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原形毕露
2021-03-10 14:25: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敢还在逃。
  小青、小金在追。
  小红、小蓝、小紫、小黄虽然是赤裸裸的,但她们也在追。
  而且,她们追得比别人更起劲,因为她们发现小风不见了。
  小白在楼外楼。
  小牛也在。
  小白在笑,笑得很可爱。
  小牛也在笑,但却笑得有点尴尬。
  因为,他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怎么习惯面对着小白那穿得太少的玉体。
  小白很白,是像刚剪了毛的小羊。
  小牛却很黑,黑得有些像一头小熊。
  照理,小羊遇到小熊,那岂不是送入虎口般可怕。
  但是,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小熊反倒是很怕小羊,连蹲着,即蹲得相距三尺以上。
  幸好,小白不是蹲着,否则,小牛一定会晕过去。
  因为他正在血气方刚之年,还见不得那么神秘的方寸之地,也不敢去触及那方寸之地。
  小白似乎就已蹲下来了。
  小牛连忙站起来。
  他红着脸笑笑:“小白,你……想不想进屋里瞧瞧?”
  小白点头。
  她当然不只想和小牛在外面站着发呆。
  所以,她点头道:“想!小牛,里面都打扫干净了?都重新拾缀了?”
  小牛道:“是呀!都是我打扫的……”他居然很自然地去拉着小白的手,“走,我引你去看。”
  小白笑了,笑得好甜:“你真会做这些事么?我以为你只会打渔呢?”
  小牛一怔:“你知道我会打渔?你……”
  小白笑了:“你的事我都知道,小牛,你奇怪是不是?”
  小牛道:“我……小白,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我的一切?”
  小白道:“齐大叔,你信不信?”
  小牛叹了一口气,道:“真的?”
  小白道:“真的!如果不是齐大叔说的,你想想,还有谁能知道你的一切呢?”
  小牛哈哈一笑:“没有了!”
  他又拉起小白的手:“对不起,我以为……其实,我根本不该胡思乱想的!”
  小白道:“男人胡思乱想,也没什么不对呀……”她缓缓地靠过去,“比如现在,你就不妨胡思乱想了……”
  小牛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鼻子里也是充满了一股很诱惑人的香气。
  这香有点邪门,教人想多闻多嗅。
  但小牛却不敢,他没有这个胆子。
  因为,他毕竟还是个诚朴、忠厚的青年。
  他时常往还的人,是齐敢。
  齐敢不近女色,是在江湖上出名的。
  小牛没有胆子调逗女人,自是不足为怪。
  但小白却不然。
  她是疯女帮的七彩女之一,自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不过,比之于小红她们,她还是很纯洁的女人。
  所以,小牛一旦局促起来,小白也就放荡不了。
  现在,小牛就很局促。
  他的手拉在小白的手中。
  他的人,自然就靠在小白的身边。
  肌肤相触,令人心颤。
  他看着小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小白似乎也有些不安。
  能令她这样的少女不安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怛小牛就能。
  齐敢终于玩累了,他回来了。
  小白没走。
  小牛在傻笑。
  两个人坐在石屋的石榻上,喁喁低语。
  齐敢仔细地打量着这两个年轻人,心里有感慨。
  年轻,就是可爱,好一对金童玉女!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少年时代过得多么可怜。
  像小牛这样年纪时,他只知道做一件事,疯狂地习武、练剑,从来不知道有情有爱。
  他心中只想一件事,做一个天下第一流的杀手。
  他几乎达到了。
  所谓几乎达到,那就是说,他若非遇上了楼外楼公子秋水仙的那次惨祸,他真可以在江湖上混出名堂来的。
  可惜的是,他却遇上了那件事。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长叹,惊动了那两个吃吃笑着的少男少女。
  小牛像被蝎子螫了一下般的跳了起来:“大叔……”
  齐敢在笑:“我累了,小牛,你跟小白聊你们的,大叔想睡觉去了。”
  小牛—怔。
  小白则含羞低头。
  齐敢转身,向楼外楼的正屋走去。
  但他却回头看看小白:“她们不会来找你,但你回去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们,你是追我一直追到楼外楼来的!”
  小白会心的一笑,“大叔,谢谢你……”
  齐敢挥挥手,扬长出门。
  小牛看看小白,笑道:“小白……大叔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说她们不会来找你?为什么他说……”
  小白用那小小的如玉似的小手,掩住了小牛的嘴:“他说什么都不重要,反正我还在这儿,才重要,是不是?”
  小牛想说话,但他没有。
  因为,他居然张开了口,轻轻咬住了小白的小手。
  小白吃吃地笑。
  然后,小白又变成了格格的笑。
  然后,小白和小牛都笑,笑得很怪,也很令人消魂。
  消魂的笑声当然不仅是在那石屋之中。
  还有那栖霞后山的茅屋内。
  无家、小风、飘香、流水,这两双男女由外面,笑到了屋内。
  迫丢了人的事,他们根本都不去想。
  飘香和小风本是搂在一起。
  流水和无家更是缠得密不透风。
  但色能迷性,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世上柳下惠究竟不多,屠小风当然不是。
  所以,他看看花飘香,然后,笑笑指着另外的一对。
  其实,花飘香心中早就在想着那一对了。
  得陇望蜀,更是人之情常。
  她没有行动,是小风跟秦流水的关系不同。她有些难以启齿。
  现在,小风已经忍不住了,她岂不正是顺水推舟,乐见其成么?
  花飘香也笑了,她眯着眼看无家。
  小风则眯着眼看流水。
  而无家和流水,却也正看了过来。
  八目相对,直如干柴烈火一般在燃烧。
  秦流水终于推开了无家,低声道:“小风……你为什么不过来?”
  小风为什么不过来?
  当无家跳向飘香的时候,小风又怎能不过去。
  窗外,又有人。
  这回当然不会是齐敢。
  齐敢不会是两个人。
  窗外的人,互相扶持,几乎已经站不稳了。
  任何人,除了圣人之外,任何人看到窗内的情形,恐怕都会两腿发软。
  沈梦竹、秦梦菊不是圣女。
  所以,她们两个人都有些站不稳。虽然是四手相攀,依然还是双腿发软,浑身发抖。
  她们已经忘了所来何为。
  她们也忘了这是对方的秘密所在。
  她们迷于眼前的景色,当然就会忘了身后的风光。
  这是不可宽恕的错误。
  对于天香四君子而言,这种错误,本是不该犯的错误,也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终于发生了。
  小青、小金、小红、小蓝、小黄和小紫,这六个少女,就站在她们身后。
  每个人手上只拿了一朵花。
  那朵本是插在鬓角上的小花。
  但是,沈梦竹、秦梦菊却没有敢出手。
  她们虽然没有把这六个彩女放在眼里,但彩女们捏在手中的那朵小花,却是惹不起。
  “迫魂夺命一枝花”。
  这花,可儿戏不得,见血封喉,令人防不胜防。
  江湖中人怕疯女帮,这也是原因之一。
  因此,沈梦竹,秦梦菊,虽然不是束手就擒,却也是双手被缚一般,乖乖地被六女押入屋内。
  幸好,六女并未把她们押入那无边春光的房间内。否则,沈、秦二君子,必将成为二荡妇了。
  于梦梅在长叹。
  她看看石梦兰,低声道:“她们该回来了!”
  石梦兰也叹了一口气:“是该回来了。”
  于梦梅摇头道;“但她们没有。”
  石梦兰道:“是啊!”
  她忽然挥挥手:“她们为什么不回来?梅姐,我们应该……”
  于梦梅站了起来,道:“去找么?”
  石梦兰道:“是!”
  于梦梅一掠发鬓:“那我们还等什么?”
  “等我!”
  一条人影,如飞穿窗而入。
  于梦梅没有吃惊,不但没有吃惊,反而更笑了。
  石梦兰也笑:“你早就该来了。”
  “我是该早来,可惜,我走不开…”来人也笑,“其实,就是我不来,你们也一定能把事情办好的!”
  于梦梅摇头道:“丁老爷子,你抬举我们了!”
  石梦兰道:“丁爷,你……是一个人来的,七格格呢?没来?”
  敢情,这位丁爷,正是当年恒王府中的总管丁翔。
  十六年,三十多岁的人,已经有了老态了。
  丁翔一笑道:“七格格回到关外去了。”
  他忽然看看于梦梅道:“于姑娘,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天香楼的势力,老夫很明白,你说我抬举你们,不嫌过谦么?”
  于梦梅摇头道:“丁爷,我们……好像是有点低估了对方!”
  丁翔一怔:“图,没有到手?”
  石梦兰道:“丁爷,图是到了手,可是,我们辨不明白真假。”
  丁翔笑了笑:“你们要走,就是要去查证那幅图的真假?”
  于梦梅道:“是……”
  石梦兰笑道:“而且,我们也要去找人!”
  丁翔道:“找人?找谁?”
  于梦梅道:“我们有两个人查看楼外楼,到现在没有回来……”
  丁翔道;“楼外楼?你们去楼外楼做什么?”
  于梦梅道:“看看齐敢呀!”
  丁翔一呆:“齐敢?那个瘦竹竿住在楼外楼?”
  石梦兰道:“可不?”
  丁翔沉吟了一下道:“他住了多久了?”
  干梦梅道:“不久,上个月才来的。”
  丁翔哦了一声道:“那没有几天嘛!”
  他盯着二人,摇头道:“此人是个杀手,不好惹……你们派什么人去的?武功很好么?”
  于梦梅道:“丁爷,我们去的人,当然不会太差,楼外楼是什么地方,我们还知道……”
  她叹了口气:“天香四梦,丁爷只看到两个,去的当然是另两位了。”
  丁翔摇头道:“于姑娘,不是老夫长齐敢的志气,老实说,就是十六年前,齐敢的武功,恐怕就已经胜过你们了!如今……我很为去的人担心了。”
  石梦兰笑道:“丁爷,这个你不必担心,齐敢对沈梦竹、秦梦菊不会怎样的。”
  丁翔一怔道:“哦?为什么?十六年之后,齐敢莫非已经得了道,成了仙佛?”
  于梦梅笑道:“那倒没有。不过,齐敢跟我们都有一面之雅,所以,我们才去查看的!”
  丁翔道:“老夫明白了!你们取到手的图,想必就是由齐敢手中转来的,是不是?”
  石梦兰道:“差不多。”
  丁翔道:“他……是齐敢送给你们的?他……怎么会?他跟你们……?”
  于梦梅笑道:“丁爷,你别误会,我们跟齐敢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只不过利用他由桃花岛到杭州的机会,托他带了来而已!”
  丁翔道:“你们跟他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帮你们把图带来?”
  石梦兰笑道:“丁爷,梅姐不是说过了么,我们利用了他呀,他根本不知道他驾来的马车有图呀!”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六回 冤家聚头
上一篇:
第十四回 落花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