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四海大宴
2021-03-10 15:21:3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娟娟在看那支箫。
  蛇婆的洞箫。
  白发驼叟正由外面抱了一坛酒进来。
  他一眼看到了那支洞萧,手中的酒居然没拿稳,摔在地上,跌碎了坛子,泼得满地是酒,香气醉人。
  花厅里的人,都吃了一惊,直瞧着驼叟发怔。
  但驼叟却没管地上的酒,他瞪着那支萧,直往花厅内奔过来。
  “这是你的?你从哪儿得来的?”
  驼叟直瞧着黄娟娟,大声吼着。
  他身材魁梧,气势凌人,可真把黄娟娟吓了一跳。她皱了皱眉道:“你是问这支箫?”
  驼叟道:“不是这支箫,你身上还有别的?哼!说,这是哪儿来的?”
  黄娟娟冷笑道:“你是什么人?敢管我的事情?胡四海要跟我说话,恐怕也得客客气气的吧?”
  驼叟的脸色已经胀得通红,别瞧他年纪一大把,火气还真不小。
  他忽然嘿嘿怒笑道:“丫头,你要我跟你说话客气些?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黄娟娟道:“我就是我,不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你告诉过我?”
  驼叟似乎没料到黄娟娟会这么反问他,倒是令这位一代高人,大为惊讶。
  他瞪着黄娟娟,冷笑道:“很好,很好,有这样的师父,应该有你这种怪徒弟……”
  黄娟娟怔了一怔道:“谁是师父?谁又是徒弟?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驼叟道:“老夫胡说八道?你说老夫胡说八道?丫头,你拿了童野女的紫竹箫,不是他徒弟,是什么?”
  黄娟娟道:“错了?”
  驼叟冷笑道:“错了?你说老夫错了?”
  黄娟娟道:“可不是?我可不知道谁是童野女,这支萧,是胡四海拿给我的!”
  驼叟呆了。
  他还没料到有这种事,他也不相信这种事。
  因此,他看看黄娟,半晌方道:“丫头,这么说,你连我是谁,也不知道?”
  黄娟娟笑道:“正想请教!”
  驼叟看着黄娟娟,心想:这丫头倒像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胡四海是从哪儿弄来的这支箫?
  他迟疑了一下道:“老夫姓段。”
  白千山和老齐似乎早就在注意驼叟。
  因为,白千山已经在猜想,这位驼老人,会不会就是师父提及的那位段驼。
  现在,他终于确定了他是。
  但是,白千山此刻也无法阻止黄娟娟再顶撞他了。
  黄娟娟道:“啊!段老先生。”
  驼叟道:“不必跟我攀交情,我告诉你,你说萧是胡四海给你的,你看过这支萧的标志没有?它是不是在萧尾的内部刻了一条小蛇?”
  黄娟娟道:“看过,有!”
  驼叟道:“有?真有一条小蛇?”
  黄娟娟道:“是!我——”他看看秋桐,“这还是秋兄弟告诉我的,我们都看到了。”
  驼叟又出乎意料的怔了一怔。
  他不由得看向秋桐。
  秋桐也看向他,微微一笑。
  驼叟长鼻翕动,皱眉道:“小兄弟,你怎么会知道这箫身里面刻了一条小蛇?”
  秋桐笑了一笑道:“这个——段老,那是因为胡四海说出了给他洞萧的人是个怪物。”
  驼叟道:“胡四海说她是怪物?他说童野女是怪物?”忽然冷冷一笑,“凭他胡四海,他也配?”
  秋桐道:“胡四海就是这么说的,而区区正好见到过一位跟胡四海所说的人很像的人,她手中就是拿着这么样的一支萧,所以……”
  驼叟没等他说完,就大声喝道:“小兄弟,你见到她,是在哪儿?”
  秋桐道:“黄山,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少是半年以前吧!”
  驼叟哦了一声,他忽然不再问秋桐,转向黄娟娟道:“她为什么要给这支萧给你,她有没有告诉你?”
  黄娟娟失笑道:“段老先生,我还没见到过这支紫竹萧的主人,怎会知道她为什么要给我这支萧呢?段老先生,你问的太离谱了吧?”
  段驼呆了一下。
  不错,这丫头说的不错。
  不过,驼叟目光转动了一下,却又觉得不对了。
  因为,他知道童野女为什么要这么做。
  驼叟和蛇婆,在西南一带不但是两个没人惹得起的武林怪人,而且,他们俩私人之间,也有扯不清的恩怨。只不过一般人不太知道而已。
  驼叟忽然不再剑拔弩张的恶言相向,他哈哈一笑,道:“丫头,你想不想知道人家为什么要给你这支箫?”
  黄娟娟这下子也怔了一怔。
  她当然想不到段驼那么急着要问自己的事,反过来却又仿佛早已知道般的要告诉自己。
  她微微一笑道:“你知道?你能告诉我?”
  驼叟道:“当然,丫头,你想知道么?”
  黄娟娟道:“想!”
  驼叟道:“因为童野女看中了你,她大概要收你作她的关门弟子了。”
  黄娟娟这回可真是呆了,蛇婆要收她作弟子。
  这简直是想都想不到的事。
  但是,驼叟这么说了,一定有道理。
  白千山皱眉不已,他看看驼叟,又看看黄娟娟,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这怎么可能?”
  黄娟娟也道:“是呀,这怎么可能?”
  驼叟却大笑道:“谁说不可能?被蛇婆童野女看中的人,想逃也逃不掉的。”
  他忽然再也不看那支紫竹箫,也不再追问什么,带着笑意,很从容的去收拾那打碎了的酒坛。
  他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黄娟娟可就不同了。
  驼叟的话,使她大大的感到不自在。
  她看看秋桐,低声道:“秋兄弟,你见过那位蛇婆么?她真的很怪?”
  秋桐道:“怪不怪是各人的看法,她只不过是生得矮小了些,而应该老下去,却没有老,当然就令人奇怪了。”
  黄娟娟嫣然一笑道:“原来如此!”
  她显然觉得松了—口气。
  但白千山并不,因为,他还知道一些别的,诸如蛇婆那可怕而又阴狠的一面。
  只是,此时此地,他发觉最好是不要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胡四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小青和她的五个同伴,已经走了。
  胡四海没有问她们去了何处,此刻,他正忙着跟胡高在商量,怎么样才能找到金北岳。
  胡四海已经有些急昏了头。
  他瞪着胡高,想不出该怎么骂这位老弟。
  因为,金北岳走了,别说胡高没法阻止,就算是自己,也同样没有办法。
  所以,他顶多只能说胡高是个笨猪。
  但笨猪却有时候也能有些用处。
  至少,他可以让胡四海当出气筒,也可以让胡四海拿他来立威。
  因此,胡高才有活在胡家大院的价值。
  不过,胡四海说来是个运气很好的人。
  现在,他的运气就来了。
  卧室的门口,出现了两个女人。
  这是他的认得的两个女人。
  她们是天香楼的梅大总管梅玉霜和一身红得似火的红衣女郎罗明子。
  他一看到罗明子,就会想起她今天缝衣服的安详神情。
  现在,他看到她时,还在想她拿针的模样。
  不过,罗明子的脸色却不是安详的。
  梅玉霜更不是。
  她们笔直的走了进来,也笔直的走到胡四海身前。
  胡四海忙着站起来。
  胡高则忙着弯腰,忙着向后退,当然也忙着向外溜。
  胡四海也看到了老弟在溜,却没有喝止。
  因为胡高知道,胡四海面前如果站了漂亮的女人的时候,胡四海是不怎么喜欢骂人的。
  他很四海,所以,在女人面前就不能太粗暴。
  罗明子已经开口说话了。
  她的话叫胡四海高兴得想去吻她的脚巴丫。
  “胡四海,你为什么把金公子赶到城北的小客栈去了?难道你怕他付不起钱吗?”
  胡四海口中连连念着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他不等罗明子再说什么,就笑道:“姑娘,我没有,金公子是——是——是想出去散散心……”
  罗明子道:“散散心?我不信!”
  梅玉霜冷冷一笑道:“胡四海,你去,马上把金公子拉回来……”
  胡四海道:“是……不过,你们……记得是那一家小客栈么?城北至少有十多家……”
  罗明子冷笑道:“当然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恐怕还不多……”
  胡四海道:“是,是,姑娘那客栈是……”
  罗明子道:“悦来客栈。”
  胡四海一辈子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愉快,更一辈子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跑得快。
  由胡家大院到城北可不算近。
  但是,他一转眼就奔到了“悦来客栈”门口。
  悦来客栈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客栈。
  一间小店面,三张桌子。
  屋子里面,大概只有两间大统铺。
  不过,出乎胡四海意料的是,客栈内居然贴了张“客满”的红条子。
  因此,当他跨进门的时候,小伙计洋洋得意的请他看看红条子上“客满”两个字,还请他早些另找宿处,免得一会儿太阳下了山,不好找了。
  胡四海直笑。
  因为,他发现了金北岳果然在。
  所以,小伙计那势利气,并没惹恼他。
  他向小伙计摇摇头,向金北岳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九回 不欢而散
上一篇:
第二十七回 不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