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合力打败东洋鬼 弃恶向善汪玉人
2023-02-24 11:49:28   作者:辛弃疾   来源:辛弃疾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日正当中了,拂晓决斗等到日正当中,原来猪野雄刚是要汪玉人等得焦躁不安、困疲失神、精神不振,果然阴险小人作风。
  大道上十一匹健马狂奔,雷声似的铁蹄声,只见这些东洋大马宛如一条红龙般直往远处那座精美的四合大宅院,就在距离大宅院不到半里地的时候,马上的黑衣黑巾腰插双刀的怒汉门,齐齐一声暴吼:“杀!”
  “杀……呜……”
  杀声比铁蹄声更响亮,风卷残云般地到了那座巨宅大门前,十一人立刻跳下马,他们不走大门,一跃而越过四周围墙跳入院子里。
  猪野雄刚双手抱刀直往厅上杀去。
  “汪玉人,你还不死呀!”
  随他的人共十个,扇形般的也冲上了台阶,那猪野雄刚挥刀进了大厅上,不料大厅上一个人也没有。
  他发火大吼:“汪玉人贱人,你躲得了吗?”
  他刀一挥切掉四个幢幔,转过大屏风便到了厅后的园子里。
  好一片花园,时值菊花正盛开,江南梅林十二株,梅花开得妙,香气溢出令人心醉,有假山,小桥流水,这光景多宜人呐。
  汪玉人正坐在假山下,她风华绝代,容姿曼妙,斜目看向冲进院来的猪野雄刚冷冷笑。
  猪野雄刚双目厉芒闪动间,吼骂道:“贱人,你还不过来受死?”
  汪玉人看看十个跟进来的黑衣武士,淡淡地道:“猪野,你是头猪。”
  猪野狂怒举刀,忽然间花丛中发出银芒如电闪,十一个女子抖手打出银簪直往黑衣人射去。
  “噢……咻……”
  “呐……唷……”
  叫声只有三几声,十个黑衣武士一个也未倒下,他们都已看到了十一个美貌的女子围上来了。
  猪野雄刚也笑了。
  汪玉人却吃一惊,怎么这些中了银簪的黑衣武士,只有三几个呼叫的,难道……
  猪野雄刚冷笑的拆开外衣,吼道:“牛皮软甲在身上,汪玉人,你的技巧失灵了。”
  汪玉人心中冒火了,她如果料到这一步,便会命他的十一金钗把银簪往敌人的双腿或头上射。
  汪玉人腾身而起,半空中尖声叫道:“我跟你拚了!”
  她的牛皮鞭子变了,只见她的右腕力抖,三尺半长的皮鞭似银枪,而枪端出现九把柳叶似的三寸长尖刀嵌在一端闪闪发光,那件怪挟刃带着“飒飒”锐风便往扑来的猪野雄刚打去。
  这二人轻功都了得,好像挺立在空中搏斗似的,吼喝交叉狂杀。
  这时候,忽见一胖一壮两个汉子举着双刀自外冲进来了,这二人正是钱通与李洪顺。
  原来李老板与钱通早就来了,他二人在盼望方中天等五人快来,直到这边干起来了,仍不见方中天五人到来,院子里凄叫声令人吃惊,力量应该集中,于是,二人立刻举刀也杀进来了。
  十个黑衣武士好像不怕挨刀似的,他们两人一组分成五对,梅花似的往十一金钗冲刺,杀得那些美女已经血光尽现,倒在地上已有五个之多。
  李老板心痛姑娘们,双刀舞得“咻咻”响,厉吼道:“操那娘,杀!”
  胖钱通的双目也红了,不杀也忍不住了。
  他也双刀左右砍,于是有两个黑衣武士分别迎上这二人,果然东洋刀法讲实在,竖刀直往二人头上砍,刀法也令人来不及闪。
  “哨!”
  先是李老板右手的刀被击落,他左手的刀下面猛一戳,只觉得腰上一凉,他心中知道自己挨刀了,立刻往后闪,那黑人哈哈笑,仰面也不知吼叫些甚么。
  他还未叫出,半空中猪野雄刚却吼道:“不是这二人,那几个狠的未来呀。”
  于是,那黑衣人立刻不叫了,也不笑了。
  原来那黑衣人一招得手,以为这两个刚来的是那夜出现在花园洋房中的方中天几人,经过猪野这么一吼,他才知道来的不是。
  就在一阵狂杀中,十一金钗被杀得个个身上在标血,仔细数,还有四个在拼命……
  钱通与李老板已背对背的只有招架之功了。
  再看与猪野雄刚恶战的汪玉人,已披头散发,衣破血流了。
  猪野雄刚厉笑着抢攻,忽然传来三声“咚”,只见三个黑衣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死了。
  原来他们初时中了毒簪还以为普通的簪,经过一阵追杀,血气攻心便毒入心脏,便救治也来不及了。
  黑衣人见死了自己兄弟三个,一个个狂怒交加,他们的中国话也出口了。
  “弟兄们,花姑娘砍个半死不活,然后剥光衣裤到床上,先美个够,然后一刀戳在肚皮上!”
  “杀呀!”
  果然这些人发狂了,刀法一变,力气全用上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得一声长啸,汪玉人背上标着鲜血直往地上摔去。
  “轰!”
  只见汪玉人在地上扭曲不已,而猪野雄刚却仰天狂笑起来。
  又是几声尖号传来,只有三个金钩在拚命了。
  这三人的身上尽是鲜血,七个黑衣人也流血,但七个黑衣人却嘿嘿狂笑不已。
  忽然一阵雷动声,声音发自附近一棵百年老树上,只见那百年老树是一棵老松树,树顶上有一枝被闪晃是“轰隆”响,闪得过猛裂断了,只见六条人影自五七丈高的树尖处往这大院中射来。
  不错,方中天五人之外,还多了一个丁八,这六个人的轻功高,各以平沙落雁之势到了院子里。
  六条猛龙似的怒汉只一落地,立刻纷纷迎向敌人。
  这光景还真令那猪野雄刚吃一惊。
  他已无暇去追杀汪玉人了。
  暴退中,猪野雄刚自怀中拔出他那支火铳子,对着向他奔来的满天星就轰。
  丁当祥立刻推开满天星,一把铜钱打出手。
  “轰!”
  “啊!”
  “操那娘!”
  这几声几乎是同时发出的,丁当祥的半边脸黑了,胡子头发焦了一半。
  猪野雄刚肩背之上中了两枚制钱,他并不去拔,而是又自怀中摸出另一支火铳子,对准着满天星又欲射,斜刺里一件东西飞过来,正飞在猪野雄刚与满天星二人之间。
  “轰!”
  “花!”
  只见半袋陈年老绍兴酒被火铳子射得稀烂,好酒洒了一地,而满天星又扑到了猪野雄刚的头上了。
  于是,就在猪野雄刚抬头看的刹那间,两把星子镖出手了,那宛如星河殒落的星芒,他至少中了七支,立刻双手掩面厉嗥如猪般往外闪跳。
  “眼,眼,妈的!”
  他的身子只闪掠了两丈多,忽然又是一声凄嗥:“噢……噢……”
  他几乎与满天星黏在一起了,不动了,鲜血在二人之间往地上滴着,半晌,满天星咬牙伸手猛一推,只见猪野雄刚仰面倒在地上,一片菊花被压垮,他的肚皮上有个血洞正在往外冒鲜血。
  满天星那一刀够狠,根本不打算叫猪野雄刚活了。
  丁八救下李老板与钱通二人,他身上的飞刀也没有了,方中天一脚踢翻被他抹了脖子的黑衣人,便往另外俩个黑衣人掠去,席人凤以一对二,穿掠在两把弯刀间,方中天出刀是阴冷的,当他闪过席人凤侧面的那黑衣人的时候,他根本不回头便往另一黑衣人撞去。
  那黑衣人猛一惊,而席人凤攸然刀出手。
  “噢!”
  惊呼声总是相同的,黑衣人一手按着胸口下面的刀,他的双目也睁大了,他的刀也落地了,而席人凤缓缓走上前,伸手在黑衣人的肚皮上拔出他的刀。
  于是“轰”声再起,黑衣人倒在血泊中了。
  两个黑衣人还在作困兽斗,张天良很少玩刀,但他此刻刀舞得妙,刀短,他对付那黑衣人却也并不急躁。只有丁八,丁八似乎敌不过黑衣人的追杀,尽在往左右闪,这时方中天过来了。
  方中天咬牙拦住黑衣人,他似乎要丁八见识他的刀法,忽然一刀直插入黑衣人的怀中。
  “无影杀手”果然绝,一片冷芒快逾奔雷闪电,那黑衣人的刀刚砍下一半,人头便被削落在地上了。
  张天良已哈哈笑道:“没酒少力气,谁来送这家伙进鬼门关呀?”
  不用多喊,满天星已奔过去了。
  满天星跃过一片花圃,尖刀已刺入那黑衣人的背上了。
  “哦……噢……”
  黑衣人回头看,他还骂:“马……鹿野郎。”
  于是,快活帮总堂的杀戮攸然而止,大院中一片寂静,只偶尔一声低泣。
  突然,方中天奔向倒在血泊中的阿红。
  “阿红!”方中天托抱着阿红大叫,好像要把阿红叫醒过来。但阿红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再怎么样,阿红还是和他一张床上快活过无数次的伴侣,他不能忘怀啊。
  席人凤也找到阿月了。
  阿月的秀发有一半被血染过又黏在地上,但席人凤仍然抚摸着怀中这温柔的女人:“月,你安息吧,那些东洋恶棍已被我们杀死了。”
  他还滴下泪水来了,因为阿月未曾对他下毒手。
  满天星在花丛中抱起阿柳,他发现阿柳的腰上被切一刀深有半尺,他不开口,无奈地把阿柳放在廊下。
  汪玉人的十一金钗中的阿秀、阿婵、阿圆、阿亮、阿玉等都死了,有几个是因流血过多而死的。
  李老板与钱通二人分别守在汪玉人身边,老酒鬼与丁当祥二人也站在汪玉人身侧。
  汪玉人吃力地坐着,她的一只腿也挨了刀,猪野雄刚几乎打算分她的尸。
  汪玉人的双目仍然亮,而丁当祥却匆忙的自怀中取出刀伤药,他边叫张天良快用水把脸上血迹洗净涂他的药,同时自己动手为汪玉人涂药。
  汪玉人脸上有了笑意。
  李老板与钱通好感动,急忙在一边帮忙。
  方中天、满天星、席人凤站在一边,而丁八却在大喘气,坐在地上抚着伤处。
  汪玉人开口了,她带着些许凄凉意味:“我……只怕残废了。”
  谁也无法回答,因为谁都看得出来,她能活着已经是大幸了。
  汪玉人摸摸右腿,又道:“腿断了,左臂大筋也被斩断,猪野雄刚虽也中了我几下,但他皮粗肉厚。”
  李老板道:“帮主。”
  汪玉人立刻道:“别再叫我帮主了,快活帮完了,而我……我也残了……”’
  她看看方中天几人,微微点着头,笑笑,道:“我不会责怪你们出手太慢,如果是我,我连来此也不会来。”
  方中天很想说他们本不来的,因为江大姐的话他们才来,但见这般惨状,他不忍心了。
  汪玉人又道:“这些年,你们为快活帮出力流血流汗,我这里存下不少银子,这些全是大伙的,因为,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她凄然地苦笑,又道:“老实说,过去我没有这么想,因为我自认有力量保护这些财产,但如今不同了,所以,大家都有份。”
  她此言一出,令方中天等五人吃了一惊。
  汪玉人的身上有七处伤,她保护得很好,要害地方均未被刀吹中。
  她被抬进屋子里,那李老板立刻带着伤骑马往上海奔去,他要去请上海最好的大夫来为汪玉人治伤。
  她,汪玉人渐渐地睡着了,脸上一片煞白,这个高傲的美丽女人,她终于把不可一世的气焰收敛了。
  钱通拉着方中天等几个人来到院子里,只见院子里尸横处处,好不惨然。
  丁八出主意,把十一金钗下葬在山坡后面,那儿是一片梅园,美人薄命埋梅园,此恨也绵绵。
  至于猪野雄刚与十名黑衣武士,那就不客气了,每人一个麻袋,装入袋中再塞石头,一个个沉入太湖里。
  当然,这件事也由丁八去张罗了。
  这天夜里,大伙未离去,在屋子里听钱通说故事。
  那当然是真实的故事。
  钱通的故事内容并不精采,但有一件事却叫几个人吃惊之余永难忘怀。
  钱通指着卧房,道:“她不是普通女子,是太平天国的小公主呀。”
  张天良惊道:“官家知道会抓她的。”
  钱通道:“所以她把洪玉人改名汪玉人,改成汪字有原因,汪字一边是王,她的身份就是王。”
  钱通又道:“从小,我与李老板就侍候着她,想想也快三十年了。”
  真难为汪玉人身边还有这么忠心的仆人。
  第二天一大早,方中天见汪玉人醒来,他与另外几个人来到汪玉人床前。
  “东家,咱们还称你当家的。”
  汪玉人惨笑不语。
  方中天又道:“太湖那面有急事,我们得去一趟,完了再回来。”
  汪玉人虚弱地道:“我想通了,咱们在上海开大字号,赚大把银子,人活着不就为了快乐?”
  她仍然要“快活”。
  她仔细看看每个人,又道:“你们都当大老板,我以为再买上几块土地,因为上海这地方将来必发达。”
  她这点眼光看中了,只不过满天星可急了,因为他忘不了来时白凤的交代,要他尽快回太湖,因为听说三光门要干了。
  “东家,你静心地养息,以后的事慢慢地再商议,我们很快会回来的。”
  他对方中天又道:“方兄,怎么样,有兴趣去一趟太湖吗?昨日你那刀法很高明呀。”
  方中天干笑道:“我……我……可以吗?,:
  满天星道:“你并未杀了白家兄弟呀。”他还不知方中天刺杀白长江之事。
  方中天道:“我怕……诸多误会,那会影响满兄你,不,我与丁八守在此地,你们四人前去应付足够了。”
  张天良沉声道:“小方,去,甚么误会,只要你能为太湖龙帮效劳,便一切误会都化为乌有了。”
  方中天想了一下,便点点头,道:“也罢,丁八留下来帮忙,我们这就走……”
  他对张天良道:“老酒鬼,你那脸上的伤……”
  张天良道:“不痛了,走吧。”
  他当先往门外就走,如今门外拴了十多匹快马,大部份都是猪野雄刚一帮人来时骑的关东大马。
  方中天五人走出大门外,枣红大门反扣上,那个丁八已在忙着收拾院子里的血迹了。
  由巨宅往太湖只不过三十二里地路程,但要到洞庭山却要再走四十里,再加上几处过渡,还真误了不少时辰才到厉家集。
  这地方对方中天他们五人不陌生,不约丽同的便一齐到了那家酒馆门外。
  抬头看天空,乌云已满布,好像又一场大雨就快要落下来了。
  五匹快马拴妥,张天良已迫不及待的往西馆走进去,他大叫:“酒!酒!”
  老酒鬼早就酒瘾大发难以忍受,他鄢半袋酒却也救了满天星未被猪野雄刚的火铳子轰中。
  酒馆老板一见来了五个人,五个人他都见过,这是老客人,又与龙帮有交情。
  两个伙计忙接待,又是吃又是喝的全送上了。
  可也真巧,白冲推门进来了。
  白冲是来打酒的,这些天他专门侍候酒肉和尚古风,他现在手上就拿了一个酒袋。
  白冲一见满天星几人,立刻欢跃地道:“你们都来了,太好了,大伙正在想念各位呢。”
  满天星急问:“凤姑娘好吗?”
  白冲道:“除了想念你而发愁之外,一切均好。”
  张天良道:“去,叫古风和尚来接驾。”
  “接驾?”白冲吃一惊。
  白冲在发呆,张天良却哈哈笑了,他那脸皮受了伤,真亏他还笑得出来。丁当祥道,“小伙子你快回去,告诉古风和尚,说我们五个人都来了。”
  白冲这才笑笑,道:“各位,何不跟我一起去洞庭后山呀,我告诉各位,太湖出的大闸蟹,肉鲜又肥,我正是来打酒回去吃大蟹呐,走吧!”
  张天良第一个站起来了。
  “好、好,好,快走吧,老酒配大蟹,好久没过瘾了,快走。”
  于是就在白冲的带引下,方中天等五个人便跟着往洞庭山走去,果然,众人尚未走到后山白家大宅院,天空中已飘下了雪花。

相关热词搜索:欲海五壮士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多年积怨一旦消 从此江湖得太平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养虎为患廿一载 恩怨仇报两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