待主考官,尽量帮你们的忙。”
  丁涛哦了声道:“原来主考官不是你?”
  白衣老者道:“主考官就在里面,大家请进来吧!”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四回 各显其长
上一篇:
第二回 逆徒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