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剑拔弩张
2021-03-08 17:32:0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杯酒下肚,严寒已是无话不谈:“花老弟,严某对你,可称相见恨晚,此番能得你相助,咱们很可以和皇元教大干一场了。”
  花玉麟道:“城主待花某恩重如山,这次城主和皇元教演变成这种局面,可说完全因内子之事而起,花某怎能不感恩图报,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严寒叹息一声道:“今后对抗皇元教,花老弟和尊夫人以及令郎,正是本城的主力,严某的所有希望,可说完全寄托在花老弟身上了。”
  花玉麟略一沉吟道:“城主这边,是否还有些需要准备的事情?”
  严寒道:“若说必须准备的事,不外粮草不足,一旦粮草供应不上,岂不不战自溃。”
  “育化城目前有多少人马?”
  “目前至少在五、六百人之上。”
  “现在的粮草还能供应多久?”
  “大约只能维持一月左右。”
  花玉麟沉吟了许久道:“这边的粮草,不消说是由富国城供应,据说富国城主是城主的二师弟,可否现在商请富国城主把粮草提前拨来?”
  严寒摇头苦笑道:“富国城主黄一道是严某的师弟,但他却一直忠于皇元教主,而且皇元教主必定早已通知他停止本城的粮草供应。”
  花玉麟道:“若真是如此,花某情愿带几名手下到富国城劫粮。”
  严寒考虑了许久道:“这办法虽然可行,但严某却希望暂时别采取行动。”
  花玉麟道:“若想劫粮成功,必须在双方尚未正式交战之前,一旦双方正式启起战火,那就很难得手了。”
  严寒道:“花老弟这番话固然有理,不过严某总觉得这场战事不可能持续太久,不论谁胜谁败,在一月之内必有结果。”
  花玉麟忽然心中一动,忙道:“花某想向城主打听一个人,这人很可能也在育化城里。”
  严寒哦了声道:“花老弟问的是谁?”
  花玉麟道:“这人叫方天铎,三年前初入天谷时,据说通过五关是成绩最优的一位。”
  “不错,这人正在本城,花老弟为什么忽然提起他来?”
  “不敢相瞒,十年前花某艺满下山,初履江湖时,曾和另两人义结金兰,方天铎正是花某结拜的二哥,花某和内子三年前在进入天谷之前,本来他答应代为抚养犬子小飞,不想他却先花某夫妇进入天谷,待花某也来到天谷后,才听说他已被打入育化城。”
  严寒大喜道:“那太好了,如今又有方大侠相助,严某何愁不能对抗皇元教。”
  花玉麟急急问道:“他目前人在那里,城主可否容花某马上和他见见?”
  严寒却又凄然一叹道:“方大伙一直被打在灵堂,而且服药入棺,虽然现在就可以给他服药醒来,但精神体力却非短时内可以恢复。即便要他相助一臂之力,至少也需半个月之后了。”
  他默了一默又道:“本来,门前在灵堂服药入棺的,不下十人之多,这些人都称得上是武林中绝顶高手,但严某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目前不让他们活过来。”
  “城主为什么不利用他们来对抗皇元教,若这些人都能恢复武功,本城的实力就大大超过皇元教了。”
  “花老弟有所不知,这些人虽然不一定肯效忠皇元教主,但也必不肯效忠严某,一旦让他们活过来恢复武功,反而难以控制,到那时本城必定陷入大乩的局面,严某岂不反而自食恶果?至于方大侠,既然是花某老弟的义兄,严某自然会马上让他复活。”
  这时花玉麟真是喜之不胜,无意中竟又救出了义兄方天铎。
  他沉默了半晌道:“另有一人,也是当初花某夫妇想进入天谷救出的一人。不过他进入天谷至少已有十年之久,花某这三年多来,却一直没听到他的消息,连是生是死,也难以预料。”
  严寒哦了声道:“花老弟所说的这人是谁?”
  花玉麟道:“这人就是花某的结义大哥关琳。”
  严寒似是吃了一惊,叫道:“什么?原来花老弟就是关琳的结拜三弟?”
  花玉麟觉出严寒像是早知关琳下落,惊喜中急急问道:“莫非城主知道我那关大哥的下落?”
  严寒颤首道:“关大侠也在本城,不过他是被锁在一处山洞内的地牢里,那地点秘密的很,除严某和周总管以及一名负责送饭的弟兄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
  花玉麟越发喜出望外,他们夫妻此次混入天谷皇元教,要救出的正是这两人,如今两人都可救出,等于目的已达,大功告成,此刻所剩下的,只是与皇元教决一死战的最后一关了。
  他本想能立刻到那秘密山洞和关琳见上一面,但严寒却劝他暂时忍—时思念之苦,等下次来时再见。
  花玉麟接着再问道:“城主准备什么时候要花某前来报到?”
  严寒道:“花老弟暂时最好还是按兵不动,以便等待适当时机,另外由令郎居中联络,严某会随时给你消息。”
  严寒早已安排好让花玉麟和何慧仙夫妻见上一面,彼此计议已定,立刻派人到内室请出何慧仙来。
  花玉麟和何慧仙分离三年多,他们本来伉俪情深,此刻得能重相聚首,场面自是令人感动。
  花玉麟不敢久留,夫妻小聚之后,立刻便连夜赶回五关。
  当他到达五关时,已是拂晓时分。
  一连三天过去,皇元教总坛并未再派人到过育化城。
  这三天一直在风平浪静中度过。
  但育化城方面,严寒和周海山心里都有数,这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直到第四天,终于有人来访。
  出人意料的,来人却是富国城主黄一道,而且只是单身一人。
  严寒把他招待在前院大厅,他身边也只有周海山一人随侍。
  富国城主黄一道坐下后,便开门见山的道:“听说大师兄和总坛闹翻了?兄弟乍听这消息,大为骇异,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严寒冷冷笑道:“难道白荻不曾对二师弟讲过?”
  白荻正是皇元教主的名字。
  黄一道轻咳了一声道:“据教主和秦总护法说,大师兄竟然为了一点小事,对总坛公然抗命,而且当着秦槐的面,打了总坛两名护法,可有这回事?”
  严寒哼了一声道:“不错。”
  黄一道蹙眉道:“大师兄为什么要这样做?”
  严寒再度冷笑道:“白荻和秦槐欺人太甚,严某身为育化城主,居然自己连一点小事都做不了主,处处受他们的干涉掣肘,严某一再委屈求全而不可得,最后就只有走上和他们对抗的路了。”
  黄一道摇摇头道:“大师兄,你错了,不但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严某倒想听听二师弟的高见!”
  “白师妹身为皇元教主,在天谷内可说万众归心,你起而和她对抗,等于以卵击石,何况不日之后,本教便可进军中原,统一天下武林,到那时大师兄仍是皇元教的第二号人物,可说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现在这种作法,岂不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严察早已听得有些不耐烦,冷冷笑了几声道:“二师弟,莫非你是替白获做说客来的?”
  黄一道道:“大师兄言重了,师弟来此之前,的确是见过白师妹,白师妹念在同门之谊,曾立下保证,只要大师兄肯把她要的人交出,再亲自到总坛一趟,过去的事,她情愿一概不究。”
  严寒冷笑道:“二师弟最好醒来讲话,她若念在同门之谊,就不该听信谗言,对我有所疑心,回想当年,严某对她是何等爱护,连她的很多武功,都是我代师传授,就以十年前成立皇元教而言,名正言顺的我应该是教主,但我最后还是让给了她,自己情愿以下属的身份辅佐她,她若还有点天理良心,怎可忘恩负义到这种程度?”
  黄一道被说得有些面红耳赤,带着苦笑的意味道:“兄弟早知忠言逆耳,无法说动大师兄,但大师兄应该想想,以你目前的力量,怎可与白师妹领导的皇元教抗衡,不是眼见要吃大亏么?”
  严寒神态凛然道:“严某为争回一口气,已顾不了许多,即便育化城数百人的性命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可是大师兄不能不为将来进军中原大局着想。”
  “所谓进军中原,严某早就反对此议,白荻这种野心,本就是大逆不道,难道二师弟非要和她狼狈为奸不可?”
  黄一道的脸色越发难看,强自镇定道:“白师妹进军中原的鸿图大计,岂是兄弟可以改变得了的,何况兄弟也坚信皇元教有这份实力。”
  严寒道:“严某这次就决定打破她的梦想!”
  黄一道脸色一变道:“莫非大师兄准备?……”
  严寒道:“不错,白荻进军中原的本钱,不外在本城的灵堂里,她把中原各门派的顶尖人物,诱进天谷,然后服药入棺,严某现在已决定都把他们救活,他们愿意留下对抗皇元教的就留下和严某并肩作战,不愿的就放他们回到中原,到那时看白荻如何能进军中原?”
  黄一道不觉脸色大变道:“大师兄,这样做千万使不得,这是咱们皇元教费了十几年的心血,才铺好了进军中原之路,你若这样做,岂不把皇元教十几年的心血所得到的收获毁于一旦?”
  严寒冷笑道:“二师弟还说的什么咱们皇元教,现在严某早已不是皇元教的人了,严某不妨告诉你,白荻虽然聪明一世,未免仍有考虑不到之处,她把十几年心血的收获放在严某管辖的育化城,却又听信谗言疑心于我,正是她的失策之处!”
  “大师兄这话错了,这正表示白师妹对你的深信不疑,你现在这样对他,反而是你的多心!”
  “二师弟,用不着在我面前再讲这些,你若念在同门之谊,我倒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大师兄可是要兄弟也脱离皇元教,加入到你这边来?”
  “人各有志,这方面我绝不想勉强你,我只盼你能暗中接济我一些粮草,那就算你帮我。”
  黄一道似是稍感犹豫,半晌之后才道:“可否容兄弟回去计划一下再采取行动?”
  严寒道:“其实我这里的粮草也足够一月之用,二师弟用不着急于行动,但这事必须保持绝对秘密,找不想让你也跟着受累。”
  黄一道凝着脸色起身道:“兄弟告辞了!”
  黄一道离开育化城,连自己的富回城都顾不得回去,即刻赶到皇元教总坛向教主白荻复命。
  皇元教主白荻和总护法秦槐正在后宫急待回音。
  当黄一道叙述过和严寒的谈活内容后,都大惊失色。
  他们惊的不外是育化城灵堂中那几十名服药入棺的绝顶高手的失去控制,那确是皇元教十几年心血所得到的收获,若一旦被严寒放走或做其他利用,皇元教进军中原的希望必定落空。
  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事实是白获和秦槐事先所未料到的。
  白荻面色阴沉的道:“二师兄,你看严寒的意思,是否已经绝对无法让他回心转意?”
  黄一道冷冷笑道:“严寒不是好对付的,他当然明白,若他一旦到总坛来,必定没有活命的希望,在这种情形下,又有谁能说服得了他?”
  白荻犹豫了一下道:“就由我亲自到育化城去一趟如何?”
  秦槐嘿嘿笑道:“教主这话,实在有欠考虑,您若一去,正好是羊入虎口,到那时咱们皇元教反而真的要向他低头了。”
  忽听黄一道道:“黄某倒有个办法。”
  白荻忙道:“二师兄打什么办法?”
  黄一道道:“据严寒刚才说,育化城内只有一月粮草,不妨派出重兵,在城外只守不战,等他粮草用尽,城内必然大乱,那时再杀进去,育比城岂不唾手可得。”
  白荻道:“这办法固然不措,但困地一月,时间未免太久,说不定其中又起变化,依小妹看,必须速战速决才好。”
  “如果教主嫌这办法时间拖得太多,黄某还另有一计。”
  “二师兄有什么妙计,还请说出来!”
  “严寒方才曾求我暗中助他粮草,所以咱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
  “二师兄请说明白!”
  “黄某的办法,不妨就暗中接济他粮草,然后在押解粮草的人中,都换上绝顶高手,把兵刃藏在粮草之中,混进育化城后,一声号令,齐齐动手展开撕杀,严寒必定措手不及,问题岂不马上就解决了。”
  白荻喜出望外道:“二师兄这一计果然高明,小妹也就用不着发愁了。”
  黄一道略一沉吟道:“办法虽好,但黄某那边的高手,只怕力量还不够,必须由总坛方面抽调支握,否则很难速战速决。”
  白荻道:“小妹当然要为二师兄另外调集高手,就在明天晚上采取行动如何?”
  黄一道道:“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但行动太早了却很容易引起严寒的疑心。”
  “二师兄这话怎么讲?”
  “方才严寒讲过,育化城的粮草,足够一月之用,要接济他也不必急在一时,我若行动太早,难免会引起他生疑。”
  秦槐接口道:“黄城主的看法也不无道理,依本座之见,教主明天就随带高手,去一趟育比城。”
  白荻不由一愣道:“你方才不是说我若到育化城,等于羊入虎门么?”
  秦槐笑道:“本座当然不是要教主当真进入育化城去,只是试探一下而已,不管如何,教主总该找机会再和严寒见次面,同时也可看看那个叫关大鹏的,究竟是什么身份来历。”
  白荻颔首道:“我也正有此意,严寒身边的一名护卫,居然身子高到这种程度,我的确很想见见此人。”
  二人计议完后,随即各散。
  次日上午,严寒和严夫人、严如冰以及何慧仙、岳小飞等人正在内庭商议事情,忽见周海山匆匆进来报道:“禀城主,据派出城外巡哨的弟兄回报,教主带着不少人正向咱们育化城而来!”
  这消息不论对在场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项意外。
  严寒立即吩咐道:“马上随我到城外去!”
  严夫人道:“老爷子,你准备带那些人去?”
  严寒道:“小飞和周总管随我去就够了,小飞快快戴上人皮面具。”
  这是一件人事,何慧仙因人手不够,也跟着前去,她明白,一切事情全是由她而起,她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但严寒却认为她暂时不宜出面。
  何慧仙也只好作罢。
  最后,严寒只多带了大姑娘严如冰一人。
  不用说,他们一行四人,都是携带兵刃前往。
  另外,由严夫人亲自到全城各处晓谕加强戒备,随时准备迎战。
  这时,育化城所有的人,都已知道城主已脱离皇元教的经过,他们都誓言为城主效忠,誓死对抗皇元教。
  严寒、岳小飞、严如冰、周海山四人来到城门外时,皇元教主白荻所带的人马也正好到达。
  随同白荻而来的,不下十余人,包括总护法秦槐、大公主白金凤、总坛八大护法中的四名护法,以及另外六七名高手,论声势当然比严寒这边要壮得多。
  严寒昂然站在城门外中央。
  岳小飞紧紧随在严寒身旁。
  周海山和严如冰则分立左右。
  他们四人的面色都毫无表情。
  尤其严寒,此时此地,他已用不着对皇元教主虚与委蛇。
  皇元教主白荻这边,由她居中,白金凤和秦槐分站左右,其余则一字排开。
  倒是白获表现得颇为友善,满面含笑的叫道:“大师兄,前些天总坛方面得罪了你,小妹今天是特地向你赔礼来的。”
  严寒掀髯冷笑道:“白荻,用不着虚情假意,难道严某还会上你的当!”
  只听秦槐喝道:“大胆,教主的名讳,岂是你随便叫的。”
  岳小飞见秦槐以如此语气对城主讲话,哪驻按捺得住,也怒目喝道:“秦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教主还没死,哪里有你讲话的余地?”
  秦槐简直被气了个发昏,恨不得马上下令所有人冲杀过去。
  岂知白荻却颇能沉得住气,侧脸道:“秦总座用不着和这种人计较,等本教主说完话后再由你处置。”
  她接着又笑了笑道:“大师兄,即使是小妹错了,你也总该念在当年同门习艺之谊,皇元教成立不易,目前你我正该同心协力!共谋进军中原的大事,怎可离心离德,同室*戈,这岂不是闹笑话给别人看么?”
  严寒神态凛然道:“白荻,你以为这儿句话就能打动严某的心?严某岂能为你这一番花言巧语所惑?”
  白荻依然不含怒意道:“那么大师兄准备让小妹说什么?”
  严寒道:“说什么也全是废话,你只要表明今天的来意就成了。”
  白荻道:“小妹方才说的那些活。就是今天的来意。”
  “严某劝你还是少讲废话的好,你虽然带的人多,却并没放在老夫眼里,只管让他们一齐杀过来!”
  “大师兄,你当真要*小妹和你刀兵相见?”
  “这正是你的来意,何必说成是老夫相*!”
  岳小飞担心对方一齐冲杀过来时,严寒和严如冰、周海山等人可能要吃亏,这时自动向前走出几步,朗声道:“如果要动手,何用城主亲自出马,只要在下一人就足可收拾你们的了!”
  他的用意,不外是一个一个的收拾,因为他知道,对方为了顾虑身份,绝不可能联手围杀他一人。
  只听秦槐道:“教主,赵护法和高护法就是吃了这小子的亏,此刻第一件事,便是先除去此人,否则后患无穷。”
  白荻蹙起娥眉道:“这人身量矮小,真是身手高不可测么?”
  秦槐道:“教主别小看他身量矮小,咱们武关统领多背天翁庞舟,身量比他更矮,但却是天谷之内的第一高人。”
  白荻笑道:“他怎么能和多天背天翁庞老怪比,庞老怪的武功,岂上天谷内的第一人,即便普天之下,也绝对找不出他的对手。”
  秦槐道:“教主不妨先叫出一人和他试试!”
  白荻侧目左右扫视了一眼道:“你们哪个愿意出去把他拿下?”
  立刻,一名身材奇伟,满面虬髯,双手握锤的大汉应声而出。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明帮暗助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权宜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