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茶馆怪客
 
2021-03-10 14:34:0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茶灶边上有个小板凳。
  齐敢就坐在这个小板凳上。
  他要了一碗茶,也学那四十个人一样,津津有味地喝着。
  小茶馆的老板是个跛子。
  小伙计则是个赖痢头。
  所以,齐敢就叫他小癞痢。
  小癞痢好像不怎么喜欢人家这么叫他:“客官,我姓杨,叫杨小六,老板是我的四叔,人家都叫他老人家杨四爷。客官,你记得么?”
  齐敢笑了。
  他点点:“我会记得!”
  小六子想走,齐敢拉住他,道:“杨小六,你们生意不错呀!是不是天天都是这么好?”
  杨小六摇头:“天天是这样,我四叔早盖大酒馆啦,象这么多客人,一年也遇不到一次!”
  齐敢笑道:“这些人……来了多久了?”
  杨小六道:“他们吗?”
  他指指四十个茶客,笑了笑:“打昨晚来到,就没再走了。”
  齐敢一怔:“他们晚上也坐在这儿?”
  杨小六道:“是啊!”
  齐敢笑道:“他们不睡觉?你们呢?也不睡?”
  杨小六道:“客官,他们睡不睡我不晓得,但是,到了晚上,我跟四叔还是照睡不误。反正他们只要喝茶,水放在灶上,夜里他们可以自己照顾。”
  齐敢笑了。
  他点点头道:“有理!有理!不过,他们今天走不走?”
  杨小六一摊双手,刚刚苦笑得一声,忽然就不笑了,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发抖。
  齐敢回头。
  忽然间,他也呆了。
  门外,又来了人。
  齐敢至少认得这来人中的一个。
  七格格。
  这个来自关外的女人,齐敢不会忘记。
  四个彪形大汉,抬着她。
  她坐的不是轿子,有一点儿像金莺当年坐的那个花篮,不过四周不是镶的花,而是镶的珠宝。
  藤榻满镶珠宝,齐敢还是头一次见到。
  四个脚夫的前面,还有两个人,一老一少,像是侍卫而不像侍卫。
  不过,齐敢知道,这一老一少,决非易与之辈。
  因为,能陪七格格进入中原,并且远到江南,若非武功绝顶之人,只怕他们也走不到这么远了。
  不过,齐敢心中不安的是,她们也赶来黄山,为了什么?
  藤榻已经放下来了。
  四个脚夫像树桩一样站着。
  七格格还是斜躺在座位上,半眯着眼,仿佛还在好梦之中。
  那一老一少,就跨入了茶馆。
  对于眼前的景象,这一老一少也似乎颇为意外。
  青衣少年叹了一口气道:“白老,这儿太挤了!”
  白老一笑道:“不错,人多的地方,总是会挤些,蓝老弟,你看,咱们该走呢?还是他们该走?”
  蓝姓少年道:“白老的意思呢?”
  白老道:“老夫千里奔波,已经很累,所以,一定要歇歇了。”
  蓝姓少年哈哈一笑道:“那好,咱们就请这些朋友走开。”
  他两人一问一答,似乎没有把茶馆内的人放在眼中。
  而那四十个人,包括齐敢在内,居然也无人搭腔。
  白老和蓝少似乎也有些奇怪。
  按理,他们这么一搭一档,一定会激起那些人的怒意和不满。
  但是,眼前却无人答理,这可是他们进入关内以来的第一次。
  白老皱眉沉吟。
  但是,蓝姓少年却已似乎有些不耐烦。
  他目光一扫老人,陡地大声道:“各位都是聋子?我说的话,你们听到了么?”
  四十个人就真像是聋子,没有一个人抬头看这一老一少。
  蓝姓少年忽然抢先一步,到了离他最近一桌,伸手抓住了一人,喝道:“你是聋子?”
  那人忽然一笑:“不是!”
  白者笑了:“不是聋子哑巴就好,如玉老弟,请他先走吧?”
  蓝姓少年原来叫如玉。
  齐敢笑笑,心想,这少年面如满玉,名唤如玉,倒也不差。
  不过,他心中在想,蓝如玉有没有本领把这个人乖乖地请走。
  蓝如玉有这个本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蓝如玉的运气不怎么好,第一个被他抓到的这个人,居然是他入关以来,所遇到的唯一劲敌。
  因此,他请这个人出去,可费了大劲。
  齐敢冷眼旁观,心中也暗暗吃惊。
  他可没有料到,这四十个人中,竟然有如此好手。
  如果四十个人都跟这个人一样高明,那岂不是麻烦大了么?
  蓝如玉抓着那人向外走去。
  那人身材不高,只到蓝如玉的肩头,所以,蓝如玉抓他出去很方便。
  不过,那人出了茶馆的门口,蓝如玉刚一松手,他就像一条鱼,又滑到了原来座位上坐下。
  齐敢心中暗笑,这人真滑溜,简直跟黄鳝差不多。
  蓝如玉也在这么想。
  但他和齐敢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正好就叫黄善。
  蓝如玉脸色一变,回身面对黄善道:“你很滑头。”
  黄善一笑。
  白老忽然笑道:“如玉老弟,这人滑得就跟黄鳝一样,你可得小心了。”
  黄善忽然笑道:“正是!正是!区区就是黄善!”
  蓝如玉呆了一呆,很想笑,但他笑不出来。
  他冷笑一声,挥手扣向黄善的肩井大穴。
  黄善很滑。
  所以,蓝如玉这一抓并没有抓到。
  黄善居然又避开了,蓝如玉脸色一变,冷冷地看着黄善。
  黄善一笑道:“我是黄善,所以,别人不容易抓住我。”
  齐敢呆了一呆。
  心想,这黄善一点儿也不出名,怎么身法如此高明。
  他看看在坐的那另外三十九个人。
  瞧他们一个个对于黄善的事,仿佛未见一般,就是这份镇定,已经足够令人惊讶了。
  齐敢开始不安了。
  他觉得有些事不如他预料的那么简单。
  更糟的是,他自己也并不知道在这个黄山小茶馆还会遇到什么怪事。
  因为,桃花娘子根本没告诉他——没告诉他来做什么。
  妙的是,他居然还真的来了。
  就这么一个黄善,已经够瞧半天了!伺况,还有三十九个。
  他看看七格格。
  七格格还在那个明珠镶成的软榻内斜倚着。如花的脸上,还是在笑。
  好像跟前的这些事,与她无关一般。
  白老的脸这时也变了色了。
  他冷冷一笑道:“如玉,小心些,这小子不简单。”
  蓝如玉道:“白老放心,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话音一落,忽然逼前一步:“黄善,你小心了!”右手一伸,抓向黄善的肩头,左手却一曲,食中两指一弹,击向黄善的眉心。
  黄善似乎对于他右手这一抓并没有看在眼里,而是对于他那左手弹出的指劲十分吃惊。
  这一回黄善不再是滑退了。
  他忽然一矮身子,钻入了桌子下面。
  这一手也大出蓝如玉意料。
  他呆了一呆,指力却已收不回来了。
  嘶嘶劲气,越过桌上的人,直奔向那个跛子茶馆老板背后。
  白老头一惊,大喝:“跛子当心!”
  但跛子却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反应,一听人叫,慌慌张张的一回头,把一壶水都甩了出去。
  这壶水是冷的,由他胸前抛出,无巧不巧的正好挡住了蓝如玉的指力。
  水壶立即穿了两个小洞。
  水由洞中喷了出来。
  好指力。
  齐敢在心中暗暗喝采。
  在坐的人,也都为之一呆。
  似乎大家都觉出蓝如玉的指力之强,确实是犀利。
  犀利得足可洞穿自己的脑袋。
  所以,本来很镇定的四十个人,已经不再那么笃定了!
  白老头笑了笑,忽然大步走向了跛子。
  他上下打量了杨跛子一阵,陡然一伸手,抓住了杨跛子的肩头,道:“老板,你很不错。”
  杨跛子皱眉道:“我有什么不错?老先生,能混一口饭就够了!”
  白老忽地手上劲道一紧,冷笑道:“别给老夫打哈哈,你……”
  杨跛子忽然大叫一声,倒了下去。
  敢情,白老头的手劲太大,把跛子捏得疼昏过去了。
  白老头颇为意外,他不相信这个老板不会武功。
  刚才那一壶水,甩得那么巧,决不是不会武功。
  所以,他才过来试试。
  但是,不料杨跛子居然被他一下于捏昏了。
  白老头摇摇头。
  蓝如玉也走了过来,看看跛子一笑。
  白老儿摇头道:“真想不到……他居然真的连一点武功都没有学过!”
  蓝如玉道:“如果他不会武功,那就一定另有高人在暗中帮助他了。”
  白老点头道;“可能……”
  他目光一转,忽然就落在齐敢身上。
  齐敢似乎早就知道他们会怀疑自己。
  所以,白老头一看他,他马上笑了一笑。
  “是你?”白老头耸肩道,“你帮助他的?”
  但是,齐敢摇头。
  因为,齐敢自己心中有数,他并没有帮助杨跛子。
  “不是你?”蓝如玉道,“那会是谁?”
  齐敢笑了:“两位,为什么不能是他自己?”
  他这一说,可把老少二人说得吃了一惊。
  他们同时低头去看杨跛子。
  杨跛子还是晕倒在地上。
  小六于正在帮他探胸口。
  白老头看看蓝如玉,摇头。
  蓝如玉却笑了笑,低声道:“白老,咱们还是先解决那些客人吧!”
  白老道:“好!”
  他目光又在齐敢身上一转,这才走到门口朗声对四十个茶客道:“老夫白千山,由关外而来。老夫今天要借这儿等一个朋友,诸位若是见机,希望你们立即离去。”
  四十个人,依然不语。
  黄善这时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四十个人中,只有他在笑。
  白千山见无人动静,不禁冷笑道:“各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位若是不见机,硬要留在此处,可就莫怪老夫和蓝老弟不客气了!”
  齐敢心想:有好戏看了。
  四十个人仍然没有动静。
  蓝如玉又沉不住气了。
  他看看白千山,大声道:“白老,好话、礼数,我们都尽到了!还等什么?”
  白千山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们还有什么好等呢?”
  他忽然一闪身,到了黄善面前,冷冷一笑道:“黄善,你说吧,你们四十个人,谁是头子?”
  黄善一笑,摇头。
  蓝如玉冷笑道:“都不是么?”
  黄善道:“阁下总算说对了!”
  蓝如玉怒道:“黄善,你别以为你很滑,少爷我随时可以取你一命,你信不信?”
  黄善笑笑,他不置可否。
  不过,齐敢却知道,蓝如玉的话有道理,他是可随时取黄善的性命。
  可是,齐敢相信,蓝如玉一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十八回 高深莫测

下一篇:第二十回 豺狼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