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花样百出
2021-02-15 18:37:4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
  无名魔看见群魔都已化装完毕,便开始发号施令,说道:“你们八位分成四组,每两人护送一辆马车,并轮流驾驶马车,左丘军师与劳老护送俞老贼,龚老与褚老护送贼婆子,冷老与南宫老护送李泽,闻老与司徒老护送俞冰媛——好,去把他们带出来!”
  移时,俞立忠四人被带出来了。
  他们四人经过易容后,彼此已不相识,这是无名魔不欲他们在未抵达同心就开始“自相残杀”的一种措施,因为老少四人现在已彼此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无名魔打量老少四人一眼,转对三绝毒狐等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三绝毒狐道:“没有!”
  无名魔道:“那就动身吧!”
  于是,笑中刀牵着俞立忠,怪手翻天牵着红小萍,狼心黑龙牵着李泽,武维宁牵着俞冰媛,鱼贯的走出怀恩堂。
  武维宁牵着俞冰媛走在最后,当他一脚跨入地道之际,忽然闷哼一声,蹲了下去。
  无名魔一愕道:“闻老怎么了?”
  武维宁勉力站起,随又不胜“痛苦”的蹲了下去,道:“奇怪,忽然腹痛如绞……”
  无名魔讶异道:“你病了?”
  武维宁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无名魔忙道:“诸位且等一下,闻老好像有点不舒服呢!”
  三绝毒狐等人原已走入地道,闻言一齐转回,病郎中趁前扶住武维宁,问道:“闻兄,怎么回事?”
  武维宁一手按着肚子道:“肚子又涨又痛,不知是怎么搞的……”
  病郎中伸手按按他的肚子,果然发觉他的肚子涨嘟嘟的,便问道:“放不放屁?”
  武维宁摇头道:“没有。”
  病郎中道:“看情形是着了凉,奇怪,以闻兄的功力,怎会被风寒所侵?”
  武维宁道:“老夫也不明白……”
  病郎中道:“小毛病,服两帖药就可痊愈,只是眼下就要出发,这可怎么办?”
  无名魔沉吟有顷,道:“这样吧,墨护法暂时代替闻老护送一程,俟闻老痊愈时再赶上马车替下墨老。”
  毒娘子墨明珠欣然道:“好的,由属下去便了。”
  病郎中立即回房开出一帖配方,递给武维宁道:“等下请副帮主派个人抓药,每隔两个时辰服一帖,最多服三帖就行了。”
  武维宁道谢接过配方,毒娘子匆匆回房打点行装,便牵起俞冰媛随着三绝毒狐等走了。
  转眼间,怀恩堂中只剩下无名魔、武维宁及甄玉娥三人,无名魔似欲跟出看看,伸手道:“配方给我,我去请副帮主派人抓药,你回房歇息去吧!”
  武维宁交出配方,按着肚子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房间,上床躺下,暗暗透了一口气……
  无名魔才步入地道,迎面瞥见三绝毒狐走了回来,不禁微诧道:“又有什么事?”
  三绝毒狐低声道:“没有什么大事,属下只想和帮主说说闻老……”
  无名魔讶然道:“说他什么?”
  三绝毒狐举目一瞥,见麻衣鬼师已不在怀恩堂中,乃转身跟着无名魔往地道外走去,一面说道:“属下觉得闻老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
  “哦,哪一点不对劲?”
  “性情迥异往昔,比以前更沉默寡言,好像怀着什么心事。”
  “你没有问过他?”
  “有几次正要问他的时候,他就若有意若无意的回避开了。”
  “唔,我倒不觉得他有何异样之处。”
  “帮主最好留意一些的好,属下觉得他刚才的腹痛,也有些古怪……”
  “你是说他不想跟你们一道去而假装腹痛?”
  “属下不敢这样说,只是总觉他不该生病,而且迟不痛早不痛,偏偏在这个时候……咳!总而言之,帮主还是多注意他的日常行动,以免发生意外!”
  “好,我会留意的。”
  这时候,武维宁和甄玉娥也在低声交谈,甄玉娥看无名魔走出后,便进入武维宁的房中,含笑问候道:“闻老前辈,你的腹痛好了吧?”
  武维宁冷声道:“我知道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可是这一次你若再阻碍我,那……”
  甄玉娥笑道:“怎么样?”
  武维宁沉默不语。
  甄玉娥嫣然一笑道:“那就要打死我,是么?”
  武维宁冷冷道:“甄姑娘,你把我折磨得够了!”
  甄玉娥敛去了笑容,含歉道:“如果你觉得我是在折磨你,那我很抱歉。”
  武维宁道:“如果你以为不是,那么刚才你为什么故意留在她房中不走,不让我下手?”
  甄玉娥道:“我不让你下手,是因为他们四人尚未离开此处之故。”
  武维宁道:“要是我不假装腹痛,我岂非没有机会接近她了?”
  甄玉娥道:“你可以在途中借故折返!”
  武维宁轻轻一叹道:“好了,你若真有诚意帮助我,等下她到我房中来探望时,就请赶快出去!”
  甄玉娥摇首道:“不,你不能在今夜动手!”
  武维宁发怒道:“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是已被送出去了?”
  甄玉娥道:“但是还没走远,你最快也要等明天晚上才能动手!”
  武维宁冷笑道:“甄姑娘,你这种做法的意思我明白,但是你错了,如果你认为这样做便可达到目的,那你是在做梦!”
  甄玉娥心思十分敏捷,一听就知他在说什么,顿时又羞又伤心,眸涌泪光道:“正好相反,你完全误会了,我要你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
  武维宁冷冷一笑道:“果真如此,我非常感谢,但你大可不必顾虑我的安全,我只要能取到解药,即便牺牲性命亦在所不惜!”
  甄玉娥道:“他们尚未走远,你拿到解药又有何用,她或司空森仍可赶上车队,把他们四人杀了!”
  武维宁道:“这一点你不必顾虑,无名魔一旦中了我的摄魂大法,我会立刻去把司空森也一起收拾了。”
  甄玉娥道:“但是你的摄魂大法不一定能够成功,万一你失败了呢?”
  武维宁道:“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我不能畏惧失败而踌躇不前。”
  甄玉娥道:“你等他们被送远离洛阳后再动手,万一失败,我才能设法救你脱险,换句话说,我的能力只能救一个人,不能同时救五个人。”
  武维宁不耐烦地道:“好了,你回房去吧!”
  甄玉娥注目问道:“你仍决定今夜动手?”
  武维宁点头道:“不错,我不愿再等了!”
  甄玉娥抿了抿薄唇,很坚决地道:“你一定要等到明天晚上才可动手,如不依我,我仍要阻扰你,甚至告发你!”
  语毕,转身出房而去。
  武维宁猛然坐起,几欲扑上去将她一掌击毙,但他终于又忍耐了下来,他知道不能这样做,要是杀了她,那么一切都完了。
  他废然躺下,不停的叹气,以平息胸中的怒火。
  依她么?
  谁知她安着什么心肠?
  不依她,要是她当真去向无名魔告发,那岂不糟糕?
  唉,还是再依从她一次吧,无论如何,她到现在还没泄漏自己的秘密,可证明她的确还是偏向自己的……
  他想到这里,正想下床去告诉她愿听从她的主意行事之际,无名魔走入房中来了!“好了一点没有?”
  武维宁坐起答道:“不像刚才那么痛了,不过肚子里好像灌满了风……”
  无名魔道:“我已派人去抓药,待会副帮主即可把药送进来,你好好躺着吧。”
  武维宁道了谢,接着问道:“他们走了?”
  无名魔道:“是的,走了。”
  武维宁叹道:“但愿明早能够痊愈,这样属下明早便可与帮主动身赶去。”
  无名魔道:“闻老不必挂虑,迟一两天再走也不妨,他们马车走不快,咱们总可赶上的。”
  武维宁点点头,假装腹痛又发作,按着肚子躺了下去。
  无名魔道:“我叫玉娥来照看你如何?”
  武维宁摇头道:“不必,又不是什么大病,帮主请回房安歇吧。”
  无名魔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约莫顿饭工夫之后,司空森端着一碗药汤走进来,笑道:“闻兄,你是铁打的人,怎么忽然生起病来了?”
  武维宁苦笑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铁打的人也有生锈的一天啊!”
  司空森把药碗端到他床榻前,道:“司徒兄交待说:服下这药后,要好好躺着,只要能出汗,接着就可放屁,一放屁就好了。”
  武维宁坐了起来,接过药汤一口喝下,再把空碗递给他,道:“劳动副帮主,老夫十分不安,下次派个人送来就行了。”
  司空森笑道:“现在这地方除了帮主、甄姑娘和我,还有谁呢?”
  武维宁道:“店伙不行么?”
  司空森道:“他们还不知道鸿宾客栈的地下有这么一个地方。”
  武维宁一笑道:“这么说,这碗药也是副帮主亲手煎的了?”
  司空森道:“是的,不过闻兄不必放在心上,我虽然忝为副帮主,若论辈份年龄,为闻兄效劳一下是应该的。”
  武维宁道:“老夫却有些领受不起,副帮主还是把药交给甄姑娘,由她煎吧。”
  司空森点头一笑道:“也罢,我店里很忙,咱们是自己人,我也不跟闻兄客气了。”
  他退出房间,走去向甄玉娥交待一番,就走了。
  两个时辰后,甄玉娥端入了第二碗药汤,武维宁低声问道:“令师睡着了?”
  甄玉娥点首道:“大概是吧。”
  武维宁道:“那么,把药倒掉!”
  甄玉娥微笑道:“这药不病不灵,喝了也没关系呀!”
  武维宁道:“我不喝,倒掉!”
  甄玉娥便把药汤端去床侧,倒入尿桶里,然后转回轻笑道:“你到底没有下手,是不是?”
  武维宁道:“这表示你赢了!”
  甄玉娥道:“我还要向你要求一事!”
  武维宁心头火发,沉声道:“后天才能动手,是不是?”
  甄玉娥摇首笑道:“不,是有关我自己的事。”
  武维宁轻哼一声道:“我不知道还能为你效什么劳!”
  甄玉娥道:“你已救过我两次,不知肯不肯再救我一次?”
  “救你?”
  “是的,明天晚上,不论你成功与否,你要救我离开这儿!”
  “若能得手,我自然可以救你出去,但万一失败,我怎能救你呢?”
  “失败,我会设法救你,但要离开此处,却要仰赖你的大力。”
  “好,我会带你返回顶角村。”
  “不,我不能回顶角村了。”
  “为什么?”
  “无名魔已知我是顶角村人。”
  “那么,你打算去何处?”
  “我不知道,你只要带我远离洛阳,不要让我落入无名魔之手,那就行了。”
  “你想练武,我可以带你去同心盟,替你找一位师父,如何?”
  “好是好,就怕同心盟容不下我。”
  “这话怎么说?”
  “不说也罢!”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只为情苦
上一篇:
第三十章 眼看铸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