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三
2021-03-20 17:58:3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是,钟文麟回到了金陵。
  当西门九爷突然见他返回时,吓了一大跳道:“你……钟大侠,你怎么回来了?”
  他担心钟文麟已与长江帮发生冲突,怕受连累,因为他实在得罪不起长江帮。
  钟文麟知其顾虑,微微一笑道:“西门老哥,你不用担心,一切没事!”
  西门九爷把他拉入自己的书房,低声问道:“你不是说要擒捕长江帮主来天骄?”
  “是的,但我还没获准入帮呢。”
  “为什么?”
  “他们要我拿一颗人头去,才准我加入长江帮。”
  “这……这怎么办?”
  “我答应了他们。”
  西门九爷听了这话,以为钟文麟“看上”自己,面色遽变道:“你……”
  钟文麟笑道:“西门老哥,小弟又要你帮忙了,希望你不要推辞。”
  西门九爷面色发白,道:“你要我的头?”
  钟文麟失笑道:“你误会了,你我已是好朋友,我怎么会要你的头呢!”
  西门九爷一听不是,才心头大宽道:“那么,你要谁的头呢?”
  钟文麟道:“通天猿侯三。”
  西门九爷一怔道:“这人是谁?”
  “长江帮第三分舵主。”
  “嘎……你既要混入长江帮,怎么可以杀害他们的人?”
  钟文麟便将通天猿侯三贪污被查出,已畏罪潜逃之事说出,然后说道:“根据可靠消息,他可能躲藏在金陵城中——老哥,你以前有个花魁名叫‘小苏三’的么?”
  西门九爷点头道:“有呀!她去年钓上了一位有钱的大爷,已经除籍从良嫁给那人了。”
  钟文麟问道:“那人叫什么?”
  西门九爷歪头想了想,道:“好像姓封,记不大清楚了。”
  “他住在哪里?”
  “不知道啊!”
  “能不能替我打听出来?”
  “这个……我想可以,那‘小苏三’虽已从良,听说偶而还回来找姊妹玩;只是……你找那姓封的干么?”
  “他可能知道‘通天猿’侯三的下落。”
  “哦……”
  “老哥,你立刻派人去打听‘小苏三’的地址,但不可惊动‘小苏三’,只要知道她的居住之处就够了,好么?”
  “好的。”

×      ×      ×

  到了这天晚上,当西门九爷和钟文麟在饭厅上对酌饮食之际,一个下人走入饭厅,在西门九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西门九爷点点头道:“很好,你下去吧!”
  那下人施礼退去。
  西门九爷端起酒盅,对着钟文麟笑道:“钟大侠,咱们干一盅,消息来啦!”
  钟文麟很高兴的与他干杯,说道:“老哥,你若是诚心交小弟这个朋友,从现在起不要钟大侠长钟大侠短的称呼小弟,叫我一声‘钟老弟’也就是了。”
  西门九爷大喜道:“好,钟老弟,咱们这个朋友是交定了,今后你可得对我这个老哥哥多多照顾,别叫我被别人欺负了。”
  钟文麟道:“赴汤蹈火,一句话!”
  西门九爷倾身向前,笑嘻嘻道:“小苏三的住处打听出来了,是在西大街第二条巷子里面,前任武翼都尉的旧宅,那位武翼都尉前年病逝,其家属便将那旧宅卖掉,举家迁回江西老家;买下那座巨宅的人就是那姓封的富商,他和小苏三住在那里面!”

×      ×      ×

  三更时分,钟文麟悄然来到了西大街第二条巷子里面。
  这一带都是显官巨贾的住宅,每一座住宅都非常够气派,而通天猿侯三金屋藏娇的这座巨宅,在所有巨宅中尤为特出,因为此宅旧主原为“武翼都尉”,是三品官,不小呢!
  钟文麟在巨宅四周观察了一遍,然后才越墙而入,向宅中摸进。
  他已经打听清楚,化名封云山的侯三花了一万多两银子买下这座巨宅,又花了一万多两银子整修一番,另外又买了不少仆婢,如今是以“富商”的姿态在此定居,没有人知道他是长江帮的第三分舵主。
  侯三生性好色,他迷上了小苏三,如今化名在此定居,平日深居简出,自以为长江帮的人不可能找到他,没想到自己以前来金陵冶游的行动会落入操刀鬼窦明的眼里,终致出了个纰漏……
  这天晚上,他完全没想到劫数临头,像平日一样与小苏三相拥酣睡于卧房的软塌上,当钟文麟悄悄扑到他卧房外时,他还在做梦。
  不是钟文麟轻功高超,而是他太疲倦了,小苏三的美色已使他沉迷深陷,夜夜春宵,旦旦而伐,所以一经入睡,原有的警觉力就完全消失了。
  倒是睡在他怀中的小苏三忽然惊醒过来,她推了推侯三赤裸的身子,轻轻唤道:“云山,云山,你醒一醒。”
  侯三“唔”了一声,睁开一对迷迷糊糊的小眼睛道:“干什么啊?”
  他是个瘦细矮小的中年人,不过两条手臂的确较一般人为长,使他看来跟他的绰号很贴切,像一只猿猴!
  小苏三却是个十分丰满的美人,全身都是白白嫩嫩的肉,和他同塌袒陈实在不相称,但这是一般人的嗜好——胖男喜瘦女,瘦男喜胖女!
  她又推了他一下,神色有些紧张道:“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侯三一听此言,等是完全清醒过来了,他立刻取衣穿上,一边穿一边问道:“你听到什么声音?”
  小苏三道:“好像什么东西在摩擦柱子——你听,又有了!又有了!”
  侯三侧目谛听,果然听到房外有一种古怪的摩擦异响;他叛离长江帮,做贼心虚,自然不敢大意,急急忙忙穿好了衣鞋,便弯身从床榻下取出两种兵器——一把长剑和一条上面插着十八支飞刀的皮制腰带!
  他将皮制囊带系在腰上,然后向小苏三低声道:“你快穿上衣服,躺着不要动,待我出去看看!”
  语毕,提轻脚步趋近房门,轻轻的拉开门闩,再轻轻的拉开房门,先探头向外察看一番,才迅速的闪身而出。
  今夜有月,月光洒满一地,房外天井上一目了然没有人。
  但摩擦声响是从厢房一处拐角上传出的,他闪身出房的时候,那种古怪的摩擦声响仍在持续着!
  他静立听了片刻,觉得那可能是猫儿在用它的身子擦珠子,但仍不敢大意,当下横剑护胸,小心翼翼的举步走过去。
  走到拐角处,猛可转过去,同时振剑刺出——
  不料视线瞥处,眼前却是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也没有猫儿!
  他方自一怔间,蓦觉身后刀风袭至,他大吃一惊,但反应很快,立刻向前冲出一大步,然后旋身一剑横扫而出,喝道:“什么人?”
  定睛一看,一个人站在面前!
  这个人是钟文麟么?
  不是!
  这个人是个相貌奇丑的老驼子!
  老驼子手上握着一柄缅刀,面上挂着一片狞笑!
  侯三一见之下,面色大变,失声道:“卜堂主,是你?”
  老驼子嘿嘿恶笑道:“侯三,你真傻,放着好好的分舵主不干,却跑到这儿隐居,如今没的说,快跟我回去吧!”
  侯三一对小眼睛四下乱瞟,想弄清楚老驼子带了多少人来。
  原来,这老头子乃是长江帮的刑堂堂主,名叫“驼怪”卜开阳,长江帮中的人若犯了过失,均交他处置,这回侯三叛帮而逃,帮主来天骄也指令他负责缉捕,他不知怎么得到的消息,竟然也找到了侯三。
  他见侯三两眼乱瞟,知其心思,又嘿嘿恶笑道:“别怕,今夜只我一人到此,擒拿你侯三,还要劳师动众么!”
  这并非狂傲之言,他是刑堂的堂主,地位只在帮主一人之下;一般江湖邪道帮会,其帮中人物地位的高低,往往是以其武功的强弱来分配决定的。这“驼怪”卜开阳职位比侯三高,武功当然也比侯三高,他有充分的把握可将侯三擒回帮中处置。
  通天猿侯三一听只他一个人,心下稍宽,当下抱拳一礼道:“卜堂主怎知小弟在此?”
  卜开阳冷笑道:“老夫是刑堂堂主,本帮副分舵主以下的人物,他们的生活习性和平时交往动向,均在老夫严密的监视之下!”
  侯三陪笑道:“那么,卜堂主今夜到此,帮主知道么?”
  卜开阳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神色阴沉的道:“侯三,老夫真替你可惜,帮主待你不薄,你在帮中的地位也不低,为什么不好好的干?”
  侯三叹息道:“卜堂主,在咱们长江帮中,你是我侯三最敬重的人,所以在你面前,我愿意坦白的说明:我此次反叛长江帮,主要还是看不惯帮主的专横霸道,你请想想看,咱们当年付出多少血汗帮着他创建了长江帮?可是……虽然他给我一个第三分舵主干,其实却无实权,一举一动都得听他的。这也罢了,你应该很清楚本帮每年的收益有多少?但是他分给了咱们多少呢?可怜帮中兄弟为他卖命卖力,流血流汗,大多数的兄弟每月不过几两银子;我是个分舵主,每月也不过百把两而已!换句话说,他分给帮中兄弟的只不过百分之一,其余的九十九都归他一人所有!这种情形,你叫帮中兄弟能心服么?”
  卜开阳冷冷道:“叛帮的只你一人,别扯到帮中兄弟的头上去!”
  侯三道:“是的,我最沉不住气,所以我离开了他,我不愿再为他卖命卖力,这难道也是死罪?”
  卜开阳道:“帮主查出你做了手脚,三年之中,被你刮走了五十万两以上的银子,这又怎么说?”
  侯三道:“冤枉!绝无此事!我要是有机会刮走五十万两银子,才舍不得离开那个位置呢!”
  卜开阳道:“你是被查出贪污才畏罪潜逃的!再说,你要不是暗中刮走了很多钱,怎么有能力买下这座巨宅?怎有能力在此金屋藏娇?”
  侯三装出一脸苦涩的样子道:“这是天大的冤枉,这些年我自己省吃俭用,积蓄得万把两银子——”
  卜开阳不耐烦的截口道:“你不用分辩了,还是乖乖的跟老夫回帮领受处罚吧!”
  侯三苦笑道:“卜堂主,你是我侯三最敬重的人,希望你网开一面,小弟愿意……愿意孝敬你一些,如何?”
  卜开阳嘿嘿笑道:“好小子,竟敢对老夫行贿,你道我卜开阳是可以收买的么?”
  侯三道:“小弟绝无此意,只是你把我带回帮中,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倒不如给小弟一条生路,小弟孝敬你一些,反正此事你知我知,再无别人知悉……这样好了,小弟孝敬你价值五千两银子的珠宝,你就放我一马吧?”
  卜开阳道:“哼,价值五千两银子的珠宝?你把老夫当作什么样的人了?”
  侯三忙道:“是是,那么小弟再加一倍,送你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珠宝便了!或者你要银子也成,小弟马上开出一张银票给你,怎么样?”
  卜开阳板着冷面孔,不说话。
  侯三见他并不严拒,知有希望,便道:“要是……要是卜堂主还嫌太少,那……那么小弟再加二千两便了。”
  卜开阳仍是板着冷面孔,不发一语。
  侯三知他还不满意,只得“痛下决心”说道:“好吧,小弟再加三千两,一共给你一万五千两,要银票或要珠宝均可!”
  卜开阳“哼”的一笑,仍不开口。
  侯三皱起眉头道:“卜堂主,你请讲话呀!”
  卜开阳讲话了,冷冷一笑道:“你拿走了五十万两以上的银子,如今却只肯付出一万五千两来买命,你真会做生意啊!”
  侯三道:“没有!绝对没有五十万两!那是恶意中伤的!唉……小弟真是冤枉!这样好了,为了表示小弟确实有诚意,就满足这个数目吧!”
  他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卜开阳摇头。
  侯三伸出两个手指,再张开五个手指。
  卜开阳又摇头。
  侯三面如土色,狠狠的伸出三个手指头,表示愿意给三万。
  卜开阳还是摇头。
  侯三不禁叹了口气,道:“罢了!卜堂主开个价钱来吧!”
  卜开阳伸出五个手指,再翻了一下,表示要十万之数。
  侯三面色大变道:“我……我没有这么多呀!”
  卜开阳冷笑道:“真的没有?”
  侯三道:“真的没有!”
  卜开阳道:“不要紧。”
  侯三一怔道:“什么?”
  卜开阳道:“没有那么多不要紧,你还有一个不须花费一分钱的办法……”
  侯三道:“什么?”
  卜开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把你的脑袋交给我,让我带回总舵,这样你就不须花费一分钱了!”
  侯三苦笑道:“卜堂主开玩笑……”
  卜开阳脸色一沉,掂了掂手上的缅刀,道:“你是说老夫无力摘下你吃饭的家伙?”
  侯三忙道:“不不不,小弟是说……是说……唉,不能减少一些么?”
  卜开阳斩钉截铁道:“不能!”
  侯三好像被割去一块肉一样的心疼,搓手长叹了一声,才说道:“你要珠宝还是要银票?”
  卜开阳道:“银票比较方便,不过……就怕领不到银子。”
  侯三道:“怎么会呢?小弟刚好有一张城中‘金陵钱庄’开立的十万两银票,就交给卜堂主好了。”
  卜开阳道:“最好不要耍花招,你知道我卜开阳的手段……”
  侯三连声应是,接着道:“银票放在房中,小弟这就去拿出来。但是,有句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卜堂主拿了十万两银子之后……希望……希望不要……”
  卜开阳叱道:“少废话!”
  侯三不敢再说,连忙转回卧房,不久便取出一张银票,双手递给了他。
  卜开阳仔细检视无讹,才将银票收入怀中,笑道:“侯三,你真有钱!”
  侯三苦着脸道:“那是小弟所有的积蓄了,现在全数孝敬卜堂主,只希望卜堂主放过小弟,如此小弟就感激不尽了。”
  卜开阳诡笑道:“所有的积蓄么?”
  侯三道:“是呀!”
  卜开阳道:“那么,要是老夫刚才不要银票,你如何拿出价值十万两银子的珠宝?”
  侯三面色一变道:“这……”
  卜开阳嘿嘿笑道:“侯三,这样看来,你从帮中刮走的金钱,只怕不只五十万之数,难怪你弃分舵主如无物!”
  说罢,又咧嘴嘿嘿笑个不停。
  侯三拱手道:“卜堂主今夜肯网开一面,小弟非常感激,日后当再图报吧!”
  言下之意,是说:你姓卜的可以走啦!
  卜开阳却无离去之意,笑了笑道:“侯三,你知道老夫是长江帮的刑堂堂主,帮中兄弟如犯过错,都交由老夫的刑堂来处置……”
  侯三点头道:“这个小弟明白。”
  卜开阳继续道:“这也即是说,老夫的行为须为全帮之表率,绝不能知法犯法……”
  侯三又点头道:“当然,当然。”
  卜开阳又接着道:“所以,老夫如接受你的贿赂,那老夫成了什么啦?”
  侯三面色又是一变道:“卜堂主不用担心,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人知情。”
  卜开阳道:“天知地知我不怕,你知道我也不怕,可是我觉得这样做对不起我的良心,也对不起帮主和全帮兄弟!”
  侯三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问道:“卜堂主这话是何意思?”
  卜开阳道:“这十万两银票,老夫会交给帮主,你还得跟老夫回去!”
  通天猿侯三听了这话,没有急怒攻心之色,只是有些激动,他低头想了想,忽然不怒反笑道:“看样子,卜堂主对十万两银子好像还不满意。也罢,今天既然落到你手里,我侯三只有自认倒霉,你姓卜的也不必再说冠冕堂皇的话,更不必拐弯抹角,你爽爽快快提出你的要求吧!”
  卜开阳哈哈大笑道:“好!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这里至少还有价值十万两的珠宝,你得将所有珠宝取出,咱们二一添作五,老夫顿足就走!”
  侯三不加思索道:“行!你等着,待小弟去搬它出来!”
  说毕,又转回卧房里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四
上一篇:
二十二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