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前世恩仇
 
2021-03-10 15:34: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铁门之内很暗。
  一条长长的甬道,虽非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显得十分幽暗,因为门外照进来的灯光,并不亮。
  石门内的甬道,却是根本没有灯火。
  老齐嘀咕道:“胡四海,咱们可不可以闪亮一个火摺子照照路?”
  胡四海似乎吃了一惊道:“不行!不行……齐老别冒失……”
  听到胡四海这么紧张的口气,秋桐又笑了。
  他皱眉看看身后,低声道:“老齐,留心点……”
  老齐道:“少爷,我已经早已留心了……”
  他忽然指指甬道两边的墙壁,附耳道:“这些,也是铁铸的……”
  秋桐点头道:“我也知道……”
  甬道总算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儿又是一道门,不过,这个门是竹帘子。
  帘子里面,露出了灯光。
  胡四海伸手卷起竹帘。
  竹帘之内,是一间陈设得颇为精致的小厅。
  小厅当中,摆了一张八仙桌。
  桌上摆了一盏风灯。
  墙上,三面都挂着宋人字画,而且,每面墙的靠边处,都多留了一扇门。
  门是关着的。
  厅内,也是空着的。
  桌子旁边,还有四张椅子。
  胡四海就请他们四个人坐在椅子上。
  桌上,还有一壶茶,四个杯子。
  胡四海又为四个人倒茶。
  黄娟娟想了想道:“胡四海,这儿没有人么?”
  胡四海道:“有人……”
  白干山忽然沉声道:“有人?他为什么不出来?胡四海,你最好……他们是不是就在这门后面?”
  看了黄娟娟一眼:“七格格,这茶最好别喝……”
  黄娟娟这时正拿起了茶杯。闻言一笑,道:“白老,你放心,我只是闻闻……”
  白千山凝神看看胡四海。
  胡四海笑道:“七格格请放心,这些茶不会有毒……”
  他转身走向正面墙壁的一扇门,轻轻敲了两下。
  门,呀然开启,露出一个人的脸孔。
  显然,这个脸孔,并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所以,胡四海失声道:“你……你……”
  那人一笑道:“胡四海,你怎么了?我们也不是没见过,你怕什么?”
  门拉开后,那个人把胡四海推了一下,又道:“还不退开远些,挡着我瞧不见别人,不怕讨厌?”
  胡四海倒是很听话,他果然退开了。
  黄娟娟、白干山、秋桐、老齐正在望着这个人。
  一个穿着怪异地娃娃脸的老太婆。
  蛇婆!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打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
  野人山的童野女,原来真是这样。
  秋桐想笑。
  黄娟娟则想溜走。
  白干山和老齐则十分紧张。
  因为,那夺命针可是无形无影,开不得玩笑的!
  胡四海则呆呆地立于一边,手足无措。
  蛇婆走了过来,她一直就走向黄娟娟。
  黄娟娟想站起来,却没有。
  因为,她吃惊而又好笑。所以,她就不动了。
  秋桐张了张口,想说话,却未出声。
  因为,蛇婆已经先开口说了话。
  她是对黄娟娟说的:“丫头,我的萧,你收到了?”
  黄娟娟一笑,忙道:“我……收到了……前辈要胡大老板赠箫,我十分感激!”
  蛇婆忽然一笑:“我要你感激什么?我要你这个人!”
  “要我……要我这个人?黄娟娟这才真大吃一惊,“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蛇婆道:“很明白的话,丫头,你还听不懂吗?”她咯咯一笑,“你是关外来的,不是么?”
  黄娟娟道:“是!我是……”
  她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怔怔地看了看蛇婆,道:“前辈怎知我是关外来的?你……你不是没到过关外么?我好像……好像……”
  蛇婆笑道:“好像什么?你有什么好像的?丫头,你师父没告诉过你么?我老人家虽然没去过关外,但你师父却跟我热的很!”
  黄娟娟摇了摇头。
  因为,她从来没听师父提过这位老妖婆。
  蛇婆这时又看了看白干山,忽然笑道:“他是不是姓白?丫头,你师父真的从来没提到过我么?”
  黄娟娟点头。
  白干山则道:“童前辈,长白山长春宫宫主……你认得她么?”
  蛇婆大笑:“废话!我要是不认得申五姑,我问你们作甚?”
  她瞪了白干山一眼,又道:“你是申五姑的长春宫中总管是不是?”
  白干山道:“这……是!”
  蛇婆道:“那就好!你难道忘了四十年前的事了?”
  白干山一呆。
  他没忘记,但他可不想记起这件事。
  黄娟娟看看白干山,皱眉道:“白老,童前辈说的是什么呀?”
  白干山叹了一口气,道:“七格格,咱们麻烦大了!”
  黄娟娟呆了一呆。
  她看看蛇婆,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蛇婆却瞪着黄娟娟道:“白干山想起来的事,丫头,你好像还没听说过,是么?”
  黄娟娟点头。
  蛇婆又看看白干山,冷笑道:“白总管,申五姑到中原来了没有?她躲在哪儿?”
  白干山摇了摇头道:“宫主没有入关!”
  蛇婆道:“哦?她还是藏在她那个长春宫里面?哼!”
  她忽然向黄娟娟一笑:“丫头,你师父不到中原来,就以为我找不到她。哈哈!她可没料到,我居然会找上你吧?很好,很好……”
  黄娟娟心中吃了一惊,暗忖道:这老妖婆似乎对我不怀好意,我……我该怎么办才好?也许,我该跟她来软的才行……”
  她一念及此,马上就换上了笑脸道:“童老前辈,你说很好是什么意思呢?”
  蛇婆道:“什么意思?你不懂么?很简单,你师父不入关,我父不愿出关去找她,所以,我当然要想办法逼她到中原来呀!有你这个丫头,哼!她只怕想不到关内来走一趟也不行了!”
  这已经很明显,蛇婆要把黄娟娟当人质扣下来了。
  但是,黄娟娟不傻。
  她当然早就听出了蛇婆言外之意。
  她当然不愿被人扣作人质。
  所以,她仍然在笑着向蛇婆道:“童老前辈,你……是想拿我来要胁我师父么?”
  蛇婆大笑道:“丫头,你总算明白了!我老婆子正是这么想!”
  黄娟娟道:“童老前辈,我看,您老错了!”
  蛇婆一怔道:“我错了?”
  黄娟娟道:“是!”
  蛇婆冷笑道:“我错在什么地方?你说,说!”
  黄娟娟道;“童老前辈,你不知道,我师父他对我这个徒弟可并不喜欢!”
  蛇婆道:“是么?你的意思是我就算扣留了你,你师父也不会放在心上,对不对?”
  黄娟娟道:“对!对极了!”
  蛇婆道:“丫头,我看,这可一点儿都不对!我才不信你胡说八道……”
  黄娟娟道:“为什么?童老前辈,你以为我是骗你的吗?你不相信我师父不喜欢我?”
  蛇婆道:“鬼才相信!”
  黄娟娟笑了一笑道:“童老前辈,其实,我再说一件事,你就会相信了!”
  蛇婆笑了。
  她看看白干山,这才向黄娟娟道:“好,丫头,你说!”
  黄娟娟道:“我是被我师父赶出了门墙的!所以,我一直不敢以长春宫门下弟子自居……童老前辈,你想想看,你抓住我,我师父又怎会来救一个被逐出门墙的弟子呢?”
  蛇婆笑道:“不会!”
  黄娟娟道:“所以,我才说你错了!童老前辈,我看,你最好自己出关一趟吧!”
  蛇婆忽然大笑道:“要我出关去么?不必!不必!”
  她摇摇头,看了白干山一眼道:“白总管,你现在还是长春宫的总管么?”
  白干山道:“算是!也算不是!”
  “哦?”蛇婆道:“这是怎么说?”
  白干山道:“因为我现在人不在长春宫内,所以不算是!不过,申宫主还没将我自长春宫除名,所以,又可以算得上是!”
  蛇婆大笑道:“有趣!你说得很有趣……不过,依我的看法,你们这一套障眼法,可以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这老婆子!”
  黄娟娟和白干山闻言都楞了一楞。
  童蛇婆认为这是障眼法,指的究竟是什么?
  黄娟娟还真的有些不明白了。
  她皱眉道:“童老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谁在玩障眼法?你……”
  蛇婆挥了挥小手,大声道:“丫头,你还想装洋相么?你们以为我老婆子是什么人?”
  她忽然蹬着秋桐道:“小子,你是这个丫头的什么人?跟她是什么关系?”
  秋桐笑了一笑。
  他实在很觉得蛇婆有趣。
  因此,当蛇婆跟黄娟娟抬杠的时候,他一直在笑着听,笑着看。
  这时蛇婆忽然对他说话,他不禁大感兴趣,道:“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蛇婆忽然—呆,她皱眉道:“没有关系?”
  秋桐道:“是!”
  蛇婆一扬她那好像娃娃的小手,怒道:“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干吗走在一起?”
  秋桐笑道:“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童老前辈,没有关系的人,碰在一处,又有什么不可?”
  蛇婆瞪着秋桐,道:“小子,你是不是害怕了?你是不是怕我也把你扣下来当人质?才故意说你们没有关系,才好独善其身?”
  秋桐忽然大笑。
  他低下头瞧着蛇婆道:“童老,你看我像个怕事的人,像个临难苟免的人么?”
  蛇婆笑道:“你看起来是不太像,不过,也不一定,人不可以貌相……说不定你比老鼠胆子还要小……”
  秋桐忽然上前一步,道:“童老,我胆子是大是小,你可以试试……”
  蛇婆这下子可是真的有点儿意外了。
  她退了一步,道:“等等,小子,你如果想动手打架,也不用急着下手,等我老婆子和姓黄的丫头说清楚再打也不迟……”
  黄娟娟笑了。
  她见到秋桐站在自己这一边,顿时胆子也大了不少。
  她笑笑道:“童老前辈,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再讲了,你要找长春宫主人,我已经不是长春宫门下弟子,你说什么,也没有用……”
  蛇婆道:“是么?我看,不见得,我只要把你扣在我手心,申五姑一定会出面的……”
  她忽然瞧着白干山:“就从白干山跟你一道入关这一件事,我老婆子就不相信你说你不再是申五姑弟子的这句话!”
  黄娟娟呆了一呆。
  她可没料到蛇婆比她料想的要精明。
  白干山也大为不安了,他也没有料到,因为自己跟在黄娟娟身边,反而给她带来了祸害。
  因此,他不能不再说话了。
  “童老前辈,你又错了,我白干山是自愿跟七格格入关的,这和长春宫无关……”白干山大声道,“我是她哥哥的朋友,所以我才跟她一起入关!”
  但是,蛇婆不信。
  因为,白干山的谎话说得不高明。
  如果他说自己是为黄娟娟引路,因为自己在中原长大,是识途老马,也许更能令蛇婆相信。
  白干山偏偏说自已是七格格哥哥四贝勒的朋友,就不怎么高明了。
  显然,以长春宫总管的身份,未得申五姑同意,是不可能为了陪朋友的妹妹入关,就放下长春宫的事不过问的!
  何况,陪的又是逐出门墙的弟子?
  所以,蛇婆大笑摇头道:“好了!白干山,你不用再说了!你和这丫头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我老人家自己动手?”
  白干山长眉忽然紧锁。
  但是黄娟娟却在笑。
  她看看秋桐,然后才向蛇婆道:“童老前辈,我到中原来是有事情要办,可不是来等着别人抓我当人质的!对不起,我要走了……”
  她忽然走向秋桐,又道:“秋兄弟,我们快回去歇歇吧,明儿一早还要上路呢!”
  秋桐一笑道:“对,是该歇着了!”
  他话音未落,人已向外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三十二回 地下秘室

下一篇:第三十四回 人肉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