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
2021-03-08 17:19: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过了城门,岳小飞又是一惊。
  他只道城门内必定进入山腹,岂知却另外又是一番天地。
  原来这做为城墙的耸立山壁,里面又是数里方圆的原野,形成天谷之外另一片谷地。
  进城不远,路有便是一处建筑巍峨雄伟的府第,大门上方高悬着一方‘富国城府’的巨型匾额。
  府第门外也有一名带刀守护。
  那守护向大公主见过礼后,问道:“大公主可是要见城主?”
  大公主道:“烦你禀报城主,就说我来拜见!”
  那守护应声而去。
  岳小飞茫然问道:“大公主,富国城主好像身份地位很高?”
  大公主道:“岂只很高,连教主都要敬他三分,譬如我到招贤馆或者五关去,招贤馆主和五关统领都要恭恭敬敬的出来迎接,但来到富国域。却必须我先拜见富国城主。”
  岳小飞不由想起五关之中,惟有武关统领那矮小的驼背老人,上次对他和丁涛、甘霖巡视时不但不理不睬,连人影都没看见,随即趁机问道:“大公主,那位武关统领,好像架子奇大,对人不太礼貌?”
  大公主峨了声道:“刚才我说的五关统领,武关统领应该除外,那位老前辈的性子乖辟是出了名的,连教主都要顺着他,别说不理你们,就是我到了武关,也不敢对他冒犯,他脾气来了,连我也照样骂。”
  岳小飞愕然道:“这是什么原因,他不过一名五关统领,竟然这样倨傲霸道,难道皇元教就没有教规和戒律了吗?”
  大公主摇摇头道:“没法子,教主好不容易把他请出山来,还顺着他。他还经常发牢骚呢,而且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当得了武关统领,就以花副总镇来说,他可以当五关副总镇,但却无法做武关统领。”
  “为什么?”
  “因为武关有十大魔头,十人魔头只服他,不服任何人,也就是说,唯有他才能把十大魔头统御得服服贴帖。”
  “属下只知道那位驼背老人武功高不可测,但却不清楚他以前的身份来历?”
  “他个是贺兰山的一位异人,没人能知道他的师承门派,六十年前,曾三度到过中原,中原武林,竟没一人是他敌手,因之当时的黑白两道,对他无不闻名丧胆,但他在中原并未大开杀戒,很快便又回到了贺兰山,因之当年的中原武林。只知道西北方有位武功盖世的驼背矮人,照样谁也弄不清他的身份来历。”
  “他到底姓什么叫什么呢?”
  “他姓庞名舟,有个绰号叫多背天翁。”
  岳小飞啊了声道;“多背天翁,这绰号的确取得很有意思!”
  大公主道:“我也认为替他取这绰号的人很有学问,把驼背叫多背,矮子却叫天翁,实在有些意思。”
  “他六十年前就到过中原,那么现在究竟有多大年纪呢?”
  “据说他已经接近百岁高龄了。”
  “教主为什么要把他请出山来?”
  “教主在成立五关之初,最先设法找到那十大魔头,但十大魔头却谁都不服谁,在万不得已之下,才想尽一切办法,把多背天翁庞舟请到天谷来,由他领导十魔,十魔这才服服贴贴。”
  大公主默了一默,继续说道:“其实统御十魔很简单,只要能找到武功比他们高的,他们就会心服口服。”
  “大公主可知道多背天翁的武功究竟有多高?难道在天谷之中,就找不到第二个武功和他一样高的?”
  “天谷之中像他那样武功的,不能说没有,教主的武功就不在他之下,但教主又如何能再担任五关统领呢?”
  正说到这里,那名守卫大汉已奔了出来道:“城主有请大公主!”
  大公主率领岳小飞和桃花直接进入一间大厅。
  大厅内的陈设,令岳小飞为之吃惊。
  只见里面摆设的桌椅,居然都是翠玉凿成,后面的一面四扇连结的屏风,也是檀木镶玉,而且还镀了金,其他所有摆设,也全非金即玉,豪华得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坐下后,两名艳装少女立即趋前献茶。
  三人等了半晌,才听见屏后传来一声咳嗽,大公主连忙站起身来,望着发声之处躬身施礼道:“弟子白金凤拜见黄师伯!”
  屏风后很快便转出一位黄衣老者。
  黄衣老者年在六旬左右,肥头大耳,满面红光,颔下飘着三绺长须。
  别看他年已六旬左右,但面皮却十分细嫩,看不出半点皱纹,显然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黄衣老者缓缓来到正位坐下道:“金凤,你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
  大公主谨声道:“弟子是奉教主之命,带这位岳公子来参观参观富国城。”
  黄衣老者瞥了岳小飞一眼道:“这孩子是哪里来的?”
  大公主道:“他是这次连过五关成绩最优的,教主非常喜欢他,昨晚曾予亲自召见,并特准他参观富国城。”
  黄衣老者哦了声道:“原来如此,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可为他安排了差事?”
  大公主道:“他目前已在新成立的五关总镇担任巡关使者。”
  黄衣老者道:“那不是大才小用了吗?”
  大公主道:“教主是让他多磨练磨练,不久之后,自有调动。”
  黄衣老者略—沉吟道:“如果不好安排,不妨把他凋到老夫这里来。”
  大公主道:“不劳黄师伯费心,教主一定早有安排。”
  黄衣老者向后一招手道:“取三面令牌过来!”
  立即打一名锦衣少女捧着三面令牌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大公主。
  黄衣老者随即起身道:“老夫不耽误你们时间,你们现在就去参观吧!”
  说完活,自行往屏风后面而去。
  大公主把翠玉令牌分给岳小飞和桃花各一面,并吩咐道:“好好系在胸前,千万别碰撞着!”
  原来这翠玉令牌是富国城的通告标识,除富国城内的人另有标识外,其他即便总坛的人前来参观,也必须先领到翠玉令牌才能通行无阻。
  三人各自系好翠玉令牌,离开富国城府,大公主道:“富国城里面分三寨一关,岳公子准备先参观哪一部门?”
  岳小飞一皱眉头道;“属下根本不清楚三寨一关是什么?还是由大公主自行决定吧!”
  大公主道:“所谓三寨,就是‘开发大寨’、 ‘通运大寨’和‘弘农大寨’,至于一关,叫做,‘美人关’,你小小年纪,‘美人关’不参观也罢,既然由我决定次序,那就先看‘开发大寨’吧!”
  大公主边说边走,大约前行里许之后,岔路很多。
  大公主道:“这里就是开发大寨了,大约有两三百人在里面开采矿物。”
  岳小飞道:“原来这里是一处煤矿?”
  大公主笑道:“如果是煤矿,还有什么值得开采的。”
  “那是什么矿呢?”
  “金矿、银矿、玉矿、还有珠宝矿!”
  岳小飞吃惊道:“山洞里那会有这么多宝物?”
  大公主道:“经过地质专家勘察,这山腹内是一处无穷无尽的宝矿,十年前教主便派人开采,半年后果然先挖到银矿,接着又挖到金矿,以后玉矿和珠宝矿便相继被发现。目前每天可开采到白银五十斗,黄金十斗,壁玉三车,其他珠宝至少也在百斤以上。”
  岳小飞只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人们常说的“日进斗金”,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如今天谷内每日能开采出这么多金银珠宝,那岂不是富可敌国了。
  大公主不等岳小飞开口。又道;“天谷内将近万人,若没有巨大资财,如何能养得起?何况还必须储备大量资金,以便不久之后进军中原之需。”
  岳小飞大吃一惊道:“什么?教主还要进军中原?”
  大公主笑道:“原来你到现在才知道,教主设立招贤馆招兵买马,这几年来,除原有人手外,中原武林高手前来投效的,已有好几百人之多,即便以现在的实力而论,只怕武林中九大门派以及各个武林世家加起来,也难以和我们皇元教相比。在这种情形下,教主当然应该统一中原武林,登上唯我独尊的盟主宝座。”
  岳小飞虽然自进入天谷后,早就听过这样的传言,却一直未便深信,如今这话出自大公主口中。使他不信也得信了。
  这使他根本没有置啄的余地,他干脆闷着头不再开口。
  大公主随便往—条岔路内走去,很快便听到远处传来叮叮当当的挖凿声音,以及车辆辘辘声。
  渐渐,山腹地道中已人来人往,有的推车,有的担担子,车子和担子里。不是黄澄澄,便是白花花,再不便是晶亮耀眼的翠玉宝石。
  这些人都是仅穿了—件紧身短裤,而且山洞中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人在暗中监视,监视的人,也是只能穿一条短裤。显然这是防止有人私藏夹带。
  大公主并未走到尽头,便止住脚步道:“不必看他们实际开采的情况了,而且各条岔路的情形都差不多,还要细看只怕一天都看不完,现在就出去,再看另外一个寨。”
  出了开发大寨,沿着山壁前进,不久之后,又出现了一条极为宽敞的山腹隧道,大公主指着山腹隧道道:“这里面便是通运大寨,我们不必进去,只站在洞口外看看就够了。”
  岳小飞茫然道:“由洞口能看到什么呢?”
  大公主道:“马上就看到了!”
  就在这时,隧道内足有几十人涌了出来。
  这些人有的赶着牛车,骡车、驴车,有的则挑着担子,不论车里或担子里,东西都装得满满的。
  由于站得很近,岳小飞已清楚的看到,车里和担子里,装的有猪、有羊、有鸡、有鸭、有鱼,还有各色各样的蔬菜,甚至连绸缎布匹以及各种玩物家具都有。
  岳小飞大为惊奇道;“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大公主道:“自然是花钱买来的,”
  岳小飞越发吃惊道;“山腹内怎会有卖这些东西的呢?”
  大公主道:“山腹内当然没有这些东西,他们是从长安或山外的村镇买来的。”
  “难道这条隧道可以直通长安?”
  “这杀隧道有十几里长,可以直通到山外,他们再到长安和附近村镇采购,要不然天谷里的上万人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
  “这样一来,天谷岂不就没有秘密可言了?外人也可不经五关随便混进来?”
  “用不着你多虑,这隧道的出门处,盖了不少房舍,外人只知那里是一处大户人家,根本不清楚有隧道可以通到天谷内,而且在那些房舍里,住行十几名绝顶高手,任何武林人物也闯不进来。”
  正说话间,又有一批车辆和挑担子的由隧道内涌了出来。
  大公主再道:“就这样川流不息的向里面通运各种货物,天谷内根本没什么东西缺乏的。”
  岳小飞道:“这些东西都运到那里去?”
  大公主道:“先运到城内大仓库里,再由富国城主分配到谷内各地去。”
  岳小飞道:“这里用不着看了,再去参观一下弘农大寨吧!”
  大公主随即在前带路。
  弘农大寨除栉比鳞次的房舍外,是一望无际的平坦,里面全是农田和果园,男男女女不下数百人,都在田园里埋头工作,有的锄草,有的灌溉,有的收割,竟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完全是农村风光。
  岳小飞不解的问道:“既然东西可以由外面运来,又何必要自己种植农田果园呢?”
  大公主道:“这是以备不时之需,万一通运寨出了问题,自己也可以供给食米和蔬菜,何况这里收成的蔬菜和水果,比由外而运来的新鲜得多。”
  岳小飞道:“弘农大寨范围太大,既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也用不着往里再走了。”
  大公主道:“那么现在只剩下美人关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岳小飞蹙起双眉道:“美人关是做什么的?”
  大公主娇靥上微现红晕道:“顾名思义,美人关里面,住的当然都是美女。”
  “属下是问那么多美女住在里面做什么?”
  大公主的双颊愈见泛红,顿了一顿才道:“实对你说也无妨,美人关不过是说来听罢了,实际上它是一处大型妓院,里面有姑娘一百多人,个个都貌美如花。”
  岳小飞啊了声道:“在富国城里,为什么还要开妓院?”
  “他们三大寨的弟兄们整天辛苦工作,身心当然必须有所调剂,否则生活岂不太枯燥无味,设立美人关,不外是给他们调剂身心的,同时也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那些美女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有的是从外面买进来的,有的是从五关进来的女性人物,因为犯了本教规诫而被打进去的。”
  岳小飞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他本能的想到母亲,他想到母亲本来是个容貌出众的女子,论年纪也不过三十刚刚出头,万一是被打进美人关………
  他实在不敢再往下想。
  本来,他并没有参观美人关的念头,如今,他倒真希望能进去看看,看看是否能遇到母亲。如果当真母亲在内,即便拚着死,他也要把母亲救出来,至少,他可以向大公主求情。
  大公主见岳小飞沉吟不语,似在出神,轻咳了一声道:“岳使者,你究竟想不想去看看?”
  岳小飞主意既定,毫不迟疑的道:“属下很想去看看!”
  这回答大出公主意料,不觉频起翠眉道:“你小小年纪,为什么要参观那种地方?”
  岳小飞道:“不论什么地方,看了后总是多长一些见识。”
  大公主虽然有些不悦,却也不便禁止,吁了口气道:“那就走吧!”
  不足一盏热茶工夫,便进入一处极大的围墙内。
  这里虽是一处大妓院,但街道上却绿柳成荫,而且还种植着不少桃树和梅树。
  大公主道:“这妓院共分三处大院,也就是按姿色分成上、中、下三等,三大寨进来寻芳的人,也是按照身份地位分成三等,决不会乱了次序。”
  她说着,随即停下脚步。
  岳小飞道:“大公主为什么不走了?”
  大公主红着脸道;“我和桃花进去不太方便,你自己自行参观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岳小飞并未犹豫,迳自向一处大门内走去。
  别看这是一处妓院,庭院内的布置却十分幽稚,既有假山,又有水榭,曲径回廊,花木扶疏。
  庭院内有几个龟奴模样的男人在闲坐聊天,他们见进来的居然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难免觉得好奇。
  好在岳小飞胸前悬着城主发下的翠玉令牌,总算明白这小孩子一定来历不凡。
  一个矮胖的龟奴迎上来,一面噘嘴笑问道:“公子可是来找姑娘的?”
  岳小飞道:“在下只是想来参观参观,怎么看不见姑娘?”
  那龟奴笑道:“现在是白天,三寨的人都在工作,四为没有客人来,姑娘们都在房里休息,不过公子若想找,随便那个姑娘的房间都可进去。”
  这一来反而使岳小飞大失所望,他总不能每一位姑娘的房间都去察看一下,那样一来,将来传出去岂不成了大大笑话。
  无奈何,只好再到第二处大院。
  不难预抖,第二家大院的情形也是一样。
  他只好不再进第三家大院,很快便回到大公主和桃花等待的地方。
  大公主娇笑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岳小飞只能实话实说:“白天没有客人来。姑娘们都躲在房里休息,属下看不到什么,只有不看了。”
  大公主道:“岳使者,你小小年纪,不该想到女色上去,要知道教主对你的期望很大,连我山希望你一直能做个规规矩矩的人,唯有如此,你才会有不可限量的前途。”
  这教岳小飞如何解释,他只能淡然笑了笑道:“属下只是为了好奇,怎会当真?”
  大公主望了望天色道:“已经快中午了,咱们向城主缴回令牌后,吃过午饭,就该回去了。”
  岳小飞暗道:“既然在美人关无法看到母亲,何不再求大公主到育化城看看,父亲曾说母亲被打入育化城,今天岂可失去到育化城的机会……”
  想到这里,岳小飞搭讪着道:“禀大公主,你老人家可否再带属下到育化城参观参观?”
  大公主哦了声道:“你为什么想到育化城了?”
  岳小飞道:“这里一定离育化城不远,若今天不能看看,以后那里还有机会?”
  大公主道:“育化城都是些受刑或在感化中的人,实在没什么好看。”
  “属下就是想看看他们究竟受的什么刑?小时候看过一本‘善书’,里面有十八层地狱,什么上刀山下油锅,还有喝迷魂汤,走奈何桥的,若能在育化城看到真实景况,也可以和书上对照一下。”
  大公主道:“育化城虽然从前叫地狱城,但却没那么残酷,怎会看到上刀山下油锅呢?”
  岳小飞道:“不管如何,只求大公主带属下去看看!”
  大公主依然笑着道:“看你终竟是个小孩子,什么事都好奇,既然真想看,我就只有带你去了。”
  三人回到富国城府,向城主缴了令牌,又吃过午饭,便往育化城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八回 育化城府
上一篇:
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