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嗜血屠杀
 
2021-03-10 13:10:3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支软剑忽然同时闪动。
  寒芒吞吐,就像四条毒蛇吐出的信子。
  但它要比毒蛇的信子歹毒得多。
  眨眼之间,每支剑都已攻出七招之多。
  白婆婆的拐杖也不慢,六七十岁的老婆子,能够挥得动六六十斤重量的拐杖,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
  软剑轻灵,铁拐沉实;以白婆婆的功力,本该可以在十招之内,震断对方的软剑。
  但是,这四名劲装汉子,虽然是抬轿的小役,武功上却大有过人之处。四支剑配合得极为巧妙,任何一支剑碰到了铁拐;必然就会有另一支剑挑开铁拐。任何一支剑遇到险招,就必然会有另一支剑,毒蛇般刺向白婆婆的要害。
  蓉蓉本已缩向轿内一角内的身子,紧张的探出轿外,低声道:
  “秋郎,你快去帮白婆婆......”
  她转头看看自己的轿夫,和围在轿子侧面的王府侍卫,大声叫道:“你们还站着发什么呆,你们为什么不去帮帮白婆婆?”
  轿夫和传卫还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蓉蓉又气又急,叫道;“你们是聋子......”
  秋公子低声道:“蓉蓉,你不能怪他们,他们不会离开这顶轿子,他们是为保护你才派来的。”
  蓉蓉道:“可是,秋郎......你看,白婆婆她......你去帮她吧......”
  秋公子看看蓉蓉。
  蓉蓉忽然温柔地一笑,低声道:“能照顾自己,他们也能保护我,你只要击退那四个人,我们就可以走了......”
  秋公子点了点头,道“好......”
  他好字出口,剑已拨出。
  这是西湖布衣秋公子两年来第一次拔剑。
  剑一出鞘,顿时在夜色中泛起一片炫目的光华。
  秋公子的人,也泛起了耀眼的神采,倜傥温柔的秋公子,一下子就不见了。
  森森的剑气,由他身上射出,这个人,忽然就似变成了他手中的剑。
  白婆婆感觉到了身后的剑气。
  那四名劲装大汉,也感觉到了那遍人的寒意。
  剑在手中,剑也刺出。
  剑似闪电,人似流星。
  剑光如虹,剑气刺骨。
  四支软剑,忽然就失去了踪影。
  四支软剑,忽然就变成了八支。
  每一支软剑,都断成了两截,每一个持剑的人,都由胸前划开了一个裂口。
  鲜血滴下、迸落......
  四名劲装大汉,忽然睁大了眼,看着秋公子,他们不信,不信世间上有这样的剑,不信世间上有这样的人。
  他们不信世间上有人能一剑就同时杀了他们四个人。
  他们倒下,不是向后.而是向前。
  白婆婆也呆了。
  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秋公子用剑。
  却也是她最后一次看到秋公子用剑。
  因为,那四个倒下的死人,四支剩下半截的断剑,忽然都同时刺中了白婆婆的身子。
  白婆婆也倒下。
  却倒在那四个死人的身上。
  秋公于提剑的乎忽然青筋暴露,瞳孔也在收缩。
  好恶毒的计谋,好巧妙的手法。
  他忽然转身。
  轿子还在,轿中的人却已不在。
  轿夫、侍卫都倒在地上,他们都已是死人。
  秋公子突然嘶声大吼;“蓉蓉......”
  他扑向软轿。
  软轿像炮竹般炸开。
  秋公子的身子也像爆竹般炸开。
  雨一般的血,尘土般的肉,夹着碎裂的轿杆,洒落在泥泞的地上。
  只有那把剑,无情的剑.还提在手向,跌落在十丈以外的林中。
  剑插入了一株大树中。
  入木三寸,在颤巍巍的抖动。
  剑柄上有手,秋公子的手,断了的手。
  好歹毒的计谋,好巧妙的手法,秋公子都料到了。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那顶由王府派来的软轿,居然也会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所以,秋公子只能抱恨终身,惨死在抢凤岭下。
  这变化太过出人意料。
  荆涛和铁撼山已经忘了动手。
  两个人都呆呆地望着那顶炸散了的软轿,望着那血肉模糊的残肢剩体,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态。
  大悟禅师似乎也被眼前的剧变所震,双手合十,口不住的念着佛号。
  这位佛门高僧,霎那之间,忽然发现自己这次赶来恒山,实在是上了大当,也犯了大错。
  他来,是应白云道长和朱善之邀,对付一个普年恶名昭彰的大魔头,而今已在王府中出任总管的丁翔的。
  所以,大悟祥师明明知道李西崖罪孽深重,却并未出乎。
  他是在等着丁翔,他本是为了丁翔而来的。
  现在,白云道长和朱善、已经跟李西崖同归于尽,秋公子也突遭惨变,而丁翔依然不曾露面,这是为什么?
  大悟不笨,当然能想得出为什么。
  老丁翔在暗中捣鬼,是丁翔设下的一个圈套,是丁用要一网打尽今日在场的高手。
  大悟禅师忽然举步向荆涛和铁撼山走去。
  荆涛和铁撼山正在查看那顶炸裂的软轿。
  这两个本是拼得你死我活的人,此刻忘却了昔日的恩怨,小心的在察看着变故的由来
  大悟禅师低喝一声道;“此非善地,你速速离去为是......”
  铁撼山两眼一瞪道:“大和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我铁某人逃走?你须知道,我铁撼山有生以来还从本没有逃走过。”
  大悟禅师叹了一口气道:“铁施主威武勇猛,老衲万分钦佩......只是,此时此地,敌暗我明,有人做好了圈套.正等着我等自行陷入;施主若是逞匹夫之勇,只怕......只怕......”
  铁撼山忽然哈哈大笑道:“怕什么?想当年西楚霸王,失败乌江,宁可自刎.也不肯逃回江东。我钱某人既然叫做活霸主,岂能未败即逃?”他拉起荆涛大喝道:“来,来,来,你我再战三百回合。”
  荆涛看着铁撼山,摇摇头道;“经此剧变,咱们这一战,今天是不能再打了......”
  铁撼山道:“你敢情是认输了?”
  荆涛道:“今天在场的人,恐怕都已经是输家......铁撼山,秋公子惨遭粉身碎骨之祸,郡主与尚未满月的婴儿突告失踪,王府同来之人,只剩荆某一人未死,你知不知道荆某还有多少大事要办?”
  铁撼山怒道:“荆涛,你不论有多少大事要办,也和铁某人无关,你我胜负未分之前,你休想离此一步。”
  此人确是有些霸气,这种不通人情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反倒像是合情合理。
  荆涛的脸上发出了怒意。
  大悟禅师忽然叹息道:“三代之下,天有不好名者......我佛慈悲,古往今来,这名缰利锁四字,当真是误尽了苍生。”
  铁撼山狠狠的瞪着大悟禅师,喝道;“你在嘀咕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世上的人,若是个个都像你一样,人人都出家当了和尚,不争名也不争利,结果却是每个人都及身而斩,你道这世界成了什么世界?”
  大悟禅师脱口道:“当然是一片祥和,无纷无扰的世界。”
  铁撼山道;“错了!那会成了禽兽世界。”
  大悟样师道:“怎么会?”
  铁撼山大笑道:“大和尚,每个人都出了家,每个人都绝了代,人死光了,剩下的当然只有鱼鸟虫蚁,豺狼虎豹,那不是禽兽世界是什么?”
  大悟禅师闭上了口,一语不发。
  荆涛长长叹了口气道:“大师,他是活霸王,天生的就只知道霸里霸气的讲歪理,你根本不用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转头向铁撼山道:“我认输了......我可不可以去办我的事了?”
  铁撼山怔了一怔,道:“你肯认输?”
  荆涛道:“肯。”
  铁撼山道;“三十年来,你我激战十次,其中至少有三次你已经输了......”
  他摇了摇头,道:“你却不肯认输,今天,你似乎占百七成胜,居然......居然......”
  荆涛苦笑道:“我非认输不可,不然,我就只好跟你耗到两败俱伤,然后就会什么事也办了成了。”
  铁撼山大笑道:“好,你既然认输了,我铁某人当然可以放你一马。”
  荆涛横跨一步道;“我此刻是否可以离此一步,是否可以去办我的事情了?”
  铁撼山道:“不能!”
  荆涛耸眉道:“你——”
  铁撼山没等他多说,忽然大笑道:“谁说只是你的事?死了这么多人,出了这么多怪事,岂能没有我们的份?”
  他看着大悟禅师:“大和尚,你说是不是?”
  大悟禅师合十道:“是!是!人既不能遗世孤立,这儿的事,当然就是我们事了!”
  荆待看看他们两个人,眼中泛起了笑意,仿佛一个刚从冰窟里爬出来的人,到了一间炉火正旺的暖房。
  他心中热热地,身上也热热的。
  但他却一句话没说,转身向白婆婆和那四个黑衣剑士的身边走去。
  铁撼山和大悟,跟在他身后。
  白婆婆死得也很惨。
  四把断剑,交叉的插在她身上,每一支剑都穿胸而过,从她那微驼的背上露出。
  血还在流。
  流在杀死她的四个人身上。
  黑衣剑土的血也在流。
  不过,四个黑衣剑士,却只有三个人在流血。
  有一人似乎血已干了。
  荆涛弯腰去挪开白婆婆,他希望白婆婆还能剩下一口气。
  他希望白婆婆剩下的那一口气,能给他一点暗示。
  最后跟郡主说话的人,只有两个人。
  秋公子粉身碎骨,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指望。
  所以,荆涛急于来查看白婆婆的光景。
  大悟禅师仿佛已知道了他的心意,口宣佛号,低声道:“这位老施主,已经过世了!”
  荆涛叹口气道:“是......”
  半句话没说完,他突然像受惊的兔子,一跃而起,双手向后一挥,大叫道:“快退......”
  铁撼山和大悟禅师实在也料不到死了的人,还会做怪,荆涛双手一挥,着着实实的,击在他们身上,把他们懂得向后连退了五六步才勉强站稳。
  荆涛自己还站在原地,铁桩一样的挺立在原地。
  他没有退,他正在说话:“原来是你......”
  忽然间,铁桩般挺立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他的前胸,开了一个青花磁碗般大小的洞。
  大悟神师和铁撼山看得呆了。
  铁撼山刚刚叫得一句“荆老哥,你......”
  突然又像见了鬼一样,噤口不语。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二回 山野突变

下一篇:第四回 劫后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