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天香蒙羞
2021-03-10 15:30: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敢摇了摇头,悄悄地向言光斗道:“老弟,咱们好像该走了。”
  言光斗一笑道:“是!”
  黄善这时却指了指月门外的一棵杏树,道:“齐老,你看……”
  齐敢一抬头,他就笑了。
  金北岳的两眼,像明珠般在夜色中闪光。
  齐敢道:“黄老弟,你的眼力不错。”
  黄善笑道:“齐老,晚辈不是鹰的眼力,而是……我一开始就在注意金公子的身形起落。”
  齐敢笑了。
  他笑这人名为黄善,倒真是名副其实,滑溜溜不说,而且连他看别人,也是专看那些滑头的事。
  言光斗低声道:“齐老,躲在树上看热闹,确实是不坏!”
  齐敢道:“是不坏!不过,黄老弟能发现,难道别人就不能发现么?”
  黄善刚刚笑了笑道:“齐老,这也不见得……”
  忽然间,一条人影已闪电般逼来。
  人影是红的。
  言光斗失声道:“罗明子?”
  齐敢道:“如何?”
  黄善叹了口气,道:“前辈,我错了!”
  罗明子已经扑向了杏树。
  但是,树上已经失去了金北岳的影子。
  金北岳的身子像一缕白烟,飘飘忽忽地在半空中闪了一闪,连黄善这一回也找不到他的下落了。
  罗明子在树上跺脚。
  黄叶飘飘,纷纷而落。
  齐敢摇摇头,道:“走吧!咱们犯不着跟这姓罗的丫头扯不清……”
  罗明子像一块铁秤陀一般,掉了下来。
  笔直的就落在齐敢面前。
  她那大眼睛里还有眼泪。
  齐敢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所以,他一见到罗明子目光中闪闪发光,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就拔腿向外走去。
  罗明子似乎早知齐敢会走,一错身子,拦在路上,大叫道:“你不许走!”
  这回,齐敢并不反抗,却是笑了一笑,掉过了头,反向月门内走去。
  罗明子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想得很好,留下齐敢,金北岳一定会来找他。
  所以,罗明子认为自己很聪明。
  但是,罗明子却忘了一件事,齐敢并不是金北岳。留下齐敢,真能等得到金北岳么?
  金北岳没回来。
  齐敢和黄善、言光斗三个人也没走。
  不过,林天香却走了。
  罗明子陪着齐敢三人,吃着胡四海准备的四海宴,胀得每个人都头发昏、眼发花。
  但是。他们还在吃。
  因为,除了吃之外,他们已经到了言不及义,没什么好谈的了。
  罗明子当然很急,可是,急又有什么用?把林大姊找来了,依然留不下金北岳,她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齐敢好像是在等着瞧。
  金北岳比罗明子精明,所以,他溜得比罗明子快。
  其实,他并没走远。
  金北岳目送齐敢他们又回去喝酒,也目送林天香向外面奔去。
  他沉吟了一下,居然反过来要盯林天香的梢了。
  本来,林天香是盯他的。眼下,金北岳居然反宾为主,决心要看看林天香还有什么别的花招可耍?
  林天香并没离开胡家大院。
  她相信金北岳也不会走远,所以,她才把寻找金北岳的目标,放在胡家大院之内。
  因为她那一身打扮,很像胡家大院中打杂的少女,所以,她进进出出任何地方,都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花厅中,黄娟娟和秋桐他们还在。
  不过,她们已经酒足饭饱了。
  四名丫头正在为他们沏茶。
  本来,他们应该很高兴,有这么好的接待,本当是宾至如归才对,怎么可能他们仿佛人人愁眉不展呢?
  林天香捧着一盆水而来。
  她不想揭露自己的身份。
  但是,有些事想隐藏可真是并不容易。
  至少,眼前的林天香就发现了危机。
  秋桐,瞪大了眼在看她。
  一个像林天香这么美的女人,居然是一个拿盆子送水的下人,岂不是十分奇怪的事么?
  所以,秋桐才瞪着她。
  而白千山和老齐更是觉得非常惊讶。
  他们都是阅历颇多的武林长者。
  因此,他们的眼力之强,自然比年轻人正确得多。
  林天香一步入花厅,他们就感受到了一份压力。
  放眼当前诸人,除了林天香,还有谁能令他们觉得如此不安?
  而且,这份压力并不是杀气。
  所以,他们也盯着林天香在看。
  林天香很镇定,她从容的放下木盆,笑了笑,就转身向外走去。
  秋桐这时忽然闪身而起,向林天香走了过去。
  而白千山闪电般一跃,堵在林天香前面,拦住林天香的去路。
  林天香本来是低着头在走。
  白千山忽然而来,显然她吃了一惊。
  他在匆忙之下,连忙稳住身子。
  她怯生生地看看白千山,低声道:“对不起……”
  她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秋桐却正在她身后。
  所以,林天香一下子就撞入了秋桐胸中。
  秋桐一笑。
  他两只手一伸,就把林天香扶住。口中低声说道:“姑娘,小心些……”
  林天香回脸,看看秋桐,忙道:“谢谢……”挣脱秋桐的两手,向侧面走开了一步去。
  她低头瞟了白千山一眼,就想由白千山身边穿过。
  但白千山却冷冷一笑道:“姑娘,慢走!”
  他一伸手,挡住了林天香去路。
  林天香迫得止步。
  她皱眉看看白千山,低声道:“大爷……您……您要做什么?”
  她装得很像,很像一个胡家大院中的佣人。
  可是,她没想到白千山是多么精明的老孤狸!想骗过他,的确是不容易。
  白千山道:“你是胡家大院的佣人?”
  林天香道:“是!”
  白千山冷冷的瞪着她,道:“先前怎么没见过你?”
  他似乎觉得自己这句话问得并不够技巧,忙又接道:“你是在哪儿打杂的?”
  林天香故作不安地,低声道:“我,我是在后院帮忙的……大爷,还有事么?我……”
  白千山目光一转,道:“后院?”
  林天香道:“是……是……我一直在留香阁打杂……”
  白千山一怔道:“留香阁?”
  秋桐忽然笑道:“好名字。留香阁一定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姑娘,在哪儿,你能领我们去么?”
  林天香怔了一怔。
  她这才发现,自己又犯了言多必失的毛病。
  其实,留香阁三字一出口,她就知道麻烦来了。
  秋桐话音一落,林天香只好接道:“这个……公子,胡四爷正在那里宴客,不许……不许……别人去!”
  哦?白千山笑了。
  黄娟娟也笑了。
  她忽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来,打量着林天香道:“胡四海在后院么?”
  林天香心中叹了一口气,但口中却道:“是!”
  黄娟娟忽然一挥手,道:“带路!”
  林天香还能说什么?她只能低头应了一声:“是!”
  于是,黄娟娟、白千山、秋桐、老齐和那四怪全都跟在林天香身后,向留香阁走去。
  花厅中只剩下了那四名少女和白发驼叟。
  不过,忽然一转眼,就又多了一个人。
  他是金北岳。
  金北岳一步入花厅,驼叟就笑了。
  但金北岳却没有笑,他看着段神驼,附耳说了两句话,神驼也不笑了。
  他目光一亮,只说了两个字:“我去!”
  只见他那高大的身形一闪,就像一股轻烟般消失了。
  金北岳这才向四名少女笑笑,道:“你们不必在这儿伺候了!”
  四名少女呆了一呆,看看金北岳。
  金北岳挥手道:“一切看我的,你们走吧!”
  四少女互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鱼贯向后面那扇屏风的后边退去。
  金北岳拿起了茶,想喝,但又摇了摇头,放下茶,目光转了一转,忽然举步向外奔去。
  留香阁的灯火,还是那么光亮。
  齐敢、言光斗、黄善和罗明子还在那儿坐着。
  胡四海和胡高还在陪着他们。
  只不过,那热闹的情绪,已经没有了。
  这时,最出乎意料的是胡四海发现自己花钱请来的温酒好手白发驼叟,竟然匆匆奔了过来。
  他没有理会别人,直接向罗明子笑了笑,低声说了两句话。
  罗明子呆了一呆,但马上就笑了起来:“他——他真的是在……”
  罗明子似乎有些不相信地望着驼叟。
  驼叟点头:“在!是他要我来的!”
  罗明子跳了起来,向外跑去。
  很明显地驼叟口中的他,当然指的是金北岳了。
  罗明子听说金北岳找她,她还能不去么?
  驼叟笑笑,转向齐敢,道:“齐老弟,这边马上会有大批客人赶来,你如果不想赶热闹,何不跟老夫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去喝酒?”
  齐敢大笑,马上就站了起来,道:“段老相邀,齐敢还敢不去么?走!”
  两人看也不看胡四海,就大步而去。
  言光斗和黄善互看了一眼,忽地笑笑。也起身跟在齐敢身后,向外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
上一篇:
第二十九回 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