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居心叵测
2021-03-10 13:28:3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莺应变之快,委实惊人。她一脚踏空,刚刚觉得脚下的土地忽然变软了,立即就势借力,向后倒而退。
  “快退……”她低叱一声,右手还不忘拉了齐敢一把.齐敢不笨,就冲着他今天能活着,就可以看出,他在面临生死存亡的霎那,是如何的善于自处。
  借着金莺一拉之力,他也飞退了八步。
  两个起落,她们已在十丈以外,是十丈以外一棵大树的后面。
  就这一瞬之间,五个纸人身上,忽然在冒烟。
  烟不浓,若非夹着些火光,在这乌麻漆黑的雨夜,还真不容易看得出来。
  “好歹毒的手段!”
  金莺惊讶得直咬银牙。
  她突然一顿足,拉着齐敢,旋风似地又退了十丈。
  两人身形未稳,身后已然传来了一声爆炸。
  这一炸之威,居然使得十丈之内的林木夷为平地。
  若非金莺见机,又拉了齐敢疾退十丈,此刻两人和那婴儿,必将和那棵大树一样,被炸裂成几段了。
  齐敢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
  他愣愣的看着那一片在雨水中冒火的树枝杂草,长长的叹息道:“姑娘又救了我一命.”
  金莺冷冷地哼了一声怒道:“齐敢,命是你自己的,以后你最好小心些,别总是要别人救你!”
  齐敢一怔道;“是!”
  他没想到她为什么忽然为了他这句话而生气。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
  金莺逼近了那棵倒地的大树,仔细的看了一番,突然格格一笑,大声道:“齐敢,你听说过‘南海一声雷’这句话么?”
  齐敢呆了一呆,心想,她怎么忽然间说出这句话来呢?但他口中却应声回答道:“听过。”
  金茸点头道:“‘桃花千朵雾’呢?”
  齐敢应道:“也听过。”
  她忽然又格格娇笑道:“你明白这两句的意思么?”
  齐敢迟疑了一下,皱眉道:“知道……这是指的两个人……”他看了金莺一眼,闭口不语。
  金莺点头道:“没错,‘桃花千朵雾’是我,那‘南海一声雷’……”
  她咬了咬牙,恨恨地:“是指的南海的雷神……雷公望一家。”
  齐敢应道;“是!我听说过。”
  金莺忽然一笑:“你很幸运,江湖人物梦寐以求面难以见识得到的桃花雾和一声雷,你今天都见到了!”
  这炸裂五个纸人的,就是“南海一声雷”?
  一声雷原来就是炸药么?
  他忽熊明白,金莺刚才为什么生气了。不过,他还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又很快就高兴的笑起来?
  金莺看着齐敢那吃惊的脸色,又笑了:“雷公望一家,总以为他的一声雷比我桃花雾高明,但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
  齐敢想都没想,脱口道;“一声雷很霸道!”
  金莺冷冷地看了齐敢一眼,道:“兵刃暗器太霸道,就不容易听人控制,是么?”
  齐敢闻言,呆了一呆。
  他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一问题。
  不错,不但是兵刃、暗器,连人也是一样。
  太霸道的东西,常常会带来意外的灾害。
  他点点头道:“是!”
  金莺又道:“炸药做的东西,每个人都能用,一声雷又有什么可怕?”
  齐敢心想:不可怕?顷刻之间,足以令人粉身碎骨,还能说不可怕?
  他紧紧地闭上了口。
  金莺微微一笑道;“你不信,是不是?”
  他仍然不开口。
  金莺道:“你不会明白的!”
  齐敢点头;“我是不明白。”
  金莺笑笑:“当然,有一天你终于会明白.”
  齐敢暗睹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会吗?”
  金莺道:“你会。”
  那五个纸人的附近,几乎像一片火场样的零乱。
  金莺很小心的在那儿拨弄着地上的残枝断杆。
  齐敢抱着那依然热睡的婴儿,冷冷的瞧着。
  他有些奇怪,这么大的爆炸声,为什么没把这孩子惊醒,也没招来什么别人。
  这未免不合情理。
  他忍不住低下头看看那婴儿。
  婴风还在睡着,呼吸依然那么匀称。
  他很想查查这孩子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
  但他没有,因为,他总觉得,未满月的婴儿,是经不起任何折腾的。
  何况,金莺这时已经十分满意的走了过来。
  她一面走,一面把自己的衣衫撕裂,就像一个发了疯的女人。
  齐敢吃惊的瞧着她。
  金莺瞪了他一眼,喝道:“有什么好看的?你没见过女人?”她忽然一笑:“还不把你自己的衣服撕破?”
  齐敢忽然觉得,她大概真的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要人把衣服撕破。
  但金莺没有疯。
  齐敢知道,南海一声雷就算很吓人,却也不会把桃花娘子吓疯。
  既然没有疯,她为什么要撕破自己的衣服?
  而且,还要齐敢也把衣服撕破?
  金莺发现齐敢没有动,不禁怒道:“你是聋子吗?”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撕去了一半,长衫,已经变成了短衫,袖子也全部扯脱了。
  玉石似的腿,藕也似的臂,在夜色中,特别的显眼。
  更显眼的,是两只玉臂上,分别戴了两只金光闪闪的金钏。
  齐敢叹了口气道:“姑娘,你这是为什么?”
  金莺冷笑道,“你想不想活下去?你想不想早些离开这杀人的屠场?”
  齐敢道:“想!”
  金莺道:“那你就赶快把衣服撕破,而且,连这孩子的衣服,也要扯碎。”
  齐敢怔怔地看看婴儿,道;“连这孩子也要?为什么?为什么?”
  金莺道,“不为什么!想活,你就撕!”
  她忽然冲过来,把婴儿抱过去,很快的就把那襁褓撕开,连婴儿的衣衫,也扯下两片来。
  她把孩子交还齐敢。
  然后,她抓着那些碎片和她自己的衣服,很迅速地在十丈左右的断枝残杆间,走了一圈。
  那些碎片,就是丢在那些枝杆之间。
  齐敢不笨。
  他真的不笨,因为,他不再问为什么,也学着金莺,把衣衫撕裂,迅快的丢弃在那些枝杆之中。
  他终于笑了。
  这是他第二次笑:“姑娘,你比我聪明很多。”
  金莺哼了一声,道:“能事后聪明,你总算还不太苯。”
  她走过来,看看婴儿,笑了笑道:“他还在睡?”
  齐敢道:“是!”
  金莺凝视着婴儿半晌,道:“他为什么不醒?他为什么能睡得这么熟?”
  齐敢道:“不知道,姑娘,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抱这么大的婴儿。”
  金莺掠掠鬓角,嫣然一笑道:“我也是……”
  她拍拍那孩子,又叹了一口气道:“不管他为什么不醒,我们也该走了!”
  齐敢道:“是,该走了。”
  金莺指指右侧的山峦,道:“走这边。”
  齐敢道:“是!”
  他迟疑了一下,第三次笑了笑,道:“姑娘,这些撕破的衣衫,为什么要撒得这么远?那五个纸人……为什么不丢在纸人的附近?我们装死,也可以装得像些……”
  金莺冷笑道;“那是你,不是我,你可以把衣衫丢在五个纸人身边,我却不会。”
  齐敢一怔道:“为什么?”
  金莺道:“因为,我比你聪明,我一旦踏到脚下的机关,决不会不退,就像我们刚刚经过的一样。不过,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退出十丈之后,还会再退十丈,你明白了么?”
  齐敢心中升起了一股由衷的敬意。
  他忽然发现,漂亮的女人,不一定个个都是脑筋简单,也有像桃花娘子这样精明的美女。
  所以,他恭敬的应道:“是!在下明白了。”
  金莺笑笑道:“你能明白,所以,你真的不太笨,但愿那些人,没有你这么聪明!”
  齐敢第四次笑了:“姑娘,他们不会。”
  金莺一怔道:“哦?”
  齐敢道:“全盘大胜,总会叫人忘形的!”
  金莺道:“不错!”
  她又看看那婴儿,摇头道:“不过,他们也不会忘形多久,所以,我们要走,就得快。”
  齐敢道:“是!”
  金莺又看了婴儿一眼,笑道;“但也不必太急,至少,他们想变得聪明些,也得等到看了这儿情况以后才会。所以,我在想,我们得给这孩子想一个名字。”
  齐敢道:“是!”
  金驾想了想,笑道:“这儿是不是已经可以算是北岳恒山了?”
  齐敢点点头。
  金莺道:“我们就叫他北岳吧。将来,好让他记住,他能活下去是因为他在北岳这地方遇到了我。”
  齐敢道:“是……”
  他忽然脱口道:“他姓什么?秋北岳么?”
  金莺道:“是——”
  但她很快的又摇摇头道:“不好!他至少应该在认祖归宗以前不能姓秋。”她看看齐敢,笑笑道:“当然也不能姓齐。”
  齐敢道:“是!”
  但他却很想加一句:“为什么不能跟我姓齐呢?”
  金莺瞪着婴儿,忽然轻叹一声道,“他可以跟我姓,不管他长大了叫我什么,至少,我可以要他跟我姓金,至少,他现在可以叫做金北岳。”
  齐敢失望的叹了—口气道:“金北岳,这是个很好的名字。”
  沿着上山的路,金莺和齐敢抱着金北岳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六回 途中奇遇
上一篇:
第四回 劫后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