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小人之情
2021-02-15 18:22:2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衣老人立刻走去壁角下抽出一柄钢刀,笑嘻嘻道:“娘子,今后几天,咱们又有包子可卖了!”
  姚姓婆子横手拦住他,道:“且慢,你刚才可听见他说的话?”
  黑衣老人悍笑道:“听见了,这人是受你前夫之托,带东西来给你的!”
  姚姓婆子神情激动地道:“真想不到,已有十多年没听到他的消息,老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黑衣老人冷笑道:“这下你可高兴了!”
  姚姓婆子道:“高兴什么?”
  黑衣老人道:“你仍未忘情于他,是不是?”
  姚姓婆子眼睛一瞪,骂道:“放你娘的臭屁!老娘恨不得杀死他呢!”
  黑衣老人举刀一指地上的武维宁,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准老夫杀死这个人?”
  姚姓婆子道:“谁说不准?老娘是想先问他几句话再动手呀!”
  黑衣老人嘿嘿笑道:“你想问他什么?”
  姚姓婆子道:“问向连的行踪。”
  黑衣老人道:“不必问了,他托人带东西来给你,就表示他还在想念你,也许过几天要回来看你了。”
  姚姓婆子道:“所以老娘要问个清楚!”
  黑衣老人道:“你若无意与他重修旧好,那就不必问,咱们杀了这人,立刻远走高飞,这不很好么?”
  姚姓婆子白了他一眼道:“问问又有何妨,你怕些什么?”
  黑衣老人冷笑道:“向连的武功,你知我知,这人既是他的朋友,想必也有一身不俗的功力,你弄醒他后,万一制服不了他,那可怎么办?”
  姚姓婆子一想不错,便退开一步道:“好,你动手,老娘去打点一下,咱们立刻离开这儿!”
  黑衣老人大喜,一步跳到武维宁身边,面容一狞,举刀便要砍下。
  “砰!”的一声巨响,厅门突然被人震开,无影脚向连目瞪发张巍立在门口!
  黑衣老人和姚姓婆子大吃一惊,而在看清来者是无影脚向连时,两人更是惊得魂飞魄散,面如土色,不约而同的骇叫一声,仓惶后退。
  无影脚向连满脸笼罩杀气,嘿嘿冷笑道:“原来是你——赖皮猴丁七!”
  赖皮猴丁七好像见到了索命阎罗,浑身发抖了起来,把刀横在胸前,一步一步向屋内退去,颤声道:“向大哥,这……这不是……小弟的错……小弟只是……只是……”
  无影脚向连一字一顿的狞笑道:“你若自信快得过老夫这一双脚,你就逃吧!”
  赖皮猴丁七似乎自知逃不了,当下双膝一屈,跪了下去,颤颤兢兢地道:“向大哥饶命,小弟来……来到这儿……都是嫂夫人的意思……”
  无影脚向连迈步入屋,走到他身前,毫不畏惧他手中的那柄钢刀,探掌抓住他胸襟,一把将他揪了起来,咬牙切齿道:“怂恿她杀人,唆使她跟你远走高飞的是谁?”
  赖皮猴丁七结结巴巴道:“小弟知……知错了,向大哥您饶了小弟一……一条狗命吧?”
  无影脚向连沉哼一声,嘿嘿怪笑道:“要老夫饶你?嘿嘿嘿,你把老夫看成什么人物,慈悲为怀的大侠客么?”
  话声中,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钢刀,掉转刀尖,对准他的心口一刀刺入!
  他出手快如闪电,以致赖皮猴丁七毫无抗拒的机会,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便告气绝而亡。
  但是赖皮猴丁七的身子没有倒下去,因为无影胸向连出手极重,一刀贯穿他心口,刀尖刺入墙壁,竟把他整个人钉在墙壁上!
  姚姓婆子吓得面色苍白,口吃着道:“好!好!杀得好!现在轮……轮到老娘了!”
  无影脚向连徐徐转身望向她,冷冷道:“放心,我不杀你!”
  姚姓婆子惨笑道:“是啦!你姓向的手段谁人不知?你要让老娘吃足了苦头才下手,对不对?”
  无影脚道:“不,我也不为难你!”
  姚姓婆子呆了一下,道:“你少来这一套,老娘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你要动手就快些吧!”
  无影脚道:“我应该杀你,但是我欠了你哥哥一条命,所以我不杀你,这样恩仇两相抵消!”
  姚姓婆子听了这话,始知他确是不想杀死自己,一时感触良多,又悲又喜,泪如雨下道:“这都该怪你不好,想想看,你还没杀死我哥哥之前,咱们是怎么个情景?老娘对你有哪一点不好?可是你竟为了那批价值不到五千两银子的镖货杀了我哥哥!你……你太使老娘伤心了!”
  无影脚道:“我已经解释过不只一次,先动手的是他!”
  姚姓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只是你明知他武功不及你,你为什么不让他一点儿?”
  无影脚道:“在那种情形之下,我怎么忍受得了呢?”
  姚姓婆子哭道:“因此你就一脚踢死了他,也把咱们夫妻的情份一脚踢翻了!”
  说也奇怪,这个姚姓婆子,不论从何处看,她年轻时都不能说是个美人儿,可是她对无影脚向连却似具有一种魅力,一颦一笑,一语一泪,均能扣动向连的心弦,使他为之英雄气短。
  这时,看见她哭得泪人儿似的,不禁怃然长叹一声道:“错已铸成,你又不肯原谅我,叫我有什么办法呢?”
  姚姓婆子道:“老娘又恨你又……想念你,可是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贼汉子——”
  向连目光一凝,现出一丝兴奋之色道:“真的?你真的想念我么?”
  姚姓婆子悲声切切道:“怎么不真?这些年来,老娘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可是——”
  向连打断她的话道:“且慢,你既然想念我,何以跟这个丁七通奸?”
  姚姓婆子突然暴跳如雷,指着向连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混蛋!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贼汉子竟用‘通奸’两字来骂我!你……你……天哪!老娘好命苦啊……”
  说毕,捶陶顿足,嚎啕大哭起来。
  向连顿时心慌意乱,连声道:“别哭,别哭,有话好说,难道你没有跟丁七发生暖昧的关系么?”
  姚姓婆子边哭边骂道:“什么叫暧昧的关系?你这贼汉子,那年你顿足一去便是十八年,我一个妇道人家,你叫我依靠谁过活?你说!你说!你说呀!”
  向连愈想愈对,觉得她之不守妇道不仅应予原谅,而且值得同情,因而悔恨交加,连连搓手叹道:“是的,是的,都是我不好,可是我并非不想回来,而是因为我被关入了四海同心盟的正心牢,直到最近才逃出来。”
  姚姓婆子一愣道:“哦,你因何被关入正心牢?”
  向连道:“我在打劫一批官银时,杀死了几个人,同心盟认为我恶性重大,把我擒去判处终生监禁……”
  姚姓婆子骂道:“活该!要是你不杀我哥哥,咱们好好在此做些小买卖,也不会惊动同心盟。”
  向连见她已有回心转意的样子,当下掏出汗巾,毕恭毕敬的递到她面前,满脸堆笑道:“月娇,我的好娘子,你别哭了,快把眼泪拭干——”
  姚月娇一把夺过汗巾瞪他一眼道:“哼,谁要你来献殷勤!”
  说毕,却拿起汗巾拭起眼泪来了。
  向连一指地上的武维宁说道:“这位是鼎鼎有名的‘麻衣鬼师闻天笙’,武功比我高出许多,你快把他救醒如何?”
  姚月娇恍似未闻,拭干了泪水之后,两眼盯着前面看,神情痴呆,似在想着什么。
  向连陪笑道:“娘子,我说咱们须得赶快把这位‘麻衣鬼师’救醒,否则他会生气的。”
  姚月娇仍似未听见,还在发痴。
  向连趋近一步,低声下气道:“娘子,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咦,你在想什么?”
  姚月娇喃喃道:“我在想以前的事……”
  向连道:“别想了,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咱们重新开始吧!”
  姚月娇梦呓似的缓缓道:“以前,你还没有杀死我哥哥时,每天晚上,我替你擦背,你替我捏脚……”
  向连听得心头一荡,笑道:“如今我仍然可以替你捏脚啊!”
  姚月娇嫣然一笑道:“你还肯要我么?”
  向连正色道:“当然,只要你不再记恨,我愿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姚月娇忽然坐落地上,伸直双脚笑道:“好,你现在就给我捏捏脚!”
  向连如闻纶音,躬身应是,立即在她脚跟前跪下一脚,小心翼翼的脱下她的鞋子,开始为她捏起脚来了。
  姚月娇似感舒服无比,闭上眼睛轻叹一声道:“嗳,到底还是你这贼汉子好,丁七那死鬼就从来不替我捏脚,他说我的脚臭,你说我的脚臭么?”
  向连连忙摇头道:“不,他胡说八道,你的脚香极了!”
  姚月娇问道:“你真愿意和我破镜重圆么?”
  向连道:“是的,否则我回来干什么?”
  姚月娇道:“你离家时留下的银子,都被丁七那死鬼拿去赌光了,如今你回来,带了多少回来?”
  向连道:“我身上大约还有八百两银子,等下我会全数交给你的。”
  姚月娇哈哈笑道:“好啊!那够老娘吃喝二、三年了!”
  话声未了,猛可一脚踹出!
  向连“啊唷!”惨叫一声,仰身栽倒地上。
  姚月娇一跃而起,再一脚踩住向连的胸口,面露杀气??冷笑道:“向连,这是你教给老娘的‘撩阴脚’,也是你踢死我哥哥的‘撩阴脚’,如今老娘终于能够回敬你了!”
  向连被她一脚踢中“要害”,一条命登时去了半条,脸上冷汗涔涔而下,双目暴瞪,又惊又怒的颤声道:“月娇,你……原来你还是要杀我……”
  姚月娇两手叉腰,咧嘴恶笑道:“要不然,你真以为老娘愿意和你重修旧好,别做梦了!”
  向连面肉抽搐不止,厉声道:“贱人!你……你太狠了!”
  姚月娇笑道:“狠?哈哈,老娘再狠也不及你‘无影脚向连’的一半!”
  向连目光神色渐散,但仍拼命怒瞪着她道:“刚才我应该连你一起……杀了才对!”
  姚月娇道:“是呀!这该怪你自己记性不好,你忘了老娘曾经发誓要杀死你的话!”
  向连没有再开口,只对她怒目而视,似是恨不得一口将她吃掉。
  姚月娇道:“好啦!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若是没有,老娘就要送你回老家去了!”
  向连仍是对她怒目而视,没有开口说话。
  姚月娇低头仔细打量他一下,然后缩回踩在他胸口的脚,轻声道:“哼,便宜你了!”
  原来,她发现向连已经死了。
  她对向连显然已无一点夫妻之情,缩回脚后,立刻蹲身伸手入向连的怀中掏摸,把向连身上的银子摸了出来,放在桌上,望着银子笑眯眯道:“哈哈,好久好久没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了!”
  说毕,转身蹲到武维宁身边,把武维宁的身子翻转过来,又伸手入武维宁的怀中摸索,也将武维宁身上的几百两银子掏出,然后走去拔出贯穿赖皮猴丁七的那柄钢刀,转回武维宁身边,高举钢刀,??怪笑道:“姓闻的,老娘与你无仇无恨,但是老娘杀死无仇无恨的人已经不是头一次了,你自认倒霉吧!”
  话落,对准武维宁的脖子砍了下去。
  “噗!”的一声,一道水箭突由武维宁的口里喷出,喷中了她的面门!
  “啊哎!”
  姚月娇发出一声惨叫,抛下钢刀,双手掩脸,倒在地上打滚,一边打滚一边号叫道:“天哪!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
  是的,鲜血由她的指缝里流出,她的双目已被武维宁运气喷出的水箭打伤了!
  这道水箭,便是武维宁刚才喝下的那杯渗有蒙汗药的凉茶,原来他早已看出姚月娇心怀不轨,乃佯作不知,将药茶喝下,暗中运功逼住,不使药性发作,想看着她要玩什么花样……
  他并不同情无影脚向连之死,但对姚月娇的心黑手辣却甚为痛恨,所以吐出药茶击伤了她的眼睛。
  自从服下千年人参果后,他的功力已不下于一个修练四十年的武林高手,故此刻运功喷出的水箭,劲道异常强猛,有如一蓬铁沙,不仅打烂了姚月娇的两眼,并且打得她满面火红,好像被烈火灼伤,使得她痛彻心肺。
  他慢慢站立起来,对姚月娇的打滚哀号视若未观,取出怀中名单,将“无影脚向连”五个字勾去,然后找来一条方巾,将自己的银子连同向连的八百两纹银一起包好背起,举步便往屋外走去。
  姚月娇突然探手向他右脚抓到,嚎叫道:“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武维宁错开一步,冷冷道:“杀了你才能走么?”
  姚月娇一把没有抓中他的脚,又继续乱摸乱抓,厉声道:“要走可以,放下银子再走,那些银子是我的,你不能拿走我的银子!”
  武维宁万想不到她在双目受伤之后,还念念不忘银子,心中甚觉她可笑复可怜,不由冷笑一声道:“你是说,向连的八百两银子是你的?”
  姚月娇不顾满脸鲜血,循声向他扑去,尖叫道:“不错,你还我!”
  武维宁闪身避开,问道:“向连是你什么人?”
  姚月娇双目已盲,一扑未中,整个人便撞上了墙壁,由于用力过猛,两条手臂竟穿过了墙壁木板,再抽回时,臂上已是鲜血淋漓,但她仍不顾一切的返身再度扑出,撕心裂肺的叫道:“他是我的丈夫!所以那八百两银子是我的!”
  武维宁一闪出屋,不再理她,拔步奔向官道,因知附近没有客栈,故决定再走一个晚上的夜路。
  加上这个晚上,他已有两天两夜未曾歇息合眼,体力和精神确已到了极度疲惫的地步,他很想倒在道旁痛痛快快的睡一觉,但是一想到俞盟主等四人的生死系在自己手里,只得强打精神奔驰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行侠无沽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变生肘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