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各显其长
2021-03-08 15:04: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老头取起桌上的书,翻阅了几页道:“听着,关帝庙里有副对联?上联是‘师卧龙,友子龙,龙师龙友’,对下联!”
  袁小鹤略一思忖,道:“兄玄德,弟翼德,德兄德弟。”
  杨老人砸着嘴啧啧有声的道:“果然高才,竟和原有的下联完全一样,再对一联:文武庙里行副对联,上联是‘孔夫子,关夫子,两位夫子’。对下联。”
  袁小鹤略略一想,道:“着春秋,读春秋,一部春秋。”
  杨老头大为惊叹道:“了不得,简直可以当状元。再来一联,上联是‘两条玉臂千人枕’,对下联!”
  袁小鹤皱起眉头道:“请问大主考,这是形容什么的?”
  杨老头脸上一热,道:“实不相瞒,这是游戏之作,形容妓女的?”
  袁小鹤不假思索道:“学生想对‘一点朱唇万客尝’,还请你老人家指教!”
  杨老头拍了一下大腿道:“太好了,就是要让老朽对,也不可能对得这么好!再来一个,上联是‘此木为柴山山出’,对下联!”
  袁小鹤道:“因火成烟夕夕多。”
  杨老头道:“冻雨洒窗,东二点,西三点。”
  袁小鹤道:“切瓜分片,上七刀,下八刀。”
  此刻杨老头简直已把袁小鹤惊为千古奇才,舌头连咂道:“现在以迷射字,谜面是‘风来禾下鸟飞去,马到庐边草不生’,射两字,请!”
  袁小鹤略一思索道:“秃驴。”
  杨老头又是一惊,再道:“这次换成谐音格射谜,有四句诗,每句射一种水果,四句诗是‘刘秀打马出城西,西楚霸王别虞姬,孔明二更把兵点,盂德拉住云长衣’,请说出迷底!”
  袁小鹤思考了半晌,道:“晚辈猜出来了,只是并不一定对。”
  “你说说看!”
  “第一句含义是‘逃’,谐音该是‘桃’;第二句含义是‘离’,谐音该是‘梨’;第二句含义是‘早’,谐音该是‘枣’;第四句含义是‘使留’,谐音该是‘石榴’。”
  杨老头挑起大拇指道:“高才高才,完全射对了!”
  这时石室内的人,丁涛是似懂非懂,一直在张口结舌。
  甘霖只能算懂了一半,虽未张口结舌,内心却早已对袁小鹤佩服得五体投地。
  岳小飞则在一旁不动声色。
  白衣老者也内心直说这小伙子真不简单。
  只听杨老头道:“现在改成射人名:‘司马炎篡位’射三国人名一,请射迷底!”
  袁小鹤早就看过三国演义,想都没想道;“曹休。”
  杨老头道:“油炸豆腐,射两位人名,其中一人是谐音,请射!”
  袁小鹤道;“一位是黄盖,一位是李(里)白。”
  杨老头拍着手道:“了不得!不得了!天下第一奇才,今天竟被老朽有幸遇上了,和老朽比起来,简直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他似是意犹未尽,又望着白衣老者道:“这样的高才,如今来到我们这里,说不定把当今的皇帝气死,依老朽看,即便天下有
  人的学问能赶上他,仍然无法和他相比。”
  杨老头带些不解道;“这是为什么?”
  白衣老者道:“因为这位老弟是文武双全,自古以来,哪有状元是文武双全的。”
  杨老头默了一默道:“你说错了,有一个状元,也是文武双全的。”
  “谁?”
  “黄巢。”
  “可是黄巢的人品,可就比不上这位老弟了。”
  “这样说咱们就该把今天发现奇才的经过转奏教主,说不定咱们两人都能独记一次大功!”
  “暂时别急,他们还有很多关口要过,如果能完全通过,再斟酌情形处理也不迟。”
  杨老头和白衣老者一对一答,似乎已忘记还有一人不曾应试。
  岳小飞等得有点不耐烦,自动走出几步道:“大主考,还有一人没考呢!”
  杨老头这才对岳小飞留上了意。
  只见他丰姿如玉,骨奇神清,论仪表气质似乎胜过袁小鹤。
  但他却不认为岳小飞的学问能比袁小鹤大,因为他总是年纪太小,即使读过不少书,根基也不会太深。
  杨老头因为心里高兴,有意放岳小飞一马,即便不考也让他过关,随即笑呵呵的问道:“小兄弟,你读过书没有?”
  岳小飞只好点了点头。
  杨老头摆摆手道:“读过书就算了,用不着再考。”
  他本来以为岳小飞会既惊喜又感激,岂知岳小飞却正起神色道;“大主考是否见晚辈年纪小,瞧不起,所以才不屑一试?”
  杨老头大感一愣道;“老朽没有这意思,连这位没读书的人都能通过,你已读过书,预料必可通过,那就用不着再麻烦了。”
  岳小飞冷冷一笑道;“大主考这番好意,晚辈十分感激,但免试过关,晚辈总觉得不足一件光荣的事情。”
  这时袁小鹤也帮腔道:“大主考,若论这位小兄弟的学问,可比晚辈强多了,你老错过甄试高才的好机会,实在是件憾事。”
  袁小鹤这儿句话,确是出自肺腑之言,因他知道岳小飞不论文、武,都超过自己很多,而方才自己已尽风头,若不让杨老头见识见识岳小飞的才华,对岳小飞来说,实在是一种委屈。
  袁小鹤有这种想法,可见他对胜过自己的岳小飞,毫无嫉妒之心。当然,这也是岳小飞对他肝胆相照所换来的。
  杨老头一听袁小鹤这样说,不由捻着山羊胡子道:“老朽相信他的学问可能也不错,但若说能胜过你,那就未免太夸张了。”
  袁小鹤道:“你老人家是否因为他年纪小,所以才有这种想法?”
  杨老头领首道:“不错。学问是随着年龄累积的,就像你们学武功一样,年纪越大,功力火候越深,这位小老弟就是天资再高,总是岁数太小。”
  袁小鹤摇头道;“大主考的看法固然有理,但却不能一概而论,当年甘罗十二岁便被封做上卿,孔夫子以七岁的项橐为师,这又做何解释呢?何况这位小兄弟已经十三四岁了。”
  杨老头笑道;“你说的照样也不能一概而论,甘罗和项橐是咱们中国几千年来不世出的奇才,虽所谓神童不过如也,这位小兄弟纵然聪明绝顶,也决不可能和他们两人相比。”
  袁小鹤道:“在主考没考试过他,又怎知他不能和前面所说的两人相比?”
  杨老头不愿再辩,只好连声道:“好了好了!老朽考考他就是。”
  他虽然这样说,却不想把题目出得太难,以免岳小飞回答不
  上而让袁小鹤没面子,因为他现在已把袁小鹤视为最得意的门生。
  他随即望向岳小飞道:“老朽想先测验你的智力,下雨天,既不打伞,又不戴帽,结果头上和身上全湿了,就是没湿头发,有
  这种可能没有?”
  其实这题目还真不简单,若考丁涛和甘霖,准是答不上来。
  连袁小鹤也难免为岳小飞着急。
  岳小飞想都没想道:“当然有这种可能,和尚和尼姑就做得到。”
  杨老头照样也是一惊,不住点头道:“的确反应够快。现在再出个迷面荤些的:上下都有毛,上床之后毛对毛,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题目若让丁涛答,那就非荤不可了。
  只听岳小飞道:“大主考问的可是眼睛?”
  杨老头又吃一惊道:“了不得,仍然不曾难倒你。再出个迷,
  迷面是重男轻女,打一地名。”
  岳小飞道:“贵阳。”
  杨老头道:“一个字,下雪的雪,打两个地名!”
  岳小飞道:“天水,横山。”
  此刻杨老头已知岳小飞的确高才,反而不再吃惊,接道:“牛头虎尾,打一个字!”
  岳小飞道:“先。”
  杨老头擦了下额角的汗水,顿了顿道:“小兄弟,你对四书一定很熟吧?”
  岳小飞道:“谈不上熟,只是读过而已。”
  杨老头道:“用四句诗射论语四句,听着:当今皇上去偷牛,文武百官爬墙头,公公搂着媳妇睡,儿子打破爹的头。”
  岳小飞道:“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
  杨老头道:“从现在起,老朽准备摘四书章句,老朽读上句,
  你接下句,不准思考,必须马上答。”
  岳小飞道:“大主考请念!”
  杨老头道:“学而不思则罔,”
  岳小飞道:“思而不学则殆。”
  杨老头道:“质胜文则野,”
  岳小飞道:“文胜质则史。”
  杨老头道:“君子泰而不骄,”
  岳小飞道:“小人骄而不泰。”
  杨老头道:“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
  岳小飞道:“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
  杨老头道:“仁者以财发身。”
  岳小飞道:“不仁者以身发财。”
  杨老头道:“悠远则博厚。”
  岳小飞道:“博厚则高明。”
  杨老头道:“见其生,不忍见其死。”
  岳小飞道:“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杨老头道:“徒善不足以为政。”
  岳小飞道:“徒法不能以自行。”
  杨老头道:“养其小者为小人。”
  岳小飞道:“养其大者为大人。”
  杨老头道:“天下有道,以道殉身。”
  岳小飞道:“天下无道,以身殉道。”
  杨老头见始终无法将对方考倒,心里也难免不是味道。
  这倒并非他妒才,而是觉得先前他不曾把对方看得太高,若一直连个小孩都难不倒,自已的面子上总是有些不好看,同时他
  又不愿岳小飞小小年纪,恃才而骄,因之便决定来个歪的制服对方。
  想到这里,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果然是位神童.令人佩服,
  老朽最后再出另外一题,孔门弟子七十二贤你是知道的,你是否知道七十二贤当中,有几个是娶过媳妇的?有几个是打光棍的?”
  这一题果然把岳小飞难倒,他呆子一呆道:“晚辈才疏学浅,不曾在书上看到有这种记载。”
  杨老头个动声色道:“这事情清清楚楚记载在论语上,你不曾看到,可见你还是没把论浯读通。”
  岳小飞心头一震,暗道:“莫非他读的论浯和我读的不一样?……”
  杨老头见岳小飞愣在那里,笑道;“就在论语‘先进第十一’
  那一篇上。”
  岳小飞道:“大主考所说的是鲁论?齐论?还是古论?”
  杨老头道:“当然是二十篇的鲁论。”
  岳小飞暂钉截铁般的道:“若是鲁论,晚辈可以倒背如流,绝没有这种记载!”
  “你敢打赌?”
  “当然敢!”
  “赌什么?”
  “随大主考的意,即便摘下晚辈项上人头,晚辈也决不皱一下眉头!”
  “没那么严重,只要你拜在老朽门下做老朽一名门生就够了。”
  “大主考请说出这种记载在‘先进第十一’的那句话里?”
  杨老头摇头晃脑的道:“‘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
  岳小飞道:“当然读过。”
  杨老头嘿嘿笑道:“这就是记载,所谓冠者,就是娶过媳妇的,冠者五六人,五六三十,就是说娶过媳妇的有三十人;所谓童子,就是没娶过媳妇的,童子六七人,六七四十二,就是没娶媳妇的有四十二人。三十人和加四十二人,正好是七十二人。小兄弟,还有什么话讲?”
  岳小飞明知这是一番歪理,却又不便就冠者和童子的意义和杨老头争执,只是淡然一笑道:“大主考,晚辈承认你说的并非没道理——”
  站在旁边的袁小鹤心里一急道:“小飞,大主考说的明明是强词夺理,连我都可以驳倒他,你怎么承认他说对了?”
  岳小飞道:“大主考说的的确对。”
  袁小鹤有些死气憋裂的道:“你若承认他对,就得拜他为师,咱们怎可乱拜师父?”
  杨老头似乎有些等不得,大声招呼着道:“既然承认老朽的话有理,还不拜师等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五回 特殊优待
上一篇:
第三回 观光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