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地下秘室
2021-03-10 15:33:0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石、沈、秦四女,眼看着就会落败。
  四个人对付蛇婆一个,居然一点也沾不到光。
  林天香这才发现,蛇婆的武功,远比她想象的要高。
  蛇婆根本就没有把四女当作—回事,像耍宝似地逗着她们。
  蛇婆那娃娃般的脸,孩童般的身高,在四女刀光剑影中,就像花蝴蝶一般,飞来飞去。
  四女急得冒火,依然没法子找得到蛇婆的破绽。
  林天香似乎有些按捺不住,脚步移动,就待加入四女,围攻蛇婆。
  但她刚一转身,眼角余光,就发现了金北岳。
  林天香忽然心中一震。
  一看到他,林天香就会想到自己像一只剥了皮的羔羊,躺在床上任人宰割。
  她当然也会想到,自己那清清白白的身子,曾经被他用眼睛看透,用手摸遍。
  林天香是淑女。
  但是,自古以来的淑女不是也同样的为某些男人而动心么?
  那一段段流传下来伟大的爱的故事,不是因淑女的真爱而引起的?
  正因为她是淑女,她才会执着,才会认真。
  而那份爱和情的感受也才特别强烈。
  所以,林天香一发现金北岳,连脚都有些发软了。
  她张了张小嘴,想说什么,却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金北岳正向她走过来。
  金北岳终于站在她身子前面了。
  她抬起头看看他。
  金北岳正笑着:“林姑娘,童野女的对头来了,她今天是逃不了的啦!”
  她只觉得自己有些儿晕陶陶的,心中更是乱糟糟的。
  而且,浑身上下,都有些儿热烘烘的。
  她直觉的感受是,自己似乎就要倒下去了。
  她更怕的是,自己如果倒下去,一定会倒在金北岳的怀中。
  不过,她没有倒下去。
  因为,童蛇婆的尖叫,把她由梦中拉回到现实之中。
  天香四梦正蹲在一旁喘息。
  齐敢在守着她们。
  她们跟齐敢是老朋友了。
  所以,她们信得过齐敢。
  也知道齐敢的武功,足可对付蛇婆。
  不过,她们却不太明白,那个高大的老驼子,凭什么抢着去和那娃娃般的蛇婆动手。
  一高一矮,相差悬殊,这两个人交上手,也实在是非常奇怪,看来看去,都像耍猴戏一样好笑。
  蛇婆像猴子般跳来跳去。
  驼叟则弯着腰杆,在赶着猴子似地追逐。
  偌大的赌场大厅,霎时到处都是他们两人的影子。
  两人身形之快,直把天香四女看得张口结舌,连喘气都忘了。
  林天香也深感意外,她似乎对驼叟所知不多。因此,她忍不住向金北岳打听这位南疆奇人的来历。
  金北岳又能知道多少?
  他和驼叟也是今天头一次见面。
  不过,他还是把自己所见所闻,对林天香说了。
  林天香似乎比金北岳更会领悟某些看不见的事实,金北岳一说,她居然高兴的笑了。
  “金北岳,他们是老朋友、老对头,是不是?”林天香低声道,“依你看,他们的武功,谁好?”
  金北岳笑了笑道:“那还用问么?当然是驼叟比蛇婆高明呀!”
  “哦?”林天香摇头道,“可是,驼叟既然武功比蛇婆好,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制服不了她呢?”
  为什么?金北岳还真被林天香给问倒了。
  他想了想,道:“这个……也许蛇婆会逃……段老跑不过她吧!”
  林天香嫣然一笑,道:“你……强词夺理……你不会看看么?蛇婆真能比驼叟逃得快?”
  金北岳失笑道:“不能……”
  因为,眼前的事实摆在这儿。
  驼叟与蛇婆在追逐之中,驼叟几乎每次都能抢制先机,堵住蛇婆的去路。但他从未下过一下杀手。
  驼叟根本就没有打算击倒对方。
  否则,十个蛇婆似乎也逃不出驼叟的掌心了。
  金北岳并不比林天香笨,所以,他也看得明明白白,所以,他才回答不能两个字。
  林天香道:“既然蛇婆不能,为什么这两位老人家会做了几十年对头,谁也没有受到伤害?金北岳,你想过没有?这中间难道会没有别的原因吗?”
  金北岳皱了皱眉道:“别的原因?什么别的原因?”
  林天香道:“也许……他们……他们并不是真的死对头呢?也许他们是……是……一对生死冤家呢?”
  她虽然是叱咤江湖的儿女,但是,说到生死冤家四字,还是有一份难为情的羞意袭上心头。
  因为,林天香的最后四个字,说得很低。
  金北岳似乎没听清楚,他怔了怔道:“林姑娘,你说他们是什么?”
  林天香狠狠地瞪了金北岳一眼:“聋子!”
  金北岳失声道;“他们是聋子?”忽然猛地摇头,“才不呢!至少,我知道驼叟不聋。”
  林天香叹了一口气道:“傻子!你真是……”
  她摇了摇头,一赌气,不说了。
  金北岳看了林天香一眼,忽然心中一震。
  罗明子那种神情和眼光,居然也在林天香身上出现,金北岳不由得大为吃惊。
  一个罗明子已经够他头疼了,要是再加上这位天香楼的主人,自己往后还有好日子可过么?
  金北岳定了定神,暗中咬牙做了一个决定。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移动着身子,趁着林天香在盯着驼叟和蛇婆时,忽然向齐敢一挥手。
  这一老一少,可真是心意相通,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两人却同时展动身形,向门外奔去。
  可是,他们去得快,回来得也不慢。
  因为,门被另外一个人堵住了。
  这个人,也正是金北岳不想见的人。
  罗明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金北岳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
  齐敢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道:“小岳,咱们……”
  金北岳一顿足,忽地躲到林天香身后,并且低声在林天香耳边道:“林姑娘,帮帮忙……帮我挡一挡罗明子,我真受了不了她了……”
  林天香怔了怔,回头看了金北岳一眼道:“你说什么?你要我……”
  金北岳道:“别让罗明子再找我麻烦,林姑娘,你行,你是楼主,可以命令她,对不对?”
  林天香不由得笑了。
  她看看站在自己身前的罗明子,又回顾身后的金北岳一眼,方道:“金北岳,你知不知道,你求我帮忙求得不是时候,是不是?”
  金北岳道:“不是时候?我……”
  林天香道:“你忘了?我是罗明子求来找你的,现在你反而要我帮你,这岂不是错了么?”
  金北岳忽然一笑道:“是!是——不过……”他低声附耳道,“此一时,彼一时,天香姐,你说……你应该帮帮我,对不对?”
  林天香整个的人几乎都跳了起来。
  “天香姐”三个字就像一根针,把她狠狠地扎了一下。
  霎那间,金北岳竟然由疏远转为了亲近,这一手,可把林天香弄糊涂了。
  女人常常会被男人弄糊涂,总是耳朵听到的比眼睛看到的要多得多。
  所以,自古以来,男人的甜言蜜语,连三贞九烈的节妇,时常都会拒绝不了,林天香又何能例外?
  何况,林天香打心底就没有拒绝金北岳的想法呢!
  她终于迷惘地点了点头道:“好!我……我……我帮你,我当然帮你……”
  金北岳笑了:“天香姐,谢谢你……谢谢……”
  但是,罗明子却笑不出来了。
  林天香要她去找梅玉霜。
  眼看着金北岳就在眼前,但她却连一句话都不能说。
  她又不能不听命令。
  所以,她只能去找梅玉霜。带着一肚子不高兴,和一腔怨忿离去。
  金北岳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林天香则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回头对金北岳低声道:“她走了。”
  金北岳笑道:“是!谢谢你……”
  林天香等着,等着那另外的三个字。
  但是,金北岳却没有喊出来。
  不过,他却补了一句:“你……想不想报仇?”
  林天香一怔道:“报仇?找谁报仇?”
  金北岳道:“蛇婆呀!她不是把你……”他忽然觉得下面的话实在是不方便出口,所以,只能一笑住口。
  林天香皱了皱眉道:“我……我当然想……可是,我,我……没有十成把握之前,我不会冒失的!”
  金北岳道:“不妨,我帮你……”
  林天香刚刚笑了笑,金北岳已经闪身而去。
  驼叟和蛇婆还在玩着捉迷藏般猴戏。
  显然,他们谁也没真想把对方击败。
  所以,他们仿佛真如林天香所说的一对冤家。
  但是,金北岳一旦加入,那就不同了。
  首先是驼叟吃了一惊,脱口道:“小子,你要干吗?”
  金北岳道:“驼老,你歇歇,让区区来试试童老前辈的武功……”
  驼叟摇了摇头道:“不行,小子,老夫和蛇婆的事,不许别人插手,你少自找麻烦了。”
  金北岳笑道:“驼老,我是代林天香出面的,这可不止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了!”
  驼叟刚刚一瞪眼,蛇婆已经大笑道:“老驼子,这小娃儿想找死,咱们就成全他吧!你闪开些……”
  但是,驼叟却是摇了摇头,道:“娃娃婆子,你以为你能成全这小子么?”
  蛇婆道:“怎么?你认为我……我……”
  蛇婆忽然一下子跳起来足足一丈五高,大叫道:“你赶快给我退下去,不然,我连你这老驼子一齐宰掉!”
  驼叟不安地搓搓手,也大声道:“不!娃娃婆子,你不能用那夺命针对付这小子……所以,你宰不了他……”
  蛇婆怔了一怔,道:“我不能?为什么?”忽地冷冷一笑,“这世上除了你,谁不怕我的钢针?我为什么不能拿来对付他?”
  驼叟道:“因为……因为……你那钢针对他也同样没有用,……所以……你不能和他动手……”
  蛇婆似乎不相信地看看金北岳,笑了:“老驼子,你昏了头了?他才多大年纪,凭什么能跟你比?就算他是你徒弟,照样也避不过我那钢针夺命之厄……”
  金北岳大笑道:“是么?蛇婆婆,你试试吧!”
  蛇婆道:“当然要试……”
  她还真是说试就试,一伸手,就探入革囊取针。
  林天香脸色霎时大变,她恨不得跑过去把金北岳拉开,她是见到过蛇婆钢针威力的人。
  驼叟也跟林天香一样,脸色大变。
  不过,他急的不是金北岳挨不起钢针,面是急的蛇婆钢针出手无效。
  因为,他已经从齐敢那儿获悉,金北岳曾经经过七名当代一流高手调教,那些高手,都是隐名遁世的大侠,远比自己和蛇婆高明得多了。
  最重要的是:教金北岳最久的无影老人石无影,算起来,还是自己和蛇婆的恩人。
  他当然不能让蛇婆对恩人的弟子动手。
  何况,石无影的身法和破暗器的手法,更是举世无双,金北岳只要学到了五成,蛇婆的钢针就伤不了他。
  其实,驼叟已可以看得出来,金北岳一身能耐,至少已经得到无影老人的八成真传。
  所以,他比林天香更急。
  就在他腾身而起,想去拉开蛇婆时,蛇婆的钢针,已经射向金北岳。
  林天香顾不得别人的笑话,失声大叫道:“金北岳,小心……快退……”
  驼叟则狂吼一声道:“蛇婆子,快收手……”
  但是,迟了。
  蛇婆收手,已不可能。
  而金北岳也并未如林天香所叫的快退。
  反而一闪身向蛇婆逼近。
  只见他右手一抬,回身一扭,人已到了蛇婆身后。
  蛇婆一怔之间,忽然觉得自己头部一麻。
  驼叟则脱口大叫:“金老弟,手下留情……”
  人已奔了过去,伸手扶住蛇婆,并且,很快地一拍蛇婆头部,拔出了一枚还是蓝汪汪的钢针。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三回 前世恩仇
上一篇:
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