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行侠无沽
2021-02-15 18:23:1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只见那辆马车在树林中左转右拐,觅路直入,一直到离开官道约有数十丈远,才停了下来。
  车夫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他勒停马车后,随由车座上跳下,面露一丝奸笑道:“姑娘别多疑,已走了大半天的路,再不歇歇,我的马可要支持不住啦!”
  只听车厢中的甄玉娥说道:“要歇脚,在路旁也可以歇,何必老远跑到这林中来呀?”
  那车夫笑道:“这林中比较阴凉,不是么?”
  甄玉娥打开车厢门,跨下马车,摆首四望道:“这树林中太荒僻,要是来了强人,看你怎么办!”
  那车夫哈哈笑道:“放心,这条路老子天天在走,什么地方有窟窿,老子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甄玉娥道:“似这般走法,要几天才能到达洛阳?”
  车夫道:“大概六、七天就可到了,只是甄姑娘当真要去洛阳么?”
  甄玉娥一怔道:“我当然要去洛阳,你这么说是何意思嘛?”
  车夫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道:“我替姑娘设想,姑娘还是不要回洛阳为妙!”
  甄玉娥花容微变道:“你说什么?”
  车夫耸耸肩道:“姑娘回到洛阳,万一你叔叔不肯收容去,那时候姑娘岂非空跑一趟?”
  甄玉娥正色道:“你别胡说!”
  车夫干笑一声道:“再说,你叔叔就算看在那八百两银子的份上愿意收容你,那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你这个年纪可以出嫁了,既然迟早要嫁人,倒不如——”
  甄玉娥脸红了,跺足道:“喂,你别胡说好不好?”
  车夫向她走上一步,涎脸笑嘻嘻道:“说真的,我马宏吉至今尚未娶妻,要是姑娘不嫌弃,咱们俩就结成夫妇,这样姑娘一辈子便有了依靠,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甄玉娥惊怒交迸,退步清叱道:“瞎说,你快开车送我上路,要不然,我……我……”
  马宏吉嘿嘿笑道:“怎样?”
  甄玉娥顿了顿道:“要不然,我要喊叫了!”
  马宏吉仰头大笑一声道:“哈!告诉你,这附近鬼都没有一个,你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得到!”
  甄玉娥吓坏了,不觉连连后退,颤声道:“你……你想怎样?”
  马宏吉满面狰狞的一步一步向她迫去,悍笑道:“我马宏吉赶车赶了十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机会,所以我不能放弃,我要你那八百两银子,也要你的身子,你若不答应,我杀了你!”
  甄玉娥登时惊慌失措,转身便跑,骇叫道:“救命哪!救命哪!”
  马宏吉赶上一步,伸手抓住她的秀发,用力一扯,将她扯倒地上,喝道:“闭嘴,你再喊叫,老子当真一刀刺死你!”
  说着,由怀中抽出一柄小刀,抵上她的咽喉。
  甄玉娥吓得要死,果然不敢再叫,只低声哀求道:“你不能这样,你可怜可怜我……那八百两银子你可以拿去,但是请你不要……不要……”
  马宏吉嘿嘿冷笑道:“到了口的鸡肉,要老子放弃,可能么?嘿嘿,老子玩过不少女人,可从来没有玩过真正的姑娘,尤其是像你这般标致的姑娘,嘿嘿嘿……”
  甄玉娥又惊又急,泪流满面地道:“请你行行好,饶了我吧!我是个无依无靠的弱女,我——”
  马宏吉面色一沉,喝道:“废话少说,现在乖乖的把衣服脱下来!”
  甄玉娥惨笑道:“你再逼我,我便咬舌而死!”
  马宏吉听了立刻抛下小刀,双手往她粉颈扼去,恶笑道:“这怎行?老子可不想奸尸,那太没有味道了!”
  可是他的双手还没扼上甄玉娥的颈子时,甄玉娥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片喜色,急叫道:“恩公快救我!”
  马宏吉方自一怔之间,整个人已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后领,被人提了起来!
  来的,正是武维宁!
  马宏吉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来,这时被武维宁提在空中,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想挣扎,可是只觉腰上被点了一下,浑身顿告麻木不仁,他虽然不通武功,却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功夫,因而更惊得心胆皆裂,发出颤抖的声音道:“你……你这位大……大英雄请……饶恕小的这一次……小的……小的……”
  武维宁截口冷冷道:“刚才甄姑娘求你饶她,你答应了没有?”
  马宏吉颤声道:“是……是……小的该死……小的一时糊涂……只请大英雄饶了小的这一次,小的以后不敢了!”
  武维宁拧转他的身子,扬手左右开弓,劈劈拍拍的重捆了他一阵耳光,只打得他双颊红肿,嘴角溢血才歇手,然后解开他的穴道,将他掷上车座,喝道:“好好给我开车!”
  马宏吉犹如死里逃生,爬在车座上直喘气,一面说道:“是……是……开车!开车!”
  甄玉娥跪在地上直叩头,悲喜交集地道:“恩公,您又救了难女一次,难女真不知道要怎样报答您才好……”
  武维宁扶她起来,淡淡一笑道:“不必放在心上,上车吧!”
  甄玉娥忙不迭的摇首道:“不!不!难女不敢坐他的车子了!”
  武维宁道:“别怕,老夫跟你一起坐,到了下一站城镇,老夫再替你换一辆车子。”
  甄玉娥听了才安心,脸露喜色道:“真的,恩公要陪伴难女一起去洛阳?”
  武维宁没有回答,默默的扶她上车,自己亦随后上车坐定,向马宏吉沉容问道:“下一处城镇是什么地方?”
  马宏吉一边驱马转车,一边答道:“是故城,离此约有三十里路。”
  武维宁道:“好,中午前给我赶到那里,赶不到我打断你的狗腿!”
  马宏吉连声应是,立即驱车出林,循着官道向故城方向疾驰。
  甄玉娥直到这时,才定下心神,透了口气,破涕为笑道:“老伯伯,您是怎么知道的?”
  武维宁道:“老夫凑巧也是走这条路,刚才看见马车转入林中,心里起疑,就追入一看,并不知车中人是你……”
  甄玉娥道:“谢天谢地,若不是老伯伯赶到,难女这会只怕已经不堪设想了。”
  武维宁笑而未语。
  甄玉娥满脸流露依偎孺慕之色,问道:“老伯伯,您能否告诉难女,您要去何处?”
  武维宁沉默有顷,答道:“和甄姑娘相同,洛阳!”
  甄玉娥大喜道:“那好呀!老伯伯昨夜为什么不肯说出来?难女早就告诉您要去洛阳,是不是?我们可以一起去洛阳,是不是?”
  武维宁凝容道:“不,老夫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必须早些赶到洛阳,不能跟姑娘一起走!”
  甄玉娥心慌道:“但是现在老伯伯已决定跟难女一起走了,是不是?”
  武维宁摇头道:“不,老夫只能陪你到故城,替你换一辆可靠的马车,然后老夫就要独自赶路了!”
  甄玉娥容颜一惨,万分失望的“噢!”了一声道:“为什么?难道难女会耽误您的行程么?”
  武维宁道:“是的。”
  甄玉娥急道:“不会的,您老又不是骑马,我们一路乘坐马车,很快就会到达洛阳的!”
  武维宁道:“乘坐马车,要六、七天才能到达洛阳,经老夫徒步赶路,四、五天就可到了。”
  甄玉娥迷惑不解的道:“您……您老骗人,怎么走路会比马车快呢?”
  武维宁一笑道:“老夫的一双脚跑起来比马车还快,这是一种……功夫,说了你也不懂,但老夫确实不是骗你!”
  甄玉娥道:“我知道了,您老是传说中的剑侠者流,武功很高,是不是?”
  武维宁点头笑道:“不错!”
  甄玉娥问道:“您老赶着去洛阳干么?”
  “救人!”
  “救人?”
  “是的,老夫有四个朋友落入恶人的手里,如不赶快去救,他们就会惨遭杀害!”
  “哦,原来如此……”
  “就为了这件事,老夫无法陪你一起走,不过你放心,等下到达故城,老夫会替你雇到一辆可靠的马车,使你安安全全回到洛阳。”
  “好的,救人如救火,难女明白了。”
  “令叔住在洛阳的什么地方?”
  “西城门外的顶角村,我叔叔叫甄舜和,是个做小本买卖的。”
  “他人好不好?”
  “还不坏,可是他有七个子女都还小,因此生活很贫苦……”
  “见到令叔,你可以先拿一百两银子给他,在他家住一阵子看看,要是不好相处,那只好找个归宿,你是个女孩子,只有找个归宿才是长久之计。”
  “………………”
  “咦,你怎么哭了?”
  “老伯伯,您有没有子女?”
  “没有,老夫未娶妻室,是个处处为家处处家的流浪汉!”
  “那么,难女有个冒昧的请求,不知老伯伯愿不愿意……”
  “你说说看,只要是老夫做得到的,定不使你失望就是了。”
  “我……我想认您老作义父,您老肯收留我这个义女么?”
  “啊,这个……恐怕不行,老夫一生东奔西跑,行无定址,而且……咳咳……”
  “我不是要您老天天带着我四处飘泊,只希望您老认我作义女,以后有机会经过洛阳,就去看望我一下,教我一些武功。”
  “噢,你想练武?”
  “是的,我很羡慕像您老这样有本领的人,我希望能练成武功,做一个锄强扶弱的侠女——您老别笑,我是真的有这种心意嘛!”
  “老夫明白,但是老夫有难言之隐,不能认你为义女,也没空暇教你武功。”
  “什么难言之隐?”
  “唔,这个……老夫真不知要怎么说才好……”
  “您老怕人知道?”
  “唔……”
  “那么,我发誓不把您老的一切告诉任何人就是了,好不好?”
  “………………”
  “哼,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您老瞧不起我,所以才不肯答应我!”
  “不,不是的。”
  “一定是的,您老瞧不起我,所以甚至连姓名也不肯告诉我……”
  “别哭!别哭!老夫可以把姓名告诉你,但是……咳!老夫实在不想欺骗你……”
  “这话怎么说呀?”
  “这……这样吧,我把一切告诉你,但你绝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好么?”
  “我若泄露出去,叫我不得好死!”
  “嗯,我现在的名号叫‘麻衣鬼师闻天笙’,但这是假的,我的真姓名叫武维宁……”
  “啊,您老为什么要用假姓名?”
  “不但姓名是假的,连我现在这副面貌也是假的,换句话说,我现在是在冒充一个叫‘麻衣鬼师闻天笙’的人!”
  “您……您现在的面貌也是假的?!”
  “正是,我不是老人,我的年纪只有二十岁,这,这就是我不能收你为义女的原因。”
  “天哪!您只有二十岁?您是个年轻公子?这……这是——”
  “嘘,小声一些!”
  “——真的么?”
  “真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
  “刚才说过了,是为了要救四个朋友。”
  “为什么冒充‘麻衣鬼师闻天笙’才能救出您那四个朋友?”
  “因为‘麻衣鬼师’是恶人之一,我冒充他,便可混入匪窟中轻易的将朋友救出。”
  “要是撞见了真正的‘麻衣鬼师’,您不是要露出马脚了么?”
  “不会,真的麻衣鬼师已经死了!”
  “啊……”
  “被我杀死用!”
  “啊……”
  “你害怕了?”
  “不,我知道你是好人,被你杀死的一定是坏人,可是……你当真是个年轻的公子么?”
  “我是年轻人不假,但我不是公子,我是草野粗夫,一个穷小子!”
  “你让我瞧瞧你的真面目好不好?”
  “不行,我花了半天的功夫才化装成这模样,要是恢复本来面目让你看,再化装就麻烦了。”
  “但是你不让我瞧,以后我怎么认得你呢?”
  “以后……唔,如有机会,我会以本来面目去顶角村探望你,那时你就可以看到我的庐山真面目了。”
  “嗯,好的,那么你现在先把你的一切告诉我,告诉我你家住在何处,告诉我你是怎样学成本领的,好么?”
  “好的,我家住长白山头平顶,我的父母都已过世了,从十一岁开始,我们家就只剩下我和我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我每天上山挖煤,用骡车载煤到山下去卖,生活虽然清苦,但是我们过得很愉快,后来有一天……”
  车行辘辘中,武维宁轻轻的细说自己的一切遭遇,说到昨夜投宿客栈听到甄玉娥的哭声时,车夫马宏吉刚好赶到故城的街上了。
  甄玉娥情不自禁的握住他的手,激动地道:“我们的身世有些相同,同是天涯沦落人,只是你比我好些,你是个男孩子,而且你还学了一身本领,你有能力照顾自己,是不是?”
  武维宁点了点头,苦笑一下道:“是的,我比你好些,我可以照顾自己,但是将来你会比我幸福,因为你可以过那平凡人的生活,而我却不能,将永远在刀口上打滚,也许有一天,我会陈尸荒野,没有人掩埋我,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甄玉娥紧紧握住他的手道:“不,你不会的,你是好人,吉人自有天相,你一定会达成愿望,把那些恶人一一擒回正心牢的!”
  武维宁笑了笑,忽然伸手推开车厢门,向那马宏吉问道:“喂,此地就是故城么?”
  马宏吉道:“是的,这就是故城!”
  武维宁道:“好,你停车!”
  马宏吉勒停了马车后,武维宁先把甄玉娥的包袱提下,然后扶她下车,转去车座前问道:“甄姑娘不坐你的车子了,现在该给你多少钱?”
  马宏吉哪敢再要钱,连称不必,掉转马车,飞也似的驰去了。
  武维宁一笑,拉起甄玉娥道:“走,咱们先找个饭馆吃饭去!”
  找到一家饭馆,“老少”俩便进入坐下,由于武维宁作“老人”打扮,所以他带着一个姑娘进入饭馆,谁都以为他们是父女,没有人对他们多看一眼。
  点了饭菜,武维宁等饭菜送到时,乘机问道:“小二哥,借问一下,你们这儿能雇到马车么?”
  小二道:“有的,您老要坐人还是运货?”
  武维宁道:“坐人。”
  小二道:“就在这条街的拐角处,要不要小的去替您老叫来?”
  武维宁道:“不必了,我们吃过饭自己去叫,谢谢你了。”
  小二笑道:“不客气,不客气……”
  说毕,躬身而退。
  武维宁于是招呼甄玉娥吃饭,甄玉娥知道这一顿饭吃过之后,就要和眼前的这位“恩人”分别了,她虽不知武维宁的庐山真面目是俊是丑,但是她仍有许多幻想,因此心中充满着离情别绪,也因此而吃不下饭,但她像一般少女一样有着一种天生的矜持,她不能主动的把自己的心意表露出来,同时为了掩饰内心激荡的涟漪,她勉强的端起饭碗,低首吃了起来。
  “老少”俩各怀心事,因而一顿饭吃完,竟未交谈一语,直到武维宁召来店小二付过账,才起身说道:“走吧,甄姑娘!”
  出了饭馆,武维宁带着她往街角走来,看见她沉默无语,便轻声道:“甄姑娘,我本该一直送你到达洛阳,但我实在不能……”
  甄玉娥凄然一笑道:“我知道,你给予我的帮助已经太多了,我十分感激你,不论我能不能平安回到洛阳,我都会永远感激你的!”
  武维宁道:“等下雇马车时,我会伪称是洛阳的镖师,说你是我的侄女,这样赶车的人就不敢妄生歹念了,当然你自己也要表现得坚强些,不要让人一看就知你是个容易欺负的弱女。”
  甄玉娥点了点头,强笑道:“好的,你放心,我已经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我已心满意足,什么都不怕了!”
  武维宁在她说话时,发现她目中充满着无限情意和一丝淡淡的哀怨,心头不期一震,连忙把眼睛移开,佯作不知不觉。
  两人拐过街角,果见左近有一处出租车马的车场,武维宁走到车场门口,立刻有一名车夫迎上来问道:“老丈要雇车?”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老夫是洛阳镖局的镖师,身后这位是老夫的侄女,老夫因有要事,不克亲自送她回洛阳,故想雇你们的马车送她回去。”
  那车夫欣然道:“好的,不过我们的马车不能过河,只能开到孟县为止,到了孟县,令侄女可乘渡船过河,再由孟津另雇马车直抵洛阳。”
  武维宁道:“就这么办,车费是多少?”
  那车夫道:“由此到孟县,有五、六天的行程,加上空车回来,所以最少要八两银子。”
  武维宁掏出一锭重足十两的银子递给他,道:“老夫给你十两,唯一的要求是路上多照顾一下,不能有一些差错!”
  那车夫喜出望外,接过银子,连连打躬称谢,笑道:“谢谢您老的厚赏,小的一定会好好把令侄女送到孟县,您老放心好了!”
  武维宁道:“能不能立刻出发?”
  那车夫道:“可以,待小的去向敝东家说一声,立刻就走!”
  说毕,转身奔去。
  不久,便见他提着一个包袱走出,由马厩里牵出一匹健马套上一辆马车,跳上车座坐定,驱车驶出车场,然后下车朝甄玉娥躬身道:“姑娘可以上车了。”
  武维宁把车里车外巡视一番,便扶着甄玉娥上车,甄玉娥似乎十分留恋这最后的一刻,一对清澈明亮的眼睛痴痴的注视着武维宁,上车坐定之后,仍紧握武维宁的手不放,喃喃说道:“你说要去顶角村探望我?”
  武维宁避开了她的眼光,点头道:“嗯,是的……”
  甄玉娥热切地道:“你不会骗我吧?”
  武维宁道:“不会的。”
  甄玉娥道:“好,即使你不能很快去看我,我……我也会等你,等你一辈子的!”
  说毕,慢慢的放开了武维宁的手……
  武维宁向她摆摆手,掉头便走,疾步的往城外走来。
  他颇为甄玉娥的柔情所动,以致心中十分不安,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机会去顶角村探望她,但他欺骗了她,答应会去探望她……
  唉,无论如何,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恶满人亡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小人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