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特殊优待
2021-03-08 15:06:2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正在争吵间,不想白衣老者又走了进来。
  甘霖和丁涛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若刚才吵的那些话被对方听到,实在不好意思。
  只听白衣老者向洞外叫道:“端进来!”
  外面人还未到,扑鼻的菜香和酒香已传了进来。
  接着,四人都感眼睛一亮。
  他们本以为端菜捧洒的必是几个粗手粗脚的汉子,谁知竟是叫名娉婷妩媚、绰约多姿的美艳少女。
  这四名少女穿着一式的绿衣绿裙,含羞带笑,娇态撩人。
  她们在这深山幽谷的石室出现,简直就像仙女下凡一般。
  她们前三名各端着一个红漆食盒,最后一名则捧着一罐酒。
  在这刹那,丁涛和甘霖虽然两眼看得目不转睛,但还不算太过失态。
  白衣老者又吩咐道:“摆席!”
  一名少女把酒罐放在靠壁处的茶几上,并拆开泥封。
  另三名少女则打开食盒盖.动作迅快的一盘一盘端上檀木圆桌。
  顿时,酒香、菜香,满室生香。
  不大一会,便摆了满满一桌,有如满汉全席,另有一大盘热腾腾的包子和一盘馒头。
  这桌酒席,相信谁看了也要涎水直流。
  果然,丁涛和甘霖早已忍不住唾液直往肚子咽。
  四名绿衣绝色少女在把筵席摆好之后,便自行离去。
  白衣老者招呼着道:“招待不周之处,千万别见怪,各位快请入席,老朽告个便,不陪了。”
  丁涛忙道:“老先生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吃?”
  白衣老者道:“老朽还有点事待办,实在不能奉陪。”
  说完话,又拱了拱手,迳自离去。
  当四人入席之后,又是一惊。
  只见十几盘菜肴,全是用珍禽异兽烹调,他们从前不但没吃过,连看都不曾看过。
  这一餐,当真是大快人意。
  若依着丁涛的心意,定要把一罐酒喝光,只因袁小鹤提醒他明天还要过关,丁涛只好适可而止。
  酒筵后,估计时间已到二更,丁涛摸了摸嘴道:“这顿酒饭,算是一百两银子也不冤枉!”
  当岳小飞、袁小鹤、甘霖三人都上了床,丁涛还坐在那里。
  原来他是在等那四名绝色少女来收拾碗盘,除了再多看几眼.
  更想找机会和她们聊聊。
  谁知进来收拾碗盘的却是两名虎背熊腰的粗壮大汉。
  丁涛傻了半晌,忍不住问道:“先前进来送饭菜的好像不是你们两位?”
  其中一名大汉连看都没看丁涛一眼,边收拾碗盘边道:“这位大侠好眼力,您看我们那一点像她们?”
  丁涛本以为拐弯抹角讲话很有技巧,想不到却碰了一鼻子灰,不觉干笑了两声道:“那么她们呢?”
  那大汉仍未抬头道:“她们都不习惯熬夜,睡觉去了。”
  两名大汉收拾好,也迳自走了。
  丁涛自讨没趣,也上了床。
  这一夜,纵然睡在舒适无比的床上,四人却都不曾睡好。
  丁涛和甘霖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观光隧道”里的旖旎风光。
  岳小飞和袁小鹤脑海里则充满了另外的惊奇。
  首先,他们惊异于这条山谷里各个隧道、石室工程的浩大。尤其,他们现在所住的这间石室,为何要布置得如此豪华?那些美艳少女又是从哪里来的?她们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另外,走进这条山谷,居然还要经过文场考试,他们考试的日的何在?
  这一连串的疑问.实在无法解释。
  大约直到三更过后,四个人才各自朦胧睡去。
  第二天天亮后,四人刚起床不久,那四名绝色少女又进来了。
  这次是来送涮洗用具和用水。
  不过她们没给丁涛借机搭讪的机会,东西放下后便匆匆离去。
  刚涮洗完毕,白衣老者便进来了,他身后又带着那四名少女。
  原来这次是送早餐来的。
  当那四名少女摆好早餐离去后,白衣老者却并未走开。
  四人心里都有数,白衣老者一定等着收钱的。
  丁涛心里暗骂道:“这老小子担的什么心,难道我们还会吃了就偷偷溜掉!”
  白衣老者招呼着道:“四位最好快快用早餐,前面的一关已经开了。”
  丁涛道:“老先生何不跟我们一起用?”
  白衣老者道:“老朽已经用过了。”
  餐后,丁涛倒是大方得很,掏出一张银票道:“老先生,这是一百两银票。多谢你老人家的招待!”
  谁知白衣老者双手一推道:“实不相瞒,四位的银子老朽不敢收!”
  丁涛牛眼连眨几眨道:“老先生招待客人不收钱,岂不赔了老本?”
  白衣老者笑道:“老朽不是开店的,你老弟这样说话,那就见外了。”
  但丁涛不肯白吃,手里那张银票,直往白衣老者身上塞。
  白衣老者似乎被逼不过,才整了整脸道:“实在对你老弟说,
  老朽是奉命招待你们的!”
  袁小鹤连忙抢先问道:“老先生是奉谁之命?”
  白衣老者歉然—笑道;“四位都请原谅,并非老朽不肯明言。而是奉命暂时不能透露。”
  袁小鹤哦了声道:“这样说那位交待老先生招待晚辈们的人,身份地位一定很高了?”
  白衣老者道:“虽然不是最高的,至少这条谷道里的各关各卡,都不敢不听她的,就以这间石室来说,平时连老朽都不能进来,若没有他的交待,老朽怎敢随便打开招待各位。”
  袁小鹤紧皱着双眉道:“如此说来,这位高人一定是认识我们了,可是晚辈自小也是住在深山,从不曾和任何外人交往,这位高人又怎会队识我们呢?”
  丁涛道;“她可能是认识我和老甘两人,既然她暂时不肯透露身份,那就请老先生代我们向她致谢!”
  白衣老者颔首道,“老朽一定照办!”
  丁涛顿时有些洋洋自得模样,因为居然有人对他和甘霖如此隆重招待,连岳小飞和袁小鹤也跟着沾了光,这么有面子,教他怎能不乐。
  四个随即辞别了白衣老者,向下一关前进。
  出了山洞,甘霖瞪了丁涛一眼道:“别尽往脸上贴金,你怎知道那位高人认识我们?”
  丁涛也两眼一瞪道:“那位高人既然不可能认识岳公子和袁少侠,当然就是认识我们了,我有很多理由,可以证明我的想法错不了。”
  “你有什么理由?”
  “第一,咱们两个就住在太白山,太山山离这里不过两三百里路,这位高人当然容易认识我们。”
  “第二呢?”
  “第二,就是咱们两个号称‘太白双雄’,在当今武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由于目标太大,你不认识别人,别人却认识你,
  你干嘛自己瞧不起自己?”
  甘霖哼了一声道:“别屎蟑螂戴花臭美啦!”
  丁涛似是也不愿老在这件事上打转,干咳了声道:“糟糕,咱们刚才忘记问问那位老先生前面是什么关?”
  甘霖道:“问什么问,到时候自然就知道。”
  袁小鹤接下去道:“文关已过,不消说下一关该是武关。”
  丁涛道:“那是说咱们要各凭武功过关了?”
  袁个鹤道:“那是当然。”
  丁涛一拍胸脯,咧嘴笑道:“昨天过文关时,你们两位的学问,
  实在没有话讲,我和老甘在一旁都听傻了眼,你们和杨老头讲的,
  咱是十句听不懂两句,今天过武关,总算轮到我和老甘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原来丁涛虽早已知道袁小鹤和岳小飞是跟随圣手书生庐云习艺的,身手一定不错,但却又认为他们两人年纪太轻,尤其岳小飞才只有十三四岁,功力火候一定还浅得很,决不可能与他和甘霖在武林中行走多年已闯出字号的“太白双雄”相比,由于他有这种想法,所以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只听袁小鹤道:“待会儿到了武关,在下还真担心过不了,如果过不了武关,学问再好也没用,看来还是丁当家的武功实用。”
  丁涛道:“说的也是,俗话说:‘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到那时文的确实赶不上武的了!”
  袁小鹤道;“那怎么办?”
  丁涛又拍拍胸脯道:“袁少侠放心.一切有我和老甘,我们会保你们两位过关,两位只要跟着我们走,保管没错。”
  袁小鹤道:“我们现在不正是跟着丁当家的走么。”
  丁涛道:“那就没错。”
  说话间前面的景象忽然一变。
  他们脚下的谷道,本来只有两丈左右宽,但前面却忽然变得开朗,出现了一处十几丈方圆的大广场。
  不过广场的另一端,却又变成了极窄的山谷,像一处瓶颈。
  袁小鹤和岳小飞心里都有数,这广场必定是比武场地,只要有武功高强的人守在那瓶颈地带,的确无法通过。
  果然,就在快进入广场的谷壁上,赫然出现了“武关”两个大字。
  丁涛总算认识这两个字,噘嘴笑一笑道:“现在该看咱和老甘的了!”
  就在这时,广场对面出现了一个灰衣驼背老人。
  那老人似乎本来身材不高,再加上驼背,越发矮得够不上普通人肩膀,若和丁涛、甘霖这种人高马大的人物站在一起,那就更不起眼了。
  丁涛情不自禁嘿嘿笑道:“出来的竟是这么块料,老子一脚能把他踢上西天!”
  忽听那驼背老人喊道:“你们四个都给老夫站住!”
  在这刹那,不但丁涛和甘霖吃了一惊,连岳小飞和袁小鹤也全感心头震荡。
  原来是驼背老人的这声喊叫,竟如焦雷骤发,震得人耳鼓都嗡嗡作响。
  此刻双方相距至少七八十丈远.若站在面前,声音之大,只怕更是惊人。
  丁涛愣了一愣道;“若吊个坎儿,驼子放屁——弯弯曲曲,说话由丹田发声,应当更弯曲才对,他竟这么大的声音,莫非这老小子是青蛙变的不成?”
  他本来还要继续往前走,却被甘霖一把拉住道:“没听人家说要咱们站住么?”
  甘霖道:“你这狗熊睥气改改好不好,不管如何,看看劝静再说。”
  但他却不甘示弱,也亮起嗓门喊叫道:“路是人人走的?你凭什么让我们站住?”
  他用尽丹田之气喊出这两句话,自以为声音也够大了,岂知和对方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只听驼背老人震耳欲聋的声音又传过来道:“叫你站住就站住,那有那么多的理由讲!”
  他的声音虽大,但听来发话时却并不吃力。
  丁涛自知嗓门无法和对方相比,索性不再答话。
  倒是袁小鹤这时叫道:“老前辈,双方隔得这么远,你方便跟我们讲话,我们却不方便跟你讲话,是否可以准许我们靠近些?”
  驼背老人道:“那就再靠近些!”
  袁小鹤、岳小飞、丁涛、甘霖随即继续前进。
  他们直走到距驼背老人不足两丈远,才停下步来。
  隔得近了,才觉出先前还把驼背老人的身高高估了。实际上他的身高只能及岳小飞耳朵,活脱脱的就是水浒传里的武大郎。
  说他像武大郎,还是把他高抬了,因为武大郎只是比常人矮些,并未驼背。这老人岂但驼背,连两腿都是弯的,脸上也活似
  癞蛤蟆皮,两道苍白的八字眉,配上下垂的三角眼,简直就像吊死鬼。再加上鼻子和嘴巴都有点歪,两只耳朵却又大得足可扇风。
  这副尊容,可谓集天下之丑于一身。
  丁涛和甘霖在仔细端详了对方一眼后,都不禁内心暗笑。
  丁涛道:“老家伙,你说话那么大声做什么,我们又不是聋子。”
  驼背老人微微一笑道:“怕么?那么老夫就小声些。”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脸肉拉动得鼻子眼睛嘴巴一齐扭曲,连耳朵也跟着扇风,使得丁涛和甘霖都不禁也笑出声来。
  驼背老人似是弄不清楚这两人为何发笑,愣丁愣道:“有什么好笑的?莫非抢到笑帽子了?”
  丁涛为了要逗他—逗,决定收起毛躁性子,嘿嘿笑了两声道:“你老人家远看一表人才,近看更是人才一表,在下看得高兴了,当然要笑。”
  驼背老人摸了摸下巴道:“你能发现老夫的长处,总算不错。”
  丁涛道:“你老人家可不可以再笑一次,让我们四人好好开次眼界?”
  驼背老人道:“当然可以,不过要先办完正事再说。”
  “什么正事?”
  “老大想问问你什么叫正事?”
  驼背老人说这话时,蓦地两眼射出冷电般的光芒,像利刃般刺进了丁涛的心肺。
  饶是丁涛先前没把对方放在心上,此刻也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袁小鹤担心把事情闹翻,立即接过口去道:“前辈,是您老人家要我们站住,有什么事情,应该你先交代我们才是。”
  驼背老人微微颔首道:“这还像句人话。”
  袁小鹤抱拳一礼道:“前辈有话现在就请交代!”
  “老夫要先问问,昨天傍晚有四名通过文关考试的可是你们?”
  “正是晚辈等四人。”
  驼背老人脸肉一扭,五官皆动,笑道:“老夫听说你们是这些年来通过文关测试成绩最好的一批,十分难得,不知你们当中那一个成绩最好?”
  袁小鹤毫不迟疑的指指岳小飞道:“这位小兄弟成绩最好!”
  驼背老人双目中又射出电一般的冷芒,凝注在岳小飞脸上半晌,才道;“依老夫看,最好的也该是他,正所谓有才不在年高。”
  接着目光又瞥在丁涛脸上:“这小子年纪虽大,却是个地道的草包,老夫真怀疑他是怎样过的关!”
  丁涛本来已忍下性子,这一来再也按捺不住,吼道:“老家伙,少胡说八道,在下昨天对答如流.连那位大主考都没有话讲,你算是那一道山的?”
  驼背老人不动声色道:“老夫是武关道上的。小子,你就用这种态度对老夫讲话?”
  丁涛暴声道:“老子对你这样讲话,已经够客气了?”
  岂知他的话最后一个字尚在舌尖上打转,突闻两声脆响,双颊已中了两记重掴,打得他眼前金星直冒。
  说实在的,丁涛真弄不清这两记耳光是谁掴的,因为当他定睛察看时,驼背老人依然站住—丈开外,和先前的形象半点未变,
  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事一般。
  丁涛大感一怔,捂着面颊喝道:“老小子,刚才可是你打在下的?”
  驼背老人摸了摸下巴道:“你问问他们,是否他们三个打的?”
  丁涛脸上青筋暴起,一方面也是怒极而生,若他能理智一点,应当知道对方的武功比自己高出太多,偏偏他已经怒极不顾一切,反畹解下厚背鬼头刀,大喝道:“老小子,老子一刀把你劈成两开!”
  驼背老人反而不再动怒,歪嘴一笑道:“小子,你只管过来,老夫脚下若动一动,就算输了。”
  此刻丁涛虽已觉出面前这小老头儿身手不凡,但却不相信他在迎战时能脚下不动,自己的厚背鬼头刀重有四五十斤,一刀下去,势如雷霆万钧,即便对方是神仙,也决不可能毫不移动。
  因之,他此刻虽不敢存有胜过对方之心,至少有信心可以把对方逼得脚下移动。
  但甘霖却总比他有头脑,急急拉住丁涛道:“使不得,别自讨苦吃了!”
  丁涛左臂一甩,拨开甘霖道:“有什么使不得,我只要逼他移动就成了,除非他是铁打罗汉,铜铸金刚……”
  他话刚说完,便一个虎跳,半空中手起刀落,闪电般猛向驼背老人头顶劈下。
  他本来身形有如一座铁塔,抡刀劈下,威势当真吓人。
  而驼背老人,身高不过四尺,相形之下,就像猛虎搏兔一般,
  其结果如何,连甘霖也似乎难以预料。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六回 过关斗将
上一篇:
第四回 各显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