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一度春风
2021-03-08 17:33: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约五天之后的深夜,育化城的大姑娘严如冰悄然来到了五关,为了秘密,花玉麟把她接待在内室,岳小飞也相随在侧。
  大姑娘严如冰这时候前来,谁都可以想到必有重要大事。
  原来严寒已得到确切消息,皇元教主即将在明天大举进犯育化城,大姑娘此来,不外是请求高手支援。
  花玉麟听过之后道:“城主得到这消息是否确实?”
  严如冰道:“家父有人在总坛卧底,消息绝对错不了。”
  花玉麟沉吟了一阵道:“如果育化城那边确实情况严重,花某就决定从现在起放弃五关,连夜率众赶到育化城去。”
  严如冰道:“家父的意思,花叔叔暂时还不可放弃五关,只要派出几名高手相助就可以了。”
  花玉麟道:“我这里若论高手,只有犬子小飞和另一位巡关使者袁小鹤,仅由他们两人前去,只怕也于事无补。”
  严如冰道:“小飞兄弟一人足挡千军万马,再加上一位袁使者,那就更好了。”
  花玉麟随即命岳小飞亲把袁小鹤找来,并交待他和岳小飞两人随大姑娘连夜赶到育化城去,准备明天迎击皇元教进犯。
  严如冰不得不为花玉麟的处境担心,带着不安的神色道:“花叔叔,如果皇元教主也下令调小飞兄弟和袁使者参与明天进攻育化城的行动,你交不出人,又该怎么办?”
  花玉麟虽明知不易应付,却不得不故做镇定,淡然笑道:“严姑娘放心,我一切自有安排。”
  严如冰不便久留,随即带着岳小飞和袁小鹤,乘夜赶回育化城。
  路上,三人都藏着人皮面具,以免被人识破。
  到达育化城已是三更过后。
  岳小飞和袁小鹤被招待在一处临时住所。
  两人刚睡下不久,便天已大亮。
  天亮后育化城主严寒亲自过来探视。
  袁小鹤是第一次到育化城,和严寒也是第一次见面,在岳小飞引见下,大礼向严寒拜见。
  早餐开在大厅,关琳、方天铎、何慧仙全到了。
  严寒少不得又引着岳小飞拜见关琳和方天铎。
  岳小飞也将袁小鹤为母亲引见。
  关琳和方天铎虽然已休养了好多天,但精神体力仍未复原,但他们为了迎战皇元教,也决定在必要时勉强出战。
  育化城从昨夜起,便开始严密戒备,整座城池,完全进入备战状态。
  好在严寒有天然屏障可凭,因为育化城后面便是绝壁千仞的高山,而且有一半是在开凿过的山腹里,露在外面的,不及一半,防守起来可以减少不少兵力。
  在全城的各垛口,以及重要据点,都埋伏了弓箭手,敌方要想爬墙进袭,势必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早餐过后,城内所有高手,在严寒的率领下,已来到城门入口处的门房。
  这里原是护城弟兄们的住宿和休息之所,此刻已整理出来供群豪待敌之用。
  这些高手们,包括城主严寒,以及严如冰、周海山、关琳、方天铎、何慧仙、袁小鹤、岳小飞和育化城原有的几名统领与香主级人物。在育化城来说,可谓精锐尽出,毫无保留。
  当城内派出在外的监视哨撤回时,在城楼上负责警戒的一名统领随即进入门房向严寒禀报!皇元教的人马已经*近育化城。
  严寒吩咐打开城门,先行率领群豪迎了出去。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皇元教的人马,果然浩浩荡荡而来,大队人马,不下百人之多,中间一顶黄色小轿,不消说那是皇元教主白荻。
  黄色小轿在距育化城人马数丈外停下,白荻揭帘而出,百余人马在她左右及身后就地散开。
  白荻面色如罩寒霜,高声叫道:“严寒,本教主给你一次最后机会,若肯现在投降,还可以免除一死,不然,本教主挥军杀进城去,必定鸡犬不留,片瓦无存,到那时只怕后悔就来不及了!”
  白荻直到说完话后,才发现对方阵中,居然有关琳和方天铎以及何慧仙在内。
  这几人如今为严寒所用,怎不令她为之气结。
  她侧脸望了站在身旁的总护法秦槐一眼道:“现在就由你调兵遣将!”
  秦槐先望向严寒喝道:“严城主,刚才教主的话你听到没有?”
  严寒冷笑道:“老夫希望她最好少说废话!”
  秦槐两太阳穴抽搐了几下道:“好,本座立刻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严寒回身道:“各位有谁先出阵迎战?”
  一名白发白眉的老者,应声而出。
  原来这人是戴着人皮面具的袁小鹤。
  这面具原为马昭雄所有,由岳小飞得到后赠给了袁小鹤,袁小鹤曾戴着这面具骗过凤嫣红一次。
  在这刹那,对方自白荻以下,都有些吃惊,因为他们都不认识此人是谁。
  对方不认识岳小飞,还说得过去,因为岳小飞戴上它的面具,仍是个年轻人,他们认为也许是严寒新培植起来的高手,但像袁小鹤此刻扮成的白发白眉老者不认识,那就未免说不过去了。
  秦槐还没来得及吩咐由谁出战,突见人丛中闪出了宵关统领凤嫣红。
  凤嫣红手横金月刀,望着秦槐抱刀一礼道:“禀总座,这一阵就由卑职接下了!”
  袁小鹤万没料到对方接战的竟是凤嫣红,不管他恨凤嫣红恨到什么程度,内心却实在不想和她交手。
  而凤嫣红却是因为她已认出此人是马昭雄,在大感惊奇之下,才情不自禁想主动接战。
  她早已听说马昭雄被育化城主严刑毒打,为什么会好得这么快?育化城主又为什么肯把他放出来迎战。
  凤嫣红走近袁小鹤,故意怒目叱道:“你是什么人?”
  袁小鹤冷笑道:“你管老夫是什么人?要打就打,不打就退下,用不着多讲废话!”
  凤嫣红还真是愣住了。
  她不敢多问,以免被教主和总护法认出破绽。
  当下,抡起金月刀便出招攻了过去。
  袁小鹤立即仗剑迎战,起初,凤嫣红还不便尽力施出,以免伤了马昭雄。
  但十几招过去后,她终于觉出此人不是马昭雄,但剑法路数却又颇为相似。
  这是因为袁小鹤和马昭雄都同出庐云门下的缘故。
  袁小鹤起初也是不愿伤着凤嫣红,七、八招过后,已*得他不得不尽展所学施为。
  双双足足过了百招以上,竟是一直分不出胜负。
  激战中只听秦槐喝道:“住手!”
  袁小鹤和凤嫣红各自拚力攻出三招,然后双双向后跃开。
  秦槐回身叫道:“五关的人马到前面来!”
  顿时,不但袁小鹤吃惊,连岳小飞也在这一瞬间呆住。
  因为他们已看到花玉麟率同丁涛和甘霖大步走了过来。
  他们吃惊的是花五鳞此刻的处境。
  果然,秦槐的视线缓缓从花玉麟等人身上扫过,接着两眼眨动了几下道:“花副总镇,还有两名使者为什么没来?”
  花玉麟道:“卑职今天早上才奉谕率领五关高手协攻育化城,当时另两名使者正好已出发巡关去了,所以只能带同两名副使者前来。”
  秦槐道:“谷口已经封闭,还巡的什么关?”
  花玉麟道:“谷口虽然已经封闭,但各关统领,多半已奉调来攻城,各关在群龙无首之下,更不可忽视巡关。”
  秦槐因见花玉麟说得有理,不便责备,视线移到丁涛和甘霖两人身上道:“这两人的武功如何?”
  花玉麟道:“他们虽及不得那两名使者,但在来谷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身手自然不差。”
  秦槐皮笑肉不笑道:“就让他们出阵试试,教主和本座也可亲眼看看这批新近进入天谷的人究竟可否派上用场。”
  花玉麟随即吩咐道:“甘副使者先出阵会一会!”
  甘霖早看出袁小鹤的武功比自己高得多,难免怯阵,却又不敢不遵,只得拔出插在背后的一对铁笔,跃了出去。
  袁小鹤此时反而有些踌躇起来,他实在不忍伤了甘霖,当下,只好横剑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甘霖猛着胆子道:“在下五关副使者甘霖便是。”
  袁小鹤左手挥了挥道:“一名小小巡关副使者,岂是老夫的对手,回去回去!”
  甘霖干咳了一声道:“本副使者奉命出来拿你,怎可随便回去。”
  “既然不识抬举,老夫就给你点厉害尝尝!”
  甘霖跃身直向袁小鹤扑去,两枝铁笔,上戳面门,下戮心窝,动作照样也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袁小鹤故意先不求胜,来个只守不攻,而且连连向后避退。
  一连七八招过去,竟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皇元教方面的高手,见甘霖不过是五关的一名巡关副使者,居然有此身手,莫不对他另眼相看。
  岳小飞一见袁小鹤这种打法,不觉高声叫道:“老前辈退下,待在下接他几招试试!”
  袁小鹤正是求之不得,应声退回阵去。
  甘霖正在得意之际,又见岳小飞身材矮小,更不把他放在眼里,跃身再向岳小飞扑来。
  岳小飞和他虚应了几招,然后一招“横扫落叶”,斜劈过去。
  只听“当、当”两声,甘霖的两枝铁笔,全已脱手飞出。
  这一招出手,时间部位拿捏得当真恰到好处,若剑锋再前进三寸,甘霖的双手势必十指全断。
  甘霖吓得魂飞胆裂,连地上的铁笔都顾不得捡起,便面无人色的飞身逃了回去。
  花玉麟再吩咐道:“丁副使者出战!”
  他之所以仍命丁涛出战,自然是已知岳小飞不致伤他。
  丁涛却似乎不信邪,抡起厚背鬼头刀便跃了出去。
  岳小飞冷笑了几声,问道:“尊驾又是什么人?”
  丁涛吼道:“在下也是五关副使者,怎么样?”
  岳小飞道:“我看不怎么样,上吧!”
  丁涛厚背鬼头刀一举,大有雷霆万钧之势,夹着劲风当头直劈而下。
  岂知当他招式递满之后,岳小飞的人影却已不见。
  丁涛大骇之下,刚要回身找人,不想后背早中了一脚。
  这一脚力道奇重,踢得丁涛当场摔在地上,接连两个“懒驴打滚”,才勉强稳住。
  当他刚刚爬起,面颊上竟又中了两记重掴。
  奇怪的是他仍未看到对方的人影。
  原来这左右开弓的两掌,岳小飞是在丁涛背后跃身而起掴下的。
  此刻的丁涛,已是被打得迷迷糊糊,晕头转向,只顾抡着厚背鬼头刀,盲目的乱杀乱砍,很像一只发了疯的狗熊。
  忽听“啪、啪”又是两声暴响。
  这两掌岳小飞居然是在空中头下脚上掴下的。
  丁涛被打得越发昏了脑袋。
  花玉麟心里有数,岳小飞所以把丁涛整得如此之惨,不外是丁涛曾在秦槐面前告状之故,当然,他并不知道丁涛竟然连凤嫣红都姘上了。
  这时,两旁观战的人,多半已被岳小飞鬼神莫测的身手惊得目瞪口呆。
  但最惊喜的,莫过于何慧仙,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岳小飞有如此惊人的身手。
  岳小飞总算出了一口气,决定到此为止,随即向后跃退丈余之外,仗剑而立。
  秦槐叱道:“简直把皇元教的人全丢光了,花副总镇还不快叫这名姓丁的副使者退回来!”
  丁涛退回后边,秦槐道:“花副总镇,现在该你出手了!”
  这一来,不但花玉麟大感为难,岳小飞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自古及今,那有父子对阵的道理。
  好在就在这时,突见一名身材矮胖腹挺如鼓的僧人,手横铁禅杖由数丈之外像从天而降般跃了过来,落地后大喝道:“待洒家来会会这小子!”
  岳小飞不由暗吃一惊,立即认出这僧人是武关上的铁头陀,当初他与袁小鹤等四人通过武关时,正是在此人手下受测。
  其实他并非惧怕铁头陀,而是料想到武关统领多背天翁庞舟必定也已前来,若庞舟在场,这场大战的结果,那就实在不堪设想了。
  何况,据他所知,在庞舟手下,共有十名绝顶高手,其他九名,武功都不在铁头陀之下,甚至有比铁头陀更高的。
  岳小飞刚要接战,袁小鹤却又跃了出来,叫道:“待老夫接他几招!”
  岳小飞只得暂时退下,一面朗声道:“这头陀身手不凡,老前辈要小心对付!”
  袁小鹤再向前走出几步,用剑尖一指道:“你这秃驴,可是武关来的?”
  铁头陀吼道:“你管洒家是那里来的,老小子,洒家现在就把你超渡到西天去!”
  袁小鹤道:“好秃驴,少说大话,小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尖!”
  铁头陀不再答话,抡起铁禅杖,“呼”的一声,扫了过去。
  别看铁头陀身高不满五尺,但那铁禅杖却足有一丈,论重量也不下百斤,扫出之后,直如怒涛裂岸,大有石破天惊之概。
  袁小鹤自然不敢硬接,被迫之下,只有仰身疾退。
  铁头陀岂敢放松,挺着大肚子且进且扫,转瞬间便扫出三杖,每扫一杖,周近便一阵飞沙走石,就像连地皮也刮起一般。
  如此雷霆万钧的攻势,袁小鹤只能凭着灵活的身法闪避,根本不敢出剑架格,否则长剑势必被震出手去。
  铁头陀直到攻出七八杖仍未伤到对方,难免也暗暗称奇。
  但他力大无穷,有如一具机器,不管能否击中,还是一味猛攻。
  袁小鹤被*得只能在四周游走,始终找不出还击的机会。
  就这样铁头陀直攻出三四十招,依然看不出有什么结局。
  渐渐,袁小鹤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岳小飞跟见袁小鹤似是难以持久,一个一鹤冲天,直腾在半空,一面叫道:“老前辈快退,待在下来收拾这秃驴。”
  铁头陀难免也对岳小飞的一身轻功吃惊,杖势一变,反臂向上逆扫上去。
  谁知岳小飞的身子比他的仗势更快,竟从杖隙中惊鸿般俯冲而下,一剑刺向铁头陀的咽喉。
  铁头陀大吃一惊,急急收势后退。
  岳小飞一剑落空,正要也仰身后退,以使脱离铁禅杖的扫击范围。
  岂料就在这时,铁禅杖竟真的已闪电般扫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居然落在铁禅杖上,而且使得铁头陀无法甩掉。
  铁头陀无奈之下,猛力将铁禅杖一抖。
  岳小飞虽被他抖下,但剑尖却已刺近了铁头陀的前胸。
  铁头陀被迫只有撒手将铁头禅杖抛出,否则势必丧命剑下不可。
  岳小飞依然连人带剑,向前疾刺,虽未刺中铁头陀前胸,却刺进了他的左肩。
  正欲拔剑再刺,突感身侧涌来一股有如排山倒海般的潜力,直把他*出一丈开外。
  只听耳边响起一声如雷大喝道:“好小子,居然*得老夫非出手不可了!”
  岳小飞这才看出,场中居然多了一个身长不满四尺的驼背老人,赫然是多背天翁庞舟。
  庞舟的嗓门之大,真是天下少有,方才的一声大喝,使得两边观战之人,连耳膜都几乎要被震破。
  这时场内所有的人,无不噤若寒蝉。
  他们只知庞舟武功天下无故,却谁都没见他出手过,连皇元教主白荻以及总护法秦槐,也只是耳闻而已。
  庞舟虽已出阵,两手却未握任何兵刃,显然他根本不屑动用。
  而对庞舟,岳小飞难免也有些胆怯,但此时此地,他却绝对不能退缩。
  因为他知道,育化城方而,只有他和母亲何慧仙以及袁小鹤最堪一战,关琳和方天铎,虽是绝顶高人,却因精神体力尚未恢复难以发挥,此刻若不和庞舟硬拚一阵,自己的一方,很可能会一溃不可收拾。
  想到这里,立刻又腾身而起,以御剑之术,猛向对方攻去。
  但见庞舟遥空双掌一推,两道狂飙,直冲而起,正好迎上了岳小飞的来势。
  岳小飞全身一震之下,立刻像断线风筝,被震得向后倒摔回去。
  他站稳脚后,再度探剑凌空向前疾冲。
  但依然被庞舟的掌风半路撞回。
  所幸他轻功已出神入化,被撞回之后,仍能控制住下落之势,不至受伤,若换了一般高手,只怕第一掌就被震昏。
  此刻,岳小飞实在已无计可施,自己根本无法接近对方,武功再高,剑法再妙,也个无用武之地。
  若自己也以掌力和指风与对方硬拚,那更是望尘莫及。
  忽听皇元教主白荻传谕道:“所有的人一齐挥杀过去!”
  她这一声令下,顿时,上百名的高手,各仗兵刃,像潮水般齐齐向育化城主严寒等人停身之处涌去。
  严寒急急吩咐退回城中。
  好在双方相距打七八丈远,严寒方面的人距城门又近,总算在敌方尚未攻到之前,安然退回城中,并将城门闭起。
  这时,城上的数十名弓弩手箭如飞蝗般射下,迫得皇元教方面的高手,只得也向后退。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八回 危急时刻
上一篇:
第二十六回 明帮暗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