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初巡五关
2021-03-08 17:15:2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虽然只有两个人,各种菜肴却摆了满满一桌,而且还有一罐酒。
  凤嫣红又的把两名侍女使出去。
  袁小鹤搭讪着道:“师娘既然酒菜准备得这样丰盛,为什么不把张副统领请来?”
  凤嫣红道:“今晚我们要谈的是私话,怎可请外人来。”
  她又亲自为袁小鹤斟满酒道:“来,师娘敬你!”
  袁小鹤慌忙举杯道:“师娘,弟子酒量不好!”
  凤嫣红笑道:“你是男人,酒量不好,就该多练习,尤其现在做了巡关使者,到了那一关,那一关就免不了酒筵招待,酒量不好怎么成?何况你将来的官儿越做越大,更要把酒量练好。”
  袁小鹤只得一饮而尽,再回敬凤嫣红道:“师娘,弟子的确没有酒量,要练也不是那么快的”
  凤嫣红乜斜着眼儿笑道:“小鹤,你今晚和师娘见面不易,即便喝醉了,也是应该的,只管放心喝上一醉,师娘会照顾你的。”
  不得已,袁小鹤的第二杯酒又是一饮而尽。
  凤嫣红这时娇靥也满泛绛霞,抿了抿嘴,问道:“你师父好吗?”
  袁小鹤暗道:“废话,师父在你和马昭雄淫奔之后,怎能好得起来?”
  但他却不得不假意应付:“师父这些年日子过得很清净,倒也逍遥自在。”
  “他能日子过得逍遥自在,那我也就用不着挂念他了!”
  “师娘当真心里还想师父?”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当然也时时牵挂着他。”
  “既然如此,师娘为什么又要离开他老人家?”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小鹤,你认为我跟你大师兄是私奔吗?”
  这问话实在大出袁小鹤意料,而他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凤嫣红幽幽一叹道:“小鹤,别把师娘看成是一个淫贱的女人,
  别人可以误会我,你不应当误会我。”
  袁小鹤当然不会被她这几句话迷惑,趁机问道:“那么马大师兄呢?”
  凤嫣红默然一笑道:“还提他做什么?他死了!”
  袁小鹤哦了声道:“真的?什么时候死的?死在那里?”
  凤嫣红道:“一年多了,当然是死在天谷里。”
  “怎么死的?”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要知道他已不在人世就成了。”
  “师娘心里既然还念着师父,为什么不回到师父身边?”
  凤嫣红凄凉一笑,摇摇头道:“所谓覆水难收,我现在即便回去,你师父又怎肯再要我?何况,现在我身在天谷,纵然想回去,
  也是不可能的了。”
  “进了天谷以后,真是不能再回去了吗?”
  “进入天谷难,出天谷更难,小鹤,你照样也不能再回去见你师父了!”
  袁小鹤呆了一呆,顿时有不知所措。
  凤嫣红再为他斟了一杯酒道;“听说那个叫岳小飞的也来了,是吗?”
  袁小鹤道:“不错,小飞也来了。”
  “听说他不论文才武功,都非比寻常,可见你师父真能调教出人才来。”
  “这并非完全师父之功,小飞天赋异禀,闻一知十,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
  “他为什么今晚不和你一起来?”
  “他和师娘,并无渊源,不过他也是巡关使者,以后总会来的。”
  凤嫣红忽然眯起眸子,低声道:“小鹤,师娘对你有一个要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应?”
  袁小鹤心小怦然一震:“师娘有什么事,只管明言!”
  凤嫣红道:“我希望你能辞去巡关使者,到我宵关来!”
  袁小鹤不觉一怔道:“师娘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凤嫣红道:“因为我希望在宵关能有自己的人在身边,这样做起事来,才会得心应手。你想,在天谷内,我还有谁比你更亲近的人?”
  “弟子刚派到五关总衙内,若马上调动,只怕不容易。”
  “只要你自己愿意,我自有办法把你调过来。”
  “弟子来了以后,又能做什么?”
  “就暂时留在我身边听用,等一有机会,我便保你升任副统领。”
  “弟子那有担任副统领的才能,何况这里又有张副统领。”
  “张副统领岁数人了,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他随时都可能离开,而且我也有办法随时让他走路。”
  其实袁小鹤方才只是应付凤嫣红,他当然不想留在这名淫贱无耻的女人身边。
  凤嫣红似乎也看出袁小鹤的心意,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但另一方面,却又不住向袁小鹤劝酒。
  袁小鹤经不住她的殷勤相劝,只好勉强一杯一杯的干。
  一顿酒饭,足足吃到将近二更。
  袁小鹤只觉四肢无力,头重脚轻,脑子里昏昏沉沉,根本已无法行动,情不自禁伏上了桌子。
  凤嫣红随即关上客厅的门,偎到袁小鹤身边,伸出纤纤玉手,
  搭上了他的肩头,低声道:“小鹤,真的喝醉了吗?”
  袁小鹤只感朦朦胧胧的,口齿不清的道:“师娘,弟子……弟子……”
  “我看你是无法回去了,就留在这里睡吧!”
  她说着,张起粉臂,便把袁小鹤紧紧搂个满怀,由客厅屏风之后的一道壁门进入另一房间。
  袁小鹤身不由己的被凤嫣红搂抱着,但对此刻的他来说,似平已无多大的特殊感受。
  这间房间正是凤嫣红的卧室,布置得华丽而又旖旎,简直像想象中的公主的香闺。
  她把袁小鹤轻轻的放上了床榻,双眸中射出奇异的光,粉脸几乎贴上了袁小鹤的面颊,嗲着声音道:“小鹤,要不要喝杯茶醒醒酒?”
  袁小鹤只能迷朦的点了点头。
  凤嫣红倒了一杯温茶,再把袁小鹤上身扶住,一边为他把茶灌下。
  袁小鹤又躺了下去,半晌之后,头脑似乎略略清醒,但体内却似乎有了奇异的感觉。
  他只感一股奇妙的热气,由小腹内升起,渐渐及于全身,全身就像被无数不知名的小虫在啃啮着,刺痒得他起了阵阵痉挛。
  尤其,那股热气,渐渐变成了一股火,又回冲到小腹之下,然后生理上起了极大变化,似乎必须求得发泄,才能为之一快。
  但他却只能咬着牙强忍。
  只听凤嫣红燕语声般的声音响起在耳边道;“小鹤,你觉得怎样,我就在你旁边。”
  原来,凤嫣红已在方才的那杯茶中,掺入了一种叫‘百花散’的强烈春药。
  袁小鹤两眼发直的转头望去。
  可不是吗,凤嫣红正玉体横陈的偎在他的身旁。
  此刻的凤嫣红,已卸去罗裳,换上一袭薄如蝉翼般的轻纱,那凹凸分明白如玉凝如脂的股肤若隐若现,尤其是星眸半闭,娇靥含春,使得他简直就要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但他终竟还能咬紧牙关,极力压抑着那股烧得近于疯狂的烈火,在看过之后,随即闭上眼去。
  袁小鹤居然有这样强大的耐力,迫得凤嫣红不得不进一步加强对他的诱感。
  不知过了多久,她火热的粉颊,已贴上了袁小鹤的脸,低声叫道:“小鹤,睁开眼来再看看我!”
  袁小鹤情不自禁的再睁开眼来,他的心越发跳动得厉害,只见凤嫣红连那薄薄的轻纱也卸去了,上身已完全赤裸,下身也仅是着了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亵裤。
  他全身抖动的低喊着: “师……师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小鹤,难道你还不明白?今晚师娘就是你的人了,你要怎样就怎样。”
  “师娘,使……不得……这是……乱……伦……”
  “小鹤,我现在只是一个女人,不是你的师娘!”
  “是……你是……不过……若这样下去……你就不……不配……”
  “小鹤,现在只有我救得了你!”
  袁小鹤突然两眼一直,已昏蹶过去。
  当袁小鹤口干舌燥,头脑胀痛欲裂的醒来时,室内的灯光早已熄灭,黑漆漆的几平伸手不见五指。
  他只感全身酥软腻滑而又热烘烘的感觉,分明是有个女人紧贴着睡在他身边。
  他很快便意识到这女人是凤嫣红,也想起了昨晚酒醉后的种种经过。
  摸了摸自己身上。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在感觉上似乎还尚未失身。
  到这时他才彻底明白这女人是多么的淫贱无耻。
  其实也许他不会想到,目前他在凤嫣红的眼中,已经胜过了马昭雄许多,因为他不但比马昭雄更年轻,而且论议表更比马昭雄英挺秀拔而出色,何况想和马昭雄聚会不易,远水解不了近渴。
  如果真的她能把袁小鹤收为禁内,她一定会从此把马昭雄抛在九宵云外。
  袁小鹤觉出凤嫣红此刻睡得正酣,使轻轻掀开锦被,然后再轻轻的下了床。
  他只感头重脚轻,眼前金星直冒,几乎要支持不住。
  所幸凤嫣红昨晚也是喝多了酒,不致被袁小鹤下床的些许声音惊醒。
  袁小鹤极力挣扎着,跌跌撞撞的,接连悄悄的连打开三道门,才离开凤嫣红所住的院落。
  看天色,约莫已是四更左右,远远望见大门外仍有人把守。
  除了走大门,只有从围墙翻出去。
  这围墙足有一丈多高,若在以前,他轻轻一跃便可跃过,但现在他却只有设法爬过去。
  直在墙下垫了不少石头,总算翻了过去,而且还摔得不轻。
  就这样,他趔趔趄趄的回到五关总镇署衙。
  天一亮,丁涛和甘霖便来到岳小飞房中。
  两人连坐都不坐,丁涛便先开口道:“岳使者,这些天您不觉得闷得慌吗?”
  岳小飞道:“丁当家的快别这样称呼,从前怎么叫,现在还怎么叫。”
  丁涛道:“那么岳公子到底闷不闷呢?”
  岳小飞道:“闷也没有办法,莫非丁当家的有什么打算?”
  丁涛道:“您是巡关使者,我们两人是副使者,吃过早饭后,就由您带队,咱们到各关去巡视巡视,一来是公事,二来也可消愁解闷。”
  岳小飞也早有意到外面走走,点点头道:“好咧,你们二位可去找过袁大哥?”
  丁涛道:“怎么没找过,我们是先找了他再来找您。”
  “他说什么?”
  “他到现在还没起床,懒洋洋的好像不舒服,他说今天不想出去,要我们来找您。”
  于是三人一同到餐厅用餐,用餐时也未见袁小鹤露面。
  岳小飞放心不下,本来要到袁小鹤房中探望探望,却被丁涛拦住道:“不必了,袁小鹤说过,今天谁都别打扰他。”
  岳小飞只好作罢。
  早餐后,三人各自换了一套衣服,带上兵刃以及巡关标识。
  他们决定先由水关巡到文关,然后再到宵关去。
  出了五关衙署,第一站便是水关。
  路上,丁涛道:“公子,您现在真有办法啦,不但做了巡关使者,而且找到了令尊花副总镇,父子相会,又能分派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岳小飞道:“在下还拜托二位,有关在下和副总镇是父子的事,除袁大哥外,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丁涛道:“您放心,这个我们早就明白,上次招贤馆主饯行的时候,我们不是一直装得很好吗?实对您说,我们两个这次能调到五关总镇担任副使者,也全是花副总镇帮的忙。”
  岳小飞道:“你们感激家父,家父也照样感激二位,连小弟也不例外,若不是二位带路来到天谷,我们父子又怎能相会。”
  说话间已到达水关。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
上一篇:
第十四回 五关总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