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
2021-03-08 17:17: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岳小飞不动声色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凤统领既然能做山这种事来,晚辈能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凤嫣红蓦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岳小飞,莫非你还敢找到教主那里去?”
  岳小飞淡然笑道:“在下虽然不敢向教主讨,但这笔帐却要记在你的头上!”
  凤嫣红猛的一拍茶几道:“岳小飞,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也太无法无天了!”
  岳小飞霍然站身而起,大声道:“凤统领,这就是你要我来的目的吗?”
  “好一个不认抬举的东西!”
  岳小飞岂肯当面受辱,手按剑把道:“在下虽不能向教主讨取秘笈,但却可以在教主面前,说出你背夫随徒淫奔的乱伦无耻行为,到那时我看你还有何颜面住天谷混下去?”
  这几句话竟然真的把凤嫣红慑住,因为她曾和庐云是夫妻,以及偕马昭雄淫奔的事,教主至今毫不知情,若一但被教主得知,她便很可能从此在天谷身败名裂,说不定还会被打入育化城,在这种情形下,她那有不立即软下来之理。
  想到这里,好一双白如玉软如绵的手,已经轻轻搭上岳小飞肩头,用那柔媚而又亲切的声音道:“小飞,你怎么反而对我发起脾气来了?纵然你瞧不起我的为人,但我把你总认为是自己人。”
  岳小飞冷笑道:“你我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如果说是自己人,那不是笑话吗?”
  凤嫣红幽幽叹了口气道:“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把秘笈献给了教主,要不然,我一定把它交给你和小鹤,让你们交还庐云完成心愿。”
  她顿了一顿,又道:“还有一件事,必须让你知道,找和马昭雄,只是一起出走,彼此之间,绝没做出乱七八糟的事,何况他现在已经死了。”
  岳小飞立即问道:“他死了,可是真的?”
  凤嫣红道:“这种事怎可随便乱说,不信你可以问问宵关上的人,谁见过有个叫马昭雄的来?”
  岳小飞道:“马昭雄死了,当然是件好事,我和袁大哥都该额手称庆,天理昭然,善恶到头总是有报应的。”
  凤嫣红眨着眸子道:“怎么,你还认为他不是好人?”
  岳小飞道:“如果马昭雄是好人,天下就没有坏人了!”
  凤嫣红带些无奈,苦笑着道:“咱们不谈这个,小鹤今天为什么不来?”
  “他今天不舒服,连早饭都没起一吃。”
  “你可清楚他为什么不舒服?”
  “我不是医生,而且今天也没见过他,怎会知道他得的什么病。”
  凤嫣红总算略略放下心来,若袁小鹤把昨晚的事宣扬出去,她实在不知应该如何自处。
  其实,她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种事袁小鹤怎肯对外宣扬呢?
  她单独接见岳小飞,不外是想打听—下袁小鹤此刻的景况。
  现在好在既已得知事情并未弄槽,当然已不需要再问什么。
  但她却不得不对岳小飞客气和笼络一番,随即浅浅一笑道:“你现在是贵客,我该好好招待招待你。”
  岳小飞道:“刚才张副统领已经招待过晚餐了,不劳凤统领费心!”
  凤嫣红歉然道:“我因身上不舒服,没能亲自去陪你,你可别介意!”
  岳小飞道:“凤统领用不着客气,晚辈能蒙你单独招待,已经算是很荣幸了。”
  “你这就要走吗?”
  “既然已经拜见过凤统领,不走还等汁么?”
  “劳驾你回去后,告诉小鹤要他到这我里来一道,你可以不来看我,他不能不来看我。”
  “他和我有什么两样?”
  “你在独秀峰下时,我已和庐云离开多年,而他却和我有三年多相处时间。”
  “话虽如此,但晚辈总希望凤统领用不着和袁大哥表示亲近。”
  “为什么?”
  “袁大哥是庐伯伯一手抚养大的,他们之间,既是师徒,又恩若父子,而你却是背弃庐伯伯的,你想他对你能有好感吗?”
  “可是当年我对他也不错。”
  “你的交代,我会转告袁大哥的,至于他会不会来见你,那就只有看他的了。”
  岳小飞回到五关总镇府后,已是一更左右。
  他第一件事,便是探望袁小鹤,一来看看他是否已经好了,二来电要把凤嫣红的交代转告他。
  偏偏袁小鹤已经关上房门,里面连灯也熄了,他只好不再打扰。
  次日早餐时,仍不见袁小鹤的影子,岳小飞不得不再去看他。
  进门,便见袁小鹤披衣坐在椅子,两眼无神,面色苍白。
  “袁大哥,你是怎么病了的?”
  袁小鹤勉强现出笑容道:“没什么,小毛病,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可是晚上着了凉?”
  “也许是吧。”
  “小弟想告诉袁大哥一件事,昨天我见着凤嫣红了。”
  袁小鹤双目忽然—亮,急急问道:“她可说过什么?”
  显然,袁小鹤是担心凤嫣红把前晚的事向岳小飞透露,像她那种无耻的女人,是不在乎这些的,但他自己却不能不在乎,万一这事被岳小飞知道,那将何以自处?
  岳小飞道:“她说那册‘炼心大法秘笈’,已经献给了教主。”
  袁小鹤道:“这事先前你已经告诉过我了,她还说过什么?”
  “她希望你去看看她,听她的语气,好像到现在还没见到你。”
  袁小鹤这才放下心中一块石头,而且精神也渐渐振作起来。
  岳小飞紧盯着问道:“袁大哥想不想去见她?”
  袁小鹤道:“身为巡关使者,随时都要巡视到宵关,想躲着她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决不想特别单独去见她。”
  岳小飞道:“现在去见她,比以前见她,在感觉上总要稍好些。”
  袁小鹤有些不解:“我不懂这话的意思?”
  岳小飞道:“据她说马昭雄已经死了,单独见她一个,比见她和马刚雄在一起时,不是要好过得多吗?”
  袁小鹤因曾听凤嫣红说过马昭雄已死,并未过分在意,正要再问,忽见丁涛冲了进来道:“岳公子,副总镇有请,要你到大厅去!”
  父亲相召,而且又在大厅,必是有十分要紧的事,岳小飞别过袁小鹤,立即来到大厅。
  出乎意料之外的,花玉麟竟是和大公主相对而坐。
  另外引人注目的是大公主身后站着一名千娇百媚的红衣少女,竟是桃花。
  桃花老远就双眸紧盯着岳小飞,露出亲切可人的笑容。
  岳小飞按照礼数先向大公主见礼,再向父亲花玉麟见礼。
  只听花玉麟道:“岳使者,今天大公主亲自前来,要把你带到总坛去。”
  岳小飞不愿离开父亲,心头一震道:“卑职早向三公主禀报过,不想离开五关总镇,为什么又要调到总坛去?”
  大公主嫣然一笑道:“岳使者放心,到了总坛以后,很快就可以回来。”
  “那是要去做什么呢?”
  大公主道:“这是你的荣幸,教主要召见你,本教自成立以后,进入天谷的武林高手,不下数百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蒙教主召见的,你还是第一个。”
  又听花玉麟道:“岳使者只管放心前去。对你来说,这是件天大的好事,也是五关总镇上的光荣。”
  说着望向大公主道:“等卑职款待过大公主再走如何?”
  大公主道:“不必了,我马上带岳使者回总坛去!”
  当岳小飞回房换过一套衣服后,大公主和桃花已在大厅门口等侯。
  花玉麟直送出大门,井示意岳小飞要多谨慎小心。
  路上,岳小飞搭讪着问道:“大公主,教主为什么要召见属下?”
  大公主笑道:“当然是因为你文才武功出众,尤其这样小小年纪,将来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
  “大公主过奖了!”
  “事实俱在,你连过五关的成绩,都早已报到教主那里,还客气什么。”
  岳小飞再望向桃花道:“恭喜桃花姑娘,难得你现在竟能随侍在大公主身边。”
  桃花连忙施了一礼道:“若非公子相救,婢子那有今天!”
  大公主接着道:“桃花人好又勤快,我很喜欢她,今后岳使者如果有什么事找我,我会随时派桃花和你联络。”
  走了七、八里路以后,已到达三十六号招贤分馆门前的小径。
  这里是通往总坛的捷径,以前桃花和玫瑰都走过这里,所以才会被住在三十六号分馆的岳小飞遇上。
  岳小飞真想能见到林金宝。
  他在这里住过多日,已和林金宝建立了不错的感情。
  还真巧得很,林金宝正在天井里坐着出神,一见门外小路上走来了大公主、岳小飞和桃花,连忙由里面奔了出来。
  他先拜见过大公主,再拜见岳小飞道:“好久不见公子了,您好吗?”
  岳小飞道:“我很好,这里目前可有新客人来?”
  林金宝摇头道:“还没有。”
  “这些天你到总馆去,是否有人欺负你?”
  “他们都对小的冷淡得很,但却没欺负,所以,小的想求公子帮帮忙。”
  “你准备要我帮什么忙?”
  “求公子想办法把小的也调到五关总镇去。”
  岳小飞也同样有这种想法,如果能把林金宝也调到五关总镇,自己就等于多了一个心腹人,可惜他目前并没有这种能力。
  大公主早看出岳小飞的心意,轻咳了声道:“林金宝,暂时安下心来留在这里,慢慢的我再替你想办法。”
  林金宝喜出望外,连忙跪地向人公主磕了个头道:“小的叩谢大公主恩典!”
  岳小飞自然也是喜之不胜,拉起林金宝道:“你该放心了,有时间我也会来看你。”
  林金宝再次欢天喜地的向岳小飞拜谢。
  大公主等三人继续前进。
  岳小飞道:“大公主,由这里到总坛还有多远。”
  大公主道:“不过十里左在,只是必须到达以后才能看到。”
  天谷之内,方圆将近百里,但四地势高低起伏,又因到处都是叶林,一眼望出去,实在看不多远,否则,百里范围之内,必可一览无遗。
  由于大公主走得甚慢,半个时辰过去之后,眼前仍不见有什么房舍,但估计距离,已该快到总坛了。
  突然,面前出现一片柳林,那柳树林株株都高大异常。
  在柳林四周,环绕着一条小河,河水潺潺流动,清澈见底,并清晰的可口望见水中游鱼。
  奸一幅清幽雅致的景色。
  更令人引以为奇的,是河水虽不深,但游鱼却都很肥大,而且鱼身五彩缤纷,非鲤非鲫,至少岳小飞从未见过。
  桃花向柳林内一指道:“公子,这里面就是了!”
  只因被柳林遮住,柳林内的景况,岳小飞虽极目望去,也看不出什么。
  他哦了声道:“原来总坛就在柳林里面?”
  桃花笑道:“柳林内是大公主住的地方,叫柳林院,也叫翡翠馆,离总坛还有一段距离呢。”
  通往柳林的,是一座木桥,名副其实的小桥流水。
  来到桥头,大公主忽然止住脚步道:“岳使者,听说你的轻功,已到落花飘叶、点尘不惊的地步,可否让我开开眼界?”
  岳小飞摇摇头道:“大公主听谁说的,属于愧不敢当!”
  大公主笑道:“用不着客气,你若没行超凡绝俗的轻功。如何能闯过水火两关?”
  岳小飞默了一默道:“大公主可是又要测试测试属下?”
  大公主道:“算不得测试,现在我和桃花先过桥去,你再以轻功由河面飞越过去,比过水、火两关容易多了。”
  岳小飞打量一下河面,两岸相距最近处只有四、五丈,最宽处也不过七、八丈,这种距离,在他来说,当然是轻而易举。
  他微微一笑道:“属下勉强可能过去。”
  大公主随即和桃花走到木桥对面,招招手道:“岳使者就开始吧!”
  岂知岳小飞竟找了两岸相距最远之处站好,接着腾身而起,向对面掠走去。
  就在他掠出两三丈远,突然竟似控制不住,直向水面坠去。
  在这霎那,大公主和桃花都不由大吃一惊,这河水虽然不一定能淹死人,但岳小飞如此反常,却实在是她们始料不及。
  但大公主和桃花的心念尚未转完,只见岳小飞身刚一贴近水面,便又再度升起,然后继续向前平飞,再轻轻的落下地来。
  她们到这时才发现岳小飞双手已捧着一条足有两三斤重的金鳞大鱼,除了两袖已湿外,身上和鞋面连一滴水珠都没沾上。
  这等绝俗惊世的轻功,怎不令大公主和桃花都怔在当地。
  半晌之后,大公主才吸了口气道:“今天总箅让我开了眼界了!”
  岳小飞道:“属下微末之技,不敢劳大公主谬奖!”
  大公主道:“这条鱼就带到柳林院吧,待会儿就烹给你吃。”
  顺着柳林内的遮阳小径,走不多远,突然眼前一亮,现出一幢白色建筑。
  这幢建筑占地不下一亩,连围墙也是白色的。
  进入大门,但见里面楼台亭榭,一片纯白,在四周柳林的掩映下,美得超尘出俗,别有一番韵致。
  大公主把岳小飞引入一间精舍,吩咐桃花道:“你在这里陪岳使者,我过一会儿再来。”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
上一篇:
第十五回 初巡五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