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五
2021-03-20 18:00:4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翼垂下。
  华灯亮起。
  钟文麟换上一袭华贵的长衫,腰悬宝剑,手执折扇,迈着潇洒的步履,施施然往城中走来。
  一个旧日的“酒肉朋友”迎上了他,含笑招呼道:“钟兄,好久不见了,几时回来的?”
  钟文麟眼睛一瞪道:“你是何人?”
  那人顿时面红耳赤,讪讪的走开了。
  钟文麟瞪着那人的背身,轻轻的骂道:“哼!你们这些趋炎附势的狗东西,如今看我钟文麟发达了,又想来巴结我了是不是?呸!回家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看那人不敢回嘴,他愉快的耸耸肩膀,复举步向街上走来。
  不久,来到一家茶馆门口。
  一眼望入,那位自称“林国镛”的华服老人已然坐在茶馆中等候。
  他在门口停住,轻轻咳了一声。
  一名茶房一听咳声,才发现他钟文麟到了,忙不迭的急迎而去,连连哈腰笑道:“原来是钟公子,快请进来奉茶,请!请!”
  钟文麟这才移步跨了进去。
  林国镛起身离座,拱手笑道:“钟公子请坐!”
  钟文麟点头一嗯,在他对面坐下,笑笑道:“让老丈久等了。”
  林国镛道:“哪里哪里?老汉也是刚到不久,钟公子吃过饭没有?”
  钟文麟道:“吃过了。”
  林国镛笑道:“老汉原想请钟公子上酒楼喝几杯,因知钟公子刚从外地回来,急欲回家与尊夫人相聚,故不敢开口邀请。”
  钟文麟道:“别客气。”
  林国镛道:“钟公子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侠客,今日可答允为老汉解厄,老汉真是感激不尽!”
  钟文麟道:“不敢。还请老丈先说明一切,小可才能决定是否能够效劳。”
  林国镛道:“是是。事情是这样的……十八年前,老汉与一位朋友合资在宜兴开了一家马场……”
  钟文麟打岔道:“是不是‘飞龙大马场’?”
  林国镛喜道:“正是!正是!原来钟公子也知道敝马场之名!”
  钟文麟笑道:“飞龙大马场乃是闻名大江南北的一家马场,小可现有的一匹马也是在贵马场买的,当然知道了。”
  话声一顿,欠身又道:“想不到老丈竟是‘飞龙大马场’的主人,失敬了!”
  林国镛连忙谦逊道:“不敢,不敢。还望钟公子今后多多赐教。”
  钟文麟道:“听说老丈养了许多护院武师,今天怎么找上小可来了?”
  林国镛叹道:“唉,别提那些护院武师了,平日无事耀武扬威,临到有事时,个个都是饭桶!”
  钟文麟哈哈一笑道:“好,老丈请将遭遇的危难说给小可听听。”
  林国镛清清喉咙,道:“老汉方才说的那位朋友,他姓谭名百松,十八年前,我们合资一万两银子,开设了‘飞龙大马场’买入五十匹马……”
  他一边说,一边由怀中取出一束发黄的字据,摊开放在桌上,道:“钟公子请看,这两张是我们当初立下的合约书,每人出资五千两银子。”
  钟文麟看过两张合约书,点点头道:“怎么样?”
  林国镛道:“我们开始经营的时候,由于没有经验,生意奇差,不到一年,就把一万两银子赔光了,唉,说来也真不幸,我那位老友一急之下,竟告病倒,不到一个月就死了,留下了他的妻子和一个儿子,身后萧条,境况堪怜……”
  钟文麟听了顿感索然无味,道:“原来是财物纠纷,这种事小可可帮不了忙!”
  林国镛忙道:“不,钟公子您听我说,这不是财物纠纷,因为谭百松死后不久,老汉便把他妻子找来,当面和她算清楚了,钟公子请再看这一纸收据……”
  他又取出一纸收据递给钟文麟看,收据上分明写的是“兹收到林国镛五千两银子,自即日起飞龙大马场归林国镛所有,本人无权干涉。此据,×年×月谭赵文桂立”等数十个字。
  钟文麟把收据还给他,问道:“谭赵文桂是谭百松的妻子?”
  林国镛道:“是的。那时他的儿子谭有龙只有五六岁,所以老汉只有找他妻子清理债务。”
  钟文麟道:“你们既然把一万两资金赔光了,老丈怎么还拿五千两银子送给谭百松的妻子?”
  林国镛道:“因为老汉顾念他们母子生活无着,故忍痛变卖田地,把五千两银子还给她,老汉觉得这样才对得起已死的朋友。”
  钟文麟点头道:“老丈做的很对。”
  林国镛苦笑一声道:“可是好心没好报。十八年后的今天,谭百松的儿子谭有龙却来找老汉算账,硬说现在的‘飞龙大马场’一半是他的,他要取回去!”
  钟文麟面色一动道:“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林国镛道:“是呀!老汉拿出这些凭据给他看,可是他硬是不肯认账,三两天就去大闹一次,还打伤了老汉三个护院武师,完全是一副歹徒的架势!”
  钟文麟道:“老丈何不去控告?”
  林国镛摇头道:“那没用。他居无定所,又有一身武功,官府根本奈何不了他!”
  钟文麟道:“他武功很高?”
  林国镛道:“正是,高得叫人害怕。老汉的五个护院武师一齐跟他动手,三两下就被他打得头破血流!”
  钟文麟道:“他使何种武器?”
  林国镛道:“刀!”
  钟文麟道:“老丈有没有试着与他和解?”
  林国镛道:“有呀!老汉见他的样子,知他是穷极无赖,就拿出五百两银子给他,可是他不要,他说一定要分马场的一半;他要五万两银子!”
  钟文麟冷笑道:“真是狮子大开口!”
  林国镛道:“可不是?就算他父亲的资金还在老汉的手里,也不见得能够赚五万两银子,你说老汉如何忍受得了?”
  钟文麟道:“如今老丈打算怎样对付他?”
  林国镛道:“数日前,他又到马场去吵闹,声言在本月十五日哪天如不把五万两银子准备好送给他,他就要杀老汉全家。老汉原想去报官,又怕官府保护不了老汉一家人,所以只好前来要求钟公子救命——钟公子,您一定得帮助老汉,要不然老汉一家人就得在他刀下丧命了!”
  钟文麟道:“老丈要小可怎么干?”
  林国镛低声道:“随便钟公子怎么干都可以,只要不让他以后再来纠缠就行了。”
  钟文麟点点头,沉吟着。
  林国镛左右瞧瞧,才由怀中掏出一张票子,由桌旁递到钟文麟的手中,又低声道:“这是两千五百两银子的票子,可在本城钱庄兑换。事成之后,另外的两千五百两立刻奉上,绝不食言!”
  钟文麟接过票子一看,沉吟有顷,抬目凝望他道:“老丈说的,都是实情么?”
  林国镛道:“刚才说的若有半句虚言,天叫老汉不得好死!”
  钟文麟把票子收入怀中,笑道:“好吧,小可替老丈解决这件事。”
  林国镛喜极了,道:“谢谢!谢谢!钟公子算是救了老汉一家人的命,再造之恩,永志不忘!”
  钟文麟笑了笑道:“老丈不要谢我,你已向我付出了酬劳,再说小可能否斗得过谭有龙其人,还在未知之数呢。”
  林国镛道:“钟公子一定能够收拾他,他的武功虽然不弱,但萤萤之火岂能与日月争辉,他绝对不是钟公子的敌手!”
  钟文麟道:“有没有人知道老丈要来此地找小可求助?”
  林国镛道:“只有老汉的几个护院武师知道,这次也是他们怂恿老汉来找钟公子的。”
  钟文麟道:“那么,老丈回到马场时,告诉你那几个护院武师,就说没有找到小可,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说我钟文麟已答允替你解决危难。”
  林国镛道:“钟公子之意是……”
  钟文麟道:“我不要让人知道。”
  林国镛迷惑道:“那么,钟公子打算如何下手?”
  钟文麟道:“十五日那天,我将以另一付面目前去老丈的马场,伪装买马,在那里等他。”
  林国镛明白了,连连点头笑道:“好!好!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钟文麟道:“今天是初三,距十五日还有十二天,老丈明日便可以先行动身回去,到了十五那天,小可一定会到!”
  林国镛道:“一言为定。十五日一早,老汉在马场上候驾!”
  双方又聊了一些无关重要的话,即一齐离开茶馆,林国镛返回投宿的客栈,钟文麟则往城中一家钱庄走来……

×      ×      ×

  飞龙大马场的确是名闻大江南北的一家大马场,这家大马场设在城外的一处山坡上,占地大得吓人,有两百间马厩,场上经常有数百匹马任人选购,而且名马无数,几乎每个骑马的人都知道这家马场,也都很喜欢到这家马场来进行买卖。
  原因何在呢?
  因为“飞龙大马场”信用最可靠,他们不买劣马,也不卖劣马,凡是被他们买进的马,即使不是名驹,也都是上好的骏马,因此大家乐于买他们的马。
  十几年来,主人林国镛赚了不少钱,但是树大招风,人富招嫉,他的财富颇引起黑道人物的垂涎,曾发生过几次劫马事件,因此林国镛便聘请了数位武师前来帮忙照顾,这些武师也曾击退了几群劫马贼,但这次却经不起考验,被一个无籍籍之名的谭有龙打得落花流水……
  今天是“十五”了!
  是谭有龙声明要来取五万两银子或杀死林国镛全家之人的一天!
  因之,天一亮,整个“飞龙大马场”里的人都已紧张兮兮起来了。
  五位武师全把家伙带在身上,准备不得已时再与谭有龙一拼,他们不像其他马夫那样紧张,因为他们已从林国镛的神色上看出端倪,知道今天这一仗八成有人会出面协助了。
  林国镛也一大早就来到马场,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在马场上踱着步,不时的引颈而望,希望快剑钟文麟赶快来临。
  他不怕钟文麟爽约不来,只怕谭有龙竟然先钟文麟而至。
  阳光渐渐照射到马场上,买马和卖马的人陆续的走入飞龙大马场……
  林国镛注意观察那些顾客,觉得没有一个酷似钟文麟,心中不禁着急,暗忖道:“他怎么还不来?说好早上来,怎么还不见人影呢?”
  忽然,一个穿灰衣,腰悬长剑的虬髯大汉出现他的眼前,并且粗声粗气地道:“喂,你就是马场主人林国镛么?”
  林国镛吃了一惊,拱手答道:“老汉正是,这位壮士尊姓大名,有何赐教?”
  虬髯大汉道:“老子要一匹马,老子要纯种的蒙古马!”
  林国镛连声道:“有!有!待老汉叫个马夫领壮士去看看……”
  说到这里,便要扬声召唤一个马夫。
  虬髯大汉忽然向林国镛低声笑道:“别忙,咱们先来聊聊!”
  林国镛一愣道:“聊什么?”
  虬髯大汉靠上木栏,眼睛望向马场的大门道:“他还没有来么?”
  林国镛又是一愣,失声道:“你是……”
  虬髯大汉微笑道:“来赚取五千两银子的人!”
  林国镛两眼大睁,惊喜地道:“啊啊,钟公子好高明的易容术!”
  钟文麟又微微一笑,道:“他还没来吧?”
  林国镛很高兴,答道:“没有,不过大概快来了。老汉正在这里着急,怕他先您钟公子而至哩!”
  钟文麟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失信。”
  林国镛笑嘻嘻道:“是是。老汉就知道钟公子是最可信托之人!”
  钟文麟道:“你那些武师知道我要来么?”
  林国镛道:“不知道。老汉遵照您钟公子的指示,回来之后,什么也没说。”
  钟文麟道:“最好不要有人知道,否则对你老丈也不大好!”
  林国镛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旁人是不知道的,您放心好了!”
  钟文麟道:“等下他来了,我假装打抱不平,然后邀他到僻静无人的地方去解决,我不喜欢在这里动手……”
  林国镛道:“好的,好的。您是不是……打算把他……干掉?”
  钟文麟道:“不一定。”
  林国镛道:“最好是把他干掉,以绝后患!”
  钟文麟笑笑道:“那天你不是说随便我怎么办,只要使他以后无力再来找你麻烦就行了么?”
  林国镛窘笑道:“是的,不错,那样的人让他活在世上,对大家都有害无益。而且您若干掉他,对您也有好处,省得以后他找您报仇,不是么?”
  钟文麟道:“只要你不说出我钟文麟三字,他如何能找我报仇呢?”
  林国镛眼睛四下一瞟,含笑低声道:“这样好了,老汉再加您五百两银子的酬劳,您就索性把他干掉好了,如何?”
  钟文麟摇头道:“不,五千两已经够了,我不想多赚你的钱——我不作杀人凶手!”
  林国镛不敢太坚持,笑道:“是是,是是……”
  钟文麟仰头看看天空,喃喃说道:“日头已升得这么高,他怎么还不来?”
  林国镛道:“大概快来了。”
  钟文麟道:“如果他不来,我也可以去找他,你知道他家住何处?”
  林国镛摇头道:“不知道。他居无定所,是个没有家的人!”

×      ×      ×

  谭有龙是有家的,而且他的家就在宜兴城中,距飞龙大马场只不过一里路!
  他也不是一个无名小卒,江湖上提起“天龙刀谭有龙”六个字,人们会把他与“闪电剑柳千瑜”相提并论!
  只有宜兴城里的人不知他身怀绝技,但却有许多人知道他这个人,因为他是一个孝子!
  他和他母亲住在城中一条陋巷中的一间破屋里。
  他今年已二十七岁,自从三年前得知母亲病倒后,他就赶回家和母亲同住,日夜服侍母亲,亲自烧饭给母亲吃,也替母亲洗衣服……
  人说“久病无孝子”,这句话却没在他身上出现。但他唯一的缺点就是穷,由于太穷,无钱为母亲延医治病,因此使得母亲的病越来越沉重。
  一个月前,他母亲自知不久人世,忽然告诉他一件藏在心中已有十八年的秘密,一件有关他父亲死亡的真相的秘密!
  于是,他开始去找林国镛的麻烦,并决心要杀死林国镛这个狼心狗肺的人。
  为了要杀林国镛,他找来一位拜弟,托他把自己的母亲送去别处。
  他的拜弟,便在十四日深夜驶来一辆马车,将他母亲带走了。
  这天早上,他本来一大早就可去到飞龙大马场,但为了想让母亲走远一些,他没有立刻动身,他静静的坐在家里等候。
  看看日头已升近老高,估计母亲已远在百里之外,他这才取刀挂到腰上,离家出城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六
上一篇:
二十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