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章 眼看铸恨
2021-02-15 18:36: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无名魔发出一阵银铃的诡笑,缓缓道:“也许你不曾见过我,可是你只要稍加思索,应该不难猜想到我是谁的!”
  红小萍还想再开口时,脸上忽然起了变化,怒容渐渐褪去,接着慢慢泛起一片笑靥,好像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可笑的事,笑声道:“别担心,我的好女儿,赶明儿为娘替你找个如意郎,嘻嘻嘻……”
  俞冰媛玉容一变,骇声叫道:“娘!您说什么?”
  红小萍笑道:“不错,那孩子相当忠厚……嘻嘻,你看他眉是眉眼是眼,嘻嘻嘻……”
  俞冰媛惊叫道:“娘!您……您……”
  突然间,她的神色也起了变化,看样子药性也发作了!
  一斗仙李泽也一样,原来布在脸上的怒色,开始消失,慢慢的换上了一副愚钝痴呆的笑容,然后是胡言乱语起来。
  武维宁一颗心往下直沉,明知悲剧不可避免,可是眼看着四个正正常常的人突于顷刻间变成疯疯癫癫的呆子,心中的悲愤仍是难以抑制,他真想一掌将眼前的无名魔击杀,但他终于强忍了下来,理智告诉他:眼前的四人,以及在同心盟的俞、戈、叶三特使,他们之能否复原,完全操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无论如何也得把解药骗取到手,而要想将解药骗取到手,就必须谨慎行事,绝不能莽撞!
  他不觉得移目望向甄玉娥,暗忖道:“还有这个小丫头,她所以未将我冒充麻衣鬼师的秘密告诉无名魔,是因为她属意于我之故,今后的几天,我必须虚情假意的跟她相好,否则只怕连我也难逃劫数了……”
  这时,三绝毒狐等人都被俞立忠四人的胡言乱语引得发笑,整个怀恩堂充满了邪恶的笑声!
  无名魔举步走到俞立忠面前,脸上流露出怨恨与满足的冷笑,启唇问道:“喂,你知道你是谁么?”
  俞立忠傻愣愣的喃喃说到:“我……我是谁?”
  无名魔道:“你是伪君子!”
  俞立忠吃吃笑道:“哦,我是伪君子……伪君子……”
  无名魔道:“而且是天下最可恶的老匹夫!”
  俞立忠又吃吃笑道:“而且……是天下最……最……可恶的老匹夫……”
  无名魔纵声大笑了一阵,才由怀中取出四本线装簿子,分递给三绝毒狐、独目狂、病郎中及“麻衣鬼师”四人,说道:“左丘老教导俞老贼,龚老教导贼婆子、司徒老教导一斗仙李泽、闻老教导那丫头,照簿次上人名的次序教下去,一天一个!”
  三魔和武维宁接过簿子,只有武维宁一人深感不知所措,因为他还不知道要怎样教导,不过他没有把“不知所措”表现出来。
  他想到可以“依样画葫芦、如法泡制”,故不大着急,只不过无名魔指定由他负责教导俞冰媛,使他内心深深感到痛苦而已!
  无名魔接着向三绝毒狐说道:“先绑好他们的身子,再除去他们的手铐,然后就可开始!”
  三绝毒狐笑道:“帮主请放心,属下等已有两次的经验,可以驾轻就熟了。”
  无名魔点了点首,转对玉面花尸、狼心黑龙、怪手翻天、笑中刀、毒娘子五人道:“你们五位可以去竹屋中消磨时光!”
  玉面花尸等均知所谓“消磨时光”,其实是防备敌人潜入,当即含笑而去。
  无名魔见一切已吩附妥当,于是拉起甄玉娥的手道:“走,到为师的房中去,今天为师传授你一门内功心法!”
  她们师徒走向房间时,三绝毒狐等已开始动手绑扎俞立忠四人,原来四张铜椅上均配置皮带,他们把皮带绕上俞立忠四人的腰身和双脚,使他们坐着无法动弹,然后三绝毒狐取出钥匙,解开了他们的手铐,再出手解了他们的麻穴……
  武维宁如法泡制,将俞冰媛绑好,解开她的麻穴,看见三绝毒狐、独目狂、病郎中三魔开始把俞立忠、红小萍、李泽三人推向贴在石壁上的那些画像,他也跟着将俞冰媛推过去。
  推到距画像只有三尺之近时,一齐停住,三绝毒狐翻开簿子的第一页看了一眼,随即移望独目狂笑问道:“龚老簿子上的第一名是谁?”
  独目狂一指俞立忠道:“好玩得紧,就是他!”
  三绝毒狐接着转望病郎中问道:“司徒兄的呢?”
  病郎中答道:“是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
  三绝毒狐最后转望武维宁问道:“闻兄的呢?”
  武维宁翻开簿子,只见第一页前面写的是俞冰媛的“新姓名”和新身世,后面写的则是她的第一个仇敌“武维宁”,心头震了一下,答道:“是武维宁!”
  三绝毒狐一嗯,走去按动消息,于是刹那间,壁上的十七幅人像中,有十三幅开始转动,缓缓转向后面,最后是恢复原状,壁上只剩下俞立忠、红小萍、万人敌尉迟宏、武维宁四幅!
  俞立忠的第一个仇敌,是发妻红小萍,所以三绝毒狐接着又推动铜椅,使俞立忠面对发妻之像。
  独目狂、病郎中和武维宁也再度推动铜椅,使红小萍面对俞立忠之像,一斗仙李泽面对万人敌尉迟宏之像,俞冰媛面对武维宁之像。
  于是,三绝毒狐搬过一张椅子在俞立忠身边坐下,开始教导,道:“喂,你知道你是谁?”
  俞立忠一脸迷茫地道:“我是谁?”
  三绝毒狐道:“你姓仇,名如山!”
  俞立忠喃喃道:“我姓仇,名如山!”
  “仇如山!”
  “仇如山!”
  “好,你是谁?”
  “我是……谁……”
  “你是仇如山!”
  “是,我是仇如山!”
  “再问一次,你是谁?”
  “我是仇如山!”
  “好极了,你的绰号是‘游魂秀士’,如有人问你是谁,你就回答我是‘游魂秀士仇如山’知道么?”
  “知道!”
  “再问一次,你是谁?”
  “我是……仇……仇如山……”
  “游魂秀士仇如山!”
  “游魂秀士仇如山!”
  “要记住,等下老夫还要问你,你若答不出,老夫打死你!”
  “我记住!我记住……”
  “你家住游魂山游魂洞!”
  “我……我家住……住……”
  “游魂山游魂洞!”
  “游魂山游魂洞!”
  “你家住何地?”
  “游魂山游魂洞!”
  “对,你有一个妻子叫红小萍!”
  “我……我有一个妻子叫……叫……”
  “红小萍!”
  “红小萍!”
  “你们是一对恩爱夫妇!”
  “我们是一对恩爱夫妇!”
  “可是你的妻子红小萍被一个女人杀死了!”
  “我的妻子红……红小萍被……一个女人杀……杀死了?”
  “不错,那个女人就是她!”
  三绝毒狐举手指着壁上红小萍的画像。
  俞立忠两眼痴痴呆呆的瞪望着红小萍的画像,梦呓般地道:“哦,她是……”
  三绝毒狐加重语气道:“她是淫妇!”
  俞立忠木无表情地道:“她是淫妇么?”
  三绝毒狐点头道:“正是,就是这个淫妇杀害了你的爱妻红小萍!”
  俞立忠点点头,没有接腔。
  三绝毒狐问道:“你听清楚了没有?”
  俞立忠道:“听清楚了。”
  三绝毒狐又一指红小萍的画像问道:“她是谁?”
  “她是……是……是淫妇!”
  “对,她杀害了你什么人?”
  “她杀害了我……我……我爱妻红小萍!”
  “嗯,你恨不恨她?”
  “我恨!”
  “那要怎样?”
  “怎样?”
  “你应该为亡妻报仇!”
  “哦……”
  “你要杀死她!”
  “杀死她?”
  “对!杀死她!”
  “对!杀死她!”
  红小萍、李泽、俞冰媛的“姓名”和“身世”也差不多,三个人的“姓名”都叫“仇如山”,家住“游魂山游魂洞”,所不同的是:红小萍的“杀夫仇人”是俞立忠,李泽的“杀父仇人”是万人敌尉迟宏,俞冰媛的“杀死情郎的仇人”是武维宁……
  武维宁依样画葫芦,按照簿子上所写的教导方法,反复的把“一切”灌输入俞冰媛的脑中,只是他教得心惊肉跳,他怕俞冰媛还记得自己化装麻衣鬼师之事,当自己把“仇恨”灌输得她对“武维宁”恨入骨髓时,她可能会突然指着自己大叫:“你就是武维宁,我要杀死你……”
  还好这种情形没有发生的迹象,因为俞冰媛自药性发作之后,显然已记不起以前的一切了。
  这一天,三绝毒狐等四人反复的教导着俞立忠等四人如何记住自己的“姓名身世”和“杀妻”、“杀夫”、“杀父”、“杀情郎”的仇敌。
  到了这天下午,俞立忠等四人不仅已是根深蒂固的记住了自己的“姓名身世”,并且对自己的“姓名身世”,并且对自己的“仇敌”滋生了愤恨之心,老少四人开始对画像怒目而视,开始挣扎着欲脱离束缚,戟指画像吼叫道:“我要杀死你,我要吃你的肉寝你的皮……”
  于是,最后的一个“教导”步骤是安慰,三绝毒狐向狂怒不已的俞立忠笑道:“别急,这只是你仇敌的画像,过几天,老夫会带你去找她报仇的!”
  然后,一天的“教导”便告结束,俞立忠等四人被带入四间房中,分别关禁,不再一起关入铁房中了。
  第二天,轮到玉面花尸、狼心黑龙、怪手翻天、笑中刀四魔上场,这一天的“课程”,俞立忠的“杀父仇人”是第二号金衣特使神驼子缑通,红小萍的“杀子仇人”是第三号金衣特使清溪老人徐介然,李泽的“杀母仇人”是第六号金衣特使牧野奇客温之安,俞冰媛的“杀父仇人”是第八号金衣特使铁杖翁莫贤平。
  这一天,武维宁和三绝毒狐、独目狂、病郎中奉命离开地下室,在花园里的竹屋中防守,所以武维宁根本没有机会接近无名魔,施行摄魂大法骗取药方。
  他很希望甄玉娥能替自己安排一个下手的机会,但甄玉娥也整天不见芳踪,显然正躲在她自己的房中专心勤练无名魔传授给她的“内功心法”了。
  入夜前,无名魔钻出地道,向三绝毒狐问道:“桑老仍无消息?”
  三绝毒狐皱眉的道:“正是,难道当真出事了?”
  无名魔道:“大概不错,所以你们这几天要特别注意,也许桑老已落入敌人之手而供出了这地点……”
  独目狂道:“桑老的个性,属下最清楚,要是他不幸失手被擒,他绝不会供出什么的!”
  无名魔道:“这要过几天才能证明,过几天假如仍未见他回来,而也没有敌人的踪迹,就可证明桑老没有供出什么了。”
  她接着跟大家聊了一阵俞立忠四人的情形,便又回地下室去了。
  第三天,又轮到三绝毒狐、独目狂、病郎中和武维宁上场,这一天的“课程”:俞立忠的“杀母仇人”是第九号金衣特使黑公公宇文鼎,红小萍的“杀女仇人”是第十号金衣特使黑婆婆鱼知春,李泽“杀子仇人”是第十一号金衣特使飞龙爪韦威良,俞冰媛的“杀母仇人”是第十二号金衣特使伸手将军慕容超。
  虽然无名魔就在咫尺之近的房中,武维宁仍无机会单独与他相处,而甄玉娥只在吃午膳时露面一次,吃过饭后,她又回房勤练内功去了。
  武维宁对她愈来愈厌恶,他暗暗叹息:“原来女人竟是如此善变,当日自己要离开她时,她表现的那么情意绵绵,那么依依不舍,现在她找到一个师父了,对自己竟形同陌路,哼!”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十分感激她,因为她毕竟没有向无名魔告发自己是假麻衣鬼师。
  第四天又改由玉面花尸、狼心黑龙、怪手翻天、笑中刀四魔进入怀恩堂“教导”俞立忠四人,这一天的“课程”是:俞立忠的“杀子仇人”是第十五号金衣特使北海渔翁盖天雄,红小萍的“杀兄仇人”是第十六号金衣特使一帖奇医欧阳尧天,李泽的“杀弟仇人”是第十七号金衣特使火药王聂雨义,俞冰媛的“杀姐仇人”是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花样百出
上一篇:
第二十九章 大快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