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40:3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饭后,南宫霈从壁上取下抱剑老人收集的一把长剑,说道:“老夫活了这把年纪也还没见过东洋武士,不过当年家师传我武功时,曾经解说了一些东洋刀法的基本动作,现在老夫就记忆所及使出来给你们看看,这样以后碰上他们时,你们才不会手忙脚乱。”
  语毕,便开始演练刀法,一边演练一边说明。
  柳千瑜三人注意的听着,都觉得其刀法并无多大变化,只是迥异中土的刀剑招式而颇感“意外”罢了。
  南宫霈演练了数种招式后,便收剑道:“老夫所知仅限于此,不过老夫相信他们刀法的威力一定比这些要厉害数倍,你们切勿情敌大意,明天若遇上他们,如发现他们的刀法难破,千万不要与他们近身搏击,等摸清了他们的刀法家数,再痛下杀手不迟。”
  玄小蝉忽然说道:“对了,明天咱们出庄时,若是没碰上那三个东鬼子,我便带你们去那小村落看人牵亡魂!”
  柳千瑜佯作听不懂,问道:“你说看什么?”
  玄小蝉道:“牵亡魂。”
  柳千瑜道:“什么叫牵亡魂?”
  南宫霈道:“牵亡魂就是把死亡者的灵魂请出来与生者交谈。”
  柳千瑜一哦道:“我小时候好像也听人说过这种事情,那是真的么?”
  云九鸣道:“不可能是真的,那是神棍骗人钱财的玩意儿。”
  玄小蝉道:“不,有些是骗人的,有些却是真实的,今早我在那小村落里买衣服,看见一家人的门口围聚了很多人,我一时好奇趋前观看,才知是一位老婆婆在替人牵亡魂,那死者的亡魂一出来,居然能够叫出在场的几个女儿和媳妇的名字;死者的一个女儿便问亡魂:‘娘,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那亡魂答道:‘娘不小心摔了一跤,跌破了头,不过你们不用伤心,娘是寿数该终……’,后来有人问死者的女儿说的对不对,死者的女儿连连点头,哭得好不伤心呢!”
  云九鸣冷笑道:“我不相信这种事,那都是骗人的玩意儿!”
  玄小蝉道:“我想起我爹刚死不久,便也请那老婆婆招魂,我只报出我爹的姓名和生死年月日,其他的什么都没说,结果我爹的魂魄一出来就叫我‘小蝉!’,我也问他是怎么死的,他说是中了瘴毒,又说他在阴间过得不好,因为……因为……”
  她说到这里,悲从中来,掩面哭泣,说不下去了。
  柳千瑜问道:“因为什么?”
  玄小蝉一边哭泣一边说道:“因为……因为我爹生前是……嗳,我不告诉你啦!”
  柳千瑜大为惊异道:“这样说来,那老婆婆的牵亡魂还真不假呀!”
  南宫霈道:“这种事老夫以前也见过,有些确实不是骗人的。”
  玄小蝉哭了一会,才收泪道:“所以,我认为你们师兄弟应该去请令师的魂魄出来说话,说不定令师能够一口道出杀害他的凶手的姓名。”
  柳千瑜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咱们今天就去那小村落请出师父的亡魂来问问——那小村落在哪里?”
  玄小蝉道:“在罗浮山东面主峰数里之外,距博罗县城不远。”
  云九鸣眉头一皱道:“五弟,你知道师父生前最不喜欢这些旁门左道的玩意儿……”
  柳千瑜忙道:“是的,不过不管灵不灵,这是我们身为弟子者的一番孝心,小弟觉得这样做并无不对,要是不灵,咱们不信他就是了。”
  南宫霈符合其言道:“正是,这两天反正无事,那小村落又距此不远,咱们去试他一试也好。”
  云九鸣听他这么说,也就没再反对;柳千瑜和玄小蝉注意他面部表情的变化,见他神色泰然,并无一丝不安之色,他们反而有些不安起来了。

×      ×      ×

  次日一早,大家吃过早膳后,流星拳王南宫霈叮嘱老管家翁长福好生看守抱剑斋,便与云九鸣、柳千瑜和玄小蝉一起离开抱剑山庄。
  他们希望那三个东瀛浪人出现,以便确定他们的身份来历,若能将他们三人生擒,说不定对解开抱剑老人被杀之谜有很大的帮助。
  可是,老少四人一路来到山下,并未遇上那三个东洋武士,也未发现有人跟踪。
  云九鸣不禁冷笑道:“玄姑娘,昨天晚上你所说的一切,当真都是事实么?”
  玄小蝉道:“当然是事实,我没有理由编造这个谎来哄人!”
  云九鸣道:“现在咱们下山来了,怎么不见一个鬼影子?”
  玄小蝉道:“可能他们看见咱们四人在一起,不敢现身袭击。”
  云九鸣笑而不语。
  南宫霈道:“东洋鬼子狡猾得很,他们看见咱们四人结伴而行,便不敢现身攻击,这是可以理解的。我看咱们就去那小村落牵亡魂,然后再去增江下游寻找施奋书的下落。”
  于是,由玄小蝉带路,向罗浮山东面赶去。
  个把时辰后,老小四人抵达小村落,只见村上只有几十户人家,不过却有一些外地人在村上走动,玄小蝉指出那些人都是来找“红姨”牵亡魂的,柳千瑜问道:“谁是红姨?”
  玄小蝉道:“红姨就是那个老婆婆。”
  南宫霈问道:“要不要等很久?”
  玄小蝉道:“若是前来牵亡魂的人很多,就要排队等候。”
  云九鸣道:“南宫前辈,您老当真信这一套?”
  南宫霈笑道:“老夫并不完全相信,不过神鬼之事确也无法肯定有无,试试又有何妨?”
  云九鸣耸耸肩道:“小侄是不相信这门鬼玩意的,只有那些无知的村妇才会相信它……”
  南宫霈哈哈笑道:“贤侄是否认为老夫同意来此牵亡魂,也像那些村妇一样变得无知了?”
  云九鸣忙道:“前辈言重,小侄不是这个意思,小侄只是觉得咱们不该相信这些毫无根据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去寻找二师兄的下落。”
  南宫霈道:“你的心情,老夫十分了解,不过既然已来到此处,而且又不须花很多时间,何不姑且一试呢?”
  柳千瑜接口道:“正是,四师哥,你若是不相信,由小弟一人来问就是了。”
  玄小蝉道:“是呀!你不相信,站在一旁听着便是,只由柳千瑜一人来问,灵不灵到时便知。”
  说话间,已来到红姨的家。
  红姨的家是一座小小的三合院,中间的堂屋便是牵亡魂的地方,那里面香烟缭绕,挤满了许多前来牵亡魂的人,外面的晒谷场上也有不少人在等待,场面十分热闹。
  老少四人挤入堂屋一看,只见堂上供奉的是一尊哪吒太子的神像,案上摆满了贡品,而那位红姨就坐在案旁为人牵亡魂;她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身子肥肥胖胖的,有一头灰白头发;她的眼睛用一条黑布绑着,但此刻却如数家珍的指着站在她跟前的几个人:“你是阿义,你是阿财,你是阿财的媳妇桂花,还有这个小三,我的乖孙儿,你也来啦!”
  那两男一女一听她能一口交出他们的名字,确定是他们的母亲亡魂不错,连忙一齐跪下,口中喊娘,哭成一团。
  那红姨咯咯笑道:“不要哭,不要伤心,娘是寿数该终,不能不回去。”
  一个男的哭问道:“娘,你在阴间过得可好?”
  红姨答道:“还不错,娘不愁吃不愁穿,出入还有轿子,真难为你们有这份孝心。”
  名叫“桂花”的女人哭道:“娘,最近我爹身子不好,你要多保佑他才是呀!”
  红姨叹了口气道:“你们放心,他还有几年可活,自从娘走了后,他心情十分苦闷,你们没事时要多陪他聊聊天。”
  名叫“桂花”的女人一边哭一边点头道:“是,我们会多跟他聊天,娘你也要多保佑他,不要叫他生病才好。”
  红姨道:“我会的,不过一个人的寿数早有定数,该活的死不了,该死的活不了;到了那一天,你们也不用太伤心了……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另一个男的问道:“娘,我想去北方跑单帮,你看好不好?”
  红姨道:“一动不如一静,还是老老实实在家的好。”
  那男的点头道:“是,那我不去就是了。”
  红姨道:“你们多保重,娘在阴间有三个牌友,她们找娘去打牌,娘去也!”
  语至此,上身往后一靠,便告结束。
  一个看似是红姨的丈夫的老头子立刻大声道:“下一位是谁?”
  一个中年妇人上前道:“是我。”
  那老头子问道:“你要牵谁的亡魂?”
  那妇人道:“我丈夫。”
  “你丈夫叫什么?”
  “马连程。”
  “生辰日月?”
  “五月十一日,子时生人。”
  “死亡日期?”
  “三月三日。”
  “好,快去烧香祷告。”
  当那妇人在烧香祷告的时候,玄小蝉便叫柳千瑜向那老头子挂号,老头子给了柳千瑜一块竹牌,上面写着“第十九号”,柳千瑜问道:“现在要进行的是第几号?”
  老头子道:“第八号。”
  柳千瑜道:“还要等多久?”
  老头子道:“最快一个时辰,你们可去外面走走,一个时辰再来。”
  柳千瑜到了谢,便与南宫霈、云九鸣、玄小蝉退出堂屋,来到晒谷场上。
  云九鸣道:“要在这里等一个时辰多无聊,真的要问么?”
  南宫霈道:“九鸣贤侄,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是来请令师的亡魂出来交谈,不论灵不灵,你身为弟子之人,岂可不耐烦?”
  云九鸣低头道:“南宫前辈责备得是,小侄只是觉得这种牵亡魂乃是一门江湖术,不可能是真的——”
  玄小蝉道:“怎么不是真的呢?你刚才没看见她一一交出儿子和媳妇的名字?”
  云九鸣道:“那是邪术。”
  玄小蝉道:“你了解邪术么?”
  云九鸣道:“我不了解,不过——”
  玄小蝉抢着道:“既然不了解,你就不能太武断!”
  云九鸣很不高兴,脸色微微一沉道:“玄姑娘,你对这种事如此热衷,我倒有些怀疑……”
  玄小蝉道:“怀疑什么?”
  云九鸣道:“怀疑有人与他们串通!”
  玄小蝉道:“你是说我?”
  云九鸣沉容不语。
  玄小蝉冷笑道:“如果你怀疑我与他们串通,请问我与他们串通的目的是什么?诈骗你们的钱财么?你一再反对牵亡魂,又是和原因?这种事如是不灵,尽可不信,对你有何损失?难道你不喜欢和令师交谈?你又不是杀害令师的凶手,你怕什么呢?”
  云九鸣一听,面色一阵胀红,含怒瞪她一眼道:“玄姑娘,你说的什么话?”
  玄小蝉笑道:“对不起,我这样说没有什么不对,请勿生气。”
  南宫霈见云九鸣发火,忙道:“九鸣贤侄,玄姑娘说的没错,老实说老夫对这种事也不完全相信,不过就算这是骗人的玩意儿,对你们并无任何害处,反过来说,如果是真的,却可因此得知杀害令师的凶手是谁,这不是很好么?”
  云九鸣皱眉道:“小侄只是担心我二师兄,所谓救人如救火,咱们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实在不智之极。”
  南宫霈不再接腔,转对玄小蝉问道:“这村上有没有卖吃的?”
  玄小蝉道:“有一家小馆子,就在这附近,是专为前来牵亡魂的人开设的。”
  南宫霈道:“咱们去那儿歇歇吧。”
  于是,老少四人来到小馆子,拣个座头坐下,叫了酒菜,一边吃一边闲聊,打发时间。
  云九鸣态度如常,没有一丝不安之色,只是一直反对牵亡魂,认为那是无知可笑之事,南宫霈和柳千瑜不予反驳,一再把话岔开……
  四人在小馆子里待了半个多时辰,玄小蝉表示该去红姨那里等候了,南宫霈把酒账付了,起身道:“走吧。”
  云九鸣道:“南宫前辈请再听小侄一言如何?”
  南宫霈眉头一皱道:“奇怪,老夫已经解释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还在坚持?”
  云九鸣道:“小侄怕产生不良后果。”
  南宫霈道:“怎么说?”
  云九鸣道:“万一那红姨胡说八道,指出小侄或我千瑜师弟是弑师凶手,那时您老是否要相信她的话?”
  南宫霈沉吟道:“这个……”
  玄小蝉接口道:“这个不用担心,请出令师的亡魂后,你们先问令师生前的一些事情,如果他对答无误,便表示那是真实的,那时令师说出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了。”
  云九鸣冷笑道:“干这门营生的人,一定有些鬼门道,问对了家师生前的一些事情,就能证明她确实请出家师的亡魂么?”
  玄小蝉道:“我要说一句话,希望你不要生气才好。”
  云九鸣语气冷淡地道:“你说吧!”
  玄小蝉道:“根据令师遇害的情况看来,凶手极可能是抱剑山庄里的人,而你大师兄和三师兄也已先后遇害,他们二人已无嫌疑;换句话说,现在有嫌疑的是你们二人和生死不明的施奋书,以及老管家翁长福和几个已离去的下人——我这样说,你同意么?”
  云九鸣冷冷道:“说下去。”
  玄小蝉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也有嫌疑,因此如果你不是凶手,实在不该这样一再反对牵亡魂。”
  云九鸣面色一变道:“你怀疑我是凶手?”
  玄小蝉道:“不敢,我是说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你反对牵亡魂,似乎有违你的身份和立场。”
  云九鸣怒道:“玄姑娘,这件事是你发起的,如有不良后果,你要负责!”
  玄小蝉道:“我是一番好意,觉得这是一条找出凶手的捷径,你这样对我瞪眼睛吹胡子,岂不是……岂不是……”
  她原想说“狗咬吕洞宾实不识好人心”,转而一想,觉得此言一出必会使他暴跳如雷,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云九鸣面色一寒道:“岂不是怎样啊?”
  玄小蝉对他嫣然一笑道:“岂不是辜负了我一番好意?”
  南宫霈不待云九鸣接腔,哈哈一笑,拍拍云九鸣的肩膀,道:“走吧!走吧!”
  老少四人回到红姨的“神坛”时,不久便轮到他们第十九号牵亡魂了,柳千瑜赶紧焚香祷告,然后回到红姨跟前。
  红姨蒙着眼睛,端坐不动。
  她的老丈夫拿着一支尺敲打供案,口中念念有词,红姨在敲打声中渐渐进入情况,过了一会,便听她吐出一长长的叹息!
  柳千瑜望望红姨的老丈夫,问道:“来了么?”
  那老头子点头道;“来了,你快问吧!”
  柳千瑜便向红姨行弟子之礼,恭声道:“师父,是您老人家来了么?”
  红姨又发出一声重浊的叹息,道:“千瑜,为师死得好惨啊!”
  柳千瑜一指南宫霈,问道:“这位前辈也来看您,您知道他是谁么?”
  红姨虽然蒙着双目,却知道南宫霈站立的位置,她转对南宫霈道:“南宫兄,谢谢你来看我,只可惜你我人鬼殊途,再不能喝酒谈天了。”
  南宫霈神色严肃的问道:“老友,如果这真是你的亡魂在说话,小弟要先请教你几个问题……”
  红姨道:“你问便是。”
  南宫霈问道:“你有几个徒弟?”
  红姨道:“大徒弟柯俊良,二徒弟施奋书,三徒弟滕智峰,四徒弟云九鸣,五徒弟柳千瑜。”
  南宫霈道:“他们情况好不好?”
  红姨道:“柯俊良、滕智峰已遇害,在劫难逃,无可奈何!”
  南宫霈道:“是谁杀害他们的?”
  红姨道:“两个中原人,三个东洋鬼子。”
  南宫霈道:“你二徒弟施奋书目前情况如何?”
  红姨道:“他受了伤,目前藏身于罗浮山中,过几天便会与你们见面。”
  南宫霈点了点头,转对云九鸣道:“你要不要问令师一些问题?”
  云九鸣紧抿嘴唇不语,过了片刻才以憎恶的声音道:“这是骗人的把戏!这是骗人的把戏!”
  红姨冷笑道:“九鸣,你胆量不小,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云九鸣面色大变,顿声道:“你……你说什么?!”
  红姨声调一沉道:“云九鸣!你好狠的心!为师自收你为徒,一直视你如己出,虽然平时对你管教较严,那也是基于爱之切责之深,不料你竟不念师徒之情勾结外人杀害为师!你……你这个丧心病狂狼心狗肺的东西!”
  “胡说!”
  云九鸣怒吼一声,纵身向屋外飞掠出去。
  南宫霈一抓没抓着,立即随后扑出,柳千瑜和玄小蝉亦紧随其后飞扑而出;三人从堂屋飞扑到晒谷场上时,只见云九鸣已在前面七八丈外,南宫霈一边紧追一边大喝道:“云九鸣,如果你不是弑师凶徒,你何必逃跑?”
  云九鸣不答,身形飞掠如燕,落荒逃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