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四
2021-03-20 17:59: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又一个夜晚来临了。
  钟文麟在西门九爷的家中酒足饭饱,向他借了一件仆人穿的衣服穿上,来到了“寡妇巷”中。
  一走入“寡妇巷”里面,他就有些后悔起来了。
  因为,这条巷子实在够脏够乱也够黑,处处散发出一种刺鼻的怪味,凡是有身份的人,一定不愿到这样肮脏的地方来。
  这条陋巷,全长约有八十丈,两边约有二十几家平房,巷道宽仅五、六尺,地上到处是垃圾,没有一户人家点上一盏灯笼,只在入门的小客厅上点着一盏昏暗的小油灯。
  为什么会这样?
  钟文麟很快就明白过来。
  原来,这“寡妇巷”中的妓女十有九个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而且模样都不怎么好看,他们借着昏暗的灯光掩遮丑貌,要是灯火通明,只怕就要把客人吓跑了。
  不过,这儿的“生意”也着实不错,才不过掌灯未几,巷子里面已开始热闹起来了。
  逐臭之夫如过江之鲫,缓缓的在巷内穿来穿去,各自物色自己喜欢的女人,有的驻足而观,对那倚门卖笑的妓女品头论足……
  钟文麟在最落魄的时候也不屑于涉足这样的地方,如今他几乎可说已名成利就,忽然来到这种肮脏的所在,心里真是不痛快之至。
  他几次想退出去,放弃擒拿来天骄,因为昨夜那张银票已经证明可随时兑现,他已经收入了白花花的十万两银子,何必再为区区三千两银子委屈自己,厮混于陋巷之中呢?
  但是,想到自己已在知府大人面前拍了胸膛,想到自己要擒拿来天骄的事已为西门九爷所知,如今若是半途而废,那对自己的声誉将是个重大的打击——快剑钟文麟五个字已在江湖上打响了,怎么可以退缩呢?
  因此,他忍耐了下来。
  他慢慢的在“寡妇巷”中走来走去,注意搜望每一个嫖客和每一家妓户,希望很快能够找到那个“独眼龙”来天骄……
  第一个晚上,他失望而返。
  第二个晚上,也毫无所获。
  第三个晚上——
  由于他已在“寡妇巷”中一连出现三次,有些妓女已认得他;这天晚上,便有一个倚门招徕的妓女向他招手挑逗道:“喂,你来嘛!”
  钟文麟见她颇有几分姿色,不觉住足对她笑笑,问道:“干什么?”
  那妓女伸手要拉他,笑道:“你进来,我跟你说句话。”
  钟文麟赶紧往后退,作色道:“不要动手动脚!”
  那妓女嘻嘻一笑道:“你看你,既然到了这地方来了,还板着面孔干么?你已经走了几个晚上了,累不累啊?”
  钟文麟一笑道:“你注意到我了?”
  那妓女道:“是啊!看你一连几个晚上这么走来走去,你到底要找什么?我告诉你,这条‘寡妇巷’里面,我‘小寡妇’是花魁,你踏平了巷道也不可能找到一个比我好看的——你进来坐坐嘛!”
  钟文麟道:“咱们就这么站着聊聊好了。”
  那妓女不高兴起来,冷笑道:“扯你娘的蛋,就这么站着聊聊?哼,你道我是干么的?”
  钟文麟掏出一些碎银,在手上轻轻抛动着,笑道:“你要多少钱?”
  那妓女眼睛发亮,嫣然一笑道:“就你手上那些足够了。”
  钟文麟道:“咱们站着聊一会,这些银子便是你的,干不干?”
  那妓女惊讶道:“你这位客人真奇怪,我搞不懂你的意思……”
  钟文麟把银子塞入她手里,道:“你叫什么花名?”
  那妓女得了银子,不禁眉开眼笑道:“刚刚告诉你了,我叫‘小寡妇’嘛!”
  钟文麟道:“为什么叫‘小寡妇’?”
  小寡妇道:“我十八岁嫁人,十九岁死了丈夫,所以大家就叫我‘小寡妇’。”
  钟文麟道:“你今年几岁了?”
  小寡妇道:“三十二。”
  钟文麟哑笑道:“这还算‘小’么?”
  小寡妇笑道:“也不算大,我知道你们男人特别喜欢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
  钟文麟道:“实不相瞒,我不是来嫖妓的。”
  小寡妇一怔道:“那你来此干么?”
  钟文麟道:“寻找我一位叔叔,听说他每月会来一次,所以我来此等他,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叔叔?”
  “你叔叔叫什么?”
  “他在此使用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不过你应该见过他也记得他才对,他有一颗眼睛已经瞎了。”
  “哦,敢情你说的是那独眼老鬼呀!”
  “你见过?”
  “岂只见过,老娘还跟他上床过呢!哈哈,你这位叔叔很有意思,老是喜欢闻女人的小脚……”
  “你何时见过他?”
  “让我想想看……嗯,好像有个把月没见到他了。”
  “他多久来一次?”
  “搞不清楚,好像每个月才见到一次……嗳!你这个叔叔好小气,名堂又怪多,可真难侍候呀!”
  “他若来了,你会不会知道?”
  “当然知道,这地方就这么一条巷子,他每次来时,就跟你一样要走个十遍八遍的,真会挑嘴哩!”
  “你说个把月没见到他了,这岂非表示他快要来了?”
  “嗯,这两天应该会——咦,你看那边,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不是你叔叔来了么?”
  “嘘!”
  “怎么呢?”
  “不要跟他打招呼,也不要告诉他我在找他,我要吓他一跳!”
  钟文麟在她说到“那不是你叔叔来了么”的时候,已经看见一个模样肮肮脏脏的独目老人从巷口那边走过来,为了怕她破坏自己的行动,便赶紧把她推入屋内,不让她和来天骄相见打招呼。
  小寡妇虽觉古怪,只因得了他的银子,自无与他作对之理,听他说“要吓他一跳”,以为是真的,看见来天骄已从门口走过,不禁吃吃轻笑道:“他走过去了,你是不是要悄悄跟上去?”
  钟文麟道:“是的,你切勿声张,过两天我还来找你,知道么?”
  小寡妇连连点头。
  于是,钟文麟转身走出,悄悄的跟在来天骄的后面走去。
  其实,巷道上有不少嫖客往来穿梭,九命神狐来天骄又不认识他,所以他的跟踪是非常方便的;他几个快步之后,已赶到来天骄的身后。
  来天骄是“寡妇巷”的常客,有许多妓女都认识他,见他来了,纷纷跟他打招呼,要拉他进去,来天骄均不为所动,只跟她们打情骂俏,这个摸一把,那个捏一下,油滑得很。
  钟文麟紧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所有的动作,心里暗笑道:“哼,谁会想到堂堂一位长江帮的帮主,竟喜欢到这低贱的地方来与这些下贱的妓女厮混?看样子这老家伙出身不高,狗改不了吃屎……”
  走到巷子尽头,九命神狐来天骄忽然停步打量着一个倚门而立的妓女,那妓女年纪不小,模样也不好看,可是他似乎越看越有兴趣,笑问道:“你叫什么?”
  那妓女手拿一条手帕掩住嘴唇,扮出一个妩媚的微笑道:“我叫媚媚。”
  来天骄道:“以前在哪里?”
  媚媚道:“在家里啊。”
  来天骄道:“才来不久?”
  媚媚道:“是,不到一个月。”
  来天骄道:“怪不得我从来没见过你……”
  媚媚又送给他一个媚笑,道:“进来么?”
  来天骄笑道:“我是这儿的常客,可不好侍候呢!”
  媚媚笑道:“不要紧,领教领教。”
  来天骄又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笑道:“好,咱们进去。”
  两人就那么手拉手走进屋里去了。
  钟文麟略一犹豫,也举步跟入。
  另一个妓女迎了上来,脸上露出“企求”的笑靥,轻声道:“来么?”
  钟文麟看着来天骄和那媚媚走入厅右的一道布帘里面,当下把双手搭上那妓女的肩上,笑道:“你叫什么花名?”
  那妓女道:“我叫西施。”
  钟文麟哈哈笑道:“西施么?”
  西施笑道:“你别笑,奴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呢!”
  钟文麟推着她往里面走,过了布帘,里面是一条短短的通道,有两个房间。
  来天骄和媚媚的谈笑声,从后面一间传出来。
  钟文麟要走过去,西施拉住了他,笑问道:“你哪里去?”
  “后面没有了?”
  “没有了,我们这儿只有两间房子……”
  她推开前面一间的房门,就要拉钟文麟入房,钟文麟摇摇头道:“别急,咱们先站着聊聊……”
  西施含嗔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要聊天,到里面去聊嘛!”
  钟文麟微笑道:“你怕我跑掉?”
  西施道:“你敢跑,老娘一刀劈了你。”
  钟文麟吐舌头道:“哎呀!好凶,西施还会杀人呀?”
  西施笑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今的西施可不是古时候的西施了!”
  钟文麟掏出一些碎银塞入她手里,道:“你先拿着,免得你杀了我。”
  西施见他出手大方,心中欢喜,猛可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道:“你这人还不坏,贵姓大名?”
  钟文麟就跟她站在甬道上,一边跟她胡扯,一边注意听取后面那间房子里面的动静——
  只听那媚媚在房中发出一声“惨叫”道:“老鬼,你干什么嘛?”
  来天骄哈哈笑道:“刚刚跟你说过了,我很不好侍候!”
  “去你的!”
  “嘻嘻……”
  然后,房中沉寂下来。
  只有钟文麟听得出房中还有一种声响——宽衣解带的声响。
  “嗳嗳嗳,你闻我的小脚干么?”
  “嘻,好香呀!”
  “胡闹!”
  “嘻嘻,三寸莲勾暖玉雕,略余凤嘴衬又翘,宛然洛浦凌波态,可胜齐官点地娇……”
  “你念什么?”
  “念诗呀。”
  “哼,你还会吟诗?”
  “当然了,你别看老夫这个样子,岂不闻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老夫当年还是个秀才哩!”
  “你那颗眼睛怎么瞎的?”
  “哼!”
  “啊哟,你生这么大的气干么?”
  “臭婊子,你下次再问起这个,老夫便活活把你捏死!”
  “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来,再让老夫闻闻你的脚……嗯,真好!花片蹴残微有迹,苔痕点碎太无聊,料他一缕芳心动,应把檀郞两意挑……痛快!痛快!”
  钟文麟听得差点忍俊不禁,暗笑道:“这来天骄敢情嗜闻女人的小脚,把臭当香,难怪他喜欢到这地方来,要闻女人的臭脚,也只有此处最多了。”
  西施又要拉他入房。
  他摇摇头,向她附耳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是:“我是官府捕快,房中那独眼老鬼是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今天我是来逮捕他的,你快走开!”
  西施脸色大变,吃惊万分,一步一步的退到外面的厅上去了。
  钟文麟抽出一把匕首藏在袖中,随即走到那房门口,猛然抬脚踢出——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倒了下去。
  在房中的来天骄和媚媚吓得呆了。
  九命神狐来天骄此时的情形就如花花僧一般,全身赤条条一丝不挂,因此饶他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突然碰上这种意外,也不禁为之目瞪口呆。
  等他看出苗头不对,下床要去拿放在床前一张椅子上的衣服时,钟文麟已抢先一步,把他的衣服全抢过来了。
  来天骄又惊又怒道:“小子,你喝醉了不成?”
  那媚媚钻入被窝里,破口大骂道:“要死了!要死了!哪里来的一个疯汉,搞什么鬼呀?”
  钟文麟冷冷道:“来天骄,你被捕了!”
  来天骄面色遽变,独目迸射出锐利狠毒的光芒,暴声道:“你说什么?”
  钟文麟道:“你是长江帮主,九命神狐来天骄,官府明令缉捕的重犯——你是要乖乖跟我走呢?还是要我——”
  “动手”两个字还没出口,来天骄就已先动手了,他一声大吼,竟不管身上没穿衣服,一个饿虎扑羊跃下床,双手十指箕张,欻然便向钟文麟的双肩抓落——
  “噗!”
  一柄匕首也就在此时插入他的腹部!
  “唉……”
  来天骄浑身一震,独目大睁,嘴巴大张,不胜骇异的瞪视着钟文麟,道:“你……你……好小子,你是谁?”
  钟文麟平静地道:“钟文麟。”
  来天骄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微微发抖道:“钟文麟?”
  钟文麟道:“快剑钟文麟。”
  来天骄颤声道:“快剑钟文麟?”
  钟文麟道:“专门替官府缉捕凶犯的快剑钟文麟!”
  来天骄身子开始摇晃起来,道:“是了,我想起来了,你曾经逮捕过严必高和花花僧;你……你怎知老夫在此?”
  钟文麟道:“有个人告诉我的。”
  “谁?”
  “你现在知道也没用了。”
  “你说!”
  “干什么?”
  “老夫要知道死在何人手里!”
  “我看不必了。”
  “你……”
  来天骄恼怒已极,目中射出的怒焰,似乎可将人溶化,但是仅仅支持了一会,就萎然倒了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五
上一篇:
二十三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