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生死轮回
2021-03-10 13:35: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此时齐敢非但没有倒下,反而像是成了座黑塔般的矗立当地,任令那七只白兔在四周兜圈了。
  他那一双黑手就像是两根皮鞭,在鞭策着她们。
  而她们却像是听话的骡子,在鞭策下转动着。
  汗珠在七个半裸的少女身上泼落。
  她们很累。
  但她们却停不下来。
  大孩子忽然觉得,这已经是一件不怎么好玩的事了!自从他出来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不好玩。
  过去只要七个女孩一出现,没有人胆敢反抗。
  何况,他们自己也不想反抗,这么漂亮而又穿得这么少的女孩子在你面前,谁还能说个不字?
  然而,今天他们遇上了。
  遇上了一个不解风情的,又瘦,又鬼的老怪物。
  齐敢本来就很鬼、很瘦,现在老了,当然更难看了。
  但他人虽然又老、又鬼,武功却是又俊、又棒。
  大孩子显然已经没有了主意。
  他虽然年轻,但并不笨。
  他如果很笨,他的长辈也就不会放他只带了七个女奴到江湖上闯荡了。
  何况,断魂谷和疯女帮的名号,近十年来,在江湖上简直是如日中天,足可把人吓死的。
  这个大孩子就是断魂谷主人屠九和疯女帮副帮主秦飞雨的私生子。
  屠九生具异像,天生的一副上阔下尖的甲字型的猴儿脸,这大孩子也遗传了他老子的那副猴儿脸。
  所以,齐敢才会在初看到他时,吃了一惊。
  齐敢在二十年前就见过屠九。
  屠九那时的名气,当然比不上秋水仙那些人,但是在黑道上,已经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而二十年后,屠九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断魂谷已经成了江湖中人人头疼的地方。
  齐敢虽然退隐了十六年,但他并不真的与世隔绝。桃花娘子也不时把江湖上的情形告诉他。
  所以,屠九的一切,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对于疯女帮,他知道的不多,桃花娘子只告诉他有这么一个新近崛起的帮派。
  帮内的人,好像桃花岛一样,全是女人。
  不过,桃花岛已经因为有了一个他,打破了只有女人,没有男人的禁制。
  但疯女帮仍然全是女人。
  所以,连她们副帮主秦飞雨和屠九生的儿子,也还是个私生子。
  疯女帮的女人,不准正式嫁人。
  所谓不准正式嫁人,就是不能拜堂,不能坐花轿抬进男方的大门。
  如果她们愿意走旁门,她们随时可以有一个黑市老公。
  齐敢当然还不知道这些。
  所以,他根本没把那疯女帮七名少女放在眼中。
  如果他知道疯女帮的真正底细,他就不会拿这七名少女当猴子一般来要了。
  齐敢一向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同样的,他也很知道如何不去多树强敌。
  疯女帮少女们的武功,也许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强。
  但是,一个女人如果随时可以经由旁门找到一个黑市老公,她也就很可能随时找到一个武功高过齐敢的男人,权作黑市老公,来对付齐敢。
  可惜,齐敢并不知道。
  所以,他才会戏弄了七名少女,也和疯女帮结下了永远解不开的梁子。
  对齐敢而言,这是他过去没有犯过的大错。
  七名少女终于累得一个接一个的躺下去。
  她们是不是累倒的,还是被齐敢击倒的,在小牛眼中,并没有多大分别。
  反正,齐大叔胜了,她们一个个都躺下就够了。
  小牛跳着拍手,道:“齐大叔,你真行。”
  齐敢没有笑。
  他胜了,却并没有那份获胜的欢乐。
  他目光射向那个大孩子.冷冷的笑了一笑,道:“你是不是姓屠?”
  大孩子一怔,脱口道;“你……你认得我?”
  齐敢道:“屠九是你爹?”
  大孩子忽然笑了:“是……你跟我爹很熟么?”
  齐敢道,“不太熟……你叫什么名字?”
  大孩子皱了皱眉,道:“我叫小风,屠小风。”
  齐敢看看大孩子,忽然笑了:“你叫小风很好,我看你简直就是个小疯子。”
  小风双手乱摇,大叫道:“我不是小疯子,我是风风雨雨的风,不是疯子的疯!”
  齐敢笑了笑,道:“你不是?我看你十足的就是!如果你爹不叫你疯子,你爹就错了!”
  小风呆了一呆,怒道:“你——你敢说我爹错了?你是谁?”
  齐敢道;“我叫齐敢。”
  小风怔了一下,道:“齐敢?”
  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很像齐敢。你这名字很恰当。”
  齐敢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我很恰当,不错,但你是疯子更恰当!你带了这七个疯丫头,你不是疯子,谁是?”
  小风眨了眨眼道:“你听说过疯女帮么?”
  齐敢道:“听说过!”
  小风道:“他们就是疯女帮的,你不知道么?”
  齐敢道:“我不是瞎子,我看得出来。”
  小风冷笑道:“你既然看得出来,你怎么会拿我当作疯子?”
  齐敢大笑道:“你不是?你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要跟这些疯女帮的人在一起?”
  小风大笑道:“她们是我的奴才,为什么她们不能跟我在一起?”
  齐敢呆了一呆,道:“她们是你的奴才?”
  小风道:“不错!”
  齐敢不禁吃了一惊.
  疯女帮的人,为什么会是他的奴才?
  “你跟疯女帮有什么关系吗?她们为什么要做你的奴才呢?你爹几时跟疯女帮……”
  小风不等他再说,插嘴道:“反正她们是我的奴才,我跟疯女帮有没有关系,你管不着!不过,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齐敢耸肩道:“什么事?”
  小风道:“疯女帮的人,决不受辱。不管你是什么人,欺侮了疯女帮的人,迟早会自食恶果!”
  齐敢道;“你也是疯女帮的人?”
  小风道:“我?你看我是男是女?疯女帮只有女人,你难道不明白?”
  齐敢冷笑道:“我听说过疯女帮只有女人,我正在奇怪,疯女帮怎么冒出你这么一个不是女人的小疯子!”
  小风咬了咬牙,道:“很好!你一定要叫我小疯子,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突然小风又冷冷的怪笑,指着齐敢道:“齐敢,我爹就算放过你,我娘她也不会……”
  齐敢虽然对疯女帮所知不多,但此刻也已明白了三分。
  他微微笑了一笑,道:“小疯子,你娘是疯女帮的人,对不对?”
  小风呆了一呆,他想生气,但他却不敢生气。因为,他娘不许他告诉别人他跟疯女帮的关系。
  齐敢虽然猜出来了,但他却绝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
  当然,他也就不敢生气了。
  齐敢睹状,失声大笑道:“果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小疯子,疯女帮中女人的儿子,不疯才怪!”
  小风瞪着两眼,大叫道:“你说,你再说我就跟你拼命!”
  齐敢笑道:“拼命?”
  小风道;“不错!我不只是拼,我还想要你的命!”
  齐敢看看小风,冷冷笑道:“小疯子,我告诉你,这世上能要我命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会是你?”
  小风忽然一头撞了过来,大吼道:“我现在就要你的老命……”
  齐敢虽然口口声声叫他小疯子,但他并没料到他真会像疯子一样玩命。
  现在,屠小风就是真的成了一个小疯子了。
  他像个无赖汉一样,一头撞过来。
  齐敢皱了皱眉,他不想跟屠小风玩这种耍无赖的把戏,所以,他撤身想让开小风的一撞。
  但他万万没有料到,小风这一撞,并不是如他想象的耍无赖,他想让,却没有让得开。
  小风的头虽然没有撞到他,但小风的两只手,却像两只铁钳,一下子抓牢了齐敢的两只腿。
  齐敢又瘦又高.小风只到他的胸前,所以,要抓住齐敢的大腿,可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恰当了。
  齐敢大吃一惊,虾子一样弓起身子,双手反向小风的双肩拍去。
  小风好像早就算准了他会有这一招。
  也许,这种耍无赖的撞人抓腿法,他并非头一次施展,所以,齐敢的反应,他早就算准了。
  齐敢的双手刚刚落下,小风已失去了踪影。
  小风机伶的由齐敢胯下,钻了过去。
  齐敢念头还没转过来,忽然背后的腰眼,重重的挨了小风两拳。
  这两拳打得并不重。
  但是,齐敢却是再也不能转过身子跟小风动手了。
  齐敢做梦也没想到,小风会由他胯下穿到他背后。
  他更及想到的是,自己的穴道,会被小风这么大的一个大孩子制住。
  他忽然发现,小风说要他的命,好像并不假。
  此时此地,齐敢就像俎上之肉,只好任人宰割了。
  小牛眼见齐敢脸上苦笑的神情,忽然发现,今天遇到的怪事,怎么连这位无所不能的齐大叔也吃了瘪了呢?
  他看看齐敢。
  他再看看那屠小风。
  忽然.他发现屠小风正在用一块雪白的手帕,擦拭着一柄小刀。
  一柄镶满了珍珠的小刀。
  小牛呆了一下,心想,这个小风为什么要擦刀?
  如果他要想杀人,那么该等到杀了人以后再去擦呀!
  现在,他为什么要擦刀?
  自己想不通的事,换了别人,会藏在心里,等到遇到能解释的人,再去问明白。
  可是,小牛他不!
  他一向是不懂就问。
  他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无知当作可耻的事!
  所以,他一旦想不通为什么小风要擦拭那柄珍珠刀,立即就脱口笑了笑,道:“嘿,你为什么要擦那把刀?”
  小风的手没有停,还在擦着刀,他就站在齐敢的身前。
  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做给齐敢看的。
  他每擦一下刀身,一定要扬起小刀,吹一口气,然后再刮一刮刀锋,试试刀锋是不是很利。
  他当然也会注意到齐敢的眼神和反应。
  不过,小风对齐敢的反应迟钝,并不满意。
  他过去用同样的方法,几乎吓死过不少人。
  至少,对方也会瞪大了眼,吓得直讨饶。
  但齐敢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八回 流水飘香
上一篇:
第六回 途中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