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二
2021-03-20 17:57:4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地方——
  蓦然,从一片树林中跳出三个蒙面大汉,每人手上都有一柄明晃晃的钢刀,凶神恶煞般的拦住了他们两个人的去路!
  钟文麟大吃一惊道:“窦前辈,这些人是贵帮的兄弟么?”
  操刀鬼窦明脸色很难看,道:“不是,待我来问问看,说不定是瞎了眼的剪径贼。”
  他向那三个蒙面大汉走上一步,喝道:“三位朋友是哪条线上的?拦住我‘操刀鬼’窦明的去路干么?”
  其中一个蒙面大汉冷笑道:“你是‘操刀鬼’窦明没错吧?”
  操刀鬼点头道:“没错,老子隶属长江第一分舵,你们是谁?”
  那蒙面大汉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转对钟文麟问道:“小子,你是何人?”
  钟文麟答道:“我叫西门锡。”
  那蒙面大汉又问道:“也是长江帮的人?”
  钟文麟道:“不是。”
  “既非长江帮的人,那就站到一边去!”
  “干什么?”
  “叫你站开,你就站开,再啰嗦老子一刀砍下你的吃饭家伙!”
  钟文麟依言走去一旁站着。
  操刀鬼一看来势不妙,心中有些紧张了,道:“慢来!慢来,你们是干什么的?想打劫不成?你们耳朵有毛病是不是?我是长江帮第一分舵的人呀!”
  那蒙面大汉嘿嘿冷笑道:“我们耳朵没有毛病,正是要找你!”
  操刀鬼面色一变道:“找我干什么?我窦明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三位?”
  那蒙面大汉道:“有人要你的首级!”
  操刀鬼每次进城,因怕被官府发现,不敢带刀入市,这时手无寸铁,心中甚是发慌,道:“是谁寻我晦气?你们亮个万儿如何?”
  那蒙面大汉道:“你姓窦的干的坏事太多了,今天是你授首的时候!”
  说罢,向另两个同伴一打手势,三人便同时挥刀攻上——
  “慢着!”
  操刀鬼顿足纵退,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喝道:“我操刀鬼自认没得罪江湖朋友,你们先把话说清楚再来!”
  那蒙面大汉大笑道:“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们要你的首级就是了!”
  操刀鬼又惊又怒道:“你们给谁借的胆?我们长江帮的人是好欺负的吗?”
  那蒙面大汉又哈哈笑道:“长江帮不好惹,可是你姓窦的脑袋却是容易摘!”
  一个箭步窜出,挥刀便劈!
  操刀鬼只得挥刀还手格挡,一面大叫道:“西门世兄,快助我一臂之力!”
  钟文麟道:“是,我来啦!”
  他扑上另一个蒙面大汉,以一双空拳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与对方打了起来。
  于是,另两个蒙面大汉围攻操刀鬼,双方便在江边大打出手。
  操刀鬼的武功其实也不太差,只因手上没有长刀,而且昨夜在花院通宵玩乐,精力耗损过多,这是要他抵抗两个手执钢刀的大汉实在力不从心,勉强打了几十招后,已是险象环生,眼看就要命丧刀下,不禁急得大叫道:“西门世兄,你快来救我呀!”
  “窦前辈别慌,晚辈先收拾了这一个,再来帮你打发他们!”
  钟文麟空手迎战一个蒙面大汉,打来竟是绰绰有余,未几便将对手的钢刀夺下,还将他踢得倒地翻了个大跟头。
  蒙面大汉爬起身来,抱头鼠窜。
  但就在这时,操刀鬼窦明在两个蒙面大汉的围攻下,右腿上中了一刀,大叫一声,滚倒在地!
  两个蒙面大汉正要痛下杀手,钟文麟适时赶到,挥刀打开他们的双刀,与他们拼斗起来。
  他似乎无意取二蒙面大汉的命,出手均有保留,但饶是如此,二蒙面大汉仍非其敌,打了几十招后,其中一人叫道:“点子扎手,扯活!”
  二蒙面大汉虚晃一刀,同时纵开,落荒逃去了。
  钟文麟看见操刀鬼腿上血流如注,赶紧扔下钢刀,解下自己的腰带,替操刀鬼绑紧大腿上部,止住流血,问道:“窦前辈,你不要紧吧?”
  操刀鬼痛的面色苍白,冷汗直冒,道:“还好!还好!今天要不是你……他妈的!哪里冒出来的三个杂种……哎呀!痛死我了!”
  钟文麟取出常备的金创药,在他腿上伤口撒上一大把,说道:“还好没伤到血管,晚辈这金创药相当不错,可以止血止痛,过一会就好了。”
  操刀鬼还是一边叫痛一边破口大骂。
  钟文麟问道:“窦前辈猜不出他们的来历?”
  操刀鬼骂道:“他奶奶的简直莫名其妙,我窦明并非与人结下梁子,想不到忽然冒出三条疯狗!哼哼,这件事我非要调查清楚不可!”
  接着,他自怨自艾没有携带武器,说假如手上有刀,一定可以将他们摆平云云……
  钟文麟心中暗笑,口中则附和道:“正是,窦前辈下次出外应该带着兵器以防不测,那三个家伙身手虽然不弱,但若窦前辈一刀在手,一定可以摆平他们。”
  操刀鬼呻吟道:“伤口深不深?”
  钟文麟道:“不算太深,就是长一些,大约有四寸长,是皮肉之伤。”
  操刀鬼道:“不会残废吧?”
  钟文麟道:“不会,不会,过四五天便可痊愈。”
  操刀鬼叹道:“他奶奶的,昨天晚上碰到一个白虎,人说白虎不祥,果然不错!”
  钟文麟扶他坐起,问道:“窦前辈站起来走走看,要是不能走,晚辈背着您回去便了。”
  操刀鬼勉强站起,一拐一颠的走了几步,摇头道:“不成,我走不动了。”
  钟文麟便将他背起,拔步便走。
  操刀鬼道:“前面不远便是我们长江帮停泊船只之处……唉,真是倒霉!幸好有你在,要不然我窦明这条命就要丢在这里了!他妈的混蛋,我越想越奇怪,怎么会有人要我的命呢?西门世兄,你看得出他们武功路数么?”
  钟文麟道:“看不出。”
  操刀鬼叹道:“这真叫成日打雁反叫雁啄了眼睛……对了,说不定是……好小子!我只不过欠了他一百多两银子的赌债,他竟然雇人要杀我!哼哼,等我伤愈之后,我就找他拼命去!”
  钟文麟问道:“是谁呀?”
  操刀鬼道:“一个赌友……嗯,我说西门世兄,等下回到船上,我船上的兄弟若是问起,你就说咱们碰上了七八个蒙面大汉,知道么?”
  “是的,是的。”
  “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等我伤愈之后,看我不收拾他们才怪……”
  不久,到达一处荒凉无人的江边,一眼望去,尽是人高的芦苇,江水浪浪东流,偶见一两只船经过,却不见有船只停泊于何处。
  操刀鬼道:“到了,你放我下来。”
  钟文麟道:“船在哪里?晚辈背你上船吧?”
  操刀鬼道:“不不,让我的兄弟见到了难为情……”
  他从钟文麟的背上滑下,发出一声长长的胡哨,俄顷便闻款乃一声,从芦苇中荡出一只舢板,飞快的便到了岸边上。
  舢板上是个黑衣汉子,胸上绣着“长江”两个白字,一看即知是长江帮的兄弟。
  他一见操刀鬼腿上一片血渍,大吃一惊道:“窦大哥,你怎么了?”
  操刀鬼绷着脸道:“我碰上七八个蒙面怪客,挂彩了。”
  黑衣汉子惊问道:“是哪条线上的?”
  操刀鬼摇摇头,踏上舢板,招手叫钟文麟上来,立刻下令道:“走吧!”
  黑衣汉子将舢板撑入芦苇中,划行了一程,忽然一艘船出现了,那是一艘不大不小的帆船,有个不大不小的船舱,上面插着一面三角黑旗,上面也绣着“长江”两个大字。
  船上有几个黑衣汉子围坐一起在呼么喝六,一见操刀鬼窦明回来,连忙一起身,他们发现“窦大哥”受伤,也很吃惊,赶紧拉他上船,询问受伤原因。
  操刀鬼告诉他们自己碰上七八个蒙面怪客的围攻,不幸挨了一刀,不过自己也打倒了三个……胡诌了一番后,便介绍钟文麟与他们相见,说道:“这位西门世兄是我好朋友西门九爷的堂侄,他要加入我们长江帮,我就把他带来了,今后你们要对他视如兄弟,刚才要不是他助我一臂之力,只怕回不来了。”
  接着,转对钟文麟道:“西门世兄,这几个都是我的手下,从现在起,你便暂时在此住下,改天见到我们分舵主,我会向他提一提,说真格的,你在我船上是大材小用……”
  于是,钟文麟便在船上待了下来。
  一上了船,他就看出操刀鬼窦明只不过是长江帮一条小帆船的负责人,地位实在不高,距离长江帮的核心实在太远,但这是一个起步,他并不失望,他行事一向按部就班,而且很有耐性。
  晃过了三天,小帆船始终停泊在芦苇中待命,到了第四天晌午时分,忽然远远的江上传来几声“呜呜”的海螺,小帆船上的人顿时紧张起来,起锚的起锚,张帆的张帆,急急忙忙的驶出芦苇,驶到辽阔的江面上,才见到一艘大船从上游慢慢开来!
  那艘大船很够气派,船上有数十个黑衣大汉抱刀排立!
  操刀鬼便向钟文麟道:“我们第一分舵主到了,待会我上船谒见他时,便替你游说一番,他若肯召你上船相见,那就有希望了。不过你见到他时,要小心谨慎,执礼要恭,我们这位第一分舵主脾气很暴躁,一不高兴就要杀人呢!”
  不一会,大船在靠近江边的地方下锚停泊,操刀鬼窦明的小帆船也适时靠上,旋见从大船上抛下一道绳梯,操刀鬼便沿着绳梯爬上大船,进入船舱谒见顶头上司第一分舵主去了。
  又过了一会,才见他走出船舱,向小帆船上的钟文麟招招手,示意钟文麟上船。
  钟文麟立刻一跃而上,露了一手轻功提纵术。
  操刀鬼窦明满面严谨道:“我们第一分舵主要见你,你快随我入舱谒见!”
  说毕,领他入舱。
  舱中,布置得颇为富丽堂皇,里面坐着三个老人,当中那人生得一付粗犷威猛的面孔,两道浓黑的卧蚕眉,一对铜铃也似的大眼睛,看人就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似的!
  这老人,不用说必是长江帮第一分舵主“长江神蛟”宇文梦了。
  他左右二老,钟文麟曾听操刀鬼说过,是所谓的“分舵护法”,一个名叫“寒江钓叟”胡天,一个名叫“老水鬼”海太平,均为长江帮高手。
  经过窦明的引见介绍,钟文麟恭恭敬敬的拜倒,口称:“小子西门锡,叩见宇文舵主……”
  接着,也向二位护法行礼。
  长江神蛟宇文梦一言不发,神色冷冰冰的,静静的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个够,才开口道:“你是峨眉派的弟子?”
  钟文麟恭声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家师白象老禅师原非峨眉派一脉,但他几十年前即上峨眉山出家,跟峨眉派有很深的渊源。”
  他这样回答是有用意的,因为他怕对方三人熟悉峨眉派的武功,而他对峨眉派的武功完全不知,为恐被他们识破,故如此说明。
  长江神蛟宇文梦又静静的注视他一会,才又开口道:“老夫认识不少峨眉派的高手,从未听他们提起过‘白象老禅师’这个人……”
  钟文麟道:“家师一生从未履江湖一步,故鲜少为人所知。”
  长江神蛟宇文梦道:“令师在哪座寺出家?”
  钟文麟道:“白象池。”
  长江神蛟宇文梦“嗯”了一声,缓缓道:“你是金陵西门蛟的堂侄?”
  钟文麟道:“是的。”
  长江神蛟宇文梦轻轻一哼道:“他为什么取‘蛟’为名?没的低了老夫的名头!”
  钟文麟觉得这话十分可笑,但不敢笑出来,仍然恭恭敬敬的答道:“是的,也许……也许我叔叔仰慕老前辈的大名,因此取名为‘蛟’,不过小子没问过他,不大清楚。”
  长江神蛟宇文梦问道:“听窦明说,你武功不弱,希望加入本帮?”
  钟文麟道:“是的,若蒙老前辈收容,小子当赤诚效忠,为贵帮贡献绵薄。”
  宇文梦咧嘴一笑道:“方才你上船的身法很不错,不过……你当真想加入本帮的话,必须先去完成一件事,这是每一个入帮者所必须做到的。”
  钟文麟道:“是,老前辈请吩咐。”
  宇文梦道:“带一个人头来!”
  钟文麟一怔道:“带一个人头来?”
  宇文梦很严肃的点头道:“不错,一个人头!”
  钟文麟表示不解道:“为什么呢?”
  宇文梦道:“杀了一个人后,才能证明你有诚意入帮。”
  钟文麟忽然明白了,明白这宇文梦所说的“理由”的另一层意思:杀人是犯法的行为,而长江帮需要的就是犯了罪的人,这种人加入帮后,才会死心塌地以他们长江帮为依靠。还有:一个敢于杀人的人,加入他们的长江帮后,才会有所做为。
  于是他又问:“杀谁呢?”
  宇文梦道:“随便,不过你所杀的人名气越大,本帮派给你的职位也更高。”
  钟文麟道:“把人头交给谁?”
  宇文梦道:“五天之内,老夫将返回此处,然后经返总舵,如果你能在五天之内办到,就交给老夫好了。”
  钟文麟道:“是,晚辈当勉力一试。”
  宇文梦道:“你出去,老夫还要跟窦明谈谈。”
  钟文麟应了一声,施礼退出船舱,跳回小帆船上等候。
  一会之后,操刀鬼窦明也从船舱退出,回到小帆船上,随即下令道:“回去吧!”
  大船开走了。
  小帆船也回到了隐秘的芦苇中,操刀鬼窦明这才向钟文麟笑道:“西门世兄,你现在有个好机会,只要你办得到,我保证你可以立刻受重用!”
  钟文麟等着他说下去。
  操刀鬼道:“刚才我在宇文分舵主面前替你说了很多好话,说你是名家高足,武功十分了得,而且保证你一定赤诚效忠,宇文分舵主便透露一个对你来说是天大好消息的秘密,要是你办得到,说不定一下子就可弄个副分舵主干干,那职位可比我高得多了。”
  钟文麟面上虽带笑容,心中却略无喜悦,因为他猜想宇文梦很可能要自己去杀害一个此派的著名人物,那是绝对干不得的。
  操刀鬼道:“话先说在前面,将来你西门世兄若在本帮拔升高位,可别忘了我这个介绍人啊!”
  钟文麟微微一笑道:“这个当然。”
  操刀鬼忽然换上一付严肃的表情,说道:“刚才宇文分舵主告诉我,本帮第三分舵主‘通天猿’侯三因利用职权中饱私囊,被我们帮主查出,侯三乃畏罪潜逃,我们帮主已下令追缉,此番宇文分舵主便是一路东行传达帮主的命令,他说你若能逮到侯三,不论死活,一定推荐你弄个副分舵主干干,你说这不是很好的机会么?”
  钟文麟闻言大喜道:“好极了,果然是个好机会,只是……我对侯三这个人全不了解,人海茫茫,何处寻觅?”
  操刀鬼道:“侯三年约四十七八岁,个子很矮小,不过双臂长过膝,很容易认出;他的掌法和轻功当世罕有敌手……”
  “知道他逃往何处?”
  “不知道。”
  “这就难了。”
  “不难。”
  “怎么说?”
  操刀鬼眼睛闪了闪,忽然向他附耳问道:“如果我帮你找到了侯三,你受帮主赏识而成为副分舵主时,你要怎么谢我?”
  钟文麟道:“窦爷说呢?”
  操刀鬼又附耳道:“那时候,你设法把我调去第三分舵,在你身边工作。”
  钟文麟道:“这简单嘛!”
  他不知道长江帮第三分舵是干什么的,但见窦明提出这个要求,便料到第三分舵必有肥水,窦明在做发财梦。
  操刀鬼目光一注道:“一言为定?”
  钟文麟点头道:“好!”
  操刀鬼十分高兴,再向他附耳道:“我告诉你,整个长江帮中,可能只有我一人知道后三大去处!”
  “哦,窦爷既知他的去处,为何……”
  “不行呀!我……我和令叔是老朋友,在你面前也不用隐瞒了:我操刀鬼窦明有多少斤两自己心里有数,凭我这块料,唬唬一般人还可以,若是对付像‘通天猿’侯三这等大人物,我……我跟他提鞋都不配!”
  “窦爷太谦虚了。”
  “不不不,我说的是实话。刚才我听宇文分舵主这么一说,心里可乐了,我立刻就想到应该给你这个建功的机会,所以我不敢透露知道侯三的去处,现在只告诉你一人!”
  “他在哪里?”
  “八成在金陵!”
  “八成?”
  “你听我说,我因为常去金陵寻乐,曾有两次撞见侯三也在那里冶游,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他在金陵有个姘头……”
  “慢着,你说撞见侯三,他有没有看见你?”
  “他根本不认识我,看见了又有何用?”
  “哦!请说下去。”
  “侯三那个姘头花名‘小苏三’,原也是令叔所经营的秦楼楚馆下的一名花魁,后来侯三花重金将她赎出,据说在金陵金屋藏娇呢!”
  “金陵什么地方?”
  “这我不清楚,不过你回去问令叔,应该不难打听出来。”
  “我叔叔知道他是长江帮的第三分舵主么?”
  “应该不知道,像侯三那样高地位的人,他要金屋藏娇,是不喜欢被人知道的。”
  “好,我回金陵办这件事,如果得手,我便返回此处,果能因此而蒙帮主重用,一定不忘窦爷的这份人情!”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三
上一篇:
二十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