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连下三城
2021-03-08 16:26: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一家门口的寡妇,面对一个粗壮大汉站在门前,竟然半点不曾理睬,干脆把脸偏过一方,装做没见。
  显然,这寡妇有点老油条味道。
  丁涛低头看去,这女人姿色果然不错,他真恨不得立刻抱个满怀,当场亲热亲热。
  那寡妇再油条也是女人,见丁涛一直站着不走,终于整了整脸色,冷声道:“你这人好无聊,老站在这里做什么?”
  丁涛先前冒充老太太的儿子,连他自己也知道吃了亏,此时他想到若能冒充这寡妇的丈夫,岂不又可把便宜赚回来。
  他拿定了主意,随即噘了噘嘴道:“大嫂,你可是在等你的丈夫?”
  寡妇双目闪出异光道:“你怎么知道?”
  丁涛道:“我也不是要眼喘气,当然一看就看得出来,女人盼丈夫,就是像你这种模样。”
  寡妇撇撇唇道;“就算被你看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个女人不希望离家的丈夫回来!”
  “你丈夫离家多久了?”
  “十年。”
  “你和他可是新婚不久就分开的?”
  “你怎么知道?”
  丁涛见时机已到,一把搭上寡妇香肩道:“那就别等啦,你丈夫已经回来了!”
  寡妇吃了一惊,急急拨开丁涛的手道:“你这人好不要脸,竟敢当街调戏良家妇女!”
  丁涛嘻嘻笑道:“咱们连在一个被窝睡觉都睡过,现在为什么忽然装起假正经来?”
  那寡妇扬起纤手,猛然向丁涛面颊甩去。
  丁涛因未留意,正被一掌掴个正着。
  别看这小寡妇不会武功,但在气极之下出手,照样把丁涛打得面颊火辣,眼前金星直冒。
  丁涛捂着面颊叫道:“你怎么打人?”
  寡妇叱道:“没撕了你的嘴就已经很好了!”
  丁涛道:“这怎么可以,我是你丈大回来了!”
  “放屁,我丈夫怎会是你?”
  “咱们新婚不久我就离家了,如今隔了十午,你当然认不出来。”
  “放你娘那七十二个连环屁!”
  “你听我解释,先问问你,知不知道当年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故事?”
  “这故事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年薛平贵从西凉国回来,玉宝钏也不认识,经过薛平贵一解释,他们立刻就夫妻相认了。”
  寡妇冷笑道:“我问你,当年王宝钏为什么不认识薛平贵?”
  丁涛道:“他们分别了十八年,薛平贵回来时人老了,模样儿也变了,胡子也长出来了,所以当时王宝钏才不认识他。”
  寡妇不动声色道:“这样说你也是模样变了?”
  丁涛道:“那还用说,当年我也是个小白脸,经过这十年,又怎能不变黑?”
  寡妇叱道:“你可知道我丈夫是个小矮子,怎会变得像你这样高?人家薛平贵只是模样变了,身量又怎能变?”
  丁涛道:“身量是长出来的,你怎知这十年我不会长高?”
  寡妇道:“我丈夫离家十年多了,那有二十几岁还会再长高的?
  此外能长高些,也不可能长得比从前高出两个头?”
  丁涛急得嗓子眼里直咳道:“我是唯一例外的。”
  寡妇嗔目怒瞪着丁涛道:“再告诉我,你姓什么?如果说对了,我就承认你是我丈夫。”
  这一来丁涛真急了,急得他抓耳搔腮,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我姓……姓丁。”
  寡妇一口唾液啐到丁涛脸上道:“什么东西,敢来占老娘的便宜,老娘今晚真晦气,无缘无故碰到了鬼,快滚出去!”
  她说完话,又啐了一口,转身进入门内,砰的一声,便把大门关上。
  丁涛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的走了回来道:“他奶奶的,碰啦!”
  甘霖道:“像你那样讲话,哪有不碰的。”
  丁涛哼了声道:“你比我高明不了多少,不信就去试试!”
  甘霖道:“我当然要试,即便试不好,也决不会丢你那种人!”
  甘霖来到第二家门口,那寡妇也是不理不睬。
  甘霖非常懂礼貌,拱了拱手道:“大嫂子可是在等人?”
  那寡妇见来人表现得彬彬有礼,不得不理,点了下头道:“不错,我是在等人。”
  “等谁?”
  “我丈夫。”
  “大嫂子不心等了。”
  “为什么不必等?”
  “我就是来送信的。”
  “这位大哥送什么信?”
  “我和你丈夫是生死之交,他前些天嘱托我一件事,我长途跋涉千辛万苦找到府上,就是要不负他的交托。”
  那寡妇两眼眨眨的道:“这位大哥,到底是什么事?你怎么始终不说出来?”
  甘霖蹙眉叹口气的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丈夫死了!”
  那寡妇立即掩面痛哭起来。
  甘霖安慰着道:“大嫂子要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活,你还年轻,来日方长,保重身子要紧!”
  那寡妇抽噎着急急转身向里跑去。
  甘霖甚为得意,挺着胸晡走了回来道:“老丁,你看怎么样,三言两语就把她打发回去了。”
  丁涛斜了甘霖一眼道:“你要让她高高兴兴回去才算本事!”
  甘霖道:“不管怎么样,比你强多了,至少没挨耳光,也没让人把口水吐到脸上。”
  灰衣老人道:“你们别吵了,现在该哪一位去?”
  袁小鹤道:“还是由晚辈第三个受测好了!”
  他来到第三家门口,颇有礼貌的揖了一揖道:“大嫂子可是在盼望大哥?”
  那寡妇脸上一喜道:“这位先生你怎么知道?”
  袁小鹤道:“小弟好不容易才找到府上,特来绐大嫂送信儿。”
  那寡妇双目突现奇光:“莫非你有他的消息,他在哪里?这些年可好么?”
  袁小鹤道:“这些年小弟一直和他在一起,怎会不知他的消息?他在乌鲁木齐。”
  “在乌鲁木齐?他怎会离家那么远?怪不得这多年没有音信。”
  “就是嘛,他想家,更想大嫂,如果回家方便,早就回家了。”
  “可是你这么远回来报信,真不好意思!”
  “我是有事到长安来,顺便到府上报信儿。”
  “他可说过什么时候回来?”
  “大嫂子清放心,今年中秋节,他一定回家团圆。”
  “真是谢天谢地,更感谢你老远来送信儿!”
  “那么大嫂子现在就不必在门外盼望了,中秋一到,小弟保证他回来!”
  那寡妇眉开眼笑的,再向袁小鹤道了谢,才转身回了家。
  袁小鹤也笑呵呵的回到原处。
  岳小飞来到第四家门口,左右端详了好一会,又向门内望了望,才语气兴奋的道:“总算给我找到了!”
  那寡妇情不自禁问道:“小兄弟,你找到了什么?”
  岳小飞道:“找到了我那结拜大哥的家!”
  那寡妇惊喜道:“小兄弟那结拜的大哥叫刘三升?”
  岳小飞也吃惊道:“一点不错,他就叫刘三升,离开家好多年了,对不对?”
  那寡妇道:“谁说不是,他离开家已经快十年了!”
  岳小飞哦了声道:“这么说你就是刘嫂子了?”
  那寡妇脸色微红道:“不错,我正是他的妻子。”
  岳小飞喜道:“真巧,在门外遇到了刘嫂子,小弟失礼,还没向嫂子问安!”
  那寡妇语气亲切的忙道:“小兄弟快别这么客气,你还没告诉我三升在外面的状况?”
  岳小飞道:“刘大哥真是时来运转,前些年在外面混得并不好,所以他才不好意思回家,可是从前年起,他就发了大财啦,他最近就要回家,真可称得上衣锦荣归!”
  那寡妇也惊喜得连声道:“真的,总算我没白盼望,小兄弟,快请到里面喝杯茶!”
  岳小飞拱拱手道:“待会儿再喝,小弟还有另一件事必须马上去办,天这么晚了,嫂子也请回去吧!”
  那寡妇临进门时,还说了一句:“待会儿小兄弟一定要来,我等着!”
  岳小飞并未表现出洋洋得意模样,走回原处道:“老先生,第二站已经测完,该到下一站去了!”
  袁小鹤抢着一拉岳小飞道:“小飞,你一向规规矩矩,肚子里好像并没有什么怪点子,怎么忽然间怪点子竟那么多?”
  岳小飞道:“其实小弟也不愿这佯做,但不这样做就无法通过测试,只能说是逼出来的罢了。”
  灰衣老人道:“现在老朽就宣布下一站,下一站叫‘窑姐拉客’。”
  丁涛笑嘻嘻的叫道:“那太好了!”
  灰衣老人继续说道:“你们都知道,窑姐儿就是妓女,那站在门外的妓女,几乎没有一个不向过路男人纠缠的,这就叫窑姐拉客。”
  丁涛道:“那窑姐拉客,拉到谁谁就进去, 一个要钱,一个要货,那不是正好么?”
  灰衣老人摇头道:“若被她拉进去,测试成绩就是零分。”
  丁涛眨着牛眼道,“怎样才能得到高分?”
  灰衣老人道:“待会儿到了那条巷子,巷子两旁的门口,都是窑姐儿,她们见了男人就拉。”
  丁涛道:“那当然要拉,凡是到那里去的,哪一个不想解决问题,姑娘们抢客人,理所当然。”
  灰衣老人道:“那条巷子很窄,窑姐儿一伸手就可以抓到客人,你们要做的,就是要她们不拉,顺顺利利的通过,但又不能对她们凶,甚至不得罪她们,能做到这样,那就达到要求了。”
  丁涛蹙起眉头道:“这好像很难!”
  灰衣老人道:“做不到就别想要成绩。”
  丁涛摇摇头道:“那就试试看吧!”
  灰衣老人带着四人又一阵转弯抹角,很快便到了一处窄巷。
  还没到巷口,就已听到吱吱喳喳,打情骂俏的声音一团乱糟糟的。
  及至到了巷口,只见巷道两旁,有不少门户排列着,门上都挂着一盏灯,足有十儿名打扮得妖妖娆娆花枝招展的窑姐儿,都
  歪歪斜斜的站在门口,有的正在向来往的寻芳客们拉拉扯扯,再加上撒娇卖嗲,构成—幅不堪入目的画面。
  所谓不堪入目,在袁小鹤和岳小飞眼中,的确如此,但在丁涛和甘霖眼中,却就完全不同了,他们看来反而十分逗趣。
  岳小飞和袁小鹤几曾看到这等阵仗,他们虽想掉头而去,但这里偏偏是一处测试站,为了过关,他们又不得不硬起头皮勉强
  一试。
  灰衣老人低声问道:“你们看清了没有?”
  丁涛道:“这种事我们当然看得清,只怕连瞎子也要睁开眼看看!”
  灰衣老人道:“现在由谁先通过这条巷道?”
  丁涛道:“前两站都是我打头阵,这一站也让我先来吧!”
  忽听甘霖道:“老先生,通过以后,是否还要再回来?”
  灰衣老人道:“通过后就在对面找处隐秘的地方等着,然后一个个在那里相会。”
  丁涛见灰衣老人交代完毕,立即挺着胸脯走了过去。
  说实在的,他真想窑姐们来拉,心里不住嘀咕着道:“他奶奶的,经过这种地方不让她们来拉,简直不通人性!”
  他心里想是这样想,但为了争取成绩,还是不得不照灰衣老人的规定去做。
  还没接近那些窑姐儿,窑姐儿们当中早就有人吃惊的叫了起来:“哎呀,这人个子好大!”
  紧跟着又有人喊:“这大个子好像是第一次来!”
  又有窑姐叫道:“是啊!从前没见过!”
  接着,一下子便是好几个窑姐儿一拥而上,有的抓手,有的拉衣服,有的跳起来拍肩膀,更有的扯裤腰带。
  有的嚷道:“大个子?到我房里去,我会好好招待你!”
  打的喊道:“大个子,还是我那里好!”
  一时之间,吱吱喳喳,你争我夺,把个丁涛陷入脂粉阵中。
  此刻丁涛真是天人交战,最后他还是决定要成绩,等通过这一站后,尽可下次再来。但他又实在无法脱身。
  情急之下,哪里还顾得一切,立刻拔出厚背鬼头刀,大喝道:“你们还不躲开,谁跑慢了老子就杀谁!”
  那些窑姐们顿时花容失色,吓得屁滚尿流,撒腿就跑。
  岂止如此。连混在巷道里的寻芳客,也纷纷逃避。
  丁涛为了表示威风,索性把厚背鬼头刀挥舞起来。
  他这厚背鬼头刀重有四五十斤,长度也有四尺以上,只因巷道人窄,这一舞动,难免就砍上了两边的墙壁。
  他力大无穷,这一砍不打紧,连墙上的砖都砍得一块块的纷纷崩落。
  这一来巷道内连个人影都不见,连门户都全数紧闭,丁涛挺着胸晡就毫无阻碍的走了过去。
  站在这边巷口的甘霖皱着眉摇头道:“窑姐们都被吓跑了,别人还怎么测?”
  灰衣老人摸着嘴不紧不慢的道:“稍待一会儿,她们马上就出来了。”
  灰衣老人果然是经验之谈,半盏热茶工夫之后,各齐家的门又开了。
  窑姐们起先还探头向巷道两边瞧瞧,直到确定那舞刀的疯大汉已经不在,才又都拥了出来。
  灰衣老人望了甘霖一眼,低声道:“还等什么?”
  甘霖干咳了两声,立刻走了过去。
  奇怪的是他此刻走路的姿态和往常大不相同,竟是双手捂住小腹,弯腰驼背,外带张牙咧嘴,一副痛苦难当的模样。
  那些窑姐们因为隔得远,看不清他在做什么,待他渐渐走近时,立刻又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拉扯起来。
  谁知甘霖这时却是声声惨叫。
  窑姐们有的看出不对,立刻问道:“你这人怎么啦?”
  甘霖抬手撩开衣服,露出小腹。
  众窑姐们触目之下,不由齐齐惊叫起来,只见甘霖的小腹赫然露出了好几截肠子。
  有的惊问道:“你……你好像被人杀了一刀?”
  甘霖全身猛抖道:“我被刚才那个疯大汉在肚子上杀了一刀!”
  众窑姐顿时眼瞪舌吐,齐向两边躲开,有谁敢和被杀的人接近呢?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回 父子偷会
上一篇:
第八回 如此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