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真向虎山闯
2021-02-15 18:42:2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半月之后,武维宁来到了王屋山!
  当他来到王屋山的山麓时,他已不是原来的“车夫”打扮,他已恢复了本来面目,并且他决定以本来面目上山!
  因为他判断此刻埋伏在山中的,除了无名魔、三绝毒狐、独目狂、玉面花尸、毒娘子等五人之外,必然还有那一群前在寿阳解散的五十多个魔头!
  他们分布在山中各处守望,他知道自己无论怎样化装,也无法瞒过他们!
  他明目张胆的策骑登山,走不多时,便发现一条人影由一座岩石后飞出,挡立于前面的山径上!
  这人年约七旬,是个满面虬胡相貌狰狞的老人,他两眼射出凶光,瞪望着武维宁,口中发出“桀桀”怪笑,似乎把武维宁当作狩猎物,认为自己已经猎到了。
  武维宁一眼就认出对方正是由正心牢逃出的一个,他毫无惧色的策骑前进,一直走到对方面前才停了下来。
  虬胡老人看见武维宁毫不隐藏的公然上山,而且神态镇静得像一座山岳,不禁现出一丝惊奇之色,但仍咧嘴“桀桀”怪笑道:“武维宁,你终于来了!”
  武维宁微微点头,神色冷漠地道:“尊姓大名?”
  虬胡老人怪声怪气的答道:“老夫姓厉,名杰,外号恶张飞!”
  武维宁不为所动,淡淡道:“不错,我的名单中有这么一个人——你们帮主何在?”
  恶张飞厉杰狞笑道:“在山上!”
  武维宁道:“那么,带我去见她!”
  恶张飞不由一怔道:“哦,你小子就打算这样上山救人?”
  武维宁道:“不然,要怎样上山?”
  恶张飞道:“老夫以为你打算杀开一条血路!”
  武维宁微微一笑道:“这又何必,你们的目的在诱捕我,现在我老老实实的上山就擒,这不省却了你们许多麻烦么?”
  恶张飞呆了一下,继之又桀桀怪笑道:“你小子今番为何表现得如此差劲?”
  武维宁道:“阁下认为小可应该怎样表现才不差劲?”
  恶张飞笑道:“老夫替你设想,今天你上得王屋山来,已没有活着下山的机会,所以你应该动手杀人,杀得了老夫,你便算够本,若能再杀一个,你就算赚钱啦!”
  武维宁淡笑道:“不,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慈悲之心,小可非到万不得已时,不想杀人!”
  恶张飞道:“你小子说得蛮好听,其实你即使想杀人,也不一定杀得了老夫!”
  武维宁道:“是的,但小可确有不杀人之心。”
  恶张飞道:“老夫奉命阻挡你上山救人,你若想上山,就得闯过老夫这一关!”
  武维宁笑道:“我想你们帮主一定认定我不是偷偷上山,便是以武力硬闯,所以才吩咐你们阻挡,如今我既甘愿上山就擒,阁下又何必劳神费力?”
  恶张飞仔细打量着他,面露狐疑道:“你当真甘愿上山就擒?”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
  恶张飞歪头想了想,道:“好,你等一下,老夫须得先请示我们帮主才敢带你上山。”
  他一边说一边取出一支炭笔和一张白笺,匆匆写了几个字,然后把白笺卷好,走去岩石后拿出一副弓箭,将卷好的白笺绑在箭尖上,搭箭引弓,朝山上射去。
  “喃!”的一声,那支箭飞上一处山腰,随后又见那支箭由山腰上射起……
  敢情每隔一段山路都有一人把守,他们把恶张飞的“飞箭传书”一段一段传递上去了。
  约模过了一炷香光景,指示来了,一支箭射落于恶张飞身边的地上!
  恶张飞俯身拔起,扯下箭头上的一卷纸棒,展开看了看,随即向武维宁笑道:“好了,随老夫上山去吧!”
  说罢,转身飞步前行领路。
  武维宁拍马追随,迤逦走了一程,山径已尽,眼前是一片怪石林立的山地,马已无法前进,武维宁于是下马步行,继续跟随上山。
  也不知转过了多少奇形怪状的山峰,才来到一座异常隐蔽的山洞前。
  山洞前,此刻并立着无名魔、三绝毒狐、毒娘子三人!
  无名魔看见武维宁到来,像迎接贵宾似的,含笑道:“武维宁,你这样上山,实出本帮主意料之外!”
  武维宁苦笑了一下,道:“你当然会感到意外,因为在你的想象中,这世上根本没有一个好人!”
  无名魔点了点头,笑道:“的确是如此,现在废话少说,你可知道你来到此地后,会有什么结果?”
  武维宁道:“知道,我会死!”
  无名魔笑道:“那么,你为何愿意前来白白送死?”
  武维宁道:“我要救甄姑娘!”
  无名魔突然仰天“格格”大笑道:“你的意思是说:要以你的一命交换甄玉娥的一命?”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
  无名魔笑得前仰后合道:“你以为本帮主会答应么?”
  武维宁又点头道:“会的!”
  无名魔笑声突敛,冷冷一笑道:“何以见得?”
  武维宁道:“因为你留给小可的信中说甄姑娘是个恩怨分明,可敬可佩的姑娘,所以我相信你会释放她!”
  无名魔冷笑不语,似乎在讥笑武维宁想得太天真。
  武维宁正气凛凛地道:“甄姑娘暗中把药汤倒掉,那是因为小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要报答,而你也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她一再阻止小可杀你——”
  无名魔失笑道:“哦,你杀得了本帮主么?”
  武维宁道:“在怀恩堂中,你尚未识破我之前,我有多次机会可以杀死你!”
  无名魔恍然的笑道:“不错!不错!”
  武维宁继续说道:“甄姑娘不但阻止我杀死你,而且还自动向你领罪,这样的一位姑娘,你忍心处死她么?”
  无名魔沉默了一会,忽然轻叹一声道:“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是……本帮主已经好久不跟人讲道理了!”
  武维宁原以为只要陪上一命,总可救甄玉娥于不死,这时听她“不讲道理”,分明是说不但要杀死自己,而且也不肯饶恕甄玉娥,因之登时惊怒交迸,勃然道:“那你想怎样!”
  无名魔微笑道:“你放心,本帮主暂时还不想杀死你们两人!”
  她说到这里,别脸向三绝毒狐使了个眼色。
  三绝毒狐立由怀中掏出一副手铐,向武维宁走近,嘿嘿笑道:“小子,把你的双手伸出来!”
  武维宁倏地退后一步,右手握上剑柄(这把剑是他在途中买的),面呈凛烈道:“你不答应释放甄姑娘,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
  三绝毒狐冷笑道:“你想反抗?”
  武维宁沉声道:“不错,我的剑杀得死人!”
  三绝毒狐岂会把这个昔日的“徒弟”放在眼里,闻言不禁纵声大笑道:“哈哈哈,那你不妨动手试——”
  最后一个“试”字尚未出口时,剑光突现,势如闪电般在他的头上闪动了一下!
  三绝毒狐怪叫一声,仓皇暴退寻丈,脸上满布惊骇疑惑之色。
  因为他的头发已被武维宁的长剑削下一撮,正由空中飘荡下来!
  无名魔面色微变,脱口道:“好快的剑!”
  她嘴里在喝采,心里却和三绝毒狐一样惊骇不置,只因她对圣侠俞立忠及同心盟的十八位金衣特使的武功路数十分清楚,但却看不出此刻武维宁这一剑的出处。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千手剑客上官威”新创的“灵蛇剑法”中的一招。
  三绝毒狐一退之后,脸上的惊疑很快转为羞怒,他口中发出一声狼噫般的怪啸,纵身猛扑而出,打算将武维宁立毙掌下。
  无名魔急喝道:“住手!”
  三绝毒狐身形倏住,掉头说道:“帮主,这小子不除,日后必成本帮大患!”
  无名魔道:“我自有主张,你退下吧!”
  三绝毒狐未能挽回颜面,似甚不悦,但他又不敢违拗,只得悻悻的退了下去。
  无名魔伸手道:“把手铐给我!”
  她接住了三绝毒狐抛到的手铐,转对武维宁笑道:“你真想反抗么?”
  武维宁沉声道:“不错,除非你释放甄姑娘!”
  无名魔道:“我说过暂时不杀死你们两人,但是你若要反抗,我现在就当着你面前剥光她的衣服,让她受尽蹂躏而死!”
  武维宁心头一凛,一时作声不得,他从她的目光中看出她不是在虚言恫吓,所以他感到六神无主了。
  无名魔微微一笑,又道:“我说得出做得到,你相信不相信?”
  武维宁抛下长剑,废然道:“来吧!”
  他觉得既然无法救甄玉娥,也不能让她受尽污辱而死,所以只好屈服了。
  无名魔上前用手铐铐住他双手,随即向三绝毒狐道:“左丘老,请传令集合众人于预定地点!”
  三绝毒狐躬身应喏,匆匆而去。
  不久,附近的山顶上传来一声炮竹爆炸的声响,那显然是集合众人的信号!
  无名魔接着向山洞中喊道:“冷老,带她出来,咱们该走了!”
  她说完这话,骈指点了武维宁的穴道,一把将他揽起,纵身便走。
  就在她身形纵起之际,武维宁瞥见玉面花尸冷宝山由山洞中带出甄玉娥,但这只是“惊鸿一瞥”,随后他便被无名魔带入一片岩石林中,再也看不见什么了。
  他没想到无名魔会在擒到自己之后,就下令众人匆匆撤离王屋山,他知道他们是害怕俞盟主率领金衣特使及众代表攻上山,因此要急急撤走。
  明白了这一点后,他不禁暗骂自己糊涂,他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在今天上山,而应该缓后两三天,等到俞盟主等人赶到时再上山,这样俞盟主等人才能暗中尾随敌人,伺机救出自己和甄玉娥!
  可是,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想到这一点,那天当他看完无名魔的信后,他一心只想赶快到达王屋山,以自己的性命交换甄玉娥的性命,他还认定无名魔必然会被自己的勇气所感动而放走甄玉娥,因此他一路马不停蹄的疾赶。现在,他才知道一切都想错了!
  现在,俞盟主等人也许正在来此的途中,但是他们最快也要两天之后才能赶抵此处,而当他们赶抵此处时,再也不可能找到复仇帮的一点踪迹了!
  愚蠢!自己实在太愚蠢了!
  他不停的暗骂着自己,若非麻穴受制,他真想自己打几个耳光……
  耳边风声呼呼,他感觉像在空中飘飞着,山中的景物在他的视线下疾速倒退,约摸顿饭之久,景物突然停住了,停在一处山麓的林边。
  一辆马车和几个披麻带孝的人,已在林前等候着!
  车厢中,并排放着两口棺材!
  那几个披麻带孝的人一见无名魔将武维宁带到,立刻揭开其中一口棺材,其中一人则由无名魔的手中接过武维宁,将武维宁放入棺中,随即盖上棺盖,钉下钉子。
  武维宁顿时置身于黑漆漆的棺木中,他知道无名魔要将自己活埋,但过不多久,他才知道不是,因为他发现有两道微弱的光线射入棺中,那是两个小小的通气孔。
  原来无名魔所以要把自己装入棺中,意在避人耳目,她想得真周到啊!
  他接着又暗忖道:“另外那口棺材,一定是用来‘盛殓’甄姑娘的了!唉……若非我还不想死,有人为我披麻带孝,倒也不坏……”
  果然所料不差,他正思忖之间,已听到有人揭起身边另一口棺盖的声音,接着是甄玉娥被放入棺中的声响,最后是下钉子之声!
  只听无名魔问道:“人都到齐了?”
  三绝毒狐答道:“是的,都到齐了!”
  “有没有发现同心盟的人?”
  “没有!”
  “好,前哨先行!”
  “是!”
  旋闻一片马蹄声,在距离马车约十几丈外的地方响起,得得远去。
  过不多久,又听无名魔说道:“好了,你们上车,去吧!”
  于是,车厢震动了几下,上车的显系那几个披麻带孝之人,然后马车开始驶动,由慢而快,向武维宁无法测知的方向驰去。
  从这天开始,武维宁和甄玉娥尝到了比死更难受的苦头,他们躺在闷热而漆黑的棺中任由马车飞驰颠簸着,每天到了半夜,那几个披麻带孝的人才揭开棺盖,给他们食物,让他们解决“私事”,而最使武维宁感到痛苦的事是:一路上他始终未能与甄玉娥见上一面,每次总是一入一出,他们先把甄玉娥带出,给她食物及解决“私事”之后,再将她装入棺中,然后才轮到他出棺,因此他和甄玉娥虽然近在身边,却似一个在天边,一个在海角,甚至连交谈一句也不可得。
  而由于每次出棺都是在半夜,因此武维宁完全不知自己和甄玉娥正在被送往何处!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马车不停的在路上飞驰着。最初武维宁还以为顶多七八天就可到达无名魔所要到的地方,可是他失望了,过了七八天,马车仍然不停,仍然继续前进,第九天、第十天、第十一天……
  一直到第十四天,他和甄玉娥才被抬出马车!
  他以为已经到了,结果却是被抬上一艘船,之后又在船上度过了五天,才又被抬下船。
  然后,再度被抬上马车,复行一日一夜,再被抬下,这次改由人抬着,忽上忽下的走了半个时辰,才被放了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洞里晨昏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七巧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