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剑拔弩张
2021-03-08 17:32:0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秦槐等三人走后不久,岳小飞便已回来,而且恢复了本来面目。
  他和周海山只略略淡了几句话,便直接进入严寒的书房。
  正好书房里只有严寒一人。
  严寒一见岳小飞进来,招呼他在旁边坐下道:“你方才在大厅外和他们交手的情形,老夫已全知道了。”
  岳小飞颇为不安道:“晚辈祸事越闯越大,也替你老人家惹来不可收拾的麻烦,内心实在惭愧得很!”
  严寒长长叹口气道:“事已如此,用不着再谈这些。老夫目前所愁的,不外是育化城内可用之人太少,如果能多有几名像你这样的战将,便不愁不能和皇元教主对抗了!”
  突见岳小飞双膝跪了下去道:“晚辈罪该万死,有什事情,一直未向城主禀明!”
  严寒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讶然道:“快起来!到底是什么事?”
  岳小飞道:“事到如今,晚辈实在不该再隐瞒下去了,家父也在天谷,必要时家父定可前来相助,而且他手下也不乏武功出众的高手。”
  严寒急急问道:“令尊是谁?”
  岳小飞道:“家父就是驻守五关的花副总镇。”
  严寒不由一愣道:“令尊为什么和你不同姓?”
  岳小飞只得把原因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严寒不觉大喜道:“这太好了,如果能得到令尊率同五关高手相助,对付皇元教,老夫就有恃无恐了。你快回五关,要令尊尽速秘密前来一趟,老夫有很多事情,要先行和他商议商议。”
  “城主以前是否见过家父?”
  “令尊以前在招贤馆担任副馆主时、老夫曾和他在总坛见过几次,但也只是相识而已。”
  他顿了一顿又道:“令尊令堂和你的保密工夫,实在让老夫佩服,若你今天不说出来,只怕任何人都被瞒过,其实这事不论令堂和你,早就不该瞒我,难道令尊令堂夫妻分离三年多,就不想见上一面么?”
  岳小飞被说得红着脸低下头去。
  其实严寒只是嘴里这样说说,他何尝不知道此事对花玉麟夫妇以及岳小飞关系重大,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敢泄漏机密。
  半晌之后,岳小飞才道:“晚辈现在就返回五关总镇向家父禀报,先求城主发下通行令牌。”
  严寒道:“预计五关有多少高手可以到本城来?”
  岳小飞道:“除家父外,另有一名使者,两名副使者,他们是一定可以随同行动的。”
  严寒随即开锁打开书房内的一具橱柜,找出五面通行令牌,交给岳小飞道:“令尊和他们加起来是四人,多一面通行令牌内你妥为保管,如果有人来时可以派上用场。”
  岳小飞当日下午就返回五关总镇,把经过一五一十向花玉麟禀报。
  育化城和皇元教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花玉麟当然不会责怪岳小飞泄密,同时,他怀念爱妻何慧仙,早已望眼欲穿,到了育化城,除和严寒共议大事外,也可和何慧仙见上一面。
  岳小飞随即将五面育化城通行令牌也交给了父亲。
  花玉麟道:“这事事关重大,暂时不能让袁小鹤和丁、甘二人知道,你对他们,必须严守秘密,不能透露半点!”
  岳小飞道:“孩儿晓得,父亲准备什么时候到育化城去?”
  花玉麟道:“夜晚行动较为方便,事不宜迟,我晚饭之后就动身,在这段时间,如果有人来访,你务必设法应付过去。”
  岳小飞辞出父亲房间,可以想见,在这种关头,心情难免十分紧张。
  他找到了袁小鹤,却不见丁涛和甘霖。
  “袁大哥,丁、甘两位副使者呢?”
  袁小鹤尴尬一笑道:“他们两人,这几天经常不照面,好不容易我才查出来,原来他们竟是天天跑到宵关鬼混。”
  岳小飞心头怦然一震:“他们去做什么?”
  袁小鹤道:“还不是因为宵关女人多,把他们迷得晕头转向。”
  岳小飞顿时感到不妙,正起神色道:“袁大哥,这事不可等闲视之,我们必须设法禁止他们两人再到宵关去!”
  “你是怕他们出事?”
  “不错,他们两个虽然心地不坏,但见了女色,必定把持不住,我们不能不提防他们会被凤嫣红利用。”
  “可是他们到宵关,却口称是公事,咱们实在没理由禁止他们。”
  “为大局着想,实在已经不能顾虑那么多,不妨硬性规定不准他们去。”
  “若他们不听呢?”
  “那就给他们一点教训!”
  晚饭时,丁涛和甘霖仍未回来。
  饭后,岳小飞越想越不对劲,只好要求袁小鹤到宵关把人找回来。
  袁小鹤道:“我们一起去吧!”
  岳小飞因父亲已去了育化城,自己当然不能离开,偏偏他又不便明言。只好编了一套不能去的理由骗过袁小鹤。
  袁小鹤只好一人前去。
  尚未到达宵关门口,真是巧得很,刚好丁涛和甘霖由里面出来。
  他们一见袁小鹤迎面而来,丁涛老远就咧嘴笑道:“袁使者,你也来了!”
  袁小鹤停下脚步,并未言语。
  两人来到跟前,一见袁小鹤脸色不对,丁涛带些吃惊问道:“袁使者怎么啦,莫非又不舒服?”
  袁小鹤冷声道:“你们二位到宵关做什么来了?”
  丁涛道:“当然是巡关。”
  袁小鹤道:“咱们这里有五关,你们为什么天天只巡宵关?”
  丁涛怔了怔道:“袁使者,今天好像有人惹着你了?干嘛发脾气发到我们头上?”
  袁小鹤转过身道:“不必讲废话,回去再说!”
  丁涛和甘霖当真愣住了。
  在他们的记忆里,袁小鹤一向对他们十分尊重,虽然袁小鹤的武功比他们高得多,身份也在他们之上,但却念在他们年长,总是以前辈人物看待。
  今天为什么变了呢?
  他们两人本来在宵关泡妞泡得乐不可言,兴高采烈之下,此刻却等于被浇下一头冷水。
  一路谁都没再说什么,很快就回到五关总镇府。
  刚好岳小飞正在大厅,老远就招呼着道:“两位当家的请到这里来一下!”
  袁小鹤也跟着进入大厅。
  丁涛道:“岳使者,好久不见,你到哪里去了?”
  当他说完话,才发觉岳小飞的脸色不对。
  岳小飞哼了一声道:“在下该先问问你们两位到哪里去了?”
  丁涛和甘霖又是一愣,奇怪,怎么连岳小飞也像受了袁小鹤的传染。
  岳小飞接着冷笑道:“色不迷人人自迷,你们二位小心迷昏了脑袋!”
  丁涛仍不知趣,咂了咂嘴道:“你们两位使者今天好像吃错了药?刮胡子也不是这种刮法!”
  岳小飞喝道:“住嘴!你们天天往宵关跑,还当别人不知道?
  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心里—定有数!”
  丁涛也瞪了眼道:“岳使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的工作就是巡关,怎能不到宵关去?”
  岳小飞再也忍不过,扬手一掌,直向丁涛掴去。
  丁涛那里躲得过,被掴得直摔到大厅门口,才被门槛拦住。
  他做梦也没想到,岳小飞竟然六亲不认,出手伤人。
  站在一旁的甘霖,也看傻了眼。
  连袁小鹤也没想到岳小飞会出现这种举动。
  这一来,丁涛还真不敢再说什么,他心里有数,自己的身手和对方相比,相差悬殊,一旦反抗,那就非吃大亏不可。
  岳小飞凝着脸色道:“丁当家的,在下希望这一掌能把你从梦中打醒,从明天起,不准你们两人再到宵关去!”
  甘霖壮着胆子道:“可是我们不巡关又做什么?”
  岳小飞道:“要巡关必须由在下或袁使者带着去,否则你们就只管闲着。”
  甘霖顿了顿又道:“我们若闲着,如果被副总镇问起呢?”
  岳小飞道:“你们就说是我规定的,请副总镇找我好了。”
  就在这时,一名弟兄来报大公主来了。
  岳小飞立即吩咐丁涛和甘霖道:“你们两位回去休息去!”
  然后再对袁小鹤道:“袁大哥也请回去,小弟和大公主较熟,由小弟一人接待她就够了。”
  当他匆匆出了大厅到外面迎接时,大公主白金凤早已进了大门。
  岳小飞把大公主接进大厅,奉上茶道:“大公主好久没来了,今天难得有空到五关总镇来。”
  大公主语气依然是那样亲切柔和,浅浅一笑道:“就因为好久不见,所以才想起来要来看看你和花副总镇,怎么花副总镇没出来?”
  岳小飞本以为她在路上会碰见父亲,听这语气,分明在路上不曾碰见,随即答道:“副总镇晚餐时还在,饭后交代了一声就出去了。”
  “到哪里去了?”
  “他并没说明,很可能是到各关巡视去了。”
  大公主蹙起黛眉道:“我正好有要紧的事转告他,偏偏他又不在。”
  岳小飞心中一动,装出毫不在意的神色问道:“什么要紧的事?大公主不妨告诉我,由我转告副总镇。”
  大公主起初似是有些犹豫,但很快就道:“好吧,你也不是外人,让你知道也无妨,不过你千万不能透露给任何人!”
  岳小飞道:“难道大公主还信不过我?”
  大公主吁了口气道:“你可记得,上次我曾带你到过育化城?”
  岳小飞道:“这事就在不久以前,我不但记得,而且还记得清清楚楚。”
  大公主粉颊抽搐了几下道:“谁也想不到,育化城主居然叛离了皇元教,现在等于已和教主正式为敌。”
  岳小飞故作大吃一惊,惊得几乎有些难以相信,道:“有这种事,大公主是有意开玩笑随便说说吧!”
  大公主正色道:“这样的大事,怎可开玩笑随便说说?”
  “莫非大公主已经抓到了育化城主谋反的证据?”
  “还要什么证据,他已公然抗命,不听教主谕令,而且连伤了总坛两位护法。”
  “这确是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教主打算怎么处置?”
  “本来,育化城主是教主的大师兄,教主还打些不忍对他下手,但秦总护法却希望教主不能因循姑息,因之,教主已决定抓到育化城主后,把他按教规当众处死。”
  “教主能有办法捉住他么?”
  “必要时教主只好让育化城玉石俱焚,让育化城里的数百人同归于尽。”
  “这样未免手段太狠了些吧?”
  “这是没办法的事,即使妄杀一百,也绝不能让该死的人活命。”
  岳小飞听到这里,心情的紧迫可想而知,但他表面却能不露声色,默了一默道:“大公主今天来,就是要转告副总镇这件事?”
  大公主点点头道:“我是奉教主之命,秘密转告本教各首脑人物,让他们先做好心理准备,以免吃亏上当。”
  岳小飞随口问道:“大公主都转告过什么人?”
  大公主道:“像富国城主以及招贤馆主等人,我都已转告过了。”
  “五关的各统领知道这件事吗?”
  “五关统领比起以上各人,算是低了一级,现在还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
  “这事大公主告诉了副总镇,是否还要副总镇采取什么行动?”
  “教主暂时还按兵不动,必要时也许会调动这边的人马去进攻育化城,岳公子,也许你立功的机会马上到了。”
  岳小飞哦了声道:“莫非是要我也去打?”
  大公主道:“通过五关进入天谷的,这几年足有几百人之多,成绩最优的只有四人,而你和花副总镇正是其中的两位,要进攻育化城,教主和总护法当然会最先考虑到你们。”
  岳小飞略一沉吟道:“另两位成绩好的是谁?”
  大公主幽幽一叹道:“说起来真可惜,另两人竟全在育化城,他们一个叫方大铎,一个叫何慧仙。”
  岳小飞想了一想道:“为什么事先不把他们两人调回总坛?”
  大公主又叹口气道:“这两人都是因为有罪才被打入育化城,一位在受刑,一位服下药物入了棺,他们一旦出来,只有帮育化城主,怎肯帮教主呢,何况目前育化城早已不听总坛令谕,即使教主想要人也要不回来了。”
  岳小飞此刻内心反而有些安慰,因为进入天谷的四大高手,竟然都是育化城主的力量,不愁不能和皇元教抗衡。
  他缄默了许久,才也吁口气道:“真想不到天谷会发生这样的事,偏偏又被我赶上了,不过最使卑职感动的,是大公主居然肯把这样的机密告诉卑职。”
  大公主忽然眸光紧紧凝住在岳小飞脸上,神秘一笑道:“你真是个傻孩子,难道直到现在心里还不明白?”
  岳小飞当然已明白了几分,却故作茫然道:“卑职明白什么?”
  大公主道:“教主那天单独召见你,你说是为什么吧?”
  “教主没讲,卑职怎能知道?”
  “那我就提前告诉你,教主已经决定把你召为东床快婿,把我那三妹玉风嫁给你。”
  岳小飞装着呆了一呆道:“大公主不是开玩笑吧?”
  大公主正色道:“这样重要的事,我怎会和你开玩笑!”
  “可是教主这样做,就等于开玩笑,卑职身份卑微,怎么能配上三公主呢?”
  “教主是只认人才不认身份的,而且我那三妹也非你不嫁,你虽然没见过她,她却已看到你多次了。”
  “这事目前有多少人知道?”
  “教主还没正式宣布。知道的人自然不多。”
  “教主为什么不正式宣布?”
  “因为你们年纪还小,而且你既入了天谷,也不可能再出去,等过几年你们吉期将到之前再宣布,不是很好么?”
  岳小飞皱了皱眉道:“原来就因为这层关系,大公主今晚才肯把这机密告诉我。”
  大公主道:“不错,连五关统领都不知道,不然我怎会单单告诉你。”
  大公主说到这里,向外望了望天色道:“花副总镇怎么还不回来?”
  岳小飞道:“副总镇晚饭后才出去,哪能这样快就回来。”
  大公主似是有些踌躇。颇为着急的问道:“他大约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岳小飞摇头道:“那要看他是到什么地方去,要办的是什么事?大公主好像很急的样子?”
  大公主蹙起翠眉道:“我当然急,因为我必须把这事亲自告诉他。”
  岳小飞道:“难道由卑职转告他还不是一样。”
  大公主摇头道:“不成,我必须等着他回来。”
  “若副总镇到深夜才回来呢?”
  “我就等他到深夜。”
  岳小飞不觉开始紧张,他预计父亲往返育化城,再加上和严城主详谈以及和母亲见面,说不定要到五更大明时才回来,若大公主也等到那时,必定会引起疑心,岂不糟糕。
  接着他内心一动,暗道:“我何不趁这时把大公主擒住,连夜送到育化城做人质……”
  但他内心交战再三,总觉现在动手,未免太早,若贸然行动,很可能反而坏了大事,到那时就后悔莫及了。
  但他却必须设法让大公主早些离去。
  又坐了一会,岳小飞终于搭讪着道:“让大公主久等,又耽误了睡眠时间,实在不好意思,依卑职猜想,副总镇也许到总坛去了,到了总坛,必定是见教主,教主也必定告诉他这事,大公主还是用不着等的好。”
  大公主果然被他说动,起身道:“好吧,我这就回去。”
  岳小飞直把大公主送出好几里路,才告别而回。
  花玉麟赶到育化城,已接近二更。
  严寒把他直接招待在内府客厅。
  在花玉麟来说,严寒是前辈人物,身份地位也比自己高得多,不免要大礼拜见。
  但严寒却又把他以亲家翁看待,让他和自己平起平坐。
  他为了好好接待花玉麟,特地备了酒和几样小菜,夜半对酌,别有一番风味。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明帮暗助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权宜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