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如此水关
2021-03-08 16:18: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四人的衣服便已烤干。
  岳小飞随即把代为保管的银票交还了丁涛。
  紫衣少女出去不久。便把午饭提了进来。
  饭后,袁小鹤问道:“我们现在该走了吧?”
  紫衣少女道:“还早得很。”
  “我们该什么时候走才好?”
  “等有人来接的时候。”
  袁小鹤哦了声道:“谁来接?”
  紫衣少女道:“当然是宵关派人来接,这是规矩,每次通过我们水关的人,都由霄关派人来接。”
  “那人什么时候可以到达?”
  “不一定,有时是晚饭前,有时是晚饭后。”
  “如果是晚饭前,我们晚上岂不要空着肚子过夜?”
  “如果晚饭前来接,你们正该高兴才对。”
  “为什么?”
  “那就表示宵关要招待你们,他们招待的比我们这里好多了,
  洒莱都是上等的。”
  “他们为什么那样大方?”
  “他们拿了教主拨下的待客专款,不花自己的钱,有什么大方不大方,至于我们这里,只能用普通饭菜,若铺张了,统领就要自己出钱。”
  丁涛抢着道:“我们就等宵关招待好了!”
  紫衣少女道;“若宵关不招待,你又怎么办?”
  丁涛摇头道:“我也不知怎么办?”
  紫衣少女道:“所以,晚餐我们这里照样准备,只不过要准备得晚一点.那样才不会浪费。”
  于是,四个人只有在洞里枯等了。
  好在紫衣少女一直陪着,至少丁涛和甘霖两人并不寂寞。
  看看天色将晚,宵关的人仍然未到。
  紫衣少女只好又准备回去拿饭。
  那知她刚一出洞,宵关的人便来了。
  来人是—位灰衣老者,慈眉善目,一团和气,很像文关那位姓刘的白衣老人。
  紫衣少女当即为袁小鹤等四人引见。
  丁涛道:“老先生,我们还没有用晚餐呢!”
  灰衣老人笑道:“四位放心,晚餐由我们宵关招待。”
  听说宵关有招待,四人当然高兴,随即跟着灰衣老人出了洞。
  紫衣少女略送了一段路,便自行回去。
  袁小鹤因见白衣老人是文关统领,心想这灰衣老人很可能就是宵关统领,不能不问清楚,以免失礼,边走边问道:“敢问老先生可是宵关统领?”
  灰衣老人呵呵笑道:“小兄弟高抬老朽了,引导武林朋友进关的事,一向是老朽的职责,宵关在各个关门中,编组最大,分子也最复杂,统领那能亲自来迎接各位。”
  袁小鹤道:“宵关里面都有些什么?”
  灰衣老人依然笑呵呵道:“宵关不比其他各关,里面五花八门,
  什么都有,不过各位今晚不可能全部看到。”
  “为什么不可能全部看到?”
  “因为宵关里的各种节日,每晚都有变换,每次只能出现四五个节目。”
  “请问今晚是什么节目?”
  “老朽也不太清楚,进关之后,自然就明白了。”
  说话间,不知不觉前面又出现了一处隧道。
  袁小鹤知道这里一定是宵关。
  但这处隧道却与以前所经过的完全不同。
  因为这里很像一座城堡,而且城楼上还有人影晃动,显然那是负责了望值夜的。
  城门旁也有两名执剑的大汉站在那里。
  灰衣老人转头问道:“里面的节目准备好了没有?”
  其中一名秃头大汉道:“准备好了!”
  灰衣老人再问:“今晚一共几个节目?叫什么名字?”
  秃头大汉道:“一共四个,分别是‘慈母望儿’、‘寡妇盼大’、‘窑姐拉客’和‘白吃包子’”
  灰衣老人笑道:“这四个节目都很简单,算他们四位走运。”
  这时袁小鹤等四人都听得如坠五里雾中,丁涛忍不住问道:“老先生,刚才你和那位老兄都说的什么?”
  灰衣老人道:“这就是今晚四位要通过的四道测试站。”
  他并不详细解释,带头往关内走去。
  这道城门很长,出了对面洞口,袁小鹤等四人险些要惊呼出声。
  他们事先谁也料想不到,眼前竟是豁然开朗?那两边的谷侧,已经不见,前面出现的,赫然是一处有如城镇般的巨大村落,估计着不下数百家之多。
  由于每家门前,都悬着一盏灯笼,照见街上男男女女,熙来攘往,好不热闹,如果把一个人蒙着眼睛送到这里,现在让他再
  看到眼前的景象,这人绝对不会相信是在终南深处的山野里,说不定会以为来到长安城内。
  灰衣老人带着四人不走热闹街道,却来到一处冷僻的小巷。
  灰衣老人停下脚步道:“这里就是‘慈母望儿’测试站。”
  丁涛猛翻着牛眼道:“要测试谁?”
  灰衣老人笑道:“当然测试你们。”
  丁涛依然茫然不解道:“怎样测试?”
  灰衣老人道:“这四位老太太,都是在门口等儿子回家的,你们四位只要能设法让她们不再等,那就算成功了。不过先决的条件就是不能和她们吵架,更不能*她们生气,最好是她们高高兴兴心甘情愿的不再等儿子。”
  丁涛咧嘴笑道:“原来世这么一回事,那很简单,谁先测试?”
  灰衣老人道:“谁先谁后,你们四位自己商议。”
  丁涛道:“那就由我打头阵吧!”
  他说着,大步走到一处门口,停下后两眼死瞪着老太太,却不说话。
  那老太太愣愣的问道:“这位大哥,你要做什么?”
  丁涛道:“我想问老太太在做什么?”
  老太太道:“老身是住这里等儿子回来?因为他寄信来说今天要回家。”
  丁涛伸手拉住老太太的手腕,咧嘴笑道:“娘,我就是你儿子,
  你怎么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了?快回屋坐去,别在门口等了。”
  他边说边把老太太往里面拉。
  只见老太太脸色大变,尖叫道:“你是那来的野小子?浑充老身儿子,老身没瞎,怎会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来!”
  丁涛有些着慌道:“老太太?我真是你的儿子!”
  老太太惊叫道:“快松手,再这样老身就要喊了,到那时把你捆绑到官府,看你还敢不敢胡闹!”
  只听灰衣老者叫道:“丁老弟回来,用不着再测试了!”
  丁涛走回来尴尬笑道:“老先生,我算不算测验及格?”
  灰衣老人不动声色道:“今晚每人各测四次,成绩等全部测试完毕一起算。”
  甘霖摸了摸脑袋道:“现在该我去了!”
  他来到第二家门口,施下一礼道:“请问老太太。你在等谁?”
  老太人道:“等我儿子。”
  “你儿子离家多久了?”
  “他到长安做生意,已经半年没回家了。”
  “老太太不必等了。”
  “为什么?”
  “我跟你儿子是好朋友,在长安一起做生意,他昨天得了暴病。还是我把他送到大夫那的,虽然死不了,至少也得半个月才能好,我现在就是特地给老太太送信儿来的。”
  老太太闻言,“哇”的—声哭了,接着掩面向门内奔去。
  甘霖大为得意,返身走了回来道:“老先生,在下这一着不错吧?老太太果然不等儿子了。”
  灰衣老人淡淡一笑道:“待会儿一起计算成绩。”
  这时袁小鹤已和岳小飞在互相推让,最后还是由袁小鹤先测。
  袁小鹤来到第三家门口.也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老太太可是在等令郎?”
  老太太颇为惊喜的问道:“小兄弟怎么知道?”
  袁小鹤道:“老太太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和令郎是好友,从前曾到府上来过,今天也是和令郎一起来的。”
  老太太哦了声道:“他的人呢?”
  袁小鹤不答反问道:“请问府上可有后门?”
  老人太道:“有!”
  袁小鹤道:“那就难怪了,我刚才和他分手,他说要给老太太一个惊喜,从后门回家,看样子他一定从后门回到府上了。”
  老太太既兴奋又有些着恼的嘟嚷着道:“阿狗这孩子也真是,都快三十岁,还像个孩子似的,连回家也要跟娘捉迷藏,多谢小兄弟,老身这就到里面看看,看他能躲到哪里去!”
  袁小鹤回到原处,却并未言语。
  岳小飞道;“袁大哥,你真行,论成绩必定第一,有你在先,小弟竟有些不敢过去了。”
  袁小鹤笑道:“小飞,你处处都高过我,何必开我的玩笑。”
  灰衣老人道:“二位别只顾说话,后面还有三关呢!”
  岳小飞随即来到第四家门口,也深施一礼道:“我知道老太太是在等令郎回家,不必等了!”
  老太太微微一惊道:“什么?莫非出事了?小兄弟是怎么知道的?”
  岳小飞歉然一笑道:“老太太怎么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令郎在外面发了大财。”
  老太太急急问道:“他发了财为什么不回来?”
  岳小飞道:“他正是要回家,因为金银财宝太多拿不动,所以才要我先赶来向老太太报信。”
  “报什么信?”
  “我是他的好友,今天是帮他一起带着金银财宝回来的,走到前面,因为实在走不动,只好去雇骡车,他怕老太着急,就要我先来向老太太报信,他大约还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到家,这么久的时间,老太太用不着再在门口等,免得你老人家站着吃不消。”
  老太太顿时乐得连嘴都合不上:“阿狗在家时,老身老是骂他没出息,真想不到他发了大财,莫不是祖上积过阴德,烧过高香?”
  岳小飞道:“老太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阿狗兄在长安相过面,他不但能发大财,将来一定还能做大官,你老人家真是有福了!”
  老太太笑着往家里走,一边又道:“既然还有一个多时辰,老身就用不着在门口等了,小兄弟,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岳小飞道:“我先回去帮着阿狗兄把金银财宝运回来要紧,待会儿不但要喝你老人家的茶,少不得还要在府上吃饭呢!”
  他走回原处,灰衣老人在那里笑着直点头。
  这种测试法,在丁涛和甘霖来说,比文关和武关、火关、水关实在是轻松多了,而且还颇富趣味,因之,两人都兴致勃勃。
  丁涛抢着问道:“下一站是什么?”
  灰衣老人道:“你先前不是已听说过么?怎么记性这样不济?”
  丁涛干咳两声道:“谁能记那么多,你老人家再说一遍,又有何妨?”
  灰衣老水道:“当然要对大家说清楚,不然如何测法。”
  他顿了一顿道:“下一站是寡妇盼夫。”
  丁涛一愣道:“既然是寡妇,哪里来的夫?”
  灰衣老人道:“你听老朽讲.其实她们不一定是寡妇,只因丈夫出门多年未回,而且连消息也没有,这时难免就有很多传说。”
  “有什么传说?”
  “有的说她们的丈夫已经死在外乡,或者是又另娶了别的女人,或者是从了军到边疆打仗去了。总之,她们的丈夫回来的希
  望已经不大,而她们却偏不死心,天天夜晚在门口盼望着丈夫能奇迹般的回来团聚。”
  甘霖不禁叹了门气道;“这样说这些女人还真是怪可怜的!”
  灰衣老人颔首道:“谁说不是,所以这一站还真不好测试。”
  丁涛又接过话来道:“我们测什么呢?”
  灰衣老人道:“你们当然要劝她们,只要能把她们劝回去,那就成功了。”
  丁涛皱起浓眉道:“老先生,我们真不懂,在宵关测试这四站,究竟是什么用意?”
  灰衣老人道:“当然有用意.你先说说前面闯那几关是什么用意?”
  丁涛道:“文关是测试文才,武关是测试武功,火关是测验轻功,至于水关,除了测试轻功以外,更要测试是不是谙练水性。”
  灰衣老人颔首道;“讲的很对,至于宵关,测试的是机智反应,
  如果一个人文才,武功、轻功、水性和机智反应样样具备,那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了,我们教主,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这样的人才。”
  丁涛道:“这样的人才,当然谁都希望得到,只是贵关这几站的测试,似乎有点开玩笑一般!”
  灰衣老者笑道:“就因为像开玩笑一般,才能引起受测者的兴趣,否则给你换点别的怎么样?”
  丁涛忙摆手道:“不要不要,这样最好不过。”
  灰衣老者道:“那就别罗嗦,随老朽走吧!”
  转弯抹角,灰衣老者专走冷僻小巷。
  许久之后,才又在一处巷口停住。
  他轻咳了声道:“这里就是了!”
  岳小飞等四人往巷内望去,又是一排四户人家,每家门口都倚墙站着一个神色迷惘满怀心事的女人。
  这四个女人,长得都颇有几分姿色,论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开外,有的只有二十七八,徐娘未老,风韵当然更好。
  只囚她们各家门前也挂了一盏灯笼,所以才能看得这样清楚。
  灰衣老人道:“这次那一位先过去受测?”
  丁涛道:“刚才是我在先,这次当然也要在前面,大家请等着,看我的。”
  说完话,大步向第一家门口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九回 连下三城
上一篇:
第七回 智过火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