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天香回梦
2021-03-10 13:53: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后院的墙,都不很高。
  尤其是像这种依着山势而筑的墙,后面本来就比前面高出不少,所以砌得矮些,更是理所当然。
  七名少女,分成两批,由两侧的角落,正在窥伺。她们站直了身子,已经可以高出墙头,向院子里面看。
  说窥伺,就不如说她们在欣赏什么更对。
  院子里面有什么?
  七个人都很神经,因此,齐敢明明就在她们身后,居然没有人发现。
  齐敢高出她们很多,所以,院子里面的景物,他一眼就看穿了。
  在齐敢眼中,院子里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他注视的东西,因为,一个男人,在他眼中,是看得太多了。
  即令那是一个肌肉凸起,虬筋怒结,壮得像一头公牛一样的男人。
  齐敢不屑一顾的事,对七名少女而言,却不见得也是不屑一顾。
  特别是遇到这样的男人,只围了一块布巾在腰间,暴露得比七名少女自己还多的男人。
  难怪她们,有得发呆了。
  公牛似的男人,在砍柴。
  一个两人合抱粗的巨木,在他的斧头下,一劈就成了两片。
  两劈就成了四块。
  他从来似乎劈每一段柴木时,都不用补第二斧。
  干净利落的斧法,直把七名少女看得呆了。
  砍柴人没有注意墙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有七双妙目,在盯着他。
  他更不知道,有七颗芳心,在随着他的双手,一上一下的跳动着。
  因此,他没有抬过头,七名少女也就无法看清楚,这头公牛,长得是俊还是丑。
  不过,齐敢却走了运了。
  他几乎是一点儿也没有费劲,就从四个人一组的这边,抓走了一名半裸的少女。
  少了一个人,她的同伴竟然没有发现。
  齐敢还真没有吹牛,
  以他这种蜻蜒点水似地一伸手,就点倒了一名少女的速度,他真要把七名少女都抓来,并非不可能。
  所以,小牛看到齐敢抱着那光滑滑少女回来时,不禁高兴得拍手笑了。
  “大叔,你真行!”小牛跳了起来,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的大。
  不过,他看的是那少女,不是齐敢。
  齐敢放下了少女。
  少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看着齐敢。
  穴道被制,她不能动,也不能出声,只剩下那一双眼睛可动,却又惊讶得转动不了。
  小牛看着她,直耸鼻孔:“好香!大叔……她为什么这么香?”
  小牛闻闻自己骼膊,皱眉摇了摇头,笑道:“大叔,我可一点儿也不香呢!”
  齐敢笑了笑,道:“你会香?你要是会香,她们不把世上男人香得熏死才怪!”
  那少女似乎想笑,但却笑不出来。
  齐敢没有解开他的穴道。
  因为,齐敢知道,那六个少女还没聋,解开穴道之后,只要她张口大叫,麻烦就会跟着来了。
  至少此时此刻,齐敢还不想再招惹麻烦。
  小牛对这位少女的兴趣可大了。
  他蹲在那少女身边,从头到脚,看个不停。
  如果不是齐敢在旁,他恐怕还得把这名少女翻过身来,瞧瞧她背后是什么样子。
  齐敢在旁,也在看这名少女。
  不过,他看的跟小牛还是不同。他只盯着少女的眼睛,想瞧出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小牛终于不是君子了。
  因为君子是动口不动手的。
  现在,他真正变成了动手不动口。
  他伸手去摸那少女。
  齐敢在笑。但他也忽然发现,那少女眼光中也忽然有了笑意。
  小牛的手伸出去缓缓地伸向少女的手臂。
  他很胆怯。
  他从来还没有伸手摸过这么香的女人。
  十六岁的男孩子,在这一霎那,变得很紧张,乃是必然的事。
  他的手刚刚摸到少女白净光滑的玉臂,齐敢忽然大声道:“小牛……等等。”
  小牛一惊。
  那少女也吃了一惊。
  小牛像受惊的兔子,一下跳了起来:“大叔,您怎么啦?我……”
  齐敢冷冷一笑:“小牛,这丫头在笑,你看到了么?”
  小牛摇头。
  因为,他报本没有心思去想那少女是不是在笑,他只是想着自己的手,摸到少女时会有什么感觉。
  所以,他怔怔地看着齐敢。
  齐敢冷冷地一笑,道:“摸不得!小牛,你最好看看她的脸。”
  小牛倒也真的很听话,凑过去看那少女的脸。
  当然,小牛也发觉了不对!
  她为什么要笑?
  一个人穴道受制,生死难卜之下,她为什么还能笑。
  小牛虽然没有齐敢那么精明,但是,遇到这种关键之处,他也并不笨到色迷心窍。
  何况,他根本还是个大孩子!
  因此,他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笑道:“大叔,这丫头在使诈。”
  齐敢道:“你明白就好!不过,你虽然不能摸她,但你可以打她!”
  小牛一呆,道:“打她?”
  齐敢道:“是呀!”
  小牛抓抓头,笑了笑道:“大叔,我真的有些糊涂了。”
  小牛问道:“打她,为什么?”
  齐敢笑道;“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要问她的话!”
  小牛道:“问话?那又何必打?大叔,你要问什么?我来问!”
  齐敢笑了。
  少女也笑了。
  小牛想了想,终于,也忍不住笑了。
  人就在面前,齐敢要问尽可以问,为什么还要小牛来转达呢?
  所以,连小牛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齐敢挥了挥手,笑道:“小牛,你是不是舍不得打她呢?”
  小牛道:“这个……大叔,我不会!只要你叫我打,我就打!”
  他想了一想:“不对呀,大叔,她穴道被制,怎么回答我们呢?”
  齐敢笑道:“先打再问,打过了,我自然会解开她的穴道。”
  小牛道:“好!我就打……”
  他说打就打,真的一个耳光打了下去。
  那名少女一动也动不了。
  左颊顿时就浮起了五根鲜红的指印。
  小牛看看齐敢道:“大叔,还要打么?”
  齐敢笑笑,摇摇头。
  小牛似乎有些不忍,蹲下去看那少女。
  那少女大大的眼睛中,已经泡满了泪水。
  小牛噗嗤一笑:“大叔,她哭了。”
  齐敢笑道:“打疼了,她若不哭,难道还会笑?”
  他也弯下了腰身,目光在少女脸上一转,冷笑道:“丫头,我要改点你的哑穴,你虽然不能说话,但上身可以移动,你最好乖乖地别出什么花样,明白么?”
  齐敢拍开了少女穴道,改点了哑穴。
  那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小牛笑了一笑道;“大叔,她的腿,能不能动?”
  齐敢摇头道:“不能!”
  小牛看看少女,又看看齐敢,道:“大叔,哑穴被你制住,你问她话,她怎么回答呢?”
  齐敢笑了笑,转向少女,冷冷地道:“姑娘,我问你的话,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作为回答,明白么?”
  少女点了点头。
  小牛笑道:“对!对!大叔这办法真好。”
  齐敢指了指天香楼,道:“疯女帮跟天香楼,是不是一条线上的?”
  少女似乎想了一下,才摇了摇头。
  齐敢道:“你们认得天香楼主人?”
  少女很快的摇了摇头。
  齐敢笑了笑,道:“你们是来暗算天香楼主人的?”
  少女先摇摇头,继而又点点头。
  小牛一怔,叫道:“大叔,她……既摇头,又点头,这是什么意思?”
  齐敢笑了。他目光转动,看了看天香楼方向,道:“姑娘,你刚才既点头,又摇头,是不是见计而作的意思?”
  少女点了点头。
  小牛怔怔地看了看齐敢,心想,齐大叔怎么全料得这么准?他怎么能猜到这少女的想法?
  小牛明白,自己只怕一辈子也想不到这些。
  齐敢这时已经又问了少女两个问题,少女都摇了摇头。
  小牛忽然发现,齐敢也迷惑了。
  他陡然脸色一沉,喝道:“你们是为了马车来的?”
  少女笑笑,点头。
  齐敢终天喘了一口大气。
  小牛也喘了一口气。
  果然,一切都是马车惹出来的祸!
  马车有什么秘密?
  为什么疯女帮和天香楼都要夺取这辆马车?
  齐敢几乎是一点都不明白。
  小牛当然就更不明白了。
  桃花娘子没有说,马车是桃花娘子自己用的,这次要齐敢坐到杭州,也是桃花娘子的主意。
  桃花娘子这么做,究竟是隐藏了什么阴谋?
  齐敢呆呆地看着那名少女,半晌没有说话。
  他在想,桃花娘子必定有什么事瞒了自己。
  只可惜,他却想不明白,桃花娘子隐瞒的是什么!
  齐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姑娘,如果我放了你,你能够不说出被我拎来此处的事么?”
  少女迟疑了一下,终于,又点一点头。
  小牛一怔道:“大叔,你要放了她?”
  齐敢道;“是呀!”
  小牛脱口道:“可是……大叔,我,我……”
  齐敢道:“你怎么了?”
  小牛看看那少女,实在是舍不得放她走。仅仅是闻闻她身上的香味,就够小牛欢喜半天了。
  所以,他终于红着脸,低声道:“大叔,我……我很喜砍她嘛!”
  齐敢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少女却柳眉双锁,大为着急。
  小牛则羞红了脸,只敢偷偷地看那少女。
  “你喜欢她?只怕人家不一定喜欢你吧!”齐敢摇摇头道,“小牛,咱们的麻烦已经不少了,你还想多找麻烦上身?”
  小牛抬头看看齐敢,一脸惋惜而又不安地神情,低声道:“大叔,我知道……可是……”瞟了少女一眼,顿足接道:“放就放吧……”
  齐敢失声笑道:“对!”
  他转头向少女冷冷地道:“姑娘,就算是你们帮主自己来了,老夫也不在乎。老夫拍开你的穴道之后,你如果大声喊叫,这后果,你应该明白!”
  少女依然是点了点头。
  齐敢一伸手,拍开了少女哑穴,也解开了腰间的穴道。
  半裸的少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一面活动了一下双腿,一面微微一笑道:“多谢!”
  小牛可没听到少女的这句多谢。
  他瞪大着眼,盯着那少女的玉腿的双腿,和双腿伸缩之际展露出来的神秘地带。
  齐敢跟小牛正好相反,他不但没看那诱人的双腿,也没看少女的脸色。
  他正面向天香楼,想着自己的心事。
  他发现那另外的六名少女,已经不在围墙的外面了。
  不在墙外,当然就在墙内。
  被齐敢抓去的那名少女,这时也到了墙内。
  砍柴的男人,还在砍柴。
  身外,是那六名少女。
  六个半裸的少女,围着一个半裸的男人,看男人砍柴,这可是世上少见的事。
  被抓走的少女,刚刚跳进墙内,似乎那些少女才发现自己的同伴,少了一人。
  长发上系着青色丝带的少女皱了皱眉,看了这位长发上系着白色丝条的少女一眼,低声道:“小白,你怎么这会儿才跳进来?”
  敢情这七个身穿绣着骷髅的黑色肚兜儿少女,分辨身份的标识,是她们头上所系的那根束发的丝条。
  她们都是疯女帮帮主手下的花女。
  她们的名字,就是依丝条不同的颜色而命名。
  被齐敢抓去的是小白。
  问话的是小青。
  另外五个是小红、小蓝、小金、小黄、小紫。
  小青正是这七彩花女的首脑。
  小白低下了头,红着脸笑笑,指了指肚子。
  小青皱了皱眉道:“你真的那么急?哼!叫你别多喝水,你就是不肯……”
  小白笑道:“反正我们穿得少,方便嘛……”
  小青看看自己,终于也笑了。
  小白的话不错,她们确实是很方便!
  齐敢和小牛在墙外探头。
  小白和小青的话,他当然听得到,也听得懂。
  小牛不然,他似乎明白,却又似乎不明白。忍不住低声道:“大叔……”
  齐敢两眼一瞪,伸手掩住了小牛的嘴。
  小牛吃了一惊,忙向院子中看去。
  七彩女没有什么反应。
  但那个砍柴的男人,却正好抬头向院子外面看来。
  好在,齐敢和小牛隐身在树丛之中,砍柴的男人,若无穿云透雾的视力,就根本发现不了他们。
  即令如此,小牛依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齐敢也微微吃惊。
  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砍柴的男人,居然比那疯女帮的七彩女高明。
  他既然比那七彩女耳目灵敏,为什么又要在这些女人面前装作又聋又哑的样了呢?
  齐敢忽然为那七名少女担心了。
  这砍柴的男人,必有所图。
  否则,他早该喝问七女的来意才是。
  齐敢拉了拉小牛,缓缓地向后退了出去。
  小牛似乎有些舍不得走开,但他却不得不走开,因此,才走了几步就急急问道:“大叔,我们为什么不看下去?大叔,他们一定会……”
  会怎么样,小牛却又茫然了。
  齐敢笑了笑,道:“小牛,我们来找马车,不是来看他们耍把戏的!走!咱们该到前门去。”
  “前门去?”小牛愣了,“大叔,我们不是打前门来么?为什么又要去?”
  齐敢笑道:“刚才不能去,现在情况不同,所以,又能去了,小牛,你不懂,别多问!”
  小牛确实不懂,所以,他也就不再多问。
  齐敢在十六年前,就是江湖上的第一流杀手,他的反应敏锐,自然是意料中的事。
  那名砍柴的男人,不理会疯女帮的七名彩女,而注意到小牛的那一声低唤,这明明是表明了一件事,他不理会七名少女,原来就是要把她们羁留在后院之内。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把七少女留在后院?
  这只有一个解释,前院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天香楼的重要人物在家,那就是天香楼主人正在办什么重要的事。
  为这重要的事,是不容许别人来打扰的。
  齐敢想到就是,她们若是在办的正是自己的那辆马车的事呢?所以,他必须立即赶去查个明白。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一回 苦心寻踪
上一篇:
第九回 西湖探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