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行侠无沽
2021-02-15 18:23:1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夜,走到三更时分,途经一镇,意外的发现镇上有一家简陋的客栈,于是他决定投入客栈歇息半夜,天亮再继续赶路。
  一般客栈,总是“夜不闭户”的,武维宁走入客栈时,只见有个小二倚靠在柜台边打盹,当下上前拍拍他肩头,道:“小二哥,还有没有房间?”
  那小二豁然而醒,连忙起身答道:“有的!有的!后面有一间单房,您老要睡统铺或是——”
  武维宁接口道:“单房!”
  那小二躬身道:“是,请随小的来。”
  经过几间统铺,来到院后一排单人客房,小二打开其中的一间,武维宁进入一看,虽觉简陋,却感满意,当下把包裹卸下,叮嘱道:“小二哥,老夫要好好睡一觉,天塌下来也不许来吵醒我,懂不懂?”
  那小二陪笑道:“是的,是的,这儿很清静,您老安心歇息吧。”
  武维宁等他点亮房中一盏油灯之后,便挥手催他出去,关上房门,连衣鞋也懒得脱,立刻和衣上床,闭上了眼睛……
  他很快便进入朦胧中,但是就在此时,他忽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女人饮泣之声!
  咦,谁在哭泣?
  他睁开眼睛,凝神一听,才听出哭声来自隔壁的房间,心中大感烦躁,暗忖道:“哼,半夜三更,又不是死了丈夫,哭哭啼啼的什么意思!”
  他重又阖上双目,努力想把那阵阵传入耳中的哭声撇开,可是却办不到,因为那哭声听来太悲切太凄楚了,那像是一阙永远唱不完的悲歌,细细的,幽幽的,凄凉哀怨,呜咽不绝!
  哼,那小二还说这儿很清静,找他算帐去!
  他一骨碌翻下床,开门走出,大步来到前面,向那个又在打盹的小二喝道:“小二哥,你起来!”
  那小二一惊而醒,站起揉了揉惺忪睡眼,问道:“您老有什么吩咐么?”
  武维宁怒冲冲道:“刚才你说那房间很清静,那房间真很清静么?”
  那小二满脸错愕道:“有……有何不对?”
  武维宁沉声道:“老夫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那小二“啊!”了一声,皱皱眉头道:“真要命,她怎么又哭起来了?”
  武维宁道:“你能不能叫她别哭,让客人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儿?”
  那小二摇头道:“不成,小的若去劝她,她会哭得更伤心的,您老不知道,她——”
  武维宁冷笑道:“死了丈夫?”
  那小二道:“不,她现在还是个姑娘,不过明天就……就会有丈夫了……”
  “她明天要出嫁?”
  “正是,要嫁给敝镇首富谢老爷为妾。”
  “她不愿意?”
  “不,她很愿意。”
  “哪还哭个什么劲?”
  “因为她母亲刚在前天病逝了。”
  “哦?”
  “她们母女投亲不遇,上个月到此投宿,忽然一病不起,由于没钱请大夫看病,熬到前天就死了,她为了要安葬母亲,只好卖身葬母,谢老爷答应替她料理其母后事,昨天命人抬来一口薄棺,草草将其母的遗体抬去掩埋,明天——噢不,现在应该说今天,今天午后,就要将她娶去了。”
  “哼,那位谢老爷倒很慷慨啊!”
  “可不是,他原答应厚葬其母,结果却抬来一口薄棺,嘿嘿,那口薄棺顶多只值一两银子,一两银子买得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嘿嘿!这买卖真不错,早知如此,我潘新发——”
  “说完了没有?”
  “呃——是!是!说完了,唉!要是您老睡不着,小的就替您老——”
  “她叫什么名字?”
  “她?哦哦,她姓甄,芳名玉娥,是洛阳人氏。”
  “那谢老爷居住何处?”
  “就在后街上,那家有朱漆大门的便是,您老问……问这些干么?”
  “没什么,你睡吧!”
  “您老不换个房间?”
  “不。”
  武维宁说到这里,转身回到后院,进入自己房中,将包裹中的银子取出八百两包好,转到隔壁房间,举手敲门道:“甄姑娘请开门!”
  正在房中饮泣不止的甄玉娥一听半夜三更忽然有人敲门,不禁吓了一跳,惶声道:“你是谁?”
  武维宁答道:“老夫是甄姑娘隔壁的房客,有件事想和姑娘谈谈。”
  甄玉娥听出是个“老人”,便把房门打开,垂首幽幽说道:“这位老伯伯有何指教?”
  她年纪约仅十六、七岁,眉如新月,明眸皓齿,虽然容颜清瘦憔悴,但的确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武维宁道:“老夫刚由店小二那里得知姑娘的遭遇,对姑娘的坎坷身世至感同情,故不揣冒昧,意欲稍尽棉薄援助姑娘。”
  甄玉娥抬起了螓首,诧异的望着他问道:“那店小二是怎样跟老伯伯讲的?”
  武维宁道:“他说姑娘卖身葬母,那位谢老爷午后就要来娶去姑娘了。”
  甄玉娥点了点头,含悲道:“情形正是如此,所以难女已不需要人帮忙了。”
  武维宁道:“姑娘情愿嫁给那谢老爷为妾?”
  甄玉娥凄然一笑道:“不情愿,又有什么办法呢?”
  武维宁道:“要是姑娘不乐意嫁给他,老夫有办法将姑娘赎回来。”
  甄玉娥注目问道:“然后呢?”
  武维宁道:“然后,姑娘恢复自由身,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
  甄玉娥道:“难女业已无家可归,而且身无分文,能去何处?何处是难女栖身之所?”
  武维宁问道:“听说姑娘是洛阳人氏?”
  甄玉娥点首道:“是的。”
  武维宁又问道:“那儿有无亲戚?”
  甄玉娥道:“有一位叔叔,但他也无力收养难女。”
  武维宁把包好的八百两银子递到她手上,道:“那么,这八百两银子也许可使令叔叔收容你!”
  八百两银子,对一个“弱不禁风”的姑娘,是个颇为沉重的包袱,因此甄玉娥伸手接住时,双手一沉,差点失手掉落,但是她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包袱中是八百两银子,她用力抱住那个包袱,抬起满布惊奇的玉脸道:“老伯伯,您说什么?”
  突然间,她呆住了!
  因为就在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的“老伯伯”业已失去了踪迹!
  她以为遇见鬼魂,只吓得花容失色,骇叫一声,抛下银子,跌倒于地。
  但是,她显然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立刻想到,假如自己见到的“老伯伯”不是真人,那一定是神仙而非鬼怪,因为鬼怪是绝不肯“帮助”人的,所以她略一定神之后,随即起身拿起那个包袱,将它解了开来。
  当解开包袱,一堆白花花的纹银呈现在她眼前之际,她仍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万分吃惊的瞪望着那堆银子,颤声道:“这……这是真的么?”
  这个时候,武维宁已然来到谢老爷的宅院中,他很快就找到了谢老爷的书房,敢情这位谢老爷因太兴奋之故,居然尚未入睡,正在书房里踱方步,武维宁推门进入时,他以为是仆人来了,也不转头看一下,说道:“谢安,老夫说过不必侍候,你去睡吧!”
  武维宁抽出匕首,悄然闪至他身后,左手绕前蒙住他嘴巴,右手的匕首抵在他心口上,冷冷道:“谢老鬼,老夫有事同你商量,希望你爱惜性命,不要大声喊叫!”
  谢老爷大吃一惊,但因嘴巴被蒙住,叫不出声音,一时惊得浑身颤栗,嘴里“呜呜呜”个不住。
  武维宁道:“老夫再说一遍,你不能大声喊叫,否则一刀送你上黄泉!”
  谢老爷又“呜呜”两声,似在表示遵命。
  武维宁于是松开手,改抓住他的肩井穴,问道:“你埋葬甄姑娘的母亲,花了多少钱?”
  谢老爷面色苍白,震骇欲绝的瞪望着他,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何人?”
  武维宁冷声道:“别问老夫是谁,老夫只问你埋葬甄姑娘的母亲花了多少钱?”
  谢老爷吸了一口冷气,答道:“三……三两银子,你……问这个干么?”
  武维宁道:“要是老夫给你三两银子,你肯不肯放过甄姑娘?”
  谢老爷又惊又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武维宁道:“意思就是:甄姑娘不乐意嫁给你这个又老又刻薄的人!”
  谢老爷道:“岂有此理,她自愿卖身葬母,这是两厢情愿之事,如今老夫已安葬了她母亲,她岂可反悔?”
  武维宁紧了紧抵在他心口上的匕首,冷笑道:“这么说,你是不肯放手的了?”
  谢老爷面色一阵苍白,窒息似的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武维宁道:“一句话,愿意放手,我给你三两银子,饶你一条老命,不愿意,我就叫你到阴间去娶新娘!”
  谢老爷忙的连连点头道:“愿意!愿意!你把刀子收起来吧。”
  武维宁依言收起匕首,道:“那么,把她写给你的卖身契拿出来!”
  谢老爷犹豫了一下,看见武维宁满面杀气的瞪望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寒噤,不敢反抗,走去一张书桌,打开一只书箧,取出甄玉娥的卖身契,说道:“这便是甄姑娘的卖身契,你……你说要给的三两银子呢?”
  武维宁伸手道:“拿来!”
  谢老爷退后一步道:“你须得先把三两银子还给老夫才能拿走这个!”
  武维宁眼睛一瞪道:“你怕老夫食言是不是?”
  谢老爷道:“当然啦,你是有本事之人,要是拿了卖身契掉头就跑,老夫要到哪里去追人?”
  武维宁冷笑一声,取出三两银子放到桌上,道:“好了,把卖身契给我!”
  谢老爷把那三两银子纳入怀中,才将卖身契递给他,道:“拿去,算老夫倒霉,以后绝不做好事了!”
  武维宁收下卖身契,一指书桌上的笔墨道:“再写一纸收据给我!”
  谢老爷一愣道:“收据?什么收据?”
  武维宁道:“说你拿了甄玉娥三两银子!”
  谢老爷道:“这又何必,卖身契已经——”
  武维宁探手入怀握住匕首,冷叱道:“你写不写?”
  谢老爷吓了一跳,只得在书桌前坐下,取出一张白笺,提笔匀墨,写出了一纸“银货两讫”的收据。
  武维宁再将收据收下,顺手抓起砚台道:“你看,这是什么制成的?”
  谢老爷慌忙双手抱头道:“你不能打人,老夫不是什么都答应你了么?”
  武维宁道:“老夫不打你,老夫只问你这是什么制成的!”
  谢老爷面露惊疑道:“那是石头制成的,老兄问此何意?”
  武维宁笑道:“石头很硬,对不对?”
  谢老爷变颜变色道:“那……当然啊。”
  武维宁运出真力一捏,登时将墨砚捏成粉碎,沉笑道:“如果你敢再生事端找甄姑娘的麻烦,这块砚台便是你的榜样!”
  语毕,开门退出书房,纵身一掠,越过墙头……
  回到客栈,轻轻推开甄玉娥的房门,只见她正坐在桌前,望着桌上的那堆白银发愣,不由微微一笑道:“甄姑娘,那银子不是假的!”
  甄玉娥惊啊一声,连忙朝他跪倒,又惊又喜道:“老伯伯,您……您是神仙还是人?”
  武维宁道:“这世上若有神仙,那些神仙未免太清闲了——老夫是人!”
  甄玉娥道:“您老……真要把这些银子送给难女?”
  武维宁掏出她的卖身契和收据递给她,道:“此外还有这两样东西!”
  甄玉娥接过一看,登时喜极而泣,连连磕头道:“老伯伯,您是难女的再生父母,请受难女一拜!”
  武维宁伸手将她扶起,笑道:“不必如此,老夫对你也有一个要求!”
  甄玉娥连连点首道:“是!是!难女愿为奴婢报答老伯伯的大恩大德!”
  武维宁摇头道:“不,天亮后,你可以雇车返回洛阳投奔令叔,老夫所谓之要求,是要求你……要求你不要再哭!”
  甄玉娥一呆道:“不要再哭?”
  武维宁道:“是的,你的哭声使老夫无法入眠,而老夫赶路赶得疲倦不堪,非得好好睡一觉不可,你不要再哭,好么?”
  甄玉娥泪潸潸的点头道:“好的,我不哭,我不哭……”
  武维宁道:“天亮之后,命店小二替你去雇一辆马车,除非有人来找你麻烦,否则千万不要来吵醒老夫,知道么?”
  甄玉娥又点首道:“知道,但是老伯伯,您还没有把您的大名告诉难女,您老至少应该把姓名告诉难女,是不是?”
  武维宁笑问道:“你要知道老夫的姓名干么?”
  甄玉娥道:“难女要给您老立个长生碑,终生供奉,以报答您老的恩德。”
  武维宁哈哈一笑道:“不必,你只要不哭,就算是报答老夫了!”
  说罢,退出房间,替她关上房门。
  回到自己房中,仍又和衣上床,蒙头便睡,也许是没有了哭声的吵扰,或者是做了一桩好事,心情愉快之故,他很快便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他起床开门走出,听见隔房传来打扫之声,走去一看,只见甄玉娥已不在房中,店小二正在打扫房地,他一见武维宁站在门外,连忙躬身陪笑道:“嗨,您老醒了。”
  武维宁点点头,问道:“那位甄姑娘呢?”
  小二道:“走了!嘿嘿,说来您老一定不相信,今天早上,她一大早就去喊醒小的,命小的去替她雇一辆马车,说要回洛阳,嘿嘿,小的说:‘不行呀!姑娘,你已经卖给了谢老爷,怎可逃走?’她听了就拿出两样东西给小的看,嘿嘿,您老一定猜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武维宁一笑道:“那是什么东西?”
  小二道:“一张她写给谢老爷的卖身契和一张谢老爷收取她三两银子的收据!”
  武维宁故作惊讶道:“哦,她把自己赎回来了?”
  小二道:“可不是,她忽然有了许多银子,她说是一位老侠客帮助她的,嘿嘿,小的从来没见过老侠客是个什么样子,所以这话小的有些不信!”
  武维宁笑道:“不然,你认为是谁帮助她的?”
  小二道:“一定是我们镇上供奉的那位土地爷,您老不知道,我们那位土地爷最显灵,上个月——”
  武维宁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好了,老夫要赶路,没暇听你的,你快去弄些早膳来吧!”
  小二有点扫兴,抛下扫帚道:“好的,小的去弄来,您老要吃什么?”
  武维宁道:“随便,有什么吃什么!”
  两刻时候过后,他已结帐离开客栈,继续动身南下。
  由于酣睡了半个晚上,精神体力均已恢复,故走起来十分之快,看见道上无人,他便放开脚步向前疾奔,一转眼便奔驰了二十多里路。
  不久,一辆马车,在他对面的道上出现了!
  他知道那一定是甄玉娥所雇之车,但他不打算再和甄玉娥见面,他只想悄悄的越过马车,早一日赶到洛阳,设法解救俞盟主等四人。
  可是,正当他想绕路越过马车之际,却发现前面那辆马车忽然驶出官道,驰入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咦,那马车驶入树林中干么?
  那是通往洛阳?
  不,那树林中没有路啊!
  或者,那车夫打算驶入林中歇脚?
  也不,离开镇甸不过二十多里路,又不是大热天,马匹何必歇息?哼,莫非是那车夫……
  武维宁才想到这里,便不敢怠慢,立刻腾身纵起,朝那片树林飞奔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恶满人亡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小人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