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五关总镇
2021-03-08 17:14:3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涛先向岳小飞使个眼色,然后抱拳拱拱手道:“岳公子,对不起啦!”
  岳小飞不动声色道:“丁当家的别客气,公事公办,这才显得你对萧馆主忠心耿耿,那有什么对不起的。”
  丁涛道:“可是咱们总是有交情的,想当日,一同进谷,一同过关,现在竟然要动手,实在尴尬得很。”
  “没什么尴尬的,我劝你还是立功第一,如果不忍下手,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丁祷傻笑了几声道:“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只听萧湘道:“丁壮士,你和他这样磨菇下去,岂不变成了天桥把式——只说不练?”
  “好,现在就练!”
  丁涛边说边抽出厚背鬼头刀,晃了一晃道:“岳公子,小心了,咱真的不客气了!”
  接着两人就打了起来。
  岳小飞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并不求胜,并暗示丁涛,要他全力猛攻。
  丁涛心里有数,自己即便再怎么攻,也绝对伤不到对方,因之,他还真的拿出看家本领,砍杀得有板有眼,让萧湘半点看不出假来。
  岳小飞只想和丁涛战个平手,以便让丁涛在萧湘眼里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如此对丁涛将来分派工作,当然大有好处。
  这一场拚战,足足拚了顿饭工夫。
  岳小飞本来还想把时间拖下去,岂知丁涛早已筋疲力尽,累得他气喘如牛。欲待放缓动作,又怕萧湘看出破绽,只好力拚几招,退了回来。
  萧湘正看得大为高兴,这时不由愣了愣道:“丁壮士,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把他擒下?”
  丁涛揩拭着额角上滚滚而下的汗珠道:“这家伙真难缠,咱已累成这样子,难道馆主没看见?”
  萧湘道:“果然你累得不轻,不过丁壮士的武功,已不在他之下,若再加些耐力,那就大功告成了!”
  说着望向岳小飞一眼道:“萧某只道你的武功在本馆已经无人可敌,这位丁壮士就不比你差多少,下面还有两位,不怕擒不住你!”
  岳小飞也装出体力不继模样,喘息了一阵道:“你就让他们两个再来,看他们能不能拿下在下。”
  萧湘转头道:“你们两位哪位先上,只要用车轮战法,很快便可擒住他,他现在已成强弩之末,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甘霖拔下插在背后的两枝铁笔道:“馆主放心,有我们两人,还怕制服不了他?”
  萧湘道:“快上,打铁趁热,别让他有喘息的时间。”
  甘霖刚要揉身而上,突听大门外脚步声响,接着萧湘叫道:“甘壮士暂停!”
  甘霖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一名有如天人下凡般的白衣女郎已枭枭婷婷的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大公主。
  大公主身后紧跟着公孙玉。
  萧湘连忙躬身一礼道:“卑职参见大公主!”
  岳小飞也恭恭敬敬的向大公主施了一礼。
  大公主目光缓缓扫视过全场,茫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湘道:“在下正要禀报大公主,这姓岳的小子做下了大逆不道的事,闹得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大公主冷冷一笑道:“看样子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是准备把他拿下治罪?”
  萧湘颔首道:“他做下这样无法无天的事,若卑职不把他拿下,本馆戒律如何维持?又怎样向教主交代?”
  “你把他拿下了没有?”
  “正要拿下,不想大公主就来了。”
  大公主视线再掠过朱彪、裴通,丁涛等一遍,问道:“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
  萧湘道:“他们都是投效来的,目前正住在各分馆。”
  “他们可曾分派过工作?”
  “目前还没有。”
  大公主冷声道:“像什么话,连工作都没分派,便要他们到别的分馆抓人,你们总馆的人都哪里去了?”
  萧湘干咳了两声道:“卑职惭愧,总馆的高手,实在没一个能制住他的。”
  “难道花副馆主也不是他的敌手?”
  “这个……花副馆主上次是护着他的,卑职实在不便通知花副馆主。”
  “他究竟犯下什么大错,你还没告诉我?”
  “实在太不像话,他昨日私自外出,不但大闹火关,并把火关一个叫桃花的女兵带到分馆来,而且还住了一夜,大公主,您说这不是太无法无天了吗?”
  大公主风致嫣然一笑道:“我当是什幺事,这些事我早已经知道了。”
  萧湘大感一愣道:“既然大公主已经知道,那就该由大公主处置他了!”
  大公主不动声色道:“我现在来,正是为了处置这件事情。”
  萧湘心中—喜道:“那就把他交给大公主了,看他还敢不敢反抗。”
  大公主道:“我是来处置桃花的事,看她住在这里方不方便,如果不方便,就另想办法。”
  萧湘两眼眨动了一阵道:“大公主这话,卑职有些不懂?”
  大公主道:“你行什么不懂的,是我吩咐岳公子和公孙先生把桃花带到这里的,现在该懂了吧?”
  萧湘像当头挨了—棒,顿了顿道;“大公主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公主道:“为的是要救一条人命,不能让桃花被你妹子处死。”
  “桃花这贱人………”
  “她不是贱人,她虽然身份卑微,但人却不贱,我且问你,你妹子为什么要那样处置她?”
  “她……她犯下了戒律!”
  “你错了,犯戒律的也许是岳公子,桃花连总坛都能去,难道就不能到招贤分馆来?何况她并不知道女人不准进入分馆的规定,萧馆主,你的命令招贤馆的人不得违反规定,难道火关的人也要听你的?”
  萧湘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许久,才嗫嚅着道:“启禀大公主,姓岳的小子另外一件大逆不道之事,您可能还不知道。”
  大公主哦了声道;“你说说看!”
  萧湘道:“他小小年纪,居然对女人有了邪心欲念!”
  大公主果真一愣道:“这话怎么讲?”
  萧湘道,“他昨夜竟和桃花那贱女人同居一室,同睡一床!”
  大公主黛眉—耸,星眸射光,望向岳小飞道:“可有这事?”
  岳小飞道:“桃花昨夜住在厢房里。”
  萧湘忙道:“他这样说难道大公主相信?”
  岳小飞道:“大公主不相信可以问桃花,更可以问林金宝。”
  大公主四下望了一眼道:“林金宝在那里?”
  林金宝立刻从他住的房里跑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启桌大公主,桃花姑娘昨晚住在厢房里,那房子还是小的打扫出来的。”
  萧湘喝道:“林金宝,在大公主面前可要说实话,要不然,小心老夫把你处死!”
  林金宝转过身来叩头道:“小的说的是实话,怎敢欺骗大公主。”
  大公主冷笑道:“萧馆主,最好别在我面前耍威风!”
  萧湘躬身道:“卑职不敢,不过这林金宝的话纵然是真,却也难保姓岳的那小子和桃花那贱人做不出丑事来。”
  “这话又怎么讲?”
  “难道他们不住在同一房间,就做不出那种事来?何况林金宝还要到总馆取饭!”
  只听大公主冷冷一阵笑道:“萧馆主,我想问问,你在岳公子那种年纪,是否也曾做出这种事来?”
  萧湘呆了一呆道;“大公主这话,卑职不解,卑职幼读诗书,焉能不知礼仪,怎能做出这种事来?”
  大公主道:“莫非岳公子是不曾读过诗书?他若没读过书,究竟是怎样通过文关测试的?”
  萧湘登时呆在当场。
  大公主哼了一声,再道:“萧馆主,最好别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我不妨再告诉你,那桃花已被令妹拷打得遍体鳞伤,即便她有心为恶,是否能做出那种事来,你不妨想想看!”
  萧湘面孔憋得亚赛猪肝,低下头,连声道:“是卑职多心了,还请大公主见谅!”
  大公主道:“现在没你的事了,该带着你的大队人马走了!”
  “可是这里……”
  “这里有我处理,你是否嫌我无法处置妥当?”
  “大公主这样说话,教卑职如何担待得起?”
  “既然没有话说,还不走等什么?”
  萧湘似是怨气无处得伸,掠了公孙玉一眼道:“公孙先生,你昨日和姓岳的小子到火关去,总该对萧某讲一声才对?”
  公孙玉歉然一笑道:“卑职抱歉,这是大公主的交代,卑职怎敢不遵。”
  萧湘越觉窝囊,绿着脸转过身来道:“各位壮士,咱们走!”
  萧湘等人走后,桃花这才来到院中向大公主叩拜。
  大公主对桃花似是颇为爱怜,亲自扶她起来道:“你受苦了!”
  桃花感动得热泪盈眶道:“若不是大公主垂怜赐救,婢子只怕昨天就没有命了!”
  大公主道,“别难过,你现在已经离开火关,以后不会再受委屈了!”
  她说着,缓步进入客厅坐下。
  公孙玉、岳小飞、桃花也跟了进来。
  大公主面色凝重,长长吁了一口气道;“真想不到,这几天接二连三出了这么多事情,连我心里也够烦的。”
  岳小飞连忙施了一礼道;“全是晚辈不好,这些事,可说都是晚辈惹出来的,晚辈情愿领受应得之罪!”
  大公主摇摇头道:“怎能怨你,我是想到该如何善后。”
  公孙玉道:“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桃花姑娘该如何安置?”
  大公主道:“安置桃花,非常简单,我可以把她带回总坛,暂时留在我身边,目前让我为难的,是萧馆主和花副馆主之间的事。”
  公孙玉道:“大公主不是已为他们和好了吗?”
  大公主摇头怅然一笑道:“事情那有那么简单的,萧馆主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这事在他心里,永远是个芥蒂,若他们两个始终貌台神离,总非咱们皇元教之福……”
  “大公主的意思是想把萧馆主调离招贤馆?”
  “我那有这大力量,何况萧馆主跟随教主这么多年,和教主的关系非常密切,我虽是教主的亲生女儿,也不能把他怎样,这些天我两次不给他面子,已经有些过分了。”
  “那么大公主意思?……”
  “我准备让花副馆主离开招贤馆。”
  大公主这话,使得公孙玉和岳小飞都吃了一惊。
  尤其岳小飞,若父亲离开招贤馆,自己等于失去依靠。
  公孙玉大为关切的问道:“大公主准备把花副馆主调到哪里去?”
  大公主道:“我只是有这种打算,当然必须禀报教主,由教主正式下令。”
  “只要大公主向教主建议,教主十有八九总会采纳,依卑职来说,当然希望花副馆主能步步高升。”
  “一切我自会尽力的,总之,花副馆主将来调动的职位,决不会比现在低就是。”
  “卑职希望大公主也能尽早为岳公子安排工作。”
  “我会的,岳公子是位少年英雄,人才不可多得,我怎会让他老是闲着。”
  大公主说完话,站起身来道:“桃花,随我去吧!”
  公孙玉和岳小飞立即起身相送。
  出了大门,大公主停步回身道:“岳公子,这几天要耐心等着,千万别再闹事,对萧馆主也绝对不可失礼,免得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萧馆主并非宽宏大量的人,若过于给他难堪,他直接禀报教主,到那时只怕我也帮不上忙。”
  岳小飞躬身道:“晚辈遵命!”
  大公主走后,岳小飞内心已十分平静。
  尤其,今天他又得见思念多日的袁小鹤,更是感到快慰异常。
  此刻,他要做的,只是耐心的等待。
  大约三天过去,公孙玉来了,他仍是奉大公主之命而来。
  岳小飞把他招待在客厅里。
  公孙玉满面春风,一副喜气洋洋模样,一看便知必定带来好消息。
  果然,他一坐下便说:“岳公子,先该恭喜你,恭喜你已经派到了新职,而且今后还能和花副馆主在一起。”
  岳小飞迫不及待的问道:“花副馆主真的调离了招贤馆?晚辈又派了什么新职?”
  公孙玉道:“为了花副馆主的出路,大公主真是用心良苦。她竟建议教主,新成立一处机构,而教主也居然采纳了。”
  “什么新机构?”
  “就是在五关之上,又成立了一个机构,从前的五关,是直属总坛的,有什么事情,直接向总坛反映,大公主建议教主新成立的机构,定名为五关总镇,顾名思议,是负责管辖五关的。”
  岳小飞惊喜道:“这样说花副馆主是派任五关总镇,那该是大大高升了?”
  公孙玉道:“花副馆主被任命为五关副总镇。”
  岳小飞道:“五关总镇又是谁?”
  “是大公主。”
  “什么?大公主也被派了职?”
  “其实大公主只是挂一个衔而已,实际上副总镇就是总镇。”
  “这是为什么呢?”
  “不外是因为花副馆主进入本教资历较浅,而五关总镇又权高位重,若一下子把他委为五关总镇,难免会有人嫉妒,其中萧萧馆主便一定会有这种想法,因之,教主和大公主几经斟酌之后,才决定由大公主挂名总镇,实际负责的人则是副总镇,这样就不可能有人讲闲话了。”
  岳小飞自是喜之不尽,连忙再问道:“晚辈又分派了什么工作?”
  公孙玉道:“岳公子的新职,也是大公主向教主保证的,把你拨在花副总镇麾下,担任巡关使者。”
  岳小飞更是喜出望外,能随侍父亲身旁,正是成就了他一大心愿,同时,他对大公主也越发感激。
  公孙玉喝了口茶道:“岳公子请安心等待,就在这几天,便可走马上任。”
  岳小飞搭讪着问道:“公孙先生的职位,是否也有所调动?”
  公孙玉面泛怅然之色,叹口气道:“我还是老样子,仍然要在招贤馆呆下去,只怕今后的日子,还实在不太好过。”
  “为什么?”
  “我带你到火关救出桃花的事,早已引起萧馆主的不快,你想彼此间今后的相处,还能愉快么?好在自有大公主在,他还不敢把我怎样。”
  就在这时,总管韩德起忽然闯了进来。
  韩德起不速而来,公孙玉和岳小飞都难免感到意外。
  韩德起望着公孙玉拱拱手道:“原来公孙先生在这里!”
  公孙玉道:“韩总管可是有事找我?”
  韩德起道:“韩某是奉馆主之命,来通知岳公子一件事情。”
  岳小飞站起身道:“韩总管通知在下什么事情?”
  韩德起道:“馆主请岳公子傍晚到总馆一趟,至于什么事,韩某也不清楚。”
  说完话,拱了拱手,并未停留,随即告辞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五回 初巡五关
上一篇:
第十三回 大闹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