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义救桃花
2021-03-08 17:08:5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把岳小飞引进大厅,再道:“岳公子请稍待,韩某这就去清馆主来!”
  岳小飞直等了足足顿饭工夫,才见韩德起陪着萧湘走了进来。
  萧湘面无表情。
  韩德起则一脸哭丧模样,不难想见他是受了萧湘的责骂,责骂他不该告诉岳小飞馆主在。
  岳小飞因为有求于萧湘,而且礼貌不可废,不等对方进入,就站了起来,抱拳一礼道:“在下见过萧馆主!”
  萧湘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在中间太师椅上坐下,脸上充满了冷漠和不屑神色。
  岳小飞几次想启齿,但看了对方那模样,话到唇边,又实在不得不咽回去。
  最后,他干脆相对方耗着,反正他有的是时间,看谁着急。
  这种尴尬局面把韩德起也弄得僵在那里个知所措。
  岂知萧湘已不耐烦,起身便要离去。
  岳小飞悠然站身而起,高声道;“萧馆主要到哪里去?”
  萧湘冷冷笑道:“萧某听说岳公子有事,所以才放下公务赶到大厅来,现在见岳公子没事,那就只有请恕不能相陪了!”
  岳小飞强忍着怒气道:“萧馆主怎知在下没事?”
  萧湘道:“岳公子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可像有事的?”
  这句话还真把岳小飞问住了,他只好拱了拱手道:“那么萧馆主请坐,在下现在就有话奉告。”
  萧湘重又坐了下来。
  岳小飞不能再等,以免又给对方借口,轻咳了一声道:“在下上次把女人引进分馆,萧馆主想必知道那个女的是谁吧?”
  萧湘弄不清对方用意,拂发冷冷一笑道;“上次你已经说过,
  萧某还没忘,难道岳公子自己反而记不起那女的是谁了?”
  岳小飞哼了声道:“在下当然记得,那女的是火关的人,名叫桃花。”
  萧湘故做一愣道:“既然岳公子记得这样清楚,为什么竟然问起萧某来?”
  岳小飞道:“在下这样做,不过是想加深萧馆主的印象而已。”
  萧湘脸色一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岳小飞道:“在下听说那位桃花姑娘已被火关统领囚禁起来,
  而且受到严刑拷打,在下今天来到总馆拜见萧馆主,就是要求萧馆主通知火关,把桃花姑娘释放出来。”
  萧湘嘿嘿一阵大笑道;“岳公子这话不知从何说起,招贤馆和火关并无从属关系,萧某哪有资格通知火关放人?”
  “那是萧馆主忒谦了,听说火关统领是萧馆主的胞妹,就凭这点关系,萧馆主也帮得上忙。”
  萧湘对岳小飞居然知道自己和火关统领是兄妹,难免有些讶异,但又不便当场盘问,略—沉吟道:“萧某身为招贤馆主,岂可公私不分,火关统领虽是舍妹,但她秉公处事,萧某怎能妄加干涉!”
  “这样说萧馆主是不肯帮这个忙了?”
  “萧某并非不肯帮忙,而是实在无能为力,萧某不解,桃花不过是火关一名女兵,怎值得岳公子如此关心。”
  “萧馆主话不能这么说,桃花被囚禁,是因在下而起,至于她是什么身份?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即使贵如皇帝,也是一个人,在在下眼中,皇帝与平民?实在没什么多大分别!”
  萧湘脸上不带任何表情,拱了拱手道:“岳公子请原谅,萧某不敢以私心废制,这件事实在帮不上忙!”
  岳小飞随即起身,也拱拱手道:“那是在下打扰了,告辞!”
  此时,他真有些走投无路的感觉。
  连带的,也对公孙玉大起反感。
  离开总馆,正走到半路,意外的却忽听有人叫道:“岳公子,你到哪里去,咱总算看到你了!”
  这声音是多么熟悉,多么亲切,岳小飞真是喜出望外,转头望去,丁涛正从左侧四五丈远飞奔而来。
  岳小飞停下脚步等丁涛来到跟前,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莫非已经分派了工作?”
  丁涛道:“什么分派工作,我是要到总馆找馆主理论去的。”
  岳小飞愕然道:“你要理论什么?”
  丁涛怒冲冲的道:“招贤馆主这个王八蛋,实在可恶,把人困在分馆里,闷都闷死了,想出去看看,又不准离开三十步,公子想想看,他把咱们还当人待吗?简直连囚犯都不如!”
  “你到总馆,就是为了这事?”
  “这事还不够久吗?我要问问那馆主正八蛋,他究竟存的什么心意?”
  “你那分馆的馆僮可同意你跑出来?”
  “他当然不肯,我已经把他捆了起来锁在房里。”
  “那么中午谁去拿饭?”
  “到了总馆,还愁没有饭吃,即使一顿不吃,也算不了什么。”
  岳小飞一把拉住丁涛道:“我劝你还是别去的好,否则惹出祸事,吃亏的是你自己!”
  他不能不为丁涛顾虑,因为丁涛不能和他自己比,到了总馆,
  说不定萧湘立刻就会把他打入死牢,即使动起手来,以丁涛的身手,必定很快便会被总馆里的人制服,那样一来,后果就越发不堪设想了。
  因之,他必须劝阻丁涛的鲁莽行动。
  只见丁涛翻了翻牛眼道:“那么公子是到哪里去的?”
  “我是从总馆刚回来。”
  “公子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
  岳小飞只好骗他道:“实不相瞒,我是蒙馆主召见的。”
  丁涛哦了声道:“莫非公子已经分派工作了?”
  岳小飞道:“大概快啦,所以我劝你暂时还是忍耐些,等我下次有机会见到馆主时,一定向他提一提你,请他尽早给你分派工作。”
  丁涛对岳小飞的话,倒是十分肯听,同时他更知道自己不论那一方面,都不能和岳小飞相比,岳小飞能先蒙馆主召见,也是
  理所当然。
  他只好点了点头道:“好,我听公子的,暂时就不去找馆主了,
  公子此刻又要到哪里占呢?”
  岳小飞道:“馆主召见完毕,当然还要回到分馆。”
  “公子住哪一号分馆?”
  “三十六号。”
  丁涛猛一跺脚,骂道:“他***,把人还要编号,简直把咱们当成窑姐儿了!”
  岳小飞道:“这也没什么,分馆有七十二号,房子的形式都是一样的,只有编出号码,找起来才较为方便。”
  丁涛默了—默道:“公子这几天看见袁少侠和甘霖没有?”
  岳小飞摇头道:“我除了这次馆主召见,也是不能远离分馆,又怎会看到他们呢?”
  丁涛又一跺脚,再度骂道:“招贤馆主这狗娘养的,实在不够人情,我和甘霖,一向是形影不离,现在却被他拆散得好几天不着面,这王八蛋怎么这样可恶!”
  接着又叹口气道:“这些天我连作梦也想着老甘,当然也想念公子和袁少侠,若再过几天见不到面,说不定会把人*疯!”
  岳小飞道:“我劝你必须多忍耐,为人在世,不受点煎熬是难以出头的。”
  “可是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呢?”
  “很快,你住哪里,过几天我去看你。”
  “我住十三号,现在就先到公子那里去坐会儿吧!”
  岳小飞虽希望丁涛去坐坐,但又担心因而再出纰漏,只好婉言劝他回去。
  两人分手后,岳小飞回到分馆,林金宝早已拿饭回来了。
  林金宝不敢问岳小飞在总馆做了些什么,不过却打心底佩服岳小飞神通广大,身无通告腰牌居然能来去自如,这是在从前根本没有的事。
  但他却不知道岳小飞此刻内心是多么焦躁。
  又熬过一夜,公孙玉仍未到来。
  直到次日早饭后,公孙玉总算来了。
  岳小飞不得不强忍着愤闷之气把他接到客厅,但神色间却不再表示亲切。
  坐下后,岳小飞道:“晚辈还以为公孙先生不再来了!”
  公孙玉没想到岳小飞会是如此态度,脸上一热道:“我知道岳公子心里着急,其实我又何尝不急。”
  岳小飞冷冷一笑道:“如果公孙先生不急,不知该什么时候来?”
  公孙玉不觉脸色一变,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道:“也难怪岳公子会说出这种话来,事情是这样的,在下受公子之托,当天就赶到总坛准备向大公主而报,岂知大公主有事到谷外去了,直到昨天下午才回来,事情就是这样耽误的。”
  岳小飞无法断定对方这番说词是真是假,只好抱拳一礼道:“晚辈抱歉,错怪了公孙先生,不过公孙先生不难想见晚辈这两天内心是多么着急,大公主有什么处置,还请快快赐告!”
  公孙玉道:“大公主最初本想交代萧馆主通知火关统领不得处分桃花,但我认为这样做不妥当,大公主顺从我的意思又改变了主意。”
  “公孙先生认为那样做有什么不妥当?”
  “萧馆主是个城府深沉的人,万一他因这事恼羞成怒,暗中交代火关统领把桃花姑娘先行处死怎么办了岳公子可曾想到这一步?”
  “他敢这样做么?那又如何向大公主交代?”
  “很简单,他可谎报桃花姑娘是畏罪自杀的。”
  岳小飞不觉心头一震,果然公孙玉设想周到,见地高出自己。
  此刻他真后悔昨日不该去求萧湘,万—桃花因而遭了毒手,岂不等于是自己枉送桃花一命?……
  他真的不敢再往下想,同时也不便把求过萧湘的事让公孙玉知道。
  公孙玉接下去说道;“大公主听从了我的建议,派我到火关当面告知萧统领不可再处分桃花。”
  岳小飞道:“这样固然很好,但桃花姑娘从今后在火关却必然过得越发痛苦了!”
  公孙玉颔首道:“这是必然的,火关统领萧瑶,据说和她哥哥萧馆主同样的阴沉险诈,她虽然不得不放出桃花来,但桃花今后的日子确实不会好过。”
  岳小飞沉思了半晌道:“大公主若真是为桃花着想,就该把她调到总坛或另外的地方去。”
  公孙玉道:“我也想到这一层,但当时却不方便讲出来,桃花只不过火关的一名女兵,我若这样建议,大公主很可能会怪我小题大作。”
  岳小飞这次不能怪公孙玉,站在公孙玉的立场,这样向大公主建议,的确有些小题大作。
  公孙玉似是想试探岳小飞的心意,沉吟了半响道:“岳公子还有什么高见?”
  岳小飞道:“既然大公主这样吩咐下来,已经算很照顾晚辈了,
  晚辈现在所希望的,是否能随公孙先生一起到火关去一趟?”
  公孙玉不置可否的问道:“有这种必要吗?”
  岳小飞道:“晚辈觉得唯有亲眼见桃花一面,才能心安。”
  公孙玉蹙起双眉,许久才道;“也好,正好大公主给了我两枚通行腰牌,说不定她也早有此意,只是当时不曾明言罢了。”
  “公孙先生在皇元教中身份已经不低,难道外出也要通行腰牌?”
  “在天谷中食若没有通行腰牌,可说寸步难行,我在招贤馆地区内行动,当然用不着腰牌,到总坛就必须通行总坛的腰牌,至于到五关去,在招贤馆除馆主副馆主外,其有余的人都必须另备通行五关的腰牌。我自然也不例外。”
  岳小飞望望天色道;“事不宜迟,现在就请公孙先生带晚辈同去如何?”
  公孙玉站起身,交给岳小飞一块腰牌道:“岳公子请交代这里的馆僮林金宝,他到总坛拿饭时,千万不可提起你我到火关的事。”
  岳小飞随即交代过林金宝。
  由这里到火关,大约十几里路,中间尚须经过宵关和水关。
  到达宵关,虽然经过不少市街,街上却冷清清,很少看到行人,当真名副其实的宵关?必须到晚上才能热闹起来。
  不过巧得很,偏偏只遇到两人,岳小飞竟对这两人全认识。
  这两人一位是老太太,一位是少妇,她们正是“慈母望儿”和“寡妇盼夫”两站测试过岳小飞的。
  老太太和少妇也是好记性,见了岳小飞,却露出会心微笑,弄得岳小飞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宵关的城门,白天是关着的,有腰牌的人,可从旁边一处狭窄的侧门通行。
  出了城,岳小飞搭讪着问道;“公孙先生可认识宵关的统领?”
  公孙玉道:“当然见过,只是并不太熟,也是一位女的,叫凤嫣红。”
  “听说五关之中,以宵关管的人最多,地面也最大,女的能当上统领,可见必是有些来头?”
  “那是自然,据说这位凤统领是教主亲信,十分得宠,再加上有一身绝高的武功,凭着这两种关系,被派任宵关统领,就不足为奇了。”
  这几句话,顿使岳小飞心情又大为深重,如果凤嫣红已得宠皇元教主,要想讨回她和马昭雄盗走的“炼心大法秘笈”,那就十分棘手了,同时也难免要为袁小鹤担心。
  他搭讪着再问道;“这位凤统领有丈夫没有?”
  公孙玉道:“这方面我不大清楚,因为教主有规定,夫妇不可住在一起,听说她和一个姓马的关系密切。”
  “这样说那姓马的不在宵关了?”
  “可能不在,至于在哪里,很少有人提起。”
  显然,公孙玉并不清楚凤嫣红原是圣手书生的妻子,也不清楚她和马昭雄的真正关系。
  他不便再问,以免公孙玉生疑。
  很快更已到达水关。
  水关在无人受测时,只是一条隧道,守关的也仅是一名绿衣少女。
  那绿衣少女认出是岳小飞,还主动上前打招呼。
  就在距火关不足一里时,一名红衣少女迎面而来。
  岳小飞老远就认出这少女是玫瑰,便急急迎上前去。
  玫瑰一见岳小飞,立即失声叫道:“岳公子,你怎么现在才来?”
  岳小飞觉出不妙,愕然问道;“莫非桃花姑娘?……”
  玫瑰见公孙玉在旁,不便讲话,立刻把岳小飞拉到一边。
  公孙玉知道玫瑰的用意,主动远远躲开。
  岳小飞急急问道:“桃花姑娘怎么了?你快说!”
  玫瑰霎时眸子里进出了泪水:“统领已经两天多没给桃花姐姐饭吃了,桃花姐姐现在已经不成人形,听说统领决定要把她饿死,
  尤其从昨天晚上还把她脱掉衣服吊在一根柱子上。”
  岳小飞心如火焚,他猜得出,必是招贤馆主萧湘又传来他曾要求放人的消息才使得桃花死前还要被吊起来,可见公孙玉果然
  预料不差。
  他又急急再问:“你这两天可曾见过她?”
  玫瑰拭着泪水道:“连饭都不再送了,洞门已经上锁,婢子哪能还再见到她!”
  “你现在要到哪里去?”
  “还是奉命到总坛去办事。”
  “好,我现在就去看她,你去你的,免得在这里站久了被你们统领看到。”
  玫瑰临走时又道:“公子不但要救她。而且最好把地带走,不然她迟早还是要被处死!”
  “我明白,你快走!”
  此刻岳小飞早已怒火填膺,回头叫道:“公孙先生,我们快走!”
  公孙玉也隐约听出是怎么回事, 立即和岳小飞急步向火关赶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三回 大闹总馆
上一篇:
第十一回 怒犯戒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