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昭然若揭
2021-03-10 15:43:2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柳青山果然是自己回答了齐敢的话。
  不过,他不是用口,是用手。
  他双手一错。霎那问就向齐敢攻出了七招五式。
  柳青山在长江帮中。是第一高手。
  活龙王楚长江。据说也比不上柳青山,甚至有人传言,就算集长江帮的五名高手同时出手,也不敌他一人。
  所以,柳青山很相信自己忽然出手,眼前这个瘦老人,结局只怕不死也要重伤。
  可是,柳青山当然很快就知道了结局。
  齐敢没还手。
  他依然还是立于原地,好像动都没动过一般。
  柳青山的七招五式出手时,齐敢整个的人就像木偶一般,随着柳青山的招式游动。
  柳青山一停手,齐敢马上站定在原处。
  不过,这回齐敢却是低下头瞧着柳青山说话了:“阁下这七招五式还不错。只可惜你用错了地方。”
  柳青山早已呆在当地了。
  他打从出道以来,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怪事,也是他头一次遇到比自己高明的对手。
  他虽然吃惊·虽然胆怯。但他却不失高手的气度,双手一抱拳,大声道:“尊驾武功之高,实在是柳某人生平仅见……不知尊姓大名?”
  齐敢还没回答。舒小倩已代为答道:“柳兄,他老人家是——齐老前辈,齐敢齐老前辈……”
  旗杆?
  柳青山虽然出生得晚,小了齐敢二十岁,但是对于这位当年的武林第一杀手,却也有所耳闻。
  只是令他还有些怀疑的是,一个杀手,就算武功再高,也不可能高到齐敢现在的这种境界。
  因为,杀手所要具备的功力,不是像眼前齐敢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如入化境的上乘武功。他要的是快、狠、准而已!
  而且,做为杀手,必然充满的杀气与邪气,根本就无法练到齐敢眼前的境界。
  柳青山自己就是杀手型的人物,他自己就曾希望代齐敢而为天下第一杀手。
  所以,他深知做为杀手,该学的是什么。
  齐敢现在的武功,已不是杀手型,而是君子型丁-
  所以,柳青山几乎不太相信眼前的老人真是齐敢。
  原因是,他既不知遭齐敢在桃花岛住了十六年,叉不知道金北岳把自己那一身奇遇,多半都转教了齐大叔。
  以齐敢的智慧,正是一点即透,武功真是一日千里。和半年前相较,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从花飘香吃惊的脸色中,可见一斑。她在杭州初见齐敢之时,跟齐敢较量过,虽然不敌,至步还可以和齐敢动手一战。还可以逼得齐敢非还手不可。
  现在,花飘香明白,再和齐敢动手。只怕齐敢已经不必出招,就可以把她累死。
  柳青山倒退了两步。他忽然恭恭敬敬地一曲膝,向齐敢纳头便拜。口中大声道:“老前辈请受我一拜,以谢刚才冒昧出手之罪。”
  齐敢笑了笑。他挥了挥手,道:“算了!你请起吧!”
  柳青山仍然是磕了三个头,才站起来。他很小心的退了两步,静静地立于一侧。
  这时,舒小倩已经走到金北岳身边,瞧着金北岳,直笑。
  金北岳叹了一口气,道;“姑娘别来无恙!”
  舒小倩摇头:“金公子,你明明知道我的日子不好过,你为什么要说别来无恙?”她咯咯一笑,叉道:“怎么啦,那位天下少见的美女呢?怎的没守在你身旁呢?”
  金北岳皱眉。他冷冷地扫了舒小倩一眼,转身向观音殿内走去。
  齐敢也向内走。不过,他经过舒小倩身边时,淡淡一笑道:“姑娘,你要是聪明,就别再去惹他了!”
  舒小倩嫣然一笑道:“是么?我……”眼见齐敢已大步离去,他忽然看了柳青山一眼,招了招手道:“柳相公,你为什么不过来?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
  柳青山皱了皱剑眉,似是不愿的走了过来。
  舒小倩指指观音殴内,低声道:“柳相公,你……认不认得那个姓金的?”柳青山摇头。
  舒小倩道:“他欺侮过我,他在江南对我施暴,剥过我的衣服,柳相公,这种人可不可恨?”
  柳青山道:“可恨!”
  舒小倩故作咬牙之状道:“柳相公,你肯不肯帮我?你能不能助我报仇?”
  柳青山道:“报仇?什么仇?”
  舒小倩娇声道:“当然是他侮辱我的仇呀!你没听清楚吧?他剥过我的衣服,他想强奸我呀!”
  柳青山道:“啊……”
  舒小倩盯着柳青山,道:“柳相公,你怎么啦?你……莫非不相信我说的话么?”
  柳青山道:“嗯!”
  舒小倩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她叹了口气,道:“柳相公,你怕他们”?”
  柳青山道:“怕?为什么?”
  舒小倩道:“当然是……他们武功太高呀!唉!也许是我看错了你了……”
  柳青山淡淡一笑道:“不错,你是可能看错了我,不过,我也可能看错你了,是不是?”
  舒小倩嫣然一笑道:“你一你怎么会看错了我?我又那儿不对了么?”
  柳青山道:“你也没有那里不对,只是我看不出那个姓金的会剥你衣服!”
  舒小倩一呆。她看了花飘香一眼,道:“柳相公,你可以问她,花护法可以作证。”
  花飘香笑道:“不错,我可以证明,那个金北岳,真的看到了小倩妹子的赤身露体……”
  展子安显然有些儿奇怪,他觉得柳青山在这一霎那之间,忽然变了很多。
  换了以往,他早该义愤填膺,打抱不平了。
  可是,现在,他却无动于衷。
  这是为什么?柳青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展子安终于忍不住笑道:“柳兄,她们的话,你真的不相信么?”
  柳青山淡淡一笑道:“子安兄,你呢?你相信她们说的?你认为能使齐敢跟在身边的人。会做出这种事?”
  展千安一怔。
  但是,他终于也明白柳青山为什么不信舒小倩的话了!因为,柳青山相信的是齐敢这个人,他崇敬像齐敢这样的人,所以,他不信疯女帮的女人。
  不过,展子安终于也笑了。他的反应也不慢,铁撼山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他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差多少。
  转念之问,他似乎是玩笑般接道:“柳见,姓金的也许是瞧到过舒小倩的赤身露体。但那并小定是姓金的脱去了她衣服,你说是不是?”
  柳青山一笑:“可能!”他瞧了舒小倩一眼,这个先前使他十分爱慕的少女,此刻居然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致,“疯女帮的女人,本来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米的!”
  舒小倩脸色一变,看了看展子安和柳青山,突然大声道:“你们是猪,都是混蛋……不知好歹的蠢物……”
  蠢物和混蛋全都进了观音堂内。
  连秦钧也走了进去。
  小天井中,只剩下丁花飘香和舒小倩。她们自以为不是蠢物。
  但是,如果没有男人理会他『门,她们自己也就成为了十足的蠢物了。
  花飘香和舒小倩并不真蠢,但她『门此刻却有些儿既蠢又笨。
  因为,她们还没弄明白,金北岳到观音堂内来,就是要赶走她们。
  当舒小倩和花飘香两人,仍不死心的跟进观音堂对,她们的笨相,就十足的表现出来。
  柳青山和齐敢在低声谈着,金北岳则和秦钧在笑着指东说西,展子安在听,他是五个男人中唯一看了看花飘香和舒小倩的人。不过,他也没有跟她们招呼。舒小倩觉得大大不是滋昧。她向花飘香打了一个眼色,两人向柳青山走过去。
  柳青山皱了皱眉。
  花飘香却笑了笑遭:“柳公子,我们要……走了,你去不去?”
  柳青山没作声。
  舒小倩竟然娇笑了一声,道:“柳相公,我们帮主快到山海关来了,你跟我们去见见我姊姊好不好?”
  柳青山还是没说话。
  舒小倩脸色一变,但她仍然在笑:“柳相公,我姐姐很希望你能跟她见见面……”她娇媚的瞟了柳青山一眼,低头道:“为了妾身。你也该去见见我那帮主姐姐啊!”
  柳青山忽然掉回头,瞪着舒小倩一眼,摇了摇头道:“小倩姑娘,很抱歉。我跟齐老在说话的时候,希望你别再打扰我了!”
  齐敢也笑了一笑道:“舒小倩,一个女人如果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也说谎,就是很蠢,你明白么?”
  齐敢瞪着舒小倩:“金北岳如是你所说的人,怎么可能不跟你们扯在一起。而跟老夫这个终生不近女色的人走在一起呢?你们最好记住,往后想说谎。也得看看在什么场合,什么人面前再说!”
  舒小倩柳眉一扬,冷冷地瞧了瞧柳青山,咬牙道:“柳相公,你会后悔的!你在长江帮已经没有了地位,疯女帮的人愿意帮助你,你居然不知好歹,你——”
  柳青山忽然大笑了。他打断了舒小倩的话声道:“我在长江帮的地位,本来就没有放在我眼中,你们疯女帮想利用我,反倒说成帮助我,我心中更有数。舒小倩,念在数日相聚的香火之情,我不愿口出恶言,你请吧!”
  柳青山比她们想的聪明得多。
  舒小倩和花飘香虽然想破大骂,也不敢骂了!
  她们不是怕柳青山,而是她们惹不起齐敢和金北岳。
  所以,她们银牙暗咬,丢下了一句狠话,就走了。她们的那句话是:“柳青山,疯女帮不会放过你的!”
  柳青山根本没把舒小倩的话放在心中。
  疯女帮不会放过他,究竟能造成多大伤害,他完全没有去想。
  他一心想的事,居然是想拜齐敢为师。这可把齐敢难倒了。
  他一生只教过金北岳和小牛的基础功夫。除此以外,他还没正式收过弟子。
  现在,齐敢面对柳青山拜师的要求,一时之间,竟然大感手足无措。
  他看着柳青山,半响没有说话。
  金北岳停止了和秦钧的聊天,走了过来。
  他看着柳青山,忽然一笑道:“大叔,这位柳兄如果成为你老的弟子,我相信必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叔,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齐敢皱眉-柳青山却笑了,他没等齐敢说话,忽然纳头就拜了下去。
  大殿还是空荡荡地,只有一个人在。
  有蛇在的地方,武林中人,一向是不太敢停留的。普照寺的大殿七,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蛇婆独踞大殿的拜垫之上。予智自雄。可是,她够孤单,够寂寞。
  因为,那些佛像都是不能说话,不能行动的。也正因如此。蛇婆在打坐时,就不曾预作防范,她很自信,普照寺内,不会有人敢惹她的。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件事。
  现在,大殿中的神,就已蠢蠢欲动。
  十八尊罗汉塑像,本就栩栩如生。此刻,那十八尊罗汉之中,就有两尊罗汉,更是像活人般,目动脚移。
  蛇婆还在闭目打坐。她完全没有料想得到的事,忽然发生。纵然是蛇婆,也竟然措手不及了。
  那两尊罗汉,闪电般一扑而下,显然,这种安排,是专为针对蛇婆而设。
  所以,虽然蛇婆武功高绝,却依然无法脱过此劫。她反应不能说不快,两名罗汉的掌力刚发,蛇婆就已发现,双臂一振,击向那两个伪扮的罗汉。
  她没有料到,身后的菩萨,居然也有问题。三面受敌,蛇婆只觉得后心一震,顿时晕倒在地。
  花飘香和舒小倩出来的时候,大殿中已空无一人。
  疯女帮的人,只是觉得奇怪,奇怪蛇婆为什么不在大殿之中。而且,也奇怪为什么那儿有两尊罗汉像似乎移了位。
  舒小倩看看花飘香,好奇的走向那两尊佛像。
  花飘香也走丁过来。
  她们已经有一种预感,大殿之中,只怕出了事。
  舒小倩低声笑了笑道:“花姊,我看这儿一定有人展开了一场激斗,不然,这佛像怎么会歪了?”
  花飘香点头:“不错,有这种可能……”她想了一下,“可是,大殿上只有蛇婆一个人,如果有人打斗,那一定是蛇婆了。小倩,你看,谁会敢在这儿跟蛇婆做对?”
  舒小倩笑道:“姓金的,除了他,别人谁敢?”
  花飘香摇头道:“他在观音堂,你忘了么?”
  舒小倩怔了一怔。心想:可不是么?金北岳明明还留在观音堂,他怎么可能分身来此?
  不过,除了他,又有谁能跟蛇婆一搏?顿时,舒小倩呆了。
  花瓢香忽然央声道:“会不会是长春宫的人?”
  舒小倩沉吟了一下:“会吧?花姊,她们不都已经离开普照寺了么?”
  花飘香道:“申五姑和黄娟娟可能走了,但别人不一定?小倩,咱们快去找帮主,恐怕有些事已经起了变化了!”
  舒小倩点头,两人刚要向外走。却同时又停了下来有人来了。而且,来的人令舒小倩大感不快。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九回 平息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