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洞里晨昏
2021-02-15 18:43:2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来的是三个魔头,他们一个手提两大桶清水,一个手提一个尿桶,另一个一手抱着一包毡子,一手抱着一大捆干草。
  他们把清水、尿桶、毡子、干草放下,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武维宁于是立刻动手将干草分成两堆,铺于左右两边的洞壁下,再将毡子张开,心中正在发愁没有钉子可用,却见毡子里面放着四支丧门钉,当下便用丧门钉将毡子钉挂起来。
  于是,洞壁便被隔成两间了。
  武维宁道:“你喜欢住哪一边?”
  甄玉娥道:“随便。”
  武维宁道:“你现在可以进去洗浴了。”
  甄玉娥芳心鹿撞,担忧道:“不知他们会不会突然闯进来?”
  武维宁道:“放心,有人进来,我挡住他就是了。”
  甄玉娥羞笑道:“你也不准偷看!”
  武维宁不觉面红耳赤,发窘道:“我……我怎么会呢?”
  甄玉娥见他发窘的样子十分可爱,不由掩口而笑,提起一桶清水,走入另一边洞室去了。
  武维宁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当即走出洞室,在洞道上站住,为她“把风”。
  未几,洞室中传来了“哗啦”水声,但是他没有因此生起遐思,他满脑子只在筹思着如何才能带着甄玉娥逃出魔掌,因为他实在不甘心让无名魔达到她的目的。
  可是,他苦思良久仍然想不出一个可行之计,他知道不论自己单独一人或带着甄玉娥,都要先通过前面洞道上那扇木栅门,而那扇木栅门虽是一掌就可将之震倒,问题就在铃声响起时,便会惊动敌人,而且洞中敌人极多,自己想带着甄玉娥冲出洞外,根本不是一桩可能之事!
  他想得头痛,不禁轻叹一声,暗忖道:“唉,要是有钻天遁地的本领就好了——”
  一想到“钻天遁地”,他心头突地一动,也就在此际,身后响起了甄玉娥的声音:“该轮到你了!”
  武维宁掉头一望,见她已洗好穿好,乃转回洞室道:“你也去替我把风,有人进来时,就说我在洗身子,别让他过来。”
  甄玉娥点首一笑,轻移脚步走了出去。
  武维宁把另一桶清水提入另一半洞室中,但他却不立刻脱衣洗浴,他绕着洞壁举掌拍打一遍,然后才开始脱衣洗浴,一面仍继续筹思脱逃之策……
  刚刚洗好穿毕,忽听甄玉娥叫道:“别进来,他在洗身子呢!”
  一个粗犷的声音笑道:“哈哈男人看男人,有什么要紧啊!”
  甄玉娥道:“你放在这里,我们自己端进去便了!”
  那粗犷的声音道:“也好,省得老夫多走几步,你们吃完了就把空碗碟放在这儿,等老夫来拿……”
  说到末了,人似已走远了。
  武维宁知是送食物来的,走出一看,只见甄玉娥已端着一盘食物走过来。
  甄玉娥笑道:“你洗好了?”
  武维宁点头道:“正是,刚才那人是谁?”
  甄玉娥道:“我不认识他——来,我们来吃饭吧!”
  她把一盘食物端入洞室放在地上,武维宁坐下一看,食物居然不坏,有鱼有肉,于是两人对坐着吃了起来。
  武维宁一边吃一边低声道:“玉娥,我想到了一个脱逃的方法,也许可以成功……”
  甄玉娥停止吃食,注目问道:“什么方法?”
  武维宁道:“刚才我在四面洞壁上敲打了一番,发现这边——”
  他举箸一指右边的一面洞壁,继续说道:“声音跟别处不一样,好像距洞外只有六、七尺,所以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凿个洞逃出去。”
  甄玉娥道:“凿洞的时候,不会被他们发觉么?”
  武维宁道:“我们在夜间挖掘,也许可以瞒过他们,你看怎样?”
  甄玉娥道:“不妨一试,不过成功的希望恐怕不大,因为无名魔一定派人把守在洞外四处,我们即使能够钻出去,也会在外面被他们发现……”
  武维宁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我们打通洞壁之后——”
  说到这里,凑至她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话。
  甄玉娥听得脸现喜色,连连点首道:“此计果然不错,你决定什么时候动手?”
  武维宁道:“过几天再动手,今天我们刚到,他们防备较严,等过几天让他们认定我们无意逃走而防备较疏的时候,再动手为佳。”
  甄玉娥含笑道:“你真聪明,怪不得俞姑娘那么喜欢你!”
  武维宁耸耸肩道:“我本来不聪明,这都是被三绝毒孤逼出来的……”
  此后几天中,他们表现得很安份,像似一筹莫展,在等待着交换的日子的来临。
  无名魔则每天至少进来察看一次,但头三天她察看得很仔细,似乎她也考虑到武维宁会凿洞而逃,很注意四下洞壁的情形,到了第四天后,才松懈下来,进入洞室一看武维宁和甄玉娥均在,就掉头走了。
  于是,第七天的半夜里,武维宁开始行动,他拔出一支钉毡子的丧门钉,像雕刻一件名贵的物品,小心翼翼的在他睡卧的洞壁上挖掘起来。
  甄玉娥看着他挖掘了半天,才挖出一个寸许深的圆口,不禁低声问道:“这么慢,要挖几天才能打通?”
  武维宁道:“如果不是怕他们听到,我一个晚上就能挖通,但现在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打算一个晚上挖一尺,大概要六、七天吧。”
  甄玉娥道:“挖出来的石土如何处理?”
  武维宁道:“拿到洞道上去。”
  甄玉娥一呆道:“拿到洞道上去?”
  武维宁道:“是的,铺在洞道两旁的壁下,用脚踩踏一番就行了。”
  甄玉娥惊讶道:“这样就能瞒过无名魔么?”
  武维宁道:“大概可以,她只注意这间洞室,不会去注意洞道上的情形,这就像兵法上所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甄玉娥想想也觉有道理,于是用双手掬起他挖出的石土,蹑手蹑足的拿出铺在洞道边上,再用脚轻轻的踩几下,然后又转回掬土……
  于是,一个挖掘,一个处理挖出的石土,约摸一个更次后,果然挖出了一个一尺深的小圆洞——仅容一人钻入的小圆洞!
  武维宁道:“好了,今夜到此为止,你去睡吧!”
  甄玉娥望着那小洞口道:“明天无名魔进来时,会不会被她看出来?”
  武维宁在小洞口前坐下,背部倚靠在洞壁上,含笑道:“我这样坐着,她就看不出来了!”
  甄玉娥见他的身躯足够掩遮洞口,不由点首笑道:“好是好,但万一她要你站起来呢?”
  武维宁双手一摊道:“那样的话,我们就只好乖乖等待交换了!”
  甄玉娥道:“有了,明天她来时,我伪称夜间寒冷睡不着,要求她送来一床棉被,如此我们就可利用棉被掩遮洞口了,你说怎样?”
  武维宁道:“能要到一床棉被,当然更好,就怕他们没有……”
  次日午后,无名魔入洞巡视,武维宁与甄玉娥并肩倚坐于洞壁下,以身子挡住挖掘了一尺深的暗洞,无名魔以为他们在促膝谈心,笑道:“你们愈来愈亲密了,是否已私订了终身?”
  武维宁淡淡道:“是的!”
  无名魔冷笑一声,转对甄玉娥问道:“丫头,你当真答应嫁给他?”
  甄玉娥也已习惯了她的调侃,大方地道:“我父母双亡,不与人私订终身,谁能替我作主!”
  无名魔道:“若是你还肯认我作师父,我便可以替你作主。”
  甄玉娥道:“谢了,我已经自己作主了。”
  无名魔道:“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他是不会娶你的!”
  甄玉娥笑笑不语。
  无名魔道:“我告诉你,凡是相貌长得英俊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总想娶一个有财有势的妻子,这小子也一样,他现在和你表现得亲亲密密,其实他心中只喜欢俞冰媛一个,因为你不能和俞冰媛相比,俞冰媛的父亲是天下第一名人,又有财又有势,他娶了她,一辈子受用无穷,而你,你能给他什么呢?”
  甄玉娥仍是笑笑不语。
  无名魔冷笑道:“你不相信我的话,等着瞧好了,如果有一天他当真肯娶你为妻,我——”
  武维宁突然接口道:“你要怎样?”
  无名魔道:“总之,我绝不相信你会娶她为妻!”
  武维宁紧逼不放的问道:“要是你料错了呢?”
  无名魔道:“我绝不会料错!”
  武维宁道:“那么,万一你料错了呢?”
  无名魔道:“没有万一!”
  武维宁笑道:“这样如何,如果有一天我娶她为妻,你就去同心盟自首,敢不敢打这个赌?”
  无名魔一哼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这个赌?”
  武维宁冷笑道:“你不敢打赌,就表示你对自己的看法没有信心,也就证明你在胡说八道!”
  无名魔陡地脸寒如冰,目露杀气道:“小子,你大概想吃苦头了?”
  武维宁凛然无惧,道:“关于你以前的一切,我已经知道了,当年你不劝令尊弃邪归正,等到令尊被同心盟擒获时,你却要俞盟主救他,而当时俞盟主根本无权宽赦他,于是你就痛恨俞盟主,认为俞盟主不喜欢你,欺骗了你,其实俞盟主哪一点欺骗你?哪一点对不起你?”
  无名魔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怒叱道:“好小子,居然教训起我来了,我看你……”
  武维宁不容她说下去,再度打岔道:“而就因你不能和俞盟主结为连理,你就一篙子打翻一条船,说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哼哼,如今我倒要请问你:既然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何必天天和男人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去遁世隐居?”
  无名魔无词以对,不禁连连跺脚骂道:“臭小子!今天本帮主非给你一顿——”
  武维宁大声道:“你说不过我就想给我苦头吃,这就是你这位复仇帮主的作风么?”
  无名魔呆了呆,继之重重“哼!”了一声,掉头就要离去。
  甄玉娥急道:“等一下!”
  无名魔刹住身子,怒冲冲道:“丑丫头,你有什么说的?”
  甄玉娥忽然微微一笑道:“你别生气,虽然我不能再认你为师,但我心中仍然很感激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妇人!”
  无名魔冷笑道:“是么?”
  甄玉娥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是的,如果你不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妇人,那天怎肯出手救我?”
  无名魔怒容稍敛,道:“既知我是好人,你为何要背叛我?”
  甄玉娥一指武维宁道:“我已经说过了,因为他曾经两次救我性命,还资助我八百两银子,论恩惠,他给我的比你给我的为多……”
  无名魔没有接腔,轻轻一哼,转身走去。
  甄玉娥忙道:“别走,我的话还没完呢!”
  无名魔住足不耐烦地道:“你想向我要求什么?”
  甄玉娥道:“我不敢希望你能释放我们两人,但是一点小小的请求,你总可答应吧?”
  无名魔道:“说说看!”
  甄玉娥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道:“这洞中夜里有点寒冷,你能不能给我一条棉被?”
  无名魔沉忖了片刻,点头道:“好,明天我派人去附近城里买一条来。”
  武维宁道:“要买就买两条,我也要一条。”
  无名魔眼睛一瞪道:“你么——休想!”
  语毕,拂袖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徒劳无功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真向虎山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