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
2021-03-08 17:17: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涛和甘霖在经过隧道时,却情不自禁向两边谷壁察看,奇怪的是并未看到一处洞门,上次那些观光洞穴都到那里去了呢?
  来到隧道另一端,丁秀君很快便把王梦来请了出来。
  他还是穿着一身黑袍,王梦来倒是很客气,听过了丁秀君说明一切后,皱着的眉道:“两位副使肯请原谅,这观光隧道只是供初入谷的人参观的,总坛早有规定,自己的人不得参观。”
  丁涛咧嘴笑道:“这里也没外人,你就招待招待又有啥关系?”
  王梦来颇感为难的道:“丁副使者也许不清楚,把观光隧道布置起来,至少要二、三十位姑娘,不是说看便可看的,另外,所有的机关发动一次,也耍耗去不少原料,老夫又拿什么理由向上面报销?”
  丁涛涎着脸道:“我们情愿多出钱,还望掌柜的多帮忙!”
  王梦来踌躇了半晌道:“这样好不好,观光洞穴只开一间。”
  丁涛道:“只要有就好,最好是双人的,或者三人的,不过必须多给我们一点参观时间。”
  王梦来道:“那当然可以,即便看上一个时辰也无所谓,不过这次是单为两位准备的,必须每人出二十两银子。”
  丁涛在这方面最为慷慨,立即掏出四十两银票道:“钱多少是小事,咱姓丁的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掌柜的请收下!”
  王梦来收下银票道:“丁姑娘马上去取火摺子来!”
  丁涛忙道:“既然不限制时间,火招子要多拿几个来!”
  不大一会儿,丁秀君果然拿了一大把火摺来。
  丁涛收下后,又分给甘霖几枝。
  王梦来道:“老大要到里面布置了,你们两位就请在这里稍待。”
  王梦来走后,丁秀君笑瞥了丁涛一眼道:“丁大叔,化四十两银子,只为看看没穿衣服的女人,值得吗?”
  丁涛噘着嘴笑道:“当然值得。”
  丁秀君道:“人家说穿衣服是为了美观,可见不穿衣服很难看,偏偏你们男人花钱去找难看的看,真教人不懂!”
  丁涛嘿嘿笑道:“男人多半都打这种贱毛病,如果你现在脱光了,我情愿再多出一倍银子。”
  丁秀君顿时娇靥胀得血红,撇了撇嘴道:“你还好意思姓丁,什么一家子?听你说这种话,简直不像人!”
  丁涛虽被骂了,却不能发脾气,只好干笑了几笑声道:“对不起,咱不过跟你开开玩笑,谁若脱你的衣服,你丁大叔就跟他拚了!”
  这儿句话,竟又把丁秀君逗笑。接着哼了一声道:“姓丁的能出你这么个人,不知是烧了高香还是烧过牙粪,时间差不多了,要看就随我去看吧!”
  进入隧道设多久,丁秀君就指着壁间一处石门道:“就在这里面,你们自己进去吧!”
  丁涛和甘霖因为火摺很多,一进洞门就燃了起来。
  他们本以为一进去就是观光所在,岂知进去大约两三丈,竟然出现了三叉路,使得他们不知走那条路才对。
  没奈何,只好随便找一条路走。
  这条路居然是处无底洞,直到一根火摺燃完,仍未走到尽头。
  丁涛喃喃骂道:“掌柜的这个老王八蛋,他竟耍起老子们了!”
  为了省火,他们只好摸黑往前走。
  岂抖洞内越走越黑,通道又弯弯曲曲,毫无规则,而且地上又凹凸不平,使得丁涛和甘霖两人,一路摔摔跌跌,连额角都碰了好几个大疤。
  好不容易看到一线光明,只道观光处所到了,原来却是又转回方才的进口处。
  丁涛真恨不得把王梦来找来报揍—顿。经过甘霖的拦阻,还是忍了。
  直到三叉路口另走一条路,总算找到了目的地。
  这是因为他们听到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果然,当他们燃起火摺时,左边正是一间石室。
  这时,正有三名一丝不挂的少女,一坐、一跪、一卧在靠壁处摆好姿势。
  她们都身材苗条,肤白似雪,玉腿修长,粉臂晶莹。
  她们似乎都受过特殊训练,不但姿势能久久不动,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当然,也丝毫没有表情。
  丁涛咧着嘴嘿嘿笑道:“刚才说话的不是你们吗?为什么现在又装死人又装哑巴?”
  三名少女根本不闻不问。
  丁涛见她们不理下睬,走近两步道:“再不开口,老子就要摸了!”
  终于那跪着的少女道:“你若不怕倒霉只管动手!”
  丁涛道:“老子不听这一套!”
  他说着,果真探出手去,直摸那少女的前胸。
  触手之下,对方没酥,他自己反而全身又酥又痒。
  那少女抖子抖身子道:“你若再不缩手,就真的要倒霉了!”
  丁涛岂会被她喝止,那只手却顺着酥胸,直向下滑去。
  不用说,这时他的腰也向前勾了下去。
  忽见那少女娇躯一纵,扬起玉腕,直向丁涛面颊上掴去。
  “啪”的一声,只掴得丁涛身不由己向后摔了两步。
  他暴怒之下,猛然向前扑去。
  那知就在这时,地面忽然向下陷了下去,不但那三名少女不见,连丁涛也落下坑去。
  甘霖站得较远,欲拉丁涛一把已来不及,当他持着火摺向陷下之处照去,丁涛已罩在一副铁网中,而那三名少女却已不知去向。那铁网离地面足有一丈多深,即便不罩铁网,丁涛也难以直上直下的跃上来。
  只听丁涛挣扎着叫道:“老甘,快来救我!”
  甘霖干着急道:“这么深,我又怎能教你!”
  “想想办法!”
  “根本没办法可想!”
  “我看你是活人让尿憋气,快找掌柜的或丁姑娘去。”
  甘霖依言慌忙向洞外奔去。
  奸不容易奔出洞外找到了丁秀君。
  甘霖气喘如牛的叫道:“不好啦!不好啦!”
  丁秀君眨着星眸道:“你们看到了好看的,怎么又不好了?”
  甘霖道:“姓丁的已掉进铁网去了!”
  丁秀君又道:“这叫乐极生悲,你找我有什么用?”
  “姑娘千万帮忙,救人要紧!”
  “好吧,随我来!”
  赶到那间石室,再往下照时,那铁网早已收缩,把丁涛笼罩得简直像只刺猬。
  甘霖大吃一惊道:“老丁,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丁涛憋得连声音都是闷的道:“铁网越来越紧,再不救人,咱马上就完蛋了!”
  丁秀君向下望了一望,咯咯笑道:“丁大叔,你不是舒服吗,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
  丁涛上气不接下气道:“丁姑娘,别说风凉话,快教人要紧!”
  丁秀君道:“救你可以,不过先要讲好价钱。”
  “怎么?又要钱?”
  “要救你必须发动机关,发动机关当然要钱。”
  “要多少?”
  “不多,也是四十两。”
  “你想敲竹杠?”
  “那你就在下面呆着好了。”
  “好,四十两就四十两!”
  丁秀君不知用的什么方法,那铁网忽然缓缓向上升了起来,网口也随之松了开来。
  待快接近地面,丁涛跃了上来时,那铁网忽然不见,地面也恢复了原状。
  丁涛吼道:“你们简直骗人!”
  丁秀君笑道:“你明明已经观光过了,怎说我们是骗人?”
  “可是为什么又把人弄进陷井里?”
  “你上次来过,早就知道有不准动手的规定,你自己犯了戒,怨准?”
  “好啦好啦,老子今后再不来啦!”
  “不来最好,我们谁也没请过你来!”
  丁涛只能哑巴吃黄莲。
  来到洞外,丁秀君伸出手来道:“拿来!”
  丁涛没话讲,只好又掏出四十两银票。
  他们没再停留,直奔岳小飞等待之处。
  岳小飞并无不耐烦模样,转身向前走道:“看够了吗?”
  丁涛和甘霖都不便把丢人的事告诉岳小飞,只是闷头跟着向回走。
  一路连经四关,因为都已巡过,并没有再停留。
  到达宵关,太阳还很高,丁涛问道:“公子,咱们是回去,还是再到宵关看看?”
  岳小飞道:“要巡就把五关一次巡完,免得明天再耽误时间。”
  到了宵关,又是副统领张凤鸣迎了出来。
  他们仍被招待在大厅。
  丁涛和甘霖早知道宵关统领是女的,也早想找机会见见,偏偏凤嫣红硬是不肯露面。
  至于岳小飞,则是对凤嫣红想见又不愿见。
  张凤鸣又准备了酒筵。
  入席后,丁涛道:“副统领,为什么统领始终不出来见面?”
  张凤鸣道:“统领今天身子又不舒服,老朽到现在连她的面都没见到。”
  丁涛也就不便再说什么。
  散席后,三人正要告辞,忽见一名紫衣少女来到大厅,向张凤鸣福了一福道:“禀副统领,统预想请一位岳使者过去,不知那位是岳使者?”
  张凤鸣忙向岳小飞拱拱手道:“既然统领有请,岳使者就过去吧!”
  岳小飞踌躇了一下,只好交代丁、甘二人道:“二位不必等我,就请回去吧!”
  紫衣少女再向岳小飞施了一礼道:“岳使者请!”
  说罢转身带路。
  她见岳小飞年纪如此之轻,难免有些惊异。
  出了大厅,岳小飞道:“姑娘,我们来到的一共三人,统领为什么单单召见我?”
  紫衣少女道:“这是统领交代的,婢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听说统领身子不舒服,可是真的?”
  “她老人家今天的确一直懒洋洋的,到现在连饭还没吃呢。”
  说话间已经到达,紫衣少女直接把岳小飞引进客厅,沏上茶道:“岳使者请稍待,婢子马上去请统领。”
  此刻的岳小飞内心难免有些不安,只有极力装出镇定模样。
  就在这时,忽听身后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你可是小飞吗?”
  岳小飞悚然回顾,只见凤嫣红赫然站在身后。
  显然屏风后另有侧门可通。
  此刻的凤嫣红,脂粉不施,面色确是有些憔悴,但那股妖冶风韵,似乎媚在骨子里。
  岳小飞不得不站起身来,抱拳一礼道:“晚辈拜见凤统领!”
  凤嫣红姗姗近前,在椅子上坐下,款款一笑道:“小飞,你这样称呼我,不觉大生分一点吗?”
  岳小飞正色道:“晚辈不清楚对凤统领还该有什么另外的称呼?”
  凤嫣红视线直盯在岳小飞脸上,道:“你在独秀峰下庐云那里住了三年多,难道还不知我和你庐伯伯的关系?”
  岳小飞道:“晚辈当然听说过,你和庐伯伯原是夫妻,可是后来你离他而去,和庐伯伯之间,已经谈不上半点关系了!”
  凤嫣红颦眉一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计较的还这么清楚,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应该称我庐伯母才对。”
  岳小飞:“凤统领请原谅,晚辈在独秀峰下三年,只知庐伯伯是独身一人,根本不明白谁是庐伯母!”
  凤嫣红似欲发作,但瞬息间却又摇头一笑道:“年纪轻轻,性子竟是这样倔强,回答我一句话,你为什么要来到天谷,可是庐云教唆你来的?”
  岳小飞道:“即使是庐伯伯要我来的,也不该说成是教唆,何况这完全出于我自己的心意。”
  “那么你为什么别处不去,偏偏要到天谷来?”
  “因为我听说天谷正在招兵买马,所以才诚心诚意来投效的。”
  “这话恐怕言不由衷吧?”
  “凤统领怎知我言不由衷?”
  “我当然明白,你和小鹤到天谷来,不外是奉庐云之命,向我讨回那册‘炼心大法秘笈’。”
  岳小飞神色凛然道:“如果凤统领认为如此,晚辈也不否认,那册秘笈本来就是庐伯伯所有,凤统领用不正当的手法取回,难道庐伯伯不可以讨回?”
  凤嫣红冷笑道:“好厉害的一张嘴,不错,那册秘笈我拿来了,可惜你们谁也讨不去!”
  岳小飞也冷笑道:“晚辈明白,凤统领是把那秘笈献给教主了,对吗?”
  凤嫣红道:“不错,你们谁敢向教主去讨?”
  她激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哦了声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
上一篇:
第十五回 初巡五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