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五
2021-03-20 18:00:4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钟文麟回来了!
  他骑了一匹黑马,神态轩昂的徐驰入城,顿时就成了人人注视的人物。
  在他未“发迹”之前,全城的人就已知他这个人物,只不过那时大家都瞧不起他,把他当作一个败家子而鄙视他欺辱他;但现在情形不同了,大家见到他时,就如同见到一个凶神恶煞,而面有畏惧之色。
  钟文麟很欣赏这种对他心生畏惧的脸色,他认为这是一种“报复”,所以每次回到无锡,他总是策骑徐徐而行,让大家看到自己,同时欣赏——也可说是享受——大家对自己投过来的畏惧的眼光。
  他顺着大街缓缓走着,不时的掉头向挂在马鞍后的一只布囊看上一眼,面露“胜利”的微笑。
  布囊很沉重,里面装着白花花的一千两银子。
  这是他擒获第六个凶犯“九命狐欧阳雷”所得到的报酬。他现在要回家去,把一千两银子呈现到爱妻小艳的面前,让她分享自己的收获和喜悦。
  擒获“九命狐欧阳雷”,是他最感得意的一件事,因为“九命狐欧阳雷”武功和机智都高于前五人,在武林中是个赫赫有名的巨寇,金陵府为了缉捕他,曾动员了各府州县的一百多位捕头,结果都没摸着“九命狐欧阳雷”的边儿,这也就是他欧阳雷赢得“九命狐”名字的由来。狐是最机警阴险的东西,再加上有九条命,那是可想而知如何的难斗了。可是他没费多大功夫就将他擒获了,因此他感到很得意,也因此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
  尤其使他感到得意的是:有人已对他下了评语,说“这位新近出现的‘快剑钟文麟’的剑术,绝不在‘闪电剑柳千瑜’之下。”
  他倒没有数典忘祖而想压倒“闪电剑柳千瑜”,但是经过半年来的历练,他觉得自己的剑术的确已不在柳千瑜之下了!
  骑马徐进间,家门已然在望。
  就在此时,突有一人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人是个其貌不扬的老者,穿着一身华服,看上去丝毫不像是武林中人,从其肥胖的身躯上看,倒像是个暴发户。
  钟文麟勒住了马,冷冷问道:“老丈贵姓大名,因何挡路?”
  华服老者态度却很和气,笑嘻嘻的拱手道:“这位老弟,您莫非就是大名鼎鼎的‘快剑钟文麟’?”
  钟文麟点头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老丈有何指教?”
  华服老者态度客气的笑道:“老汉宜兴林国镛,此番专程前来拜望老弟您的,又要事奉商,就请老弟移驾一叙如何?”
  钟文麟仔细的打量他一番,才问道:“老丈欲与小可商量何事,可否在此明告?”
  林国镛搓搓手,左右望望,才低声道:“实不相瞒,老汉遭遇一桩困难,恐有杀身之祸,有人说您钟老弟可以帮助老汉解决困难,因此不揣冒昧前来相求。”
  话声微顿,又接着轻笑道:“当然,老弟如肯帮助老汉解决困难,老汉决不叫老弟白费力气就是——那边有家茶馆,你我到茶馆去谈谈如何?”
  钟文麟见他言语含糊,心生怀疑,便摇头拒绝道:“抱歉,小可刚从远地回来,此刻要回家去,没空和老丈谈话,你请让路吧!”
  林国镛很着急,道:“不,老汉远道从宜兴到此,难得找到了老弟您,要是老弟不肯帮忙,老汉这条命就完了!”
  钟文麟目光一凝,问道:“有人要杀害老丈?”
  林国镛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老汉性命危在旦夕,如今只靠老弟救命了!”
  他走上一步,又低声道:“老弟如肯帮忙解决老汉的危急,事成之后,愿以五千两银子酬谢老弟!”
  钟文麟一听“五千两银子”,不禁怦然心动!他四处奔波,花了将近半年的时光擒杀了六个凶犯,总共也不过得了五千两银子;如今有人请他帮忙解决困难,一开口就要给他五千两银子,自然令他心动了。不过,在未名情况之前,他自然也不敢轻率接受人家的邀请,当下淡淡问道:“老丈要小可干什么?”
  林国镛道:“此非说话之处,咱们去茶馆喝茶,再容老汉详细奉告如何?”
  钟文麟沉吟半晌,道:“这样好了,小可此刻急欲回家,实在无心顾及其他,咱们约个时间见面相谈怎么样?”
  林国镛道:“好!好!老弟什么时候有空?”
  钟文麟道:“今天晚上,咱们就在那家茶馆见面就是了。”
  林国镛道:“是是,老弟一定要来啊!”
  钟文麟道:“一言为定。”
  林国镛十分高兴,连忙让开去路,笑嘻嘻道:“老弟请!”
  钟文麟点了点头,策骑行去。
  家门已在视线之内,故他骑得很快,一转眼就驰到家门口。
  仆人听到马蹄声,出门一看主人回来了,大喜道:“啊,主人您回来啦!”
  钟文麟笑“嗯”一声,下马将缰绳交给他,取下挂在马背上的布囊,即快步入宅。
  新婚不过一个多月,他实在舍不得离开爱妻,但是为了他们夫妻的将来,他认为多赚一些钱是必须的,所以他毅然而别。如今他回来了,小别胜新婚,他像一阵风似的冲入屋中,大叫道:“小艳!小艳……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小艳闻声跑出来,投入他的怀抱中。
  她欣喜万分,仰起娇靥轻声的问道:“你……没事吧?”
  钟文麟提起布囊,笑道:“你看这是什么东西?”
  小艳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看也不看它一眼,她紧紧凝注着他,像是要把他看个够,道:“我不要看那些!我只要看你!”
  钟文麟如饮醇酒,捧起她的玉脸,狂吻起来。
  小艳忽然害羞的推开他,低声道:“不要这样,屋里有客人呢!”
  钟文麟一怔道:“客人?谁?”
  小艳微笑道:“你猜猜看!”
  钟文麟歪头一想,笑道:“我知道,是我叔叔来了,是不?”
  小艳摇首道:“不对!”
  钟文麟惊讶道:“不然是谁?”
  小艳神秘一笑道:“你猜呀!”
  钟文麟道:“我猜不着,你快说吧!”
  小艳道:“他是你最好的朋友!”
  钟文麟心中一惊,脱口道:“是柳千瑜?”
  “猜对了!”
  柳千瑜在厅中闻声,转了出来。
  钟文麟一见大喜,冲上前握住柳千瑜的双臂,兴奋地大叫道:“柳兄!你是几时到的?”
  柳千瑜含笑道:“来了两天了。”
  钟文麟兴冲冲道:“好极了!真高兴又见到你。这半年来,小弟一直惦念着你呢!”
  柳千瑜笑得很平静,道:“既然惦念我,为何不去看我啊?”
  钟文麟窘笑道:“小弟原想去看柳兄,可是因为……唉,说来话长,咱们到厅上去长谈吧!”
  柳千瑜眼睛盯着地上那只布囊,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钟文麟更窘,强笑道:“那是……那是银子。”
  柳千瑜道:“一千两银子?”
  钟文麟道:“是的……”
  柳千瑜道:“你擒到了‘九命狐欧阳雷’?”
  钟文麟道:“是的……”
  柳千瑜道:“死的还是活的?”
  钟文麟道:“死的。他很凶很,不肯俯首就擒,结果……结果……”
  柳千瑜突然转头向厅上走去,道:“咱们到厅上来谈吧!”
  钟文麟暗暗透了口气,掉头示意小艳把那袋银子拿去房中,才随着柳千瑜走入厅中。
  柳千瑜在厅上坐下,道:“钟兄,你的事情,小弟已全知道!”
  钟文麟在他身边坐下,笑道:“哦哦。小弟最感歉疚的是和小艳成亲时,未能派人去通知柳兄,这是因为柳兄家在五台山,距此甚远,找不到一个人肯去送信,柳兄不会因此生气吧?”
  柳千瑜道:“不会。”
  钟文麟欣然道:“这就好。如今你难得来了,可得多住几天,咱们多聊聊!”
  柳千瑜微微一笑道:“只要钟兄还把小弟当作朋友,小弟当然乐意多住数日……”
  钟文麟呆了呆道:“柳兄何出此言?你我一直是好朋友呀!小弟哪会不把柳兄当作朋友?”
  柳千瑜道:“钟兄若把小弟当作朋友,就得听小弟劝告一句!”
  钟文麟面上发红,强笑一下道:“柳兄请说吧。”
  柳千瑜沉沉脸道:“不要再干那种事!”
  钟文麟尴尬地道:“柳兄说的是小弟缉捕凶犯领取赏银之事?”
  柳千瑜道:“正是!”
  钟文麟迷惑道:“这有何不对?”
  柳千瑜紧紧逼视着他,一字一字道:“钟兄认为没有什么不对么?”
  钟文麟道:“是呀!小弟替官府缉捕杀人凶犯,等于为民除害;至于说领取赏银,小弟自认拿的并非不义之财,小弟不拿,别人也会拿呀!”
  柳千瑜正色道:“错了。对某一方面来说,钟兄拿的正是不义之财!”
  钟文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仍强笑道:“小弟不懂……”
  柳千瑜道:“钟兄并非不懂,而是不愿去‘懂’罢了!”
  钟文麟皱了皱眉头道:“老实说,小弟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小弟冒性命之险去缉捕凶犯,得些酬劳是应该的。”
  柳千瑜道:“但有失人道!”
  钟文麟道:“让那些杀人越货的凶犯,继续为恶才是人道么?”
  柳千瑜道:“不。小弟不反对你铲除那些恶人,但你不该拿钱。如果杀人而拿报酬,便有违人道,而非侠义行为!”
  钟文麟道:“若然如此,官府就不该悬赏捕人。”
  柳千瑜道:“钟兄别管官府,只管我们自己。我们有幸而生为万物之灵的人,就该做‘人’的事。”
  钟文麟默然良久,才道:“小弟总觉得干这一行没有什么不对……”
  柳千瑜道:“这是说,钟兄愿作刽子手?”
  钟文麟笑了笑道:“柳兄说得太难听了。这和刽子手是有分别的!”
  柳千瑜道:“若有分别,那就是钟兄干的这一行比刽子手更不如!刽子手是奉命行事,你则是出于自愿!”
  钟文麟面色变了变,皱眉不语。
  柳千瑜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小弟是把钟兄视为好友,才敢这样跟你说话,希望你不要生气。”
  钟文麟淡淡道:“我不生气。”
  柳千瑜道:“听小弟劝告,从今起不要再干那种事,好么?”
  钟文麟低头未答。
  柳千瑜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赚钱的路子多得很,为什么一定要干这一行呢?”
  钟文麟抬起了头,笑道:“柳兄如怕受连累,小弟不告诉人我的剑术是你教的就行了。”
  柳千瑜一听此言,面色微微一变,立时站起道:“钟兄既如此,小弟自不便多置啄,就此告辞!”
  钟文麟忙道:“柳兄不要这样,你我是患难之交,今天刚刚见面,怎么就要走了?”
  柳千瑜道:“小弟要去拜访一位盟兄,下次再来打扰吧!”
  他大步出了客厅,回房取出自己的衣物,即往大门外走去。
  钟文麟一路跟着他,不停的挽留道:“柳兄,你何必这样负气?无论如何,咱们是好朋友呀!”
  小艳闻声由房里奔出,愕然道:“怎么回事?柳公子您要走了?”
  柳千瑜向她拱手一礼道:“是的,小弟要去找一位拜兄,就此告辞。”
  小艳很快就从他和丈夫的脸上瞧出不对劲之处,立刻向丈夫露出责备之色道:“文麟,你怎可这样对待柳公子?”
  钟文麟苦笑道:“我没有赶他走,是他不肯留下来的啊!”
  柳千瑜接口道:“是的,小弟确是要去拜望一位拜兄,回来经过此地时,再来打扰便了。”
  语毕,再向他们夫妇行了一礼,即举步出门。
  仆人见他要走,连忙由偏门牵出他的坐骑,站在大门外等候。
  柳千瑜接过缰绳,疾驰而去……
  小艳目送柳千瑜远去不见之后,立刻回头对丈夫埋怨道:“一定是你不听他劝告,惹他生了气,对不对?”
  钟文麟扬扬眉笑道:“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知道,用不着别人来干涉!”
  小艳似乎不敢相信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生气道:“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你能有今日,全是他给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钟文麟冷笑道:“不错,我的剑术是他教的,但他的命却是我救的。当日非我救他,他早就病死了!”
  小艳瞪大眼睛道:“你……”
  钟文麟哼的一笑道:“他不能因为传我剑术,就要我事事听他的,不是么?”
  小艳很伤心,泫然泣道:“可是他劝你,是为了你好呀!”
  钟文麟也很激动道:“为我好?哼!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我做的是王法所容许的事,而且过去我受够了大家的欺凌,现在我已经能在人前昂首阔步,为什么我要放弃呢?为什么别人可以干的事而我不能呢?告诉你,我决不放弃这种名利双收的活儿!”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六
上一篇:
二十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