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侠骨情种
2021-02-15 18:59:4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转眼登上出入口,两人穿过秘道,只见黑公公宇文鼎和黑婆婆鱼知春正抱膝坐在岩石后面,守望着狭谷中的情况,两老听见身后秘道上响起脚步声,掉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老人和少女,不由神色一变,同时跳起惊叫道:“啊……你们……是谁?”
  他们夫妇奉命在出入口守望,对绝谷中的情形不清楚,只知俞盟主等人尚在谷中,现在突见由谷中走出两个陌生人,一时以为谷中发生了变化,更以为眼前出现的两人是复仇帮之人,因此为之大惊失色。
  武维宁连忙拱手施礼道:“二位特使莫惊慌,小可武维宁是也。”
  黑公公宇文鼎一听之下,如梦初醒,惊“哦”一声道:“原来是你,因何作此打扮?”
  武维宁道:“小可奉盟主之命,要与俞姑娘同往某地探查复仇帮的总坛所在地……”
  当下,把详细情形说了一遍。
  黑公公宇文鼎听完笑道:“你们既然必须易容,何不扮作夫妇较方便?”
  俞冰媛嗔道:“宇文特使,连你也来调侃我了?”
  黑婆婆鱼知春接口笑道:“这是迟早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嘛?”
  俞冰媛白了她一眼,拉起武维宁往狭谷跳下去,道:“走,别理他们!”
  黑婆婆鱼知春嘻嘻笑道:“又是要,又怕人叫,真是有趣……”
  俞冰媛牵着武维宁的手跳落狭谷下,立时朝谷外飞奔,一口气奔到狭谷外才停下脚步,娇喘着道:“真讨厌,他们都认定我会……会嫁给你,真是岂有此理!”
  武维宁上次曾在阜平城外亲过她一次,故尔胆子大了,看看四下无人,于是拉着她走入树林中坐下,搂住她的柳腰笑道:“你难道不愿嫁给我?”
  俞冰媛低首羞笑道:“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武维宁道:“谁说我不喜欢你的啊?”
  俞冰媛忽似悲从中来,眼眶一红道:“你若是真心喜欢我,那天也不会去王屋山送死了!”
  武维宁道:“我不是去送死,我去救甄姑娘,你难道不愿我去救甄姑娘?”
  俞冰媛道:“我哪里不愿你去救甄姑娘,但你根本不是去救她,而是去送死。”
  武维宁笑道:“你是说那天我没有和无名魔动手?”
  俞冰媛道:“正是,你说要以你的一条命换甄姑娘一条命,要是无名魔当真杀了你,那岂不冤枉?”
  武维宁道:“要是我和无名魔动手,就能不死么?”
  俞冰媛道:“至少有一线生机!”
  武维宁摇头道:“你错了,那天我上山时,若和她动上手,必定有死无生,别说我不是她的对手,即令是,那天与她一起在王屋山的魔头有五十多个之多,你想我能打败那么多人么?”
  俞冰媛道:“你可以偷偷上山呀!”
  武维宁苦笑道:“你想得真简单,他们已知我一定会去,因此不论我用什么方法上山,都万难逃过他们的耳目,何况……”
  俞冰媛嗔笑道:“好啦!一切已成过去,不必再说了,以后你只要不再以血气之勇去和他们周旋,我就放心了。”
  武维宁一笑,把她搂入怀里,低头亲着她的眉毛、眼睛、香唇……
  俞冰媛登时沉醉了。
  她仍然十分害羞,把脸埋在他胸怀好半天,才仰脸羞答答的问道:“你……也曾这样亲过甄姑娘么?”
  武维宁顿感难以回答,痴痴的笑道:“我若说有,你一定很生气?”
  俞冰媛摇首道:“我不生气,你说好了。”
  武维宁不作正面答复,吃吃笑道:“我想娶你,也想娶她,你说好么?”
  俞冰媛红着脸道:“我不知道,你去问我爹我娘好了……”
  武维宁笑道:“你爹你娘若然答应呢?”
  俞冰媛又把螓首埋入他怀中,连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武维宁忽然轻叹一声道:“我从来没想过我将来会娶两房妻室,但我的确很喜欢你,也很喜欢她,我不愿离开你,也不愿离开她……”
  俞冰媛一皱鼻子道:“哼,你们男人总是多多益善,是不?”
  武维宁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思”字甫出,俞冰媛忽然伸手掩住他的嘴唇,传音急道:“别作声,他们也出谷来了!”
  武维宁凝神一听,果听得由狭谷中传来一片步声,心知是圣侠俞立忠率领众特使出谷来了,因怕被他们碰见,连忙拉着她转到一株大树后躲藏起来。
  俄顷,只见圣侠俞立忠领着万人敌尉迟宏、神驼子缑通、清溪老人徐介然、牧野奇客温之晏、铁杖翁莫贤平、飞龙爪韦威良、黑公公宇文鼎、黑婆婆鱼知春、火药王聂雨义飞奔出谷,望山下如飞而去。
  武维宁目见他们远去不见后,才站起身子,讪讪一笑道:“你瞧,咱们先出谷,结果还在这儿……”
  俞冰媛也脸红红的笑道:“不是我不走,是你拉人家进来的,你还怪谁?”
  武维宁拔步便走,说道:“那就快走吧!”
  俞冰媛忙道:“等一下,咱们到底要去何处?”
  武维宁一怔,住足道:“你还不知道要去何处么?”
  俞冰媛赧笑道:“正是,我只知道咱们要去探查复仇帮正在兴建的新总坛,可不知要到哪里去探查。”
  武维宁道:“刚才令尊说,复仇帮兴建总坛,需要许多金钱,根据这句话,你还想不出咱们该去何处?”
  俞冰媛眨动眼皮想了想,忽然拍手笑道:“我想起来了,是寿阳的‘神风镖局’对不?”
  武维宁点头笑道:“不错,数月前,无名魔在迁往洛阳鸿宾客栈的途中,曾将三千斤黄金托交‘神风镖局’守候,必可跟踪寻到他们的总坛所在地。”
  俞冰媛道:“但要是咱们赶抵寿阳,而无名魔已派人运走了那批黄金呢?”
  武维宁道:“以时间推测,大概没有这么快。”
  俞冰媛表示同意的点点头,目露兴奋的光彩道:“黄金三千斤!我的天,无名魔的财产真是富可敌国呀!”
  武维宁道:“据说是他发现了一座金矿,开采得来的……我常常在想,她有这么多的财富,若肯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一辈子都享用不尽。”
  俞冰媛叹道:“可不是,但她不知足,痴心妄想得到一些得不到的东西。”
  武维宁不愿多谈无名魔,当下又举步走向前去,道:“走吧,此去寿阳恐有数千里之遥,咱们得上路了。”

×      ×      ×

  为想尽快赶到寿阳,他们并没有去买什么琵琶沿途卖唱,反而买了两匹健马兼程疾赶。
  一路无事,第十九天午后,两人已进入山西地界,距寿阳只剩下六、七天路程了。
  这天,两人正骋驰于道上,忽见前面道上有一车队迎面驶来,当先一辆,车蓬上插着一面旗子,迎风飘扬,看样子是某家镖局的一列镖车!
  武维宁很自然的想到“神风镖局”,立时停勒坐骑道:“冰媛,你瞧那是一队镖车吧?”
  俞冰媛跟着勒住坐骑,点首答道:“不错,那车前二骑是镖师,跟在马车左右的那些人是趟子手……”
  武维宁道:“那面镖旗上好像绣着四个字,你看得清楚么?”
  俞冰媛遥遥眺望半晌,摇首道:“风太大了,旗子飘扬不定,看不清楚。”
  武维宁道:“不知会不会是神风镖局的镖车?”
  俞冰媛神色一振道:“嗯,这儿距离寿阳不远,极可能正是神风镖局的!”
  武维宁道:“也可能就是护送那三千斤黄金的,咱们且避一避吧!”
  说着,一拉缰绳,驰出道路,登上附近的一座土坡。
  土坡上生长着一片蓊蓊绿竹,他们在竹林中下马,静候镖车驰临。
  俞冰媛拨开竹叶,引颈眺望远远而来的镖车,说道:“但愿是神风镖局的镖车,也省得咱们再走六、七天之路。”
  武维宁道:“即使是神风镖局的镖车,可不一定就是护送那三千斤黄金的啊!”
  俞冰媛见镖车已驶近,紧张的低声道:“来了!来了!快看……”
  这时,那列镖车已驶至百步内,镖车共有四辆,在前面开道的是两个身材雄壮的中年镖师,穿着一青一灰的紧身劲衣,一佩剑一悬刀,神态精明干练。
  随车步行的是十来个趟子手,人人背弓带箭,腰悬单刀,看上去都有一身不俗的功夫。
  再临近一瞧,但见那面镖旗上绣着的,正是“神风镖局”四个字!
  但,所护送的镖货,是不是无名魔存交他们保管的三千斤黄金呢?
  四辆篷车,车帘低垂,根本看不出车中所载何物,不过武维宁相信八成是那三千斤黄金不错,因为从四辆篷车驶动的情形看,显得异常沉重!
  俞冰媛紧紧注视着业已驶到土坡下的四辆镖车,一面低声问道:“你看是不是?”
  武维宁点点头道:“大概不错……”
  俞冰媛道:“第一辆镖车中,好像有人乘坐着呢!”
  武维宁又点头道:“嗯,现在只要再看看车中人是谁,就可以确定是不是了。”
  俞冰媛道:“车帘深垂,要如何才能看到他们的面貌呢?”
  武维宁道:“等他们走远后,咱们悄悄尾随,到了他们停车过夜的时候,就可上前看他一个清楚。”
  俞冰媛道:“咱们假扮劫镖人,下去闹他一闹,不就马上可以看出来?”
  武维宁摇头道:“不,这样容易使他们起疑,令尊叮嘱咱们不可打草惊蛇,我看还是耐着性子跟踪半天好些。”
  俞冰媛道:“就怕万一不是那批货,咱们岂不平白走了冤枉路……”
  一语未了,蓦闻一声锐啸划空响起!
  一支响箭,由距离他们数十丈外的竹林中射出,挟着剌耳的啸音,射落于走在镖车前的两个镖师的马前!
  真巧,有人劫镖来了!
  俞冰媛一见大喜,轻叫道:“妙啊!这下咱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看出车中人是不是复仇帮的魔头了!”
  武维宁亦甚高兴,微笑道:“如果是的话,那劫镖的人可要倒霉啦!”
  说话间,只见那列篷车已然停了下来。
  那两个开道的镖师显然已是久走江湖经历风浪的老手,他们对突发变故都有临危不乱的定力,只见他们举手传令镖车刹往后,其中那穿青色劲衣的镖师不慌不忙的下了马,拔起那响箭打量着。
  这时,只听第一辆篷车中有个嗓门宏亮的声音发问道:“窦贤弟,是哪条线上的朋友?”
  被称为“窦贤弟”的镖师皱了皱眉道:“是前次在九龙关朝过相的那些老朋友!”
  车中人轻“咦”一声道:“是太行五虎么?”
  窦姓镖师答道:“是的!”
  车中人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好!给他们脸他们不要,今日再不能怪老夫手下无情了!”
  只听同车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接问道:“请问伍总镖头,太行五虎是些什么人物?”
  原来前头正是神风镖局的总镖头伍兆义,他听了对方的询问,笑声答道:“是在太行山落草为寇的五个兄弟,老大‘横行太岁’贺辉,老二‘白鼻狼’贺杰,老三‘铁蛤蟆’贺义,老四‘金钱豹’贺雄,老五‘小霸天’贺龙,数月前伍某人替人保送几车人参途经太行山,因知他们五兄弟会出手拦劫,因此事先派人讲好话,哪知他们五兄弟竟狮子大开口,要伍某人三千两白银,双方谈不拢,不欢而散,后来伍某人护镖经过山下,他们便动手打劫,结果老四‘金钱豹’贺雄和老五‘小霸天’贺龙双双死在伍某人的刀下,今日他们远离太行山来此寻衅,大概是要为已死的兄弟复仇。”
  同车那人“唔”了一声道:“不是猛龙不过江,伍总镖头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神风刀伍兆义又哈哈大笑道:“二位请放心,不是伍某人大放厥词,凭他们太行五虎的能耐,伍某人还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撩开车帘,向那窦姓镖师挥手道:“窦贤弟,继续前进,别理他们!”
  窦姓镖师应了一声“是”,随手将那支响箭一折为二,扔去路边,然后挥臂做了个前进的手势,便与另一镖师策骑前驰。
  他们虽然表现的十分强硬无畏,随车的趟子手却不敢大意轻敌,纷纷搭箭挽弓,准备应变。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孪生双凶
上一篇:
第四十二章 瓜代奇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