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李代桃僵
2021-03-10 14:46:0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七格格这时略现迷罔的看着金北岳。
  她叹了一口气道:“金公子,你知不知道,这柄短剑是极为珍贵之物?你会不会后悔把它送了别人?”
  金北岳摇头一笑:“我为什么后悔?”
  他忽然也叹了一口气:“人要活着,才能拥有一切,一个人最珍贵的,该是生命,身外之物,包括钱财、珠宝、神物利器,那一样能比生命更珍贵?”
  七格格怔了一怔。
  白千山也呆了一呆。
  金北岳说的话和他年龄简直不能比。
  十几岁的大孩子,怎幺说得出这种涉世极深的话来?
  白千山看看七格格,七格格皱了皱眉,低声地道:“白老,他……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白千山一笑;“回格格话,能把无情剑拿到手,管他什么诡计呢?多少人宁可丢了性命,也想得到这柄剑,格格您……”
  七格格娇笑一声道:“说的也是!白老,能成为无情剑的主人,虽死何憾!”
  白千山不由得心中一凉。
  他料不到七格格居然这么重视这支短剑。
  莫非这趟关外之行,真要……
  忽然,他触及蓝如玉血肉模糊的尸体,脱口道:“回格格话……咱们……咱们……”
  他指指蓝如玉,接道:“小蓝的死,咱们难道就……就不替他报仇了?”
  七格格笑道:“无情剑足可抵他一命了。小蓝总算死得不冤枉。”
  白千山脸色一变。
  七格格倒是反应极快,连忙又道:“白老,小蓝之死,不啻殉国,我会要哥哥厚殓重葬,予他应有的荣誉的!”
  白千山摇摇头道:“格格,可是小蓝死了。”
  七格格道:“人死不能复生,白老,你不必为他难过,生荣死哀,是人生大事,他活得并不荣耀。但是,死后我哥哥能为他举哀,比他活着好得多了!”
  白千山还能说什么?
  武林中人,一条命永远是比不上一支神兵利器的。
  金北岳在笑。
  眼前的结果,正如他自己所预料的一样。
  一支在他自己看来并不算什么的短剑,竟然发挥了无可比拟的震慑作用,自然令他十分高兴。
  但是,更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在等着他。
  七格格抚摸着“无情剑”,一派怡然,一派得意的向金北岳嫣然一笑道:“金公子,你可以走了。”
  “你可以走了。”
  金北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他抓抓那梳得并不整齐的乱发,瞪着七格格:“你们……要赶我走?”
  七格格道:“此非善地,你何必留在这儿?”
  她笑了一笑:“你……金公子,你年纪还轻,往后还有很多好日子要过,何必糟蹋自己生命呢?”
  金北岳微微一笑道:“是,是!多谢,多谢……”
  七格格眼见他笑完,说完以后,居然不走,不禁皱眉道:“金公子,你……还不走么?”
  金北岳摇了摇头。
  七格格道:“你不走?你要留在这儿?”
  金北岳笑笑,点点头。
  七格格不安地看看白千山。
  白千山咳嗽了一声,道:“小兄弟,你看看,这儿的人,都不是好来路,你……犯不着跟他们趟挥水……”
  金北岳看了白千山一眼道:“我知道,不过,我如果只想看看,只是长长见识,又有什么关系?”
  白千山道:“刀兵无眼,小兄弟,你这是何苦?别没吃到羊肉惹来一身膻啊!”
  金北岳忽然哈哈一笑道:“不见得吧?我看,我倒不怎么容易惹来一身膻呢!”
  他目光一转:“这儿有这么多人,真正吃到羊肉的,又有几位呢?多我一个,少我一个又有什么不同?”
  白千山一时竟然为之语塞。
  齐敢心想:这孩子,想不到词锋也如此犀利了,真正是孺子可教。
  七格格叹了一口气,向金北岳一挥手,摇了摇头道:“金公子,你不愿走,我们也无法勉强你……不过,有些事情,金公子,你最好不要插手。”
  金北岳笑道:“好!我自有分寸。”
  自有分寸?什么样的分寸?
  齐敢忽然觉得很好笑。
  他已经可以断定,七格格这一回关内之行,只怕是一个斛斗栽到家了。
  因为,下面会发生些什么事,决非现在在场的这些人所能预料的。
  当然也就不是在场这些人所能控制的了。
  齐敢也很高兴,他忽然明白,自己的此行任务,看来比自己原先所想的要简单得多了。
  小蓝的尸体,被那四名壮汉抬走了。
  连一张凉席都没有,就埋入了他们挖好的一个土坑中。
  小蓝赤裸裸的来,又赤裸裸的去。
  人生,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白千山却忽然脸色大变,他低声道:“格格……你不是说过……要四贝勒为小蓝举哀么?现在……他们怎能把小蓝埋掉了?”
  七格格一笑:“白老,死人不是入土为安么?先把他埋了,也没有什么不好呀?”
  白千山道:“可是……可是……七格格,难道……我们不把他的尸体运回关外了?”
  七格格一笑道:“那会烂掉的……”
  她指指四个壮汉手上包起来的衣服:“带走小蓝的衣衫,我们可以在关外给他修座衣冠冢,还不是一样么?”
  白千山道:“衣冠冢?”
  七格格道:“是呀!”
  白千山摇头道:“我看不好吧!七格格,这件事……对中原武林同道……会让他们寒心的。”
  七格格笑了笑:“白老,依你的意思,你打算怎么办?把小蓝的尸体运回关外?让他在路上烂了、臭了?要他死后还惹人讨厌?”
  白千山怔了一怔,他可想不到,七格格怎么会只朝坏的方面想,而不向好的那方面想呢?
  他可以有十种方法让小蓝的尸体不臭、不烂,但是,话到口边,却又收了回去。
  最后,他只好长叹了一口气,道:“格格说的是!我去在小蓝的埋身之处做一个记号,将来也好为他重新修建一所墓地。”
  他转身走向蓝如玉的埋身处。
  七格格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向四名壮汉一招手,重新回到了茶馆之内。
  齐敢却起身走了出来。
  他觉得,该是自己也置身事外的时刻到了。
  因为,金北岳既然不是以秋水仙遗孤的身份出现,也许,这黄山石林,还有别的意想不到的怪事发生。
  齐敢走到离金北岳丈许之外,找了个树荫,坐下。
  金北岳看看齐敢,只是笑了一笑。
  这笑容,在齐敢感觉中,是十分熟悉,天真无邪,仿佛他依然是个六岁大的孩子。
  不过,齐敢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他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出他和金北岳认识。
  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未可预知的未来。
  白千山也回到了茶馆。
  言光斗、黄善和另外四个人,都像老僧入定一般,脸上居然连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显然,每个人都跟齐敢有着相同的心理,每个人都在等着。
  只有七格格不同,她还在摩娑着那把短剑,心中不停的喃喃自语:“无情公子剑无情……”
  终于,不耐的等待,忽然告了一个段落。
  一匹小毛驴,打破了石林的寂静。
  白千山第一个站了起来。
  接着,言光斗、黄善等人也站了起来。
  茶馆外面的人,也瞪大了眼睛。
  小毛驴驮着一个人。
  小毛驴的旁边,还跟着一个人。
  驮在驴子身上的,是个少年。
  牵着毛驴的,是个老人。
  这老人很瘦,也很高。
  如果齐敢不在这儿的话,每个人都会以为这个又瘦又高的老人就是齐敢了。连齐敢自己也有这种想法。
  但他知道,这老人不是齐敢。
  别人呢?
  齐敢忽然发现,别人却不像他自己那么肯定。
  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让别人猜猜谁才真是齐敢,这也是很有趣的事。
  小毛驴走到了茶馆前面。
  瘦老人打量了一下茶馆里面的人,皱了皱眉头,低声向毛驴上的少年人道:“少爷,咱们……真的要在这儿歇歇脚么?你看,这儿的人太多,太挤了些……”
  少年人傻傻地一笑,道:“人多才热闹呀!”翻身一跃,落下地来。
  但他似乎身手不太利落,落地时居然打了个踉跄,若非瘦老人伸手扶了一把,少不得准会摔了个斛斗。
  瘦老人似乎有些不安地笑笑:“少爷,小心些!”
  少年咧嘴大笑道:“老齐,没关系,这么一点儿高,还摔不坏我……”
  他掸了掸那一身花团锦簇的长袍子,摆出一副目空一切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茶馆。
  瘦老人将小毛驴拍了一下,那毛驴倒也乖巧,竟然低嘶了一声,走到茶馆侧面的空地上去找水喝去了。
  瘦老人向小毛驴挥挥手,这才转过身来,步入茶馆。
  七格格的眼睛,水汪汪的,直瞅着那傻少年。
  少年人也在看她。
  因为,在这么多人之中,只有七格格是个女人。
  而女人,总是看来像花一样好看的居多。
  七格格,正是一朵花。
  一朵象狼一般而又好看的花。
  少年人在笑。
  七格格也在笑。
  不过,七格格娇笑了一下,就伸出那雪白的手,向少年人招了招。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胡家大院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英雄遗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