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大快魔心
2021-02-15 18:36:0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维宁施礼退出,心中暗暗叹息,因为他看出无名魔睡意甚浓,而自己却未能施出摄魂大法,白白失去了一次大好机会。
  他为什么不能施展摄魂大法呢?
  因为直到现在,他的心仍然乱得很,情绪不稳定,是无法施行摄魂大法的!
  他脑海中不停的盘旋着这个问题:“为什么‘无名魔’会是她?为什么?为什么?”
  他想起了那次在五台山中的废宅,圣侠俞立忠被擒,三绝毒狐命自己前往同心盟诱骗白侠俞玉龙,交给自己一张地图,指定自己照地图的路线走,于是那天入夜时,自己走到“白发女子”所居的“伤心坡”,向她求宿……
  哼,原来这都是他们的安排!
  他们安排自己与无名魔会晤,目的是在探测自己是否诚实可靠,是否肯尽心尽意受他们驱使,怪不得那夜她一再劝诫自己勿拜“以狐为号”的人为师,原来那是她有意试探的,还好自己没有明白表示对“三绝毒狐”的厌恶,不然自己这条命早就结束在那茅屋里了!
  那夜,自己曾为她的“可怜的身世”付出了最诚恳的同情,自己要求她收容奶奶,一半也是为了解除她的孤单,想不到那一切都是假的!
  要是自己后来当真救出了奶奶,送奶奶去她那里,岂非等于又把奶奶送入虎口?
  可怕啊!为什么人的心机是如此的阴险?她是谁?她一个女流之辈,为什么要领导群魔,苦苦的与同心盟作对?为什么?为什么啊?
  他浑浑噩噩的想着,直到有人扯着他的衣袖,他才由迷茫中清醒过来。
  扯他衣袖的是甄玉娥,她看见他由无名魔的房间走出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又看见无名魔好端端的在房中,心中十分不解,所以走过来扯他衣袖,目露征询之色。
  武维宁摇摇头,低声道:“不行,这次不行……”
  甄玉娥低声问道:“什么不行?”
  武维宁道:“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是的,这颗夜明珠的确是世上最大的——”
  他一面说一面举手指着怀恩堂上嵌在正中的那颗夜明珠,继续道:“你看,它的光芒较其他九颗要强出数倍……”
  他所以突然转变话题,乃是因为听到地道中响起了一片脚步声之故。
  俄顷,三绝毒狐、玉面花尸、狼心黑龙、笑中刀、怪手翻天五魔,鱼贯的走入怀恩堂来了!
  甄玉娥这才明白武维宁突然转换话题的原因,她是个相当慧敏的姑娘,立刻接口道:“这么大的夜明珠,价钱一定很贵吧?”
  武维宁道:“我想是价值连城!”
  这时,三绝毒狐等人已然走了过来,玉面花尸冷宝山笑道:“甄姑娘喜欢这夜明珠?”
  甄玉娥含羞一笑道:“这么珍贵的宝物,谁人不喜爱呢!”
  玉面花尸又笑道:“老夫也有一颗,送给甄姑娘如何?”
  甄玉娥摇首笑道:“不,我不要!”
  玉面花尸道:“甄姑娘不是说很喜爱么?”
  甄玉娥浅浅一笑道:“喜爱是一回事,占有是另一回事,我只想这样欣赏,不想占有它。”
  三绝毒狐哈哈笑道:“我们帮主的眼光真不错,甄姑娘才识脱俗,确非一般姑娘可比!”
  甄玉娥忸怩的笑道:“左丘老前辈谬奖了,我读书不多,什么也不懂……”
  群魔一生闯荡江湖,鲜少与纯洁的良家少女相处,此刻见甄玉娥娇羞中透着天真无邪,都觉有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武维宁怕她一个应付不好坏了大事,当下微微一笑道:“甄姑娘,你跟令师坐了几天的马车,大概也累了,回房去歇歇吧!”
  甄玉娥点首微笑道:“嗯,您老说要教我功夫,可别赖啊!”
  武维宁道:“不赖!不赖!老夫有暇便教你,但不是今天!”
  甄玉娥一笑而去。
  武维宁见她进入无名魔的房后,便回对三绝毒狐等人说道:“诸位,有件事情老夫尚未向诸位说及,那是关于‘无影脚向连’……”
  他又把“无影脚向连”之死向他们说了一遍,因为他觉得既然已告诉了无名魔,若不告诉他们,未免不合情理。
  群魔听了向连的“故事”后,竟无一点悲哀之色,反觉十分有趣,狼心黑龙哈哈笑道:“为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捏脚而死,这算什么?做鬼也风流么?哈哈哈……”
  这天下午,其余的二魔——独目狂龚光庭,病郎中司徒星、毒娘子墨明珠也到了。
  只差一个三手丐桑元没有到达!
  群魔都认定三手丐桑元最迟明天便会到达,只有武维宁知道三手丐桑元永远不会来了。
  明天,无名魔就要动手为俞盟主四人“离魂换魄”了!
  而武维宁打算在这之前对无名魔施以“摄魂大法”,使之说出药方的机会已告失去,因为无名魔一直酣睡到独目狂龚光庭三人到达时才醒来,剩下来的时光,只是一个晚上,别说无名魔睡了一觉后精神已是十分充沛,而武维宁也想不出要以何种理由在晚上进入她的房中!
  总而言之,在俞盟主等四人被“离魂换魄”之前,他已没有机会了!
  现在他只有抱着一个希望,希望俞盟主等人被施行“离魂换魄”之后,自己能很快找到下手的机会。
  此外,他也希望同心盟的另外的十三位金衣特使能够获悉盟主陷落的消息后,而循着自己一路施放的“十里香”寻到此处。
  不过,这个希望也是十分渺茫的,因为同心盟不可能获悉盟主已被敌人所擒,即使知道,也不可能在明天之前赶到这洛阳来。
  这天晚上,武维宁彻夜未眠,他真希望这一夜不要有天亮的时候,可是天终于还是亮了!
  无名魔与群魔在竹屋中吃过早膳后,她想起了三手丐桑元,因说道:“桑护法如果在今天下午还没来,那一定是出事了!”
  三绝毒狐道:“以他的身手,应该不难甩脱跟踪的敌人吧?”
  无名魔道:“如果跟踪者确是‘千手剑客上官威’,那就难说得很了。”
  三绝毒狐道:“但是桑兄只要不跟他动手,上官威也不见得很容易就擒住他。”
  无名魔轻“嗯”一声转对司空森吩咐道:“今天一天,你就守在客栈的柜台后,发现有可疑人物入栈打尖,即来通知!”
  司空森答道:“好的,帮主请放心。”
  无名魔站了起来,向众人道:“走吧,我们下去!”
  一行十人进入怀恩堂后,无名魔接着吩咐道:“冷、闻、劳、褚四位,进去把他们带出来!”
  三绝毒狐随将一支钥匙交给玉面花尸,四人于是走入地道,往铁房而来。
  武维宁是四人中的一个,他看见三绝毒狐把一只钥匙交给冷宝山,心头动了一下,但他立刻明白那只是打开脚镣的钥匙,如果三绝毒狐也将打开手铐的钥匙交出,自己才可出其不意的将冷、劳、褚三人制服,夺取钥匙为俞盟主四人解除桎梏,领他们杀出来,但现在不行,因为手铐不除,俞盟主四人一定打不过无名魔、三绝毒狐、独目狂、狼心黑龙、病郎中及毒娘子等六人。
  所以,他一路“安安份份”的随着冷、劳、褚三魔走向铁房。
  铁房到了。
  武维宁越前踩动消息,移开铁壁,向房中的圣侠俞立忠、红小萍、俞冰媛、一斗仙李泽四人冷声道:“听着,我们帮主要请你们四人出去问话,你们最好不要反抗,须知反抗是无益的!”
  俞立忠点头笑道:“放心,在没有把握时,老夫绝不妄动!”
  俞冰媛现在已知眼前这个“麻衣鬼师闻天笙”是武维宁,虽然她早已得了指示,不敢喜形于色,但仍不由自主的盯着武维宁直瞧,只瞧得武维宁心头大跳。
  玉面花尸举步走入,取出钥匙,俯身解开了俞冰媛的脚镣,将她拉出铁房外,道:“哪一位先带她出去?”
  他的意思是先把俞冰媛带走,其余的俞立忠等三人就不敢作怪了。
  武维宁见俞冰媛一直望着自己,眸中充满企求之意,不忍使她失望,便伸手抓住她一只手道:“走!”
  走离铁房数步,俞冰媛立刻兴奋的传音问道:“武维宁,你真是武维宁么?”
  武维宁颇感啼笑皆非,传音答道:“我真希望不是,但我的确是!”
  俞冰媛别过玉脸,不胜欣喜的望着他,又传音道:“真没想到……你怎么可能瞒过他们呢?”
  武维宁传音道:“这种事也许就因太不可能,所以才能瞒过他们——别老是望着我,脸上也别带笑容!”
  “无名魔命你们来带我们出去干什么?”
  “离魂换魄!”
  “啊!你得赶快设法救我们出去?”
  “来不及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谋取那帖药方的,只要拿到药方,你们四人和俞、叶三位特使都可得救的。”
  “昨天跟随在无名魔身侧的那个姑娘是谁?”
  “她叫甄玉娥,刚被无名魔收为传人,不过她可能会协助我——”
  “嗄,她会协助你?”
  “是的,我曾经救过她两次,又曾资助她八百两银子,这是在无名魔收她为徒之前的事——”
  “她知道你是武维宁么?”
  “知道。”
  “我明白了,她很喜欢你,是不是?”
  “俞姑娘别误会——”
  “误会?哼,你用不着瞒骗我的,其实……其实这干我什么事?我……我……”
  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这时武维宁已拉着她走入怀恩堂了。
  怀恩堂中,在无名魔的面前,此刻已摆着四张铜椅,武维宁一看即知那是准备给俞盟主等四人坐的,是以他一直拉着俞冰媛走到最右边的一张铜椅,将她推入椅里。
  无名魔开声道:“再点她麻穴!”
  武维宁依言点了她的麻穴,俞冰媛眼眶一红,掉下眼泪来了。
  狼心黑龙笑道:“哈!这位俞大小姐哭了!”
  毒娘子“格格”笑道:“她应该哭的,再不哭,以后就没有哭的机会了!”
  他们都以为俞冰媛是害怕“离魂换魄”而哭,只有武维宁一人明白她不是害怕,而是在伤心,但他无法向她解释,只好硬着心肠让她去伤心了。
  不久,俞立忠、红小萍、一斗仙李泽先后被带入怀恩堂中,玉面花尸等点了他们的麻穴,也将他们推入铜椅,让他们并排坐着。
  无名魔坐在他们对面的一张虎皮椅里,目光中充满着残酷的嘲弄意味,静静的望了俞立忠好一会,才开口笑道:“俞大盟主,记得本帮主昨天说的话么?”
  她已恢复了原来的装束,所以也变成男人的嗓子了,声音低沉而冷峻!
  俞立忠笑道:“一夜之隔,怎会忘记,你说要叫老夫伤心,害怕!”
  无名魔道:“不错,现在是时候了!”
  俞立忠道:“你是一帮之主,想来不会使出那些下三流的手段吧?”
  他是怕义女俞冰媛受到污辱,故说了这句话,他还不知道无名魔是个女的。
  无名魔笑了起来,道:“不会,本帮主所将加诸于你们的,是一种十分高明的手段!”
  俞立忠含笑问道:“那叫什么?”
  无名魔道:“离魂换魄!”
  俞立忠道:“证诸正乙真人及俞、戈、叶四位特使的情形,老夫知道你所说非假,但老夫可否请教一下,你这门异术是如何研究得来的么?”
  无名魔冷笑道:“老实告诉你也不妨,这门异术,是本帮主得自一位西域僧人的传授。”
  俞立忠道:“那位西域僧想必被你杀死了。”
  无名魔笑道:“不错,所以你们被‘离魂换魄’之后,普天之下,只有本帮主一人能够使你们恢复神智,但本帮主是绝不会让你们恢复神智的!”
  俞立忠道:“既然如此,你能否让老夫满足一下好奇,说明将怎样使我们‘离魂换魄’?”
  无名魔道:“本帮主正打算解释给你们听,说来也十分简单,首先,本帮主让你们喝下一碗药汤,你们喝下药汤后,不需多久便会神智错乱,同时血液倒流……”
  俞立忠叹道:“怪不得被‘离魂换魄’的人竟不怕点穴,原来是血液倒流之故!”
  无名魔嘿嘿怪笑道:“你们神智错乱之后,当然已不知道自己是谁,以前的一切更不复记忆,成了一个‘行尸走肉’之人,那时候,本帮主便开始教导你们,替你们取个新姓名,再给你们编造一个新的身世,然后……”
  说到这里,他回头向三绝毒狐做了个手势,三绝毒狐立即走去右边的大理石壁前,踩下了地面上的一块机关消息。
  刹那间,一幕奇景出现了!
  那面大理石壁,忽然分成十七块,一齐旋转了半周,原来是前面的,现在转到后面去了!
  而十七块大理石上,每块都贴着一张巨大的人像,约有三尺高两尺宽的半身人像!
  那是——
  俞立忠。
  红小萍。
  俞冰媛。
  武维宁。
  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
  第二号金衣特使神驼子绷通。
  第三号金衣特使清溪老人徐介然。
  第六号金衣特使牧野奇客温之安。
  第八号金衣特使铁杖翁莫贤平。
  第九号金衣特使黑公公宇文鼎。
  第十号金衣特使黑婆婆鱼知春。
  第十一号金衣特使飞龙爪韦威良。
  第十二号金衣特使伸手将军慕容松。
  第十四号金衣特使一斗仙李泽。
  第十五号金衣特使北海渔翁盖天雄。
  第十六号金衣特使一帖奇医欧阳尧天。
  第十七号金衣特使火药王摄雨义。
  每一幅像都画得与真人一模一样,维妙维肖,就像真人站在前面似的!
  包括武维宁在内,老少五人一时都想不通无名魔叫人画出这些人像的用意,心中着实惊奇不已。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章 眼看铸恨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 见女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