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落花有意
2021-03-10 14:20: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梦竹、秦梦菊决定去亲自查查看。
  至少,她们要去楼外楼看看。
  楼外楼已经不那么荒芜。
  沈梦竹和秦梦菊到达的时候,只有小牛在浇花。
  小牛见到沈梦竹,不禁吃了一惊。他看了沈梦竹半天,才吃吃的道:“沈大姑娘,是你呀?”
  沈梦竹好似一点儿也没记前仇,笑道:“是我!你……小牛,你那齐大叔在么?”
  小牛道:“齐大叔不在……沈姑娘……你来找大叔么?大叔要好一会儿才回来呢!”
  沈梦竹微微一笑,看了看秦梦菊一眼道:“你看,小牛这孩子果然很乖,是不是?”
  秦梦菊笑道:“可不?齐大叔不在,他一个人还在浇花,真是个乖孩子……”
  小牛可很少有机会得到两个美女的称赞,一时高兴得合不拢嘴来。
  他张罗着茶水,请沈、秦二女到楼下的一间小客堂中去坐坐。
  沈梦竹跟秦梦菊,高高兴兴地进了楼外楼。
  放在十六年前,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现在却是事实。
  楼外楼的变化,可谓沧海桑田。
  但是,整个的屋子,还是当年的架构,没有改动。
  小牛咧着嘴,招呼这两个美女。
  沈梦竹喝了一口小牛送来的茶,笑道:“小牛,这个地方,是谁要你来……”
  她忽然想到这种问法似乎不好,又连忙改口道:“这地方住得惯么?你——打算住多久呢?”
  小牛摇头道:“住多久?不知道。”
  秦梦菊嫣然一笑道:“小牛,这屋子是你齐大叔买下来的么?你们的马车呢?还在么?”
  小牛笑道:“马车还在,不过……”
  他摇摇头:“这屋子是不是齐大叔买下来的,我不知道。反正我们来的时候,这儿也没有人。”
  沈梦竹笑道:“没有人?这儿一直没有人?是不是?”
  小牛道:“是呀!”
  秦梦菊道:“那……小牛,你们住在这儿,没有人来赶走你们?没有别人也想来住?”
  小牛道:“没有……”
  不过,他忽然想起那个小和尚无家,又笑了一笑道:“有人住过……一个小和尚,他比我们先住在这儿。”
  二女不由得一怔。
  沈梦竹皱眉道:“小牛,那个小和尚还住在这儿么?”
  小牛摇头道:“没有。”
  他笑了笑:“齐大叔把他吓走了。”
  沈梦竹呆了一呆道:“小牛,你说什么,齐敢把那个小和尚吓走了?”
  小牛道:“是呀!”
  秦梦菊道:“那……为什么呢?一个小和尚,你们为什么要把他赶走?他是不是……很坏?”
  小牛道:“才不呢!那小和尚很好,只是,大叔好象很不喜欢他。”
  二女互看了一眼,想笑。
  她们似乎已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小牛瞪着沈梦竹,忽然一笑道:“沈姑娘,你今天真好看。比那天还好看。”
  沈梦竹可没想到这个土小子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她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笑道:“小牛,别胡说八道,我天天都是这个样子的。”
  小牛道:“真的么?沈姑娘,我……可不可以天天看看你?你是在城里还是在城外住?”
  小牛忽然抓了抓头:“糟了,我……认不得到天香楼的路了。”
  秦梦菊和沈梦竹全都忍不住笑了。
  秦梦菊道:“小牛,认不得路,你不会去问么,街上有的是人,问路也不是犯法的事,怕什么?”
  小牛大笑道:“对!对……我怎幺还是这么笨……”
  他呆呆地看着沈梦竹,心中在想着什么,他不说出来,沈梦竹似乎已经想到了。
  她知道,这土小子已经长得够大了。
  那天,自己几乎是在半裸的情况下,被他抱在怀中,扛在肩上,这等于艳遇,在小牛来说,本是千载难逢的事,要他不想,那几乎是不大可能。
  一念及此,沈梦竹的脸,又红了。
  小牛仿佛被沈梦竹那桃花般的脸色吸引得呆了。
  他不由自主的地,向沈梦竹靠近。
  沈梦竹看了秦梦菊一眼。
  秦梦菊笑笑,点了点头。
  小牛这时正站在沈梦竹面前,缓缓地瞧着她。
  沈梦竹拉着小牛的手,拍了一下道:“小牛……”
  小牛愣愣地,哼了一声。
  沈梦竹咭地一笑道:“你——你们的马车,还是好好的么?”
  小牛嗯了一声。
  他那两眼瞪得比牛眼还大,可还真像一只初生的小牛犊子了。
  沈梦竹道:“齐大叔没怪我们把他的马车夺走吧?他有没有说我们把他的马车弄坏了?”
  小牛摇头。
  秦梦菊忍不住道:“小牛,齐大叔什么都没有说么?”
  小牛摇头。
  秦梦菊笑了一笑,道:“齐大叔可真是大方。他……难道连马车也没查看过,有没有丢掉什么东西么?”
  小牛依然摇头。
  沈梦竹松开了小牛的手,低声道:“小牛,你……没听到秦姑娘的话么?”
  小牛这回却在点头了:“我听到了嘛……”
  沈梦竹道:“你齐大叔真的没有查过马车?真的没有少什么吗?”
  小牛笑道:“没有,什么都没有,马车赶到这儿以后,一直就摆在楼下,齐大叔根本没管那个车子嘛!”
  “哦?”
  二女同时一怔。
  她们可想不出齐敢为什么这样不重视这辆马车。
  两人又互看了一眼,沈梦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小牛,有什么别的人来看过你们?”
  小牛道:“没有……”他笑笑,“只有你和秦姑娘,你们头一个来的人,我好喜欢你们来。”
  秦梦菊笑了。
  沈梦竹也笑了。
  不过,笑得很不自然。
  她可不想被这么一个土小子缠住。因此,她缓缓地转过身,站了起来,道:“小牛,我们要走了。”
  小牛一惊:“你们要走,你们为什么要走呢?我……”
  沈梦竹笑道:“我们是来看看你,看过了,当然要走了……”
  秦梦菊也站了起来,嫣然一笑道:“小牛,有空来天香楼玩,奸么?”
  他依依不舍的看着沈梦竹和秦梦菊离去。
  小牛靠在竹篱边,发呆着。
  齐敢回来了,沈梦竹、秦梦菊还没走,他就回来了。
  不过,他不会露面。
  天香楼夺走过马车,是友是敌,还在未曾辩明之际。
  齐敢可不愿多跟他们打交道。
  因此,他等到二女离去,这才现身。
  小牛还在发呆。
  直到齐敢拍了他一下,他才明白过来了。
  齐敢笑了笑道:“她们来过了?”
  小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
  齐敢道:“她们来找我?为什么事,说了没有?”
  小牛道:“大叔,她们……她们好像是来……看我的嘛。”
  “哦?”
  齐敢笑了。这个小子害上相思病了。
  他拍了小牛一下,笑道;“好哇,沈姑娘能来看你,总算这丫头还有点良心。”
  小牛笑道:“可不?大叔……不过,她们也问过马车,也问大叔有没有生气。”
  “她们为什么怕我生气,为什么要打听我生不生气?”
  齐敢忽然举步向放马车的那个草棚走去。
  马车当然还在。
  但齐敢已经不再是只看马车在不在,他想找出为什么天香楼夺去了马车,除了杀死那匹马,却又丝毫无伤的把马车还给了自己。
  他本可以自我陶醉一下,认为天香楼是慑于自己的武功,才将马车完璧归赵。
  但他已经够老练了。
  老练得自己也明白,有些事情决不是那么简单,决不可自我陶醉。
  所以,他仔细的查看马车。
  一寸一寸的查,一分一分的查,
  他却什么也没有查到。
  马车还是那辆马车,但他却永远也查不出问题何在。
  找不到,仍要找。
  马车里面找不到,齐敢会到别的地方去找。
  别的地方跟马车会有什么关系?
  齐敢却认为有关系。
  他走到天香楼——西湖旁边,栖霞岭上的天香楼。
  楼内没有人。
  所谓没有人,是指没有活人,死人到是有一个。
  齐敢见过他。
  齐敢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正砍柴,是浑身充满了活力的小伙子。
  现在,齐敢见到的,只是一个浮肿溃烂,臭不可闻的尸体。
  柴铁夫死了。
  温柔乡是英雄冢。
  齐敢掩着鼻子,叹了一口气。
  他不必去想,就可以知道,他是死在疯女帮的女人手中。
  因为,柴铁夫连尸体也是赤裸裸的。
  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去。
  人生,本就是这样。
  齐敢忽然感受到一股痛苦的消极意味。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也看到了自己像柴铁夫一样,赤裸裸的躺在地上。
  山中的月色很美,美得像披了一件白纱。
  齐敢很消沉的由天香楼走了出来。
  四周是这样静。
  静得使人觉得特别的孤独。
  他忽然不想回转楼外楼,也不想去查访马车的事了。
  本来,他应该赶到杭州城内的天香楼去的。
  他原本打算去追问沈梦竹。
  可是,此刻,他居然为了柴铁夫的死,改变了主意。
  踏着月色,他步上栖霞岭的山石上。
  而对着灯火灿烂的西湖,齐敢似乎有着昏昏欲睡的感受。
  他直愣愣地看着,也直愣愣的坐着。
  似乎是什么也没想,更似乎是什么都在想。
  不过,与生俱来的警觉性,始终还回绕在他的脑中。
  因此,他即使是意志消沉的时候,仍然能耳听八方,眼现四面。
  后山,传来的声音,令他特为惊讶。
  因为,那本该是入夜无人的所在,此刻居然有着男女欢笑之声,他能不惊讶?
  茅屋内,小风和小黄正在调笑。
  小紫、小蓝、小红围在旁边。
  小青、小白、小金则在屋外,她们似乎在巡逻,也似乎在散步。
  她们对于室内的一片春光,非但视如不见,也是听而不闻。
  她们只在屋外走动着。
  齐敢已逼近了茅屋。
  他本来很消沉,但此刻却是机灵得有如窥伺老鼠的猫。
  正一步一步的向前悄悄地逼近。
  屋外三女,居然没有发现。
  屋内的四女一男,当然更不可能发现。
  她们所能看到的,只是诱人的躯体和狂野的动作。
  屠小风本是个大孩子。
  但是,他却仿佛天生异禀,在这四个少女眼中,他比柴铁夫更强更壮。
  齐敢已到了窗前。
  齐敢也看到了屋内的四女一男。
  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也不曾料到,明明看来比小牛要瘦弱得很多的屠小风,怎能在女人面前表现得如此粗野。
  他当然也会联想到柴铁夫。
  柴铁夫死了。屠小风呢?他会不会步柴铁夫的后尘。
  齐敢只看一眼,就不忍再看。
  一个大孩子而已,怎可如此放荡淫邪?
  他忽然有点为他老子屠九伤心了。
  不过,齐敢忘了一件事,屠九是个中能手,否则,他怎能让疯女帮的副帮主为他生下屠小风。
  齐敢走向另一间小房的窗口。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五回 原形毕露
上一篇:
第十三回 神秘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