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红楼惊闻
2021-03-10 13:00:0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西湖歌舞已休。休止在这静寂的午夜。
  只见愁云笼干树,轻雾迷万山。
  唯有黄梅时节的丝丝细雨,如怨如诉;唯有这渐渐沥沥的春雨,恼人情绪。
  湖畔、林中,有一角红楼,也有一缕灯光射出。
  这抽丝般的灯光虽然不强,却使得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甸甸的深夜,顿时朦朦地现出一圈淡淡的黄晕,蛛网般向四外伸展。
  小红楼,玲珑稚丽,远远望去,有如一座矮矮的小红塔,面对湖水,背倚南屏,四周景色,清幽已极。
  游湖的人、进香的人,都见过这栋别致的小红楼,但却没有人知道,这楼里住的是什幺人;因为,这儿是一片禁地。
  江湖中七大禁地之一的“西湖楼外楼”。
  楼外楼上逍遥客,不羡鸳鸯不羡仙。
  “江湖游子”秋水仙秋公子,在江湖朋友的心目中,不仅是江湖四公子之首,而且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
  两年前,他以一式“秋水长天”剑法,在衡山回雁峰头,力劈八大天魔,确立了如日中天的盛誉,赢得了天下英雄的景仰。
  两年前,就在他步下衡山之后,突然退隐。
  两年中,他卜居小红楼,足不出户也不见人。
  两年后,在这细雨轻愁的午夜,小红楼出现了反常的动静。
  随着那陡现的灯光,楼上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娇啼。
  随着这婴儿的娇啼,也撕破了这份天地的沉寂。
  湖畔,突然响起了快速的足步移动之声。
  黑暗中也出现了幢幢鬼影,从四面八方,向小红楼逼近。
  “西湖楼外楼”是江湖中七大禁地之一。
  但这禁地,只怕在今夜要被击破了。
  小小的红楼之内,此刻正传出了欢愉的笑声,轻柔的蜜语,好柔好柔的话声:“秋郎,我好累啊…”
  秋公子在笑:“蓉蓉;别动弹,好好的休养两天就好了。”
  蓉蓉也在笑,很轻、很低:“秋郎,抓住我,我好怕……秋郎,你……你别走开嘛!”
  一声幸福的轻笑,秋郎显然在安慰着蓉蓉:“我不走,我只是想去看看阿婆怎么还不把宝宝抱来,天这么冷,她别给宝宝洗得时间太长,冻坏了她……”
  躺在牙床中央的少妇蓉蓉,柔娇的一笑,道:“你耽的什么心啊?秋郎,阿婆比我们懂得多……”
  秋公子噗嗤的笑了笑道:“初为人父,少不得是要多耽了些心的,蓉蓉,我错了……”
  他错下?江湖四公子之首的秋公子错了么?
  “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秋公子,已然初为人父,正是“既羡鸳鸯又羡仙”,或许,他真是错了!
  小红楼不再逍遥,小红楼已是秋公子的藏娇金屋。
  秋公子曾是多少江湖上美丽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如今,他怎么忽然就有了妻子,也有了儿子?
  据说,两年前他步下回雁峰时,江湖中漂亮的女人,只为了想看他一眼,不惜餐风宿露的坐在山石上等他。
  据说,当他回到西湖小红楼时,南屏山上的雷峰塔朝向小红楼这边的塔身,承受不了挤在塔上少女们的重量,被压得入地一尺,成了东方的斜塔,而埋下了日后倾圯的祸根。
  如今,这位白马王子有了他的小仙女,为什幺江湖上居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江湖上没有一个人接到他们的喜帖,喝过他们的喜酒?
  秋公子为什么不告诉别人?甚至包括他的朋友?
  他是不是害怕会伤害太多少女期望的心?
  他是不是怕有人会对他的小仙女不利?他是不是……因为,这位小仙女根本不能拿出来亮相?
  倘若这件事传入扛期,那些失望的女人,流出来的泪水,也许真会汇聚成另一个西湖了。
  她们一定会问,这幸运的小仙女是谁?
  她们—定会想,为什么那女人不是我?
  她们也一定会问,秋公子快乐么?
  她们更一定会问,如果他娶的是我呢?
  少女的梦都是很美的,美得足够她们充满了自信,能令秋水仙辛福、快乐。
  可惜,小红楼中的女主人,永远不是她们。
  初到人间的婴儿,总是会哭的!
  年轻的小母亲,在那咿晤唔的哄着,阿婆却忍不住咧嘴笑了笑,道:“小郡主,少爷要过一天才会吮奶的……”
  敢情这年轻的小母亲,竟是一位郡主!
  怪不得秋公子选上了她!
  那些坐在山石上的少女、那些压斜了雷峰塔的大姑娘,她们若是知道,必将会埋怨苍天无眼,为什么不让自己也生长在帝王之家?
  但是,使人不解的是,这位金枝身,玉叶体的郡主,怎会屈身下嫁了一位设有功名的江湖侠土?
  这仿佛是一个谴,谁能解开?是秋公子?还是这年轻小母亲自己?
  这个谜也仿佛很迷人,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可以说是很不少、很不少的人在做着这件猜谜的游戏了。
  秋公子正俯身在绣榻之前,看着可爱的小母亲和无邪的小娃儿。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做蓉蓉的小母亲的时候,她的脸就跟眼前的娃儿一样,两个腮帮子也红得像是小苹果。
  他记得,他第一次拉着她的手时,就觉得她是他这一生中所见过的最温柔,最美丽、最能叫自己心醉的女人。
  现在,他还是有这样的感觉。
  他贪婪的望着孩子和孩子的母亲,嘴角蠕动,剑眉不停的扬起,这小小的生命,来得多么的玄妙,多么的神奇。
  忽然间,蓉蓉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声道:“秋郎,什么时刻了?”
  秋水仙定了定神,笑道:“早咧,三更才过……”
  蓉蓉那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转,红着脸道;“秋郎,不早了,你该去歇着了……委屈你两天,在外间打个铺……”
  秋公子点点头,恋恋不舍地向阿婆笑笑,嘱咐道:“阿婆,好好照顾蓉蓉……。”
  阿婆笑道:“公子放一万个心,老身是过来人,一切都懂!”
  秋公子这才松开了握着蓉蓉的手,含笑转身,向隔壁的那间屋中走去。
  小红楼本来就不大,小红楼中的卧房,当然更不大,从床边走到门口,顶多不过只要五步;但这五步路,却要这位武功超人的秋公子,走了老半天。
  就在他一脚跨出房门的霎那,他似乎还在等待什么。
  果然他没有失望,身后传来了蓉蓉的低唤道:“秋郎……”
  秋公子忽然像一支受惊的兔子,也像一支脱弦的劲箭,笔直的射回到床边,双手抓住了蓉蓉,道:“你——怎么了?”
  蓉蓉道;“我很好……”忽然一笑,笑得那么依恋,那么凄凉;“秋郎———别离开我……我……我……”
  秋公子坐到床边,低声道:“我陪你,我不走……蓉蓉,这两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半个时辰,蓉蓉,我现在握着你的手,你睡吧”…。”
  蓉蓉满足的闭上了眼,呢喃道:“秋郎,这可累着你了,我知道……我不该要你坐在这儿,可是,我怕你走,我心里好……好空洞洞的……”
  秋公子笑道:“我才不会累咧!你记得君山那一战不?那么多人,力拼两天两夜,我没有闭过眼……”
  蓉蓉低声道:“我记得,我当然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跟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同进同退……但我到今天还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直不让我插手过问?”
  秋公子道:“你猜猜看?”
  蓉蓉笑了笑,摇头道:“我猜不透你……就算到今天为止,你们男人的事,我还是猜不透!”
  叹了一口气,她略显迷惘的接着道:“那次君山之战,你力拼了两天两夜之后,还敢跟勾魂石女挑战,我真是耽心的要死!”
  秋公子笑道:“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有什么事不敢?结果,我还不是重创了那个妖女么!”
  蓉蓉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敢!唉,到今天为止,我还在为那一战心惊胆颤……我真想不透,那时我怎么会那么乖,当真就让在旁边只看你一个人拼命……”
  秋公子笑道:“我记得古人说过一名话,是……听话的女人才乖,乖女人都一定很幸福……”
  蓉蓉怔了怔道;“古人说的么?是……那一位古人?”
  秋公子道;“我!秋水仙秋古人说的!”
  蓉蓉噗嗤的笑了,挣开了手,轻轻的敲了一下他,啐道:“我就知道是你诌出来的。”
  阿婆端过来了一碗参汤。
  秋公子扶起蓉蓉喝了一口,就推开了碗。
  阿婆接过碗,低声道:“郡主,月子里要多补补的,您别任性……”
  蓉蓉摇头道:“我不饿……”甜甜的笑笑,向秋公子道:“秋郎,你给宝宝取了个什么名字?”
  秋公子又是一怔,道:“蓉蓉,你忘了?我们不早就想好了么?”
  蓉蓉道;“没有,你是孩子的爹,名字应该由你先叫的……”
  秋公子叹了口气,抓着蓉蓉的手亲了一下,低声道:“太乖的女孩子,有时会要了男人的命……”
  蓉蓉笑道;“真的?”
  秋公子道:“真的!因为我已经准备交出我的命了……”转身拍拍那茫然的,还没睁开眼的小家伙道;“小家伙,你叫南华,秋南华……”
  小红楼内,充满了幸福、安详、温馨、甜蜜。
  小红楼外呢?
  浓得像墨般的夜,抽得像丝般的雨,凄风苦雨之夜,本该是没有人的。
  但此刻,小红楼的四周,却出现了数不清的鬼影。
  这些迅速移动的鬼影,已将小红楼团团围住。
  一支光度不强的紫色焰火,陡然由林中冲天而起。
  这冲天的焰火,冲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人间惨祸……
  这里是西湖楼外楼,楼外楼已经是江湖上七大禁地之—。
  武林禁地就是未经许可,不许妄入;妄入者“死”。
  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人,愿意找死。
  但,此时就来了不少找死的人。
  十处暗桩;五重禁制,外加两道关卡,仿佛都没有挡住这批找死的脚步。
  也许他们已是快要变成死人了,快要变成死人的人,可能就是胆子特别大的人,大到胆敢伸手敲响小红楼的朱漆大门。
  “笃、笃……”
  受了雨水淋湿的铜环,发出的声音,像是铅块般沉重。
  小红楼主人的心,也像是铅块般沉重。
  本是融在蜜和奶般幸福里的秋公子,突然像是被踏疼了尾巴的猫一般纵起,闪到窗前。
  窗外雾重,浓浓的雾,像是一幅画,一幅米的泼墨山水,而墨渖未干,正在向四边溶透。
  画中有人,在雾雨中走动的活人。
  秋公子咬了咬牙,一只柔和的手已经悄悄的搭上他肩头。
  他没有回头,只低声道;“你不该下床的!”
  蓉蓉瞪大了亮晶晶的眼睛,附耳道:“有人?”
  他冷笑道:“有!蓉蓉,你回到床上去,他们只不过是些活不久的人。”
  蓉蓉不安地看看他,摇头道:“秋郎,你不能……”
  秋公子—怔,回头道:“我不能?不能什么?”
  蓉蓉嫣然一笑道:“当然是不能杀人嘛!今天是你初为人父的日子“……”
  秋公子道:“谁说我今天要杀人了?”
  蓉蓉道;“你不杀?你不是说他们都是些活不久的人么?”
  秋公子笑道;“活不久,不见得是活不过今天吧?蓉蓉,去躺着……”
  他伸手抱起她,送到床上,凑在耳边笑道:“这才乖……别再起来了。”
  她笑笑道;“我不起来,除非你要我起来……”
  他看她,笑着摇摇头,一跃回到窗前。
  窗门已开,阿婆正在大叫道;“你们是谁?你们胆子不小,找死,为什么不拣个白天?”
  楼下,敲门的两支手停了,只听得一阵笑声传来道:“阿婆,我是丁翔,你老快开门,我们是奉王爷之命恭贺郡主来的。”
  阿婆呆了。
  秋公子也呆了。
  蓉蓉郡主更呆了。
  这么快,王爷的消息这么快?怎么可能?
  王府在山西大同,离杭州西湖好几千里地,他们怎么可能在瞬息之间,往返万里之遥?
  蓉蓉忽然失声道:“秋郎,他们怎么知道的?”
  秋公子冷笑道:“如果他们本就住在杭州,如果他们又正好就住在西湖,蓉蓉,为什么他们不能知道?”
  蓉蓉惊道:“他们早就来了?你……你看他们……难道在一个月前就来了?”
  秋公子叹了口气,道:“蓉蓉,你为什么不猜得更早一些?你为什么不猜他们两年前就来了?”
  两年前?那不正是他们刚刚蛰居楼外楼的时候么?蓉蓉失声道:“不……不……”
  阿婆也正在向丁翔吼道;“不!不!我不开门,郡主产褥期间,不能见你们。”
  丁翔大声道:“阿婆,你一定得开门,我们也一定得见到郡主。”
  (此处缺一页)
  们……”
  阿婆看看秋公子,苦笑着下楼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回 山野突变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